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六章——潜心发明锯齿镰

池艳慧 2021-08-27 来源:作者投稿

  没过几天,董存瑞又接到武委会通知:今天晚上,王福堂主任要带领区里和村里的民兵去破坏日本鬼子的电话线。到了晚上,董存瑞往裤带上掖上了一把镰刀,来到谷场上,找到魏玉章:“二哥,今儿个我不给送情报了,我要去割电线。”

  “一切行动听指挥,哪能你想干啥就干啥?”

  “二哥,你爱指挥不指挥,我就要去割电线了,我会上树。”

  董存瑞之所以要去割电线,因为在今年夏天,董存瑞对镰刀和电话线的“研究”取得重大进展。那天下午,他坐在房檐下的台阶上,看着破镰刀和一截电话线发呆,不由地想起“破交” 时,两个民兵用锯子锯电线杆的情况,自言自语地说:“要是能有锯电线的锯子就好了。对,弄上齿准行。”

  这时,董全忠从屋里出来,看到董存瑞对镰刀和一截电话线发呆,就蹲下身问:“大团长,发什么呆呢?”

  董存瑞醒过神来:“爹,有锯电线的锯子没有?”

  “有锯木头的锯子,没有听说有锯电线的锯子。”董全忠看到地上放的镰刀和电线,“噢,你这还想着割电线的亊?你也不是民兵,‘破交’ 也轮不着你,你费这劲干啥?”

  “我想好了,等王主任回来,我就不当儿童团长了,就当民兵。当上民兵就能‘破交’ 了。”

  “你呀,就是站的这山望那山高。哎,这镰刀打上小豁豁不就成锯子了?别忘了一会儿查岗,放放毛驴去。”董全忠从窗台上拿了把薅锄子,锄地里去了。

  “镰刀打上小豁豁就成锯子了?我试试。”董存瑞进屋拿出把菜刀,拿起镰刀走到街门口,蹲在石头旁,把镰刀头稳在石头上,刀刃朝上,用菜刀背开始在镰刀上砸豁豁,连着砸了五、六十下。砸完后,放下菜刀,把砸上小豁豁的镰刀翻过来倒过去的看,看得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倒是顶用不顶用?我得试试。”跑进院里,拿出那截电话线,一头拴在街门的铁环上,另一头用手撑住,拿起镰刀压在铁丝上就锯开了。只锯了几下,铁丝“嘣”的一声断了。董存瑞心花怒放,乐滋滋地收拾起了菜刀正要进院。母亲从屋门出来了,走岀街门口:“大晌午的你干啥呢?也不消停消停,你拿菜刀干啥?”

  “我弄个能锯电话线的锯子。”

  “锯子呢?”

  “在这呢。”董存瑞举起手里那把镰刀。

  母亲接过镰刀一看,气就不打一道来:“我的小祖宗,你把镰刀咋打上豁豁了?咋割草?咋收秋?败家子。拿菜刀来。”从董存瑞手里抢过菜刀,走进了街门,又说,“看你爹咋收拾你。”

  “我这是抗日,不是败家子。”

  “你别嘴硬。把好好的镰刀打上豁豁叫抗日?别给抗日抹黑了。”

  这个打上豁豁的镰刀在夏天就“发明” 成功了,到现在也没用上派场。今天晚上,他要试试自己的豁豁镰刀割电线行不行?

  王福堂带领民兵来到沙城北,开始“破交”。这里有通往怀来县小北川和赤城县各个炮楼的电话线,董存瑞和两个拿锯子的民兵为一组,来到一根电线杆前。董存瑞抬头看看电线杆,往手心里“呸,呸”吐了两口吐沫,一哈腰,“噌,噌”几下子就窜到了电线杆的头上,从裤带上拿出那把镰刀,压在电线上就锯开了。没锯几下,电线“嘣”地断了。董存瑞马上从电线杆上下来,跳到地上,地上的两个民兵正在锯电线杆。

  一个民兵问:“四虎子,你下来了,弄断电线没有?”

  “弄断了,不信你看看。”董存瑞又跑到另一根电线杆前,“噌,噌”几下又窜到了电线杆的头上,拿出镰刀又锯了几下,电线又“嘣” 地一下断了。

  “今儿个神了,咱们的杆还没有锯断,上面的电线就断了。每次割电线都是十几根电杆锯倒了,电话线还是不断,电话照通。哎呀,这个四虎子倒是有两下子。”

  王福堂、耿世昌和魏玉章走过来了,问那两个锯电线杆的民兵:“怎么样?”

  “杆上的电线早叫四虎子给弄断了,可这杆还没锯断。”

  王福堂仔细瞅瞅,电线杆上的电线确实断了,就从地上拾起电线看看:“真神了。”

  董存瑞气喘嘘嘘地跑过来:“王主任,这儿的电线都断了。”

  王福堂好奇地问:“你用什么办法给弄断的?”

  董存瑞把手里的镰刀递给了王福堂:“就用这个。”

  王福堂拿过镰刀,用手摸了摸,发现镰刀的刀刃上有许多小豁豁,又递给董存瑞,走到一根电线未断的电线杆旁:“我看看,你是咋弄断的电线?”

  董存瑞把镰刀掖在裤带上,又往手心里“呸、呸”吐了两口吐沫,两手抱住电线杆,两脚一用劲,“噌噌”几下子又窜到了电线杆的头上。

  王福堂看到董存瑞上电线杆的本事,大吃一惊,不由地赞叹到:“这简直就是‘窜’上去的。就这两下子,别人比不了。”

  耿世昌接着说:“上树、摔跤、骑毛驴,十里八村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恐怕耍赖皮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吧?”

  董存瑞攀在电线杆头上,又从裤带上拿出那把镰刀,压在电线上,“噌、噌”地锯了几下,电线“嘣” 地断了,落在地上。三位领导终于领教了董存瑞的本亊。

  “四虎子的办法要大力推广。这个镰刀别叫镰刀了,就叫‘锯齿镰’吧。哎,你是怎么想出这个办法来的?”

  “也没咋想。上回割电线没割断,逼出来的。”

  “对,上回偷偷跟上割电线,让王平主任狠狠地批了一顿。”魏玉章说。

  “二哥,别哪壶不开提那壶。”董存瑞这句话把三人都逗笑了。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一章——悄悄参加八路军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章——献计火烧大木桥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九章——违纪投弹受批评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塞拉利昂总统比奥会谈

亚伦死了,美国还剩下什么?

顺我者真,逆我者假!卡尔森采访普京戳破美式“新闻自由”面具

两日热点

美军飞行员自焚事件,我国某些媒体为何与美国媒体表现如此一致?

毛主席晚年为什么要发动那场群众运动?

重温:钱学森谈“摸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