文章内容

陈先义:大灾之后,文艺领域应该进行深刻反思了!——纪年魏巍诞辰百年

陈先义 2020-05-29 来源:昆仑策网

今天我们纪念魏巍同志百年诞辰,最重要的是要学习缅怀魏巍作为一个作家,心中有人民、心中有党、心中有祖国的那种高尚情怀,学习他那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立场,特别在当下理论战线混乱复杂,各种思想鱼龙混杂的状态下,魏巍同志那种保持清醒的马克思主义头脑,坚信共产主义信念,不管什么样的风浪,绝不随波逐流的革命情怀。

  今年是著名的无产阶级文学家、马克思主义文艺战士魏巍同志诞辰100周年。魏巍的影响,不仅对于当代文学,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对于在新中国历史的特殊时期,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他的一生,决不仅仅表现在文学成就上,而且表现在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立场,永远不改初心的共产党人的本色。

  从1942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以来,他是真正地按毛泽东文艺思想实践的伟大文学家,是一个真正的用毕生实践践行毛泽东文艺思想的优秀战士。对中国作家来说,魏巍是一座令后来者仰望的高山。鲁迅先生有一句名言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在我看来,魏巍正是这样一位被称为民族脊梁的无产阶级文学家。

  毛泽东同志在纪念鲁迅逝世周年的大会上曾经这样评价他:“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毛泽东还高度评价鲁迅的斗争精神说:“他在黑暗与暴力的进袭中,是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不是向两旁偏倒的小草。他看清了政治的方向,就向着一个目标奋勇地斗争下去,决不中途投降妥协。”今天我们如果用鲁迅的话来评价魏巍,他是称得上一个民族脊梁似的马克思主义文学家。用毛泽东评价鲁迅的话来评价魏巍,他是一个骨头最硬的战士,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不管是什么高官权贵,他坚守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正义和真理,他不变的是忠于党忠于马克思主义忠于毛泽东思想的那颗初心,不管形势发生怎样的变化,不管理论界发生怎样的歪曲和动摇,他的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始终不变。他用一辈子的实践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而这一点,正是我们今天的共产党人所缺少的。在人们的思想混乱、信仰缺失、立场摇摆的情况下,他始终坚守着共产党人的根本原则。他不仅用毕生的文学实践,给社会留下了不朽的文学经典,给我们这支举世无双的人民军队留下了饱受人民爱戴的“最可爱的人”的光荣称谓,也给中国共产党的所有党员留下了一副硬骨头的榜样。今天的实践已经证明,魏巍同志的坚持正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战士的伟大品格。

  魏巍同志的文学主张,是真正对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最好实践。他说过,一个军人作家,就应该到战壕里写作,到一线阵地写作,到士兵中去生活,没有这种精神,就不可能写出我们的士兵,就不可能写出沸腾的部队生活,就不能真正为工农兵写作,为工农兵服务的。因此,他在上甘岭的战壕里,在爬冰卧雪的战场,才写出了伟大的文学经典《谁是最可爱的人》。在中国文学的历史上,由共产党的主席批准将一篇文章发行全军的事情,魏巍同志是第一位。他的长篇小说《东方》《地球的红飘带》以及他在战争年代写下的大量著作,都一再表明他从硝烟中走来,他从士兵中走来,他离战士最近,他离生活最近。作为一名军人作家,他和他的作品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魏巍同志热爱生活,最鲜明地表现在他的《四行日记》中。在他的《魏巍文集》中增加了续二卷,被冠名为《四行日记》,其中包括二次赴朝日记、赴越日记、长征路寻访日记、石油战线巡礼日记。在他的长征路寻访和石油战线巡礼日记完成以后,我曾经登门采访,与魏巍老人有过深入畅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生活的热爱。他说,一个有作为有出息的作家就应该到生活中去,到百姓中去,到士兵中去。生活是文学的富矿,生活中有黄金,那种道听途说,或者从书本到书本的写作,永远都是对文学的亵渎,永远写不出富于生活气息的优秀作品。我们读他的这些作品,都能感到极其浓厚的生活气息。

  就在今天我们纪念魏巍的时候,一场关于“日记”争论在平民中进行得非常激烈。这场理论辩论最终演化为捍卫国家荣誉、抵制汉奸卖国行为的百姓自发的舆论战。这就是时下被热炒的什么《方方日记》。就是这样一部日记,何以引发社会如此剧烈的反弹?就是因为作者完全违背了到第一线采访写作的根本原则,这与魏巍《四行日记》的写作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照。从这样的所谓疫情日记发表开始,我最早写出了直言批评的文章。

  魏巍同志一辈子践行的就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的文章在讲述魏巍的文学实践时,特别重新复述了毛主席的延安文艺讲话。毛泽东关于文艺的这个重要讲话,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文艺、理论等各个方面,都是世界文艺理论史上的马克思主义伟大文献。这铁的事实,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实用主义方法去解读,都不能改变它是我们永远遵循的文艺方向。现在这样,将来依然如此。这些年许多错误的解读,那是过眼云烟,经不住历史检验的。

  我在写关于与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有关话题时,写到朱德总司令对几个不同意歌颂八路军、不同意歌颂共产党的人发言时,几乎用发怒的口语质问:“不写八路军、不写共产党,要你们文艺干什么?”紧接着,毛主席在总结讲话中就朱老总这个质问发表了一段“歌颂与暴露”关系的著名讲话。套用朱老总当年的讲话,说今天的问题,我这样发问:如果不写当下全民的抗灾,不写党领导的这次重大行动,你专写黑暗、恐怖,人民还用优厚待遇养你们干什么?

  并非随意之问,这就是我们眼下发生的问题。当下正在进行的全民抗灾,胜负无疑对国家的现实和未来将起着巨大的影响。不仅仅是每一天国民经济3000多亿的经济收入受损,更主要的是,把我们视为对手的某些帝国主义国家们,一开始就以幸灾乐祸的心态,把一个历史罕见的自然灾害与政治挂钩,企图把这样一个巨大的灾害作为拖垮中国的天赐良机,立足于意识形态的对立思维,在中国全民抗灾的当下,采取了一系列极其荒唐的不人道的手段。党中央看到了这个问题极其重大,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布局,全民抗灾,志在必胜。总书记宣示了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中国胜的总决心。这绝不是一句平常的宣传口号,因为中国胜负,决定了世界下一步全球化道路上的政治格局,意义极其重大。在这样一个关乎国家重大利益的重要时刻,能否以大局为重,国家利益为重,去为全民抗灾鼓劲加油,就不是一般的宣传意义,而是对每一个公民的国家观念的检阅。

  相反,就是在这样一个近乎战争的背景下,我们国内的的确确有些网络大V,一些媒体人,包括不少学者、作家、教授,一句话,一些知识人,不是用自己手中之笔支持国家的抗灾大事,而是在那儿拼命传播恐怖、扩张恐惧、制造谣言,甚至大写死亡,写火葬场,写遇难者的心碎的哭喊。一些获得过这奖那奖的人,在那儿端着个作家的臭架子,以智者的冷漠,干着与国家要求极不相符的勾当,写一些不仅丝毫不能给人民鼓劲而是完全阴阳怪气的坏东西。有的甚至鼓励提倡党报给“公开叫骂的机会。散布殡仪馆到处都是满地手机。”只要看了这个场面,武汉,这个抗疫大战的英雄城市的形象就立刻会荡然无存,你就会感到恐惧,感到害怕,感到绝望;你就会觉得中央党报的报道不可信,这些才是真实。这样明显带有严重问题的文章,我们某些主流媒体还为其洗地,这是极为糟糕的。还有,只要我们的一线记者写了抗灾,写了英雄,立即就会遭受围攻,说这些都是“马屁文字”、“洗地文字”,甚至嘲讽说这是吃“人血馒头”,都不真实,这样的一些文字几乎充斥网络,这简直就是对中国共产党主流宣传的公开挑战。

  让人民无比愤怒的是,这样极其荒唐的打着关注民生的文章,竟然可以公开地见诸各类自媒体公众号。我思考很久,这也正是我们对这个领域这些年失于管理的必然恶果,也是我们在多个时候主流语言缺席的恶果。这些人中,不少人基本都是沉默和缺席这场全民族的抗灾决战。正如有些文章直接质问的:大灾面前,那些拿大奖的作家、明星们怎么都不见了?他们都去哪儿了?有一篇文章有根据地说,全国百分之七十的大牌明星揣着从人民手里骗来的钱,都到国外躲难去了。我们的善良的百姓们,经过这场战“疫”,再也不要盲目认为这些人是了不起的什么人。什么人?根本与人民关切毫不相干的人,是新生的资产阶级贵族。

  让我们不能容忍的是,就是这么一些散布悲观扩张恐怖的人,他们利用已有的名声,正在国内受到无数无知者的追捧,这对我们的决胜大局将产生极大影响。什么“xx日记”、“xx武汉”等等,看了这些东西,这些人曾经有过的所有光环立即荡然无存,因为在国家大灾大难的关键时刻,你的根本立场发生了问题。一些社会群众反映很强烈的东西,这样一些明显与抗灾宣传不合拍的东西,有关部门为什么不能下决心坚决管一管?比如把我们的方舱医院说成是集中营、难民营的那些家伙,简直就是汉奸,而老百姓现在亲眼所见的是,这就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所想象的标本,病好了还是不想出来。这里人际关系,护士照顾太好了。怎么对同一个事物的判断差别就如此之大呢?

  在战争背景下,我们老一辈的作家提出一个口号,叫作到战壕去写,到炮火下去写。我是亲自采访过老作家刘白羽、魏巍的,那是为无产阶级人民大众服务的两座文学丰碑。刘白羽说,他的《无敌三勇士》《火光在前》《政治委员》等等,都是在战壕里采访写作的。这些作品对部队作战起到了极大的鼓舞作用。在老作家魏巍诞辰100周年纪念日,我清楚记得他在世时讲述的志愿军采访故事,他的历史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那是中国文学史的一座丰碑,是毛泽东主席批示印发全军学习的。一篇文学通讯成为全军学习的文本,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绝无仅有,而他的每一个场景叙述都是他在美军的炮火下采访得来的第一手材料。这就是一个真正的为人民为祖国写作的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作家。这叫真正的革命战争的军事文学,这也是战争状态下一个作家写什么怎么写的光辉范例。我们今天所有的作家、新闻工作者应该视之为伟大楷模。相比之下,今天一些人热炒的什么“日记”,只能是粪土而已。

  如果发生在抗战年代,猜想我们的朱老总会怎么说,我想他会毫不客气地下达命令,对破坏抗战的人执行战场纪律。前方军民在流血,你在后方用笔打冷炮,破坏抗战。对人民的拼力杀敌你不写,打着舆论监督和写“真相”的幌子,专写恐怖、写尸体、写火葬场,专写泄气的乌七八糟的东西,甚至不惜使用造谣的手段。对这样的人,我想八路军一定会毫不客气地以“汉奸罪”来处理。

  说是汉奸过了吗?一点不过。当下,作为敌人和对手,最典型的例证,就是与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为敌的港独势力,从我们抗灾一开始,就活跃无比,并在海外强力资金赞助的配合下,成立了一个“文宣组”,专门制定借机推翻中国共产党政权的战略。就是这个“文宣组”,把大陆人分为三六九等,根据不同年龄段制定不同的谣言宣传方略,毫不隐晦地说就是要“谣翻中国”,“谣翻中国”的基本手段就是制造谣言。而作为谣言的主要供货方,就是来自大陆的前边说到的一些人。其基本路径是在大陆网络搜集谣言,然后或通过香港报刊,或直接进入网络传播。群众最近已经愤怒地公开了一些谣言制造者的姓名。让我们觉得被动的是,有关部门只是不断地通过官方发布“辟谣公告”,而至今还没有任何对造谣者加以惩处的办法。不主动出击,不惩罚谣言制造者,就无法制止这些谣言制造者的行为。我们毫不怀疑,这就是与港独、台独等反共势力的一场配合默契的联手作战。对待这样的不写抗灾、不写英雄、拒写英模的人,我们的社会大众必须充分警惕。

  新闻理论上,有一个非常熟知的解读,那就是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一定是新闻。所以就一定要写人咬狗。所以有一家小报记者,去某地采访,当地就把许多新发生的文明新风新事告诉他。没想到小报记者大摇其头,说我们报纸不发这些,就是找那些案件、偷盗、官民纠纷等,稀奇古怪有可读性的。这样可以增加报纸订阅,我们才有奖金。一句话,要写阴暗面。这不是乱编的故事,就是我熟知的一件真事。我们在这个战胜大灾的全民奋战中,这样的事例已经不胜枚举。

  有一段非常耐人思考的话,说一个人如果你站在二层楼往下看,你看到的可能就是垃圾,因此你心里就一片反感和黑暗。但如果你站在十几层楼往下看,你会看到诸多宏观风景,看到更多的美的东西。今天我们用一种特殊眼光看,就只能看恐怖和死亡,而站在国家大局看,就会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国能应对这样的巨大灾难,会看到全民抗灾的极其伟大的场面,就会看到我们这个民族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凝聚力,就会写出鼓舞人心的好文章。我们有些人,不是想国家大局,不是想全民抗灾胜利对整个国家的重要意义,而是深藏斗室,自己吓得哆哆嗦嗦,凭着网络搜集的各种马路消息,散布一些乌七八糟的负面东西,实在是与国家利益背道而驰。有些人是胸怀和思路不够开阔,有些人就不是这样了,专门把谣言当卖点,把散布恐怖当职业,心里毫无正面的观察,这些人打着舆论监督的旗号,赢得某些点赞,这其实不是水平问题,而是根本立场出了问题,关键是屁股坐偏了。没有坐在人民一边,坐在了敌对力量的一边。对这样的人,不是让他来监管舆论,而是人民必须对他的行为进行监管。监管的办法,就是不相信,不传播。

  但是,我们这些年,对意识形态确实有个管理的问题。中国大地不乏信谣言、传谣言和造谣言的土壤。你写个英雄人物,不会形成热点,但你要写个耸人听闻的虚假的东西,类似人咬狗之类,那就会赢得不少粉丝。所以,不信谣、不传谣,不上那些打着作家、名人旗号忽悠大众的人的当,我们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就在当下,依然还有人不断传播上边说到的那些内容,可见,提高我们每一个人的鉴别力还任重道远。今天,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健在,他们会拍案而起的。如果你不歌颂不赞扬我们那些冒死去保护人民的英雄,而是一味指责,那要你这样的文艺家干什么?经历这次重大灾情,我们确实需要反思了。我们要惩罚种种官僚主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但是在眼下,战胜灾难和恢复生产,尽力给国家减少损失,才是第一位的。让我们遗憾的是,在这次灾难面前,作家缺席和失职的现象已经引发了社会的极大关注。有人直截了当地问道,为什么灾难面前,作家艺术家要么缺席,要么表现失常?说白了,就是受到写黑暗获得国外大奖的个别作家的引领。他们只关心怎么把一场人间苦难写成一部畅销书挣钱,关心怎样用写我们的失误换取洋人的欢欣。一句话,他们要写社会的人咬狗,他们已经不习惯写老百姓的阳光一面,更不习惯写我们社会的巨大进步,这样也就看不见人民和社会道德潜在的积极力量。这次大灾之后,我想文艺领域应该进行深刻反思了。

  今天我们纪念魏巍同志百年诞辰,最重要的是要学习缅怀魏巍作为一个作家,心中有人民、心中有党、心中有祖国的那种高尚情怀,学习他那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立场,特别在当下理论战线混乱复杂,各种思想鱼龙混杂的状态下,魏巍同志那种保持清醒的马克思主义头脑,坚信共产主义信念,不管什么样的风浪,绝不随波逐流的革命情怀。从这种意义上说,魏巍不仅是作家、艺术家的榜样,也是每一个共产党人的榜样。

  让我们牢记魏巍遗言:请把我绑在21世纪的战车上,我要和大家一起继续奋斗。

  【附录一】诗一首(请点阅):

  陈先义丨仰望一座高山:致敬,真正的文学巨匠魏巍老人!

  

【附录二】

 

  

军网专访文艺评论家陈先义:

 

  

向“去英雄化”亮剑

 

  今年两会期间,解放军报融媒体一篇名为《向轻薄历史、抹黑英雄的行为亮剑》的评论,以一天近百万的阅读量在网上引起广泛热议。“英雄”,再次成为代表委员热议话题的关键词。

  日前,文艺评论家陈先义接受解放军报融媒体专访,就关于英雄主义的思考和国防教育的意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解放军报融媒体报道团队:您怎么看待当今社会存在的轻薄历史、抹黑英雄的行为?

  陈先义:我国著名文学家郁达夫曾说,“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对待英雄的态度,历来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它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

  一个时期以来,有人借助我国舆论环境的宽松,频频发出与中国主流价值观极不和谐的声音,丑化领袖、颠覆英雄、消解崇高、解构历史,挑战社会道德的底线,不能容忍,必须对其亮剑!

  他们向我们的英雄“开刀”,目的十分明显。就是要让社会大众放弃思想和精神的最后防线,走向“去英雄化”的历史虚无主义的不归路,让我们的党和人民与历史切割,放弃曾经坚守的信仰和真理,以摧毁家国人心的精神支柱。

  解放军报融媒体报道团队:那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居心叵测的暗潮呢?

  陈先义:某一定范围和意义来讲,敌人比我们“强大”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们可以不顾人类起码的良知与道德,用谣言这一极其堕落和卑鄙的“武器”去打击对手,给谣言和攻击插上翅膀,让其在全球的各个角落里乱飞。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英雄和英雄主义精神,一直是我们人民军队克敌制胜的法宝。

  因此,我们有捍卫之责。不仅应当对所有的英雄都存一份敬畏之心,更应对轻薄历史、抹黑英雄的行为敢于直面,敢于抨击。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一点,对其挥刀亮剑。就国家层面,以法律形式把9月30日设定为烈士纪念日,每年举行公祭。

  就个人层面,武汉市民向三闯火海救人牺牲的烈士李道洲捐款;挑战国人的价值底线、污辱家国先辈的“精日”群体被行政处罚,都让我们看到了捍卫英雄的力量和希望。

  解放军报融媒体报道团队:您觉得,这希望具体来自哪里?

  陈先义:关键还在教育,尤其是要加强我们的国防教育力度,真正有效地把正确的家国情怀深深根植在我们的国民心中,尤其是教育孩子们从小就崇尚英雄、学习英雄,让捍卫英雄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行动和意识,而不是喊一些并不走心的口号。可以说,只有国防教育播下“英雄种”,才能开出“英雄花”,结出“英雄果”。全社会形成见贤思齐、崇尚英雄、争做先锋的良好氛围,我们的国家必将越来越强大。

  在俄罗斯访问时,我看到俄罗斯老兵穿上旧戎衣、胸前挂满奖章昂首挺胸列队走过街头时,有一种激情让人难以抑制。有些老兵的“英雄车”开得飞快,从人们身边呼啸而过,我问警察何以不管,得到的居然是十分兴奋的回答:“今天这个城市属于他们。我们为他们而光荣!”不久前,被我国媒体热议的那个在叙利亚牺牲的“俄罗斯王成”式的英雄,已经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我们不能等战争来了才想到英雄、想到士兵,更不能让英雄流血还流泪,要把国防观英雄观贯注于日常生活之中。

  解放军报融媒体报道团队:您认为,在这方面,我们的国防教育力度如何进一步提升呢?

  陈先义:这些天,大家都在谈论国家所作出的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的重大决策。我觉得,这就是从根本制度保障上在捍卫英雄、崇尚军人的具体举措,对全社会都将起到良好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再有就是,我们的国防教育一定要善于利用红色资源,牢牢占据互联网这个舆论宣传阵地,借助能量正、激情燃、制作精良、观念先进的影视剧创作,最终赢得“互联网+”时代的“指尖上的一代”。我建议像《厉害了,我的国》《红海行动》这样的优秀剧作与其创作团队,可多进进学校,近距离与广大学子互动,不断创新国防教育的模式。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魏巍诞辰百年】魏猛发言:我亲身感受到父亲对人民的爱

魏巍外孙:永远不说再见

【魏巍诞辰百年】曾镇南发言:魏巍的政论性文艺通讯述略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对等反制与拒绝“新冷战”

望长城内外:抗美斗争应实行积极防御力争战略主动

《光明日报》:延安精神:中国共产党本质特征的精神体现

两日热点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办”——读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则》有感

迎春:“一厢情愿”变成了“一枕黄粱”

跪着,还怎么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