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胡锡进同志,您真是恶臭到家了

欧洲金靴 2021-01-08 来源:Europe金靴公众号

在外交战役上,这个怯媚到骨子里的投降派根本不值得指望。一旦真的把他这种人推向前台,汪精卫派或许不至于,但李鸿章派绝对绰绰有余。

  中国人行言做事,讲究一个“礼”字。

  所谓“礼多人不怪”,礼再多,都不怪,可见但凡一个有点心智和脑子的中国人都应该了然“礼”有多么的重要。

  可是这个人……我还是勉强称“这位同志”吧(毕竟在舆宣界也算是个高级干部),经年累月的不识礼、不懂礼、不问礼,不论是在99还是在1226,都是这个作态。

20210108_223839_187.jpg

1.

  确实是令人感叹啊,还真人愿意以做一只嗡嗡叫的污头苍蝇为荣。

  毛主席1953年9月16日在《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中就说过:

  “哪些人有狐狸尾巴,大家会看得出来的。孙猴子七十二变,有一个困难,就是尾巴不好变。他变成一座庙,把尾巴变作旗杆,结果被杨二郎看出来了。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呢?就是从那个尾巴上看出来的。实际上有这样一类人,不管他怎样伪装,他的尾巴是藏不住的。”

  只有粪便会欣喜于苍蝇的临幸,而常人常物对苍蝇的态度只可能是厌恶。

  那么什么是与苍蝇臭味相投的“粪便”呢?

  且看这位同志在面对他心中高大上的耶稣圣诞时,又是如何一幅油腻谄媚。

20210108_223839_188.jpg

  全然不顾他笔下光鲜美伦的上帝基督所统领的北美流氓这百年来在全世界作恶多端、血债累累。

  这时候,什么“错误”,胡同志全都忘了。

  自建国独立以来,美国所参与的战争和对外的军事行动达200多次,仅二战结束到科索沃战争的半个世纪,美国发动进行的海外军事行动就达170次。

  保守估计,自1846年入侵墨西哥到2011年策划颠覆叙利亚,美国百余年来需要对超过1800万人口的死亡,负承直接责任。

  这些,我们胡同志怎么不在圣诞节、感恩节的时候本着“客观理性公正”的尿性,唠叨一句“基督国家也犯了错误,同样值得我们记得”?

  同时,经过2020年这一整年的“互联网大教育”,我想即便是00后、10后的孩童,可能都对过去许多年官办教材所打造的所谓“晚年错误”、“反右”、“浮夸风”、“红八月”等的真正真相,有了清晰了解。

  这时候,你胡同志竟然还敢在「人民节」的日子公然咀嚼那些被诬构的陈年旧粪,也就别怪人民群众骂你。

20210108_223839_189.jpg

20210108_223839_190.jpg

20210108_223839_191.jpg

20210108_223839_192.jpg

 2.

  必须看到,诬陷毛主席、否定建国前三十年的巨大成就(不仅仅是肉眼可见的工业与经济成就),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后四十年的某些生态,提供供其继续茁壮成长的土壤,并为这样的土壤不被铲除而塑造某种合法性。

  这一点,胡同志一向是不遗余力的,且看:

20210108_223839_193.jpg

  今年7月16日时,胡同志再赞“后40年”:

20210108_223839_194.jpg

  这样的说法不禁令人生惑:“后40年实现了全球最快的经济增长”,这不假,但这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这恐怕是首要要搞清楚的问题。

  不要被蓬勃虚幻的「商品经济」给蒙蔽双眼,大宋经济发达、百姓莺歌燕舞,但亡国只在朝夕之间。(https://shimo.im/docs/y83vDD698qqrytP6/ 复制链接用浏览器阅读)

  1952年时,我国工业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被毛主席那一代领导人彻底翻覆,工业占到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仅占28%了。

  以上这是莫里斯·迈斯纳的原话。

  蒋光头1949年逃跑时卷走了大陆几乎全部的700万两黄金,而到了1983年,陈云直诉:“我们现在的黄金储备绝大多数是1973年 、 1974年国际货币动荡时来的。”

  1953年底,鞍钢等三大工程建成投产;

  1956年底,中国第一个生产载重汽车的工厂(长春一汽)产出第一辆汽车,第一个飞机制造厂试制成功第一架喷气式飞机,第一个制造机床的工厂(沈阳一机)建成投产;

  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川藏/青藏/新藏公路建成;

  1959年,大庆油田建成,结束“洋油”时代;

  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第一次人工合成结晶胰岛素;

  1965年,新第一艘自行设计建造的万吨级远洋货轮“东风号”交付使用;

  1967年,第一颗氢弹试爆成功,第一台晶体管大型数字计算机研制成功;

  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

  1970年,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并顺利返回地面;

  1971年,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1973年,第一台百万次集成电路电子计算机研制成功;

  1975年,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宝成铁路建成;

  1976年,大型通用集成电路电子计算机研制成功。

  经济增长是70年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动不动就“改革开放40年”……

  1949-1976的27年时间,新增铁路营运里程23662公里,总里程达到46300公里,粮食产量增幅达142.4%,油料产量增幅达61.6%,国民平均寿命增长30岁。

  安格斯·麦迪森在《世界经济千年史》中用长期数据显示,“新中国建立后的1950-1973年期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是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的1.27倍,是世界经济增长速度的1.02倍,这些为此后中国进一步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

  以后再提“伟大的40年”,我不求胡同志提什么“前30年”,这我早就不奢求不指望了,但是咱能不能多用用“70年”的说法?

  中央在60余年时指导过“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怎么胡同志一张口就“伟大的后40年”呢?怎么一提到前30年就所谓“晚年错误”呢?

3.

  就上图中,胡同志所言“中国的政治制度高度内敛,没有对外做任何输出”……

  这也很搞笑。

  我们从前可是赤旗插遍全球、毛泽东思想响彻世界的政治输出大国,什么时候开始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地以“不输出”为荣耀了?

  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

  五六十年前,那是一个赤旗席卷全球、“天下何人不通共”的红色岁月,中国工农红军旗帜,曾取代变了色的、社会帝国主义的苏联国旗,成为全世界被压迫民族与发达国家中底层民众的精神图腾。

  伴随着中国的“输出革命”,毛思想在那个年代布道全球,非洲等第三世界国家在毛主义指导下迎来民族独立大潮,除了“五部《毛选》拯救非洲大陆”的震撼,更包括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的底层起义——

  1968年的法国,“欧洲革命老区”同样是江山一片红,法国学生与警察的冲突不断升级,最终酿成5月10日的“街垒之夜”,总人口5000多万的法国有1000多万工人罢工,30多所大学被学生占领。“五月风暴”中,学生、工人、市民的游行队伍中高举着毛泽东、胡志明、格瓦拉的画像,和“沿着毛泽东指引的道路前进”、“再创一个巴黎公社”等大幅标语;

  1967年的意大利亦然,都灵、比萨、那不勒斯等城市学生反对现行大学制度的罢课,逐渐演变为占领大学的风潮,到1968年已发展到频频与警察发生冲突的红色民运。

  50年代末的美国,兴起“新左派运动”:黑人平权运动、女权运动、学生运动、工人罢工、反战游行、环保运动,这些对抗麦卡锡主义的底层觉醒运动,其理论基础来自罗尔斯的正义原则,但是现实指导则是来源于毛泽东思想和新中国正在开展的轰轰烈烈的③反⑤反运动;

  1967到1968年的日本,116所大学先后罢课。1968年春夏,东京大学等的学生高举毛语录横幅,与冲进学校的警方紧张对峙;冲绳民众开展大规模反对美军与美帝国主义的游行;

  1967年6月的联邦德国,“社会主义学生联盟”领导的学潮,使西德许多大学陷于教学瘫痪。

  整个60年代,几乎全球的学生与工人都在“搞事情”,无论资本主义社会的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日本,还是社会主义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而世界工农学生革命的核心风暴眼,自然是在中国,正在轰轰烈烈“第二次建国”的中国。

  1969年4月,中共九大政治报告中说:“日本、西欧、北美资本主义心脏地区,爆发了空前巨大的革命运动,越来越多的人民正在觉醒。”

  只是,1976年,国际共运领袖在北京溘然长逝,世界左翼运动旋即陷入沉寂。

  这一沉寂,便是四十年。

  今天,胡同志为首的官媒人开始聒噪吹嘘“我们不输出意识形态”、“我们是防守方”……

20210108_223839_194.jpg

  试问:凭什么我们就不能输出意识形态?凭什么我们要当防守方?

4.

  答案,我想或许是因为总是有像胡同志这样的官媒人、对着美国一幅趋炎附势的媚态,所以才导致了中国无法在美国面前挺起胸膛。

20210108_223839_196.jpg

  说美国人帮助中国人抗日,以您胡同志的学识,真不知道历史吗?真就装傻、在这公共平台的场合扮傻白甜是吗?

  战争是国际利益的极端争夺手段,而利益面前有谈“友好”、“友谊”的?人家帮你抗日是为了啥,你胡同志心里真没数?

  更何况,美国人真的帮咱抗日了吗?

  据美国政府统计,至1937年,日本进口的战略物资中,有54.4%来自美国:92.9%的铜、91.2%的汽车及零件、60.5%的油料、59.7%的废钢铁、48.5%的各种机械和发动机、41.6%的铸铁全部进口美国。

  1938年5月4日,在洛杉矶五千人集会上,美国议员司克脱说:“请大家注意,日本目前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资本作为帮凶而杀死的。”

  至于飞虎队啥的就不多说了。

20210108_223839_197.jpg

  再说美国在庚子国难后“对华友好”,毛主席1949年8月30日在《“友谊”,还是侵略?》中早就在中给出过评价:

  “美帝国主义比较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在很长的时期内更加注重精神侵略方面的活动,由宗教事业而推广到‘慈善’事业和文化事业。据有人统计,美国教会、‘慈善’机关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达四千一百九十万美元;在教会财产中,医药费占百分之十四点七,教育费占百分之三十八点二,宗教活动费占百分之四十七点一。我国许多有名的学校如燕京、协和、汇文、圣约翰、金陵、东吴、之江、湘雅、华西、岭南等,都是美国人设立的。司徒雷登就是从事这些事业出了名,因而做了驻华大使的。”

  “参加八国联军打败中国,迫出庚子赔款,又用之于‘教育中国学生’,从事精神侵略,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

  “治外法权是‘废除’了,强奸沈崇案的犯人回到美国,却被美国海军部宣布无罪释放,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

  “‘战时和战后的对华援助’,据白皮书说是四十五亿余美元,据我们统计是五十九亿一千四百余万美元,帮助蒋介石杀死几百万中国人,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

  “所有一百零九年(从一八四O年英美合作的鸦片战争算起)美帝国主义给予中国的‘友谊’,特别是最近数年帮助蒋介石杀死几百万中国人这一项伟大的‘友谊’,都是为着一个目的,就是‘始终维持并且现在依然维持对华外交政策的各项基本原则,包括门户开放主义,尊重中国行政和领土的完整,以及反对任何外国控制中国等等’。”

  “杀死几百万中国人,不为别的,第一为了门户开放,第二为了尊重中国行政和领土的完整,第三为了反对任何外国控制中国。”

  …………

  就您胡同志还“对美强硬派”,别给自己贴金了。

  在中国,您胡同志要是都成“强硬派”了,秦桧也就不会给岳飞定个三七开了。

5.

  我永远忘不了胡同志去年夏天发表的下图这段话:

20210108_223839_198.jpg

  基本可确定,在外交战役上,这个怯媚到骨子里的投降派根本不值得指望。

  一旦真的把他这种人推向前台,汪精卫派或许不至于,但李鸿章派绝对绰绰有余。

  直到今天依然在强调压制国民情绪、国内“防左”为主,而枉顾国民之所以产生情绪的根源点实是美帝侵犯本身——这已经与抗战时蒋介石“压制中共力量为先、其次保全英美租界、最后方才念及抗日”、“宁纵日寇烧杀、不放共fei一命”的片面反动抗战路线,别无二致。

  这不是汉奸,还能是什么?

  若在一百多年前,毫无疑问胡同志这种人会是压制义和团、讽诘义和团的主力军。

  其声嘶力竭之力度,恐比手提屠刀向团民的洋鬼子更甚。

  就说义和团,毛主席也给出过评价:

  “究竟是中国组织义和团跑到欧美、日本帝国主义国家去造反、去‘杀人放火’呢?还是各帝国主义国家跑到中国这块地方来侵略中国、压迫和剥削中国人民,因而激起中国人民群众奋起反抗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走狗、贪官、污吏?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可不辩论清楚。”

  从言论尺度来说,胡同志暂时依然可以说在“兜着”、“忍着”,这或许是因为中美仍未完全撕破脸。

  但我很期待这个人彻底暴露、衣服脱光的那一天。

跋.

  用江苏省委宣传部前社情采集员、新加坡《联合早报》前国际版编辑贾静,在1987年《否定了什么,又肯定了什么》一文中的话,来为本文做收尾吧:

  “反思前三十年,要做到真正的反思,而不是有一个刻板模划。

  三十年的主要成绩是什么?表面上,是大工业体系的创立与完善,是党政体系正式迈入现代国家行列;但实质上,则是有计划、有步骤地铲除地方家族体系、党内垄断集团以及忠孝等级秩序观。

  现在有人肯定前者,而故意忽略甚至反对后者,实质上是似褒实贬,完全否认新中国的成绩。

  这里的原因嘛,看看当下诸公的斑斑事迹,想想日后为政者将会至何地步,就可明了。

  一句话:前三十年的功绩,正砸痛了后来者的神经!”

  (全文完)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为什么人民愈发怀念毛主席了?

周恩来:“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一纪念人民领袖毛主席诞辰127周年

济南人民拉出横幅:纪念毛主席,谁也挡不住!看,人民警察也在纪念!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拒绝“洋垃圾”

美国两党争斗民众遭殃

既打金融“老鼠”又护国资“玉盘”, 赖小民案以案促改工作启示

两日热点

老贼茅于轼!——评盛洪祝寿词

推特也已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

关于毛主席的50个“无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