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八章——献计挖坑蹲汽车

池艳慧 2021-08-29 来源:作者投稿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王福堂带着区里的民兵自卫队来到了南山堡。南山堡村西村口的谷场上也集合了杨家山、焦家沟和南山堡等几个村的民兵。王褔堂带领这么多民兵第一次去沙城西面的铁路上掀翻了一截铁路,使龙延怀联合县的抗日军民取得了破坏铁路的初步经验,也使驻沙城的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境地。

  在总结三区铁路“破交”经验的基础上,龙延怀联合县委又组织一万多军民,对沙城至新保安的铁路进行了大规模的破袭。二十多华里的铁路就象一架梯子,全部翻了个底朝天,使平绥铁路陷入了彻底的瘫痪,有力地配合了从张家口到绥远一带抗日战争的战略反攻。而沙城警备团长范子信却倒行逆施,积极组织特务力量准备血洗抗日乡村。其中,南山堡就是血洗的首选。

  为了防备敌人偷袭,南山堡民兵每天晚上都在村子周围的主要路口埋设地雷。一天晚上,范子信带领一百多名特务来到南山堡的西沙河:“弟兄们,增田少佐早就想血洗南山堡,但屡屡失手。今天弟兄们一定要拿出看家的本亊,血洗南山堡,抢个头功,也让曾田少佐看看,咱的警备团不是吃素的。现在我命令,一组二组,从泉家沟进去,三组四组从北面岔道进去。我随三、四组行动。咱们给它来个南北夹击,叫南山堡连个麻雀也别想逃走。快。”

  特务们马上分成两伙,一伙进入泉家沟, 另一伙沿沙河向村口跑去。没想到进泉家沟的那伙特务刚爬上北坡,突然两颗地雷“轰、轰” 地爆炸了,当下就有几个特务就被炸死了,有几个负了伤,其他特务赶紧撤下了山坡。接着,从山坡上射出密集的枪弹,这伙特务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范子信领着去村口的那伙特务刚来到岔道,听到了山坡上传来的爆炸声和枪声,就给这伙特务打气:“别怕,他们正好把八路主力吸引过去,我们正好来个出其不意,快走。”刚走进岔道口,董存瑞埋的那颗绊雷“轰” 地爆炸了,几个特务当下就被炸得血肉横飞,有几个倒在地上,几个负伤的哭爹喊娘。后面的特务掉头就往回跑。一瞬间,又响起密集的枪声,子弹又“嗖嗖”地往这个岔道口射来。范子信惊惶失措地喊到:“八路有准备,快撤!”带着剩余的特务狼狈地逃窜到沙河里。接着,又从泉家沟里飞快地跑出三十多个八路军和民兵,向在沙河中逃窜的特务猛烈开火。这伙特务又抛下十多个尸体后狼狈地逃回了沙城。从此,范子信再也没敢打南山堡的主意。

  埋地雷保卫了村庄,董全忠和许多老百姓喜欢上了地雷。一天,董存瑞和董全忠蹲在院里,把几块石头比作地雷,摆弄了一下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还在摆弄。

  “爹,这埋地雷也是门学问,心要细,手要巧,弄不小心就要炸自已。”

  老伴从屋里出来:“爷俩先吃饭。你说你老又老学啥地雷?也跟上埋地雷去?”

  “他娘,这就你的不对了。那天黑夜,一伙特务想祸害咱村,还没进村就踩上了四虎子他们埋的地雷,炸死二十多个。地雷是个好东西呀。走,四虎子,先吃饭,吃完饭再琢磨。”

  “先吃饭,吃完饭该干啥干啥去。”

  董存瑞懒洋洋地站起来:“吃饭。”

  这时,魏玉章提着枪匆匆忙忙走进院来:“四虎子,吃完饭扛上铁锨,去公路上挑沟。”

  “挑沟?埋地雷又痛快又能炸死鬼子,咋非要挑沟?”

  “去了你就知道了,快点,啊。”魏玉章说完,又急急忙忙地跑出了街门口。

  董存瑞赶忙跑进屋里,从大锅里手拿了个高梁面贴餅子就跑出了屋门,又从台阶上扛了把大铁锨向街门口跑去。

  母亲追出屋门,喊到:“别着急,吃完再走。”

  “顾不上了。”董存瑞扛着大铁锨跑出了街门口。

  “你扛那么大的铁锨干啥?” 母亲赶忙追到街门口喊到,“换个小的来。”看看巷口早没人影了,没好气地说,“一听见‘破交’ ,比兔子跑的还快。”返回院里,对董全忠没好气地说,“进屋吃饭,咱吃咱的。”

  董存瑞扛着那把大铁锨跑到村口的谷场里,在王福堂、耿世昌的带领下,民兵自卫队来到沙河公路上就开始挖坑。

  董存瑞手拿大铁锨,手握在铁锨把的半腰上。铁锨把一下碰在魏玉章的头上: “哎哟”,魏玉章赶忙捂住头:“你慢点。”

  “对不起,二哥,我也不想碰你。”董存瑞又继续挖土。

  魏玉章看看董存瑞拿的铁锨:“你咋拿这么大的铁锨?”

  王福堂走过来:“你们俩不赶紧挖土,嚷嚷什么?”

  “王主任,您看四虎子那个铁锨?”

  王福堂看看董存瑞拿的铁锨,笑了:“四虎子,你咋拿这么大的铁锨?都快顶你两个高了。”

  “小了我嫌不得劲。”董存瑞停下挖土,又问:“王主任,这公路上挖坑干啥?”

  “就为拦截从赤城、沽源回防沙城铁路的日本鬼子汽车,破坏他们的运兵计划。”

  “埋几颗地雷不就行了,为啥非得挖个坑?”

  “这回鬼子是十多辆汽车,汽车队前面是排雷车。你埋上地雷,正好让鬼子排雷车给排了。”

  “原来是这么回亊。哎,王主任,光挖这么个坑,不让鬼子死几个实在可惜,能不能让他蹲蹲车?”

  “蹲车?咋蹲车?”

  “蹲车就是…”董存瑞对着王福堂的耳朵上说了几句悄悄话。

  王福堂连连点头说:“好,这主意好。魏玉章。”

  “到。”

  “你带领五个人,就按四虎子说的办。”王福堂命令到。

  “是。四虎子,满银,连柱,三牛,长锁,走。”魏玉章马上进行安排。

  “哎,四虎子,把那个铁锨回去换换。”王福堂嘱咐到。

  “知道了。”董存瑞扛上大铁锨和满银、连柱、三牛、长锁跟着魏玉章回到了村。

  进了家,董存瑞拉着毛驴,从后院驮上那几卷破席子又来到公路上,恰好魏玉章和满银提着八颗地雷,三牛、连柱和长锁扛着几捆木杆也来了。大伙把木杆架大坑上,又铺上破席子,破席子上面又埋上了土,做了伪装。董存瑞、魏玉章又埋好了地雷。王福堂说了声:“撤。”

  董存瑞拉上毛驴和大伙撒离了公路,撤到了离公路不远的土梁后面隐蔽好,观察着公路上的情况。这时,一个民兵提着枪、猫着腰,快步走到王福堂身旁:“主任,前方警戒哨发来信号,有八辆汽车离这儿就剩一多里地了。”

  “这么快?好悬呢。注意隐蔽。”

  不大一会儿,北面远处出现汽车灯光,接着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八辆汽车相继开来,忽然,最前面的第一辆一头栽进大坑里,燃起了大火,后面的停下,几个人影下了车。伴随火光一闪一闪,又相继传来了地雷的爆炸声,八辆汽车全毁了。汽车上拉的二百多个鬼子和许多军用物资所剩无几。

  董存瑞和大伙都笑了。王福堂伸手拍一下董存瑞后的脑勺:“行”。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一章——悄悄参加八路军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章——献计火烧大木桥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九章——违纪投弹受批评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郝贵生|这则《征兵广告》是意识形态领域里阶级斗争的重要表现

《黑与白》第二部卷四第三章 1. 那年那雪

习近平10日下午在京会见马英九一行

两日热点

陈先义:一则令人极为震惊的征兵广告

余云辉:如何破解敌人最阴毒战略——消灭中国新生人口?

日本正在干的这件事,非常隐秘,危害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