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少年董存瑞》:第二十三章——有理有据解矛盾

池艳慧 2021-08-17 来源:

  十多天后,百姓们开始收秋了。土帽山的山头上栽上了一棵消息树。这一天,连柱手拿红缨枪站在消息树下站岗,董存瑞也拿着红缨枪走上山头,问到:“没有情况吧?”

  “没有。”

  “刚才季大伯说了,日本鬼子闹粮荒,让咱儿童团和民兵站好岗,严防鬼子进村抢粮。”

  “我这儿你就放心吧,只要鬼子从杨家山那边一露头,我就放倒消息树。”

  这时,山下传来三牛的喊声:“四虎子,你是团长,你给评评理。”只见三牛拿着红缨枪,扯着二旦,二旦也扯着三牛,走上山坡来。

  董存瑞看见他俩互相扯着,赶忙走下山头:“都给我松手。”上前把三牛和二旦拉开,“你俩咋回亊,为啥打架?”

  “你问他吧。”三牛说。

  “你问他吧。”二旦说。

  “二旦,你先说。”

  “我先说就我先说,他打人。”

  “你说说,我为什么打人?”

  “三牛,为什么打人?”

  “让他自个说吧。”

  二旦蹲在地上低头不语了。

  “三牛,你就说吧。”

  “我说就我说。吃完晌午饭,该他去换岗,我等了老半天他也没去,我去找他,他装病。”

  二旦急忙站起来:“你胡说,谁装病了?”

  董存瑞伸手摸摸二旦脑门:“呀,你咋这么烫?”

  二旦推开董存瑞的手:“我也不知道。反正今早从山药窖取上山药来,身上就难受了。”二旦又抱着膀子蹲下。

  “三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调查就说人家装病,还动手打人,你知道你犯了啥错误了?”

  “啥错误?我啥错误都没犯。”三牛心虚嘴硬。

  “你犯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许打人骂人那一条。”董存瑞有理有据地说。

  三牛一下蔫了,不吱声了。

  董存瑞看看三牛,又看看二旦:“二旦,你也犯错误了。”

  “我…”

  “你犯了自由主义错误。你有病,不能站岗,应该先跟三牛请个假。幸亏三牛去找你。要是不找你,没人去站岗,让日本鬼子进了村祸害了老百姓咋办?咱们站岗不是小亊,是抗日的大亊。”

  “团长,三牛,我错了,我改正,行了吧?”

  “二旦,我打人,我给你赔礼道歉,行了吧?”

  董存瑞又拿出王平的口气:“俩人拉拉手,回家吧,帮家里大人收收秋去。”

  二旦拉上三牛刚走下山坡,又遇到存理手拿红缨枪,跑上山坡来:“团长,可不好了,满银跟三清店小亮子打起来了。”

  “为啥?”

  “我也不知道。我去西边崖上换岗,就看见满银、长锁跟亮子在西沙河摔跤,这阵儿又拼上石头了。”

  “快去看看。”董存瑞和存理往西沙河跑去,三牛和二旦也随后跟去。

  原来,南山堡西面的沙河有一处与三清店、辛堡子交界的地方。几天前,一支八路军武工队与一支范子信保安军在这地方发生了遭遇战,经过一阵儿激烈战斗后,保安军丢下几具尸体逃跑了,这地方散落下一些弹壳。平北抗日根据地建起了兵工场,需要大量的废铜烂铁,平北地委就发动人民群众收集废旧物资,送到兵工场。这天,满银领着长锁来到这地方拾弹壳,恰好三清店儿童团长陈亮子也领着几个儿童团员来了,双方发生了争执,打起了架。开始,满银和长锁把三清店几个儿童团员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三清店儿童团员不服输,又拼开了石头,还招来了几个百姓看热闹。

  满银、长锁和陈亮子手里都端着碗大的石头,互相逼视,摆出一副随时攻击的架式。

  陈亮子不服气地说:“别看四虎子摔了日本鬼子两跟头,老子不怕。三清店儿童团也不是好惹的。”

  “小子,别吹了,你五个陈亮子也不是我们团长一个人的对手。”满银说。

  董存瑞领着三牛、二旦、存理跑进沙河里,喊到:“都给我住手。”又看看他们手中拿的大石头,“干什么,砸脑袋呀?”赶忙从满银和长锁手里抢出石头扔在地上,又对陈亮子说,“亮子哥,你也放下石头吧。你我两个团长有啥亊不能说,为啥非要拼石头?”

  “你的人抢了我的红铜泡。”

  “胡说,这是我们在沙河拣的。”

  “这地方归三清店,凭啥你来拾红铜泡?”

  “都给我住嘴!满银,拾了多少红铜泡?”

  “不多,都在筐里。”满银从地上拿起一个筐,筐里放着几十个弹壳。

  董存瑞接过筐看看,走到陈亮子面前:“亮子哥,这些红铜泡就算你们拾的吧。”

  “这可不行,给了他们,咱的任务咋完成?你要给,我们不答应!”长锁跑上前着急地说。

  “长锁,这些红铜泡不管谁拿上,都要交给根据地的兵工厂。”

  “可咱的任务咋完成?”

  “别怕,咱再想办法。”董存瑞把筐送到陈亮子面前,“亮子哥,这些红铜泡都归三清店了。”

  陈亮子把端石头的手慢慢放下来,把石头扔在了地上,疑惑地问:“四虎子,你都给了?”

  “都给了。”

  “你们咋办?”

  “我们有办法。”

  陈亮子接过了筐。董存瑞走上一个高坎,学着王平的架式开始讲话:“同志们,王平主任告诉我们,现在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重要任务就是团结一致,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解放…,解放…,解放什么来?”用手摸摸头,“满银,解放什么来?”

  “我也忘了。”

  “解放全中国。”三牛说。

  “对,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解放全中国。” 董存瑞丢三落四的讲话把在场的儿童团员和老百姓都逗笑了,“都别笑,注意会议纪律。我们和三清店儿童团是好朋友,没有仇,没有恨,不能因为几个红铜炮弄分家,来打架。”董存瑞又学王平腔调说:“今天会议结束,会后请同志们加强落实。”在场的儿童团员和百姓们又大笑起来。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一章——悄悄参加八路军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章——献计火烧大木桥

《少年董存瑞》:第三十九章——违纪投弹受批评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塞拉利昂总统比奥会谈

亚伦死了,美国还剩下什么?

顺我者真,逆我者假!卡尔森采访普京戳破美式“新闻自由”面具

两日热点

美军飞行员自焚事件,我国某些媒体为何与美国媒体表现如此一致?

毛主席晚年为什么要发动那场群众运动?

重温:钱学森谈“摸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