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少年董存瑞》:第二十六章——挫败鬼子修炮楼

池艳慧 2021-08-20 来源:作者投稿

  收秋一个月,三辆运粮汽车被炸毁,鸠夫和三十多个日伪军组成的城北征粮队全部被消灭,再加上长安岭据点被攻破,王平伏击了运粮队,损失粮食共计十五万多斤,极大地震怒了增田少佐。他把沙城警备团长,也就是怀来县恶贯满盈的大汉奸范子信找来,怒气冲天地说:“范桑,你地知道吗,仅仅这三仗,让我丢失了十五万多斤粮食,损失一百三十多人。征不来粮食,冬季‘圣战’的将士们吃什么?”又问,“城北征粮队的将士在什么地方战死的?”

  “在南山堡的西沙河里。”

  “又是南山堡。鸠夫队长曾经报告,这个南山堡住着一个八路军。这个八路军大大地厉害,你地悄悄地调查调查,将这个八路军除掉。”增田走到地图前说,“这个水口山,成了八路军神出鬼没的必经之路。我命你,一个月内在这个地方设卡修起炮楼,堵住水口山通道,切断八路军退路。”

  “明白。太君,这个南山堡西沙河亊关皇军粮道,两次运粮都在这一地方被伏。太君,我建议,就在南山堡西沙河修个炮楼,既能保证粮道畅通,又能控制八路军在南山堡一带的活动。”

  “小北川是我将士进行‘圣战’的‘米粮仓’。秦家沟,三清店,南山堡,焦家沟,杨家山,是八路最活跃的地带,又是皇军运粮的必经之道。在南山堡西沙河修个炮楼,就像在八路最活跃的心脏上插上了一把尖刀,斩断他们在这一带的联系,又能保障北川粮道的畅通。好主意,大大地好主意。范桑,你地看谁负责南山堡的炮楼最好?”

  “南山堡吕家二公子吕吉贵最合适,他和吉川太君修成的王家搂和长安岭炮楼,曾受到木村将军的赏识。”就这样,对日本鬼子感到绝望的吕吉贵又被官复原职,又被任命为保安军中队长,领人在南山堡西沙河开始筹建炮楼。

  一天,魏玉章身挎长枪,三牛手持红缨枪,正在西村口站岗。董存瑞和满银也手持红缨枪,从泉家沟跑上来,急急忙忙跑到西村口:“二哥,有一队日本鬼子来了,在西沙河好像要干什么?”

  “有多少人?”

  “有四十多人。”

  “看来不是来‘扫荡’的。为防万一,四虎子,你快领人通知乡亲门往东沟转移。”

  “是。满银,三牛,你俩快去村里,我去放倒消息树。”

  满银和三牛跑进村里,董存瑞和魏玉章赶忙去村西的山梁上放倒了消息树。

  全村老百姓看到西山梁的消息树放倒了,知道鬼子来了。在季德贵、曹万贵、耿世昌、民兵和儿童团的帮助下,纷纷向东沟转移。董全忠领着老伴和闺女也随着众人来到山沟里。

  老伴由于没看见董存瑞,心里特别着急:“他爹,咋没见四蛋?”

  董全忠看看正在涌走的老百姓,看见满银和三牛跑过来,忙问:“满银,见四虎子没有?”

  “他跟魏二哥放倒消息树,肯定又去侦察敌情去了。”

  “别管他了,出不了事,咱赶紧走吧。”老三口又随着众人向山沟深处跑去。

  董存瑞和魏玉章确实去侦察敌情去了。他俩趴在沙河东面的一道山梁上,看到增田手持指挥刀和吕吉贵、翻译正在沙河里察看地形,四个伪军给拉着四匹马。有个叫桥本的日本鬼子小队长手持指挥刀,带领着三十多个日伪军端枪警戒。

  “太君,这就是土八路两次伏击皇军运粮的地方,也是鸠夫太君玉碎的地方。”翻译说。

  增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把炮楼就建这儿吧。这儿紧靠公路,离南山堡又近,离二堡子那个水井也近,吕桑。”

  “太君。”

  “吕桑,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保安军中队长,带领一个中队和桥本小队,就在这里建炮楼,限你三个月完成。”

  “这个…,太君,就怕我的能力有限,难当如此大任,我实在当不了这个中队长。”

  增田忽然抽出指挥刀,架在吕吉贵的脖子上,咆哮如雷地说:“八格雅辂,你地不识抬举,死了死了地。说,你是要命建炮楼,还是现在让我就地正法?”

  翻译赶忙上前拉住增田胳膊:“太君息怒。吕队长,皇军对你多大信认,有皇军给你撑腰,怕个啥?你就建这个炮楼吧。对付共党八路,还是范团长那个字:杀。”

  吕吉贵无奈地说:“好吧,我给建这个炮楼。”

  增田把指挥刀插入刀鞘说:“这就对了。哟细,我地今天再去看看吕老东家。开路。”

  魏玉章和董存瑞慢慢退下山梁:“鬼子要在这儿建炮楼,这可咋办?”

  “二哥,咱先去报告王主任吧。”

  “对。你去杨家山去找王主任,我去东沟找村干部汇报一下情况。”

  “我回家拿两烧山药去。”

  董存瑞和魏玉章来到董存瑞家里。魏玉章端着枪守在堂屋门口,从门缝里向外张望。董存瑞从灶呼门里拿出几个烧山药装进衣兜里。

  忽然,街上传来“哐、哐、哐” 的锣声,接着又传来了吕二的喊声:“各位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要在西沙河建炮搂。从明天起,各家各户都要出一个人,为皇军修炮楼。如若不去,皇军要血洗南山堡。”

  董存瑞赶忙到屋门前,从门缝里往外看看:“二哥,鬼子进村了,这可咋办?”

  “还按咱们商量的办,你去找王平主任,我去东沟找乡亲们。决不能让鬼子建成炮楼,更不能让鬼子伤害了乡亲们。”

  “二哥,咱先出去看看,看看街上有没有鬼子了。”

  俩人开开屋门,猫着腰,走出了屋门,走出了街门,听着锣声和吕二的喊声走远后,才分头行动。董存瑞去杨家山的半路上正碰上王平,报告了日本鬼子要在西沙河修炮楼的情况。王平听后,十分着急,赶到了南山堡东沟,马上和季德贵等人在一个山洞里开了个会。

  “鬼子要修炮楼,暂时不会‘扫荡’南山堡。先让乡亲们回村,应付鬼子修炮楼,防止给乡亲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鹤干亊,明天去趟大海坨,务必向县长汇报情况,消灭这股敌人,不能让鬼子在咱三区的心脏上修成炮楼。”

  增田领着吕吉贵和翻译来到吕吉福家的堂屋,把指挥刀放在八仙桌上,问吕吉贵:“吕桑,你对皇军在南山堡修炮楼咋那么没有信心?”

  “太君,恕我直言。长安岭炮楼居高临下,十分坚固,一百多名将士固守,让八路军不到一个时辰就给攻下来了。沙河西修炮楼,无险可守,一旦遇到八路攻击,区区几十号人很难守住。”

  “吕桑,南山堡离沙城只有十几里,一旦遇到八路攻击,沙城援军二十分钟就能赶到,不必害怕。我警告你,你若再敢散布涣散军心的言论,我的指挥刀可就不认人了。”增田拍了一下指挥刀。

  “太君不必动怒,我必将所尽全力,修好炮楼。”

  “你们一大家子听着,南山堡炮楼若在三个月内修不起来,你们全家的小命就象这个桌子。”增田抽出指挥刀砍下了八仙桌的一个角,然后把指挥刀插入刀鞘,走出堂屋, 骑上马回到了沙城。吕吉贵和吕大肚吓的瘫坐在太师椅上。

  吕吉福、吕二和刘四敲完锣喊完话回到家里,看到这一情景,忙问:“爹,这是咋了?”

  “日本人拿咱全家人的性命做要挟,要在西沙河修炮楼,你通知的咋样了?”

  “全村人都跑了,锣声敲了满满一村,就我们三人听着了。二弟,你当的中队长,领着一百多人,难到真的不敢在南山堡来点厉害的?”

  “我的哥呀,你难到真的忘了吉川队长咋死的?现在南山堡就是八路军的天下,老百姓不可怕,可怕的是八路军。得罪了老百姓,就算得罪了八路军,咱一大家的性命咋办?”吕吉贵顾虑重重地说。

  当天晚上,老百姓们陆续回了家。第二天早晨,刘四和吕吉福、吕二到大街上准备招呼人修炮楼。吕二仍然有气无力地喊着那几句台词。在董存瑞家的巷子里喊完话,刚走出巷子,董存瑞和季德贵扛着破铁锨走出了街门。

  “哎,四虎子,想出办法来没有?”

  “没有,去了现想吧。反正不能让鬼子修成这个炮楼了。”

  董存瑞、季德贵、曹万贵和许多老百姓来到西沙河时,吕吉贵、桥本和许多鬼子伪军已经来到了修炮楼的工地上。有五六个伪军正在拉铁丝网,有几个日本鬼子已经架好了一挺重机枪,正在用麻袋修建掩体工事。许多日伪军端着枪,在四周站岗。工地上还放着几只铁皮水桶和坯模子。

  “桥本队长,你就负责挖壕沟吧。”吕吉贵说。

  桥本对已经来到工地的老百姓说:“哟细。统统地过来挖沟。”许多百姓们开始在桥本指点的地方挖沟。

  吕吉贵又对一个伪军小队长说:“刘队长,你就负责脱坯吧,南山堡民伕就由你照顾了。”

  “是,队长。”刘队长看见董存瑞扛着破铁锨:“嗨,你是不是来凑数的?拿上扁挑水去。”

  “挑不动。”

  “挑不动,提也得给我提去。”

  “行,我给提去。”董存瑞把铁锨插在地上,拿起水桶就和季德贵他们去二堡子东村口那个井台上提水。等他们用辘轳打上水挑走后,董存瑞才走上井台,从辘轳上起下个钉子,在桶底上扎了个眼,然后用辘轳打上水来,提上桶走了。等把水桶提到工地上,水已经漏完了,而且还大声喊到:“水来了!”

  “倒水。”那个刘队长看看董存瑞提的水桶:“你他妈提的水呢?”

  “老总,别生气,这桶底上也许有眼,肯定都漏了。”

  “费鸡巴话,有眼还不漏?去,别挑水了,拿上铁锨和泥去。”

  “是,老总。”董存瑞拿起插在地上的铁锨又去和泥。

  曹万贵拿着一个泥抹子,将坯模子放在地上:“摾泥。”

  董存瑞摾起一铁锨泥,走到曹万贵身旁,将泥放进坯模里,小声说:“等等。”看看前后没人,就从地上摾起一铁锨石子放进坯模里,轻声说:“快抹。”

  “鬼主意真多。”曹万贵笑着赶紧把坯子抹好,取出坯模,放在旁边的空地上。连抹了十多块泥坯后,那个刘队长来到曹万贵身旁看抹坯。他见董存瑞摾起一铁锨泥,走到曹万贵身旁,将泥放进坯模里。曹万贵将坯子抹好,取出坯模放在旁边的空地上。那个刘队长又看了几块抹好的坯:“很好,就这么抹。”说完,就到远处抽烟去了。

  “摾泥。”

  董存瑞又摾起一铁锨泥放进坯模里,又从地上铲起一铁锨石子放进坯模里。俩人相互配合,一连抹了十多天掺石头子的泥坯子,也没被人发现。

  一天早晨,应伕的老百姓还未来到工地上,吕吉贵、刘队长、桥本已经来了。看着已经放满场地、并且已经晒干了的泥坯子,刘队长说:“吕队长,您看,再抹就没地方了。”

  “没想到工程进度这么快。一会儿人来了,先别抹坯了,先把这些泥坯子垛起来,腾出场地再抹。”

  这时,增田骑着马,领着十多个日本鬼子从沙河路上走进工地来。吕吉贵他们仨人赶忙迎上去:“太君,这么早就来了?”

  增田手拿指挥刀和那个翻译走进工地:“哟细,抹好了这么泥坯了,工程大大的快,比我预想的大大地快。”弯腰去搬一块泥坯,搬起来一下子就烂了,“这是咋回亊?”弯腰又搬起一块,又烂了。连搬了十多块,都烂了, 看看坯芯里夹着许多石头子, 怒气冲天地骂到,“混蛋,抹坯不能掺石子,大大地混蛋。”伸手打了吕吉贵两个耳光子,“十足的混蛋。返工,统统地重抹。”

  吕吉贵捂着脸争辩地说:“太君,这里施工的每道工序都有皇军严格看管,没人掺石子,这个地方的土质就跟那沙河里的土质一样,都是沙石土质,抹不好泥坯。”

  翻译急忙走上前:“太君,依我之见,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此话怎讲?”

  “太君,这里的土质跟那沙河里的一样,确实不适合抹泥坯盖炮楼,咱不如先集中力量把范桑的水口山炮楼建好。然后重新选址,集中力量,再往这一带建个炮楼。”

  增田看看翻译,考虑了一会儿,说到:“哟细,有道理,集中人马,兵移水口山。”就这样,日本鬼子暂时放弃了在南山堡西沙河修炮楼的打算。此时的董存瑞和魏玉章正趴在山梁上,看见吕吉贵被增田打了两个耳光子,俩人都乐了。

  “看看,你给掺上石头子,让人家挨打。”

  “他不挨打谁挨打?打的好。”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一章——悄悄参加八路军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章——献计火烧大木桥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九章——违纪投弹受批评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塞拉利昂总统比奥会谈

亚伦死了,美国还剩下什么?

顺我者真,逆我者假!卡尔森采访普京戳破美式“新闻自由”面具

两日热点

美军飞行员自焚事件,我国某些媒体为何与美国媒体表现如此一致?

毛主席晚年为什么要发动那场群众运动?

重温:钱学森谈“摸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