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在迷雾中颠簸前行的“岸田丸”

陈沁涵 2022-11-24 来源:国际湃公众号

  日本第三季度GDP萎缩、物价飙升,“统一教”问题成无底洞,加上三名内阁大臣在一个月内接连辞职,“岸田丸”在激流中颠簸前行。

  “做首相是一份孤独的工作,有时候你无法与周围人交流,但我希望你尽力而为。”日本前首相森喜朗11月21日晚在聚餐时激励后辈岸田文雄。

  11月2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结束了在东南亚的一系列外交行程,回国后不足24小时就收到总务大臣寺田稔的辞呈,这是他一个月内收到的第三封辞呈。在此之前,时任法务大臣叶梨康弘因失言引咎辞职,时任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山际大志郎因与“统一教”的联系而被迫辞职。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东京首相官邸接受总务大臣寺田稔的辞职信后对媒体发表讲话。视觉中国 图

  日本《每日新闻》20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岸田内阁支持率跌至31%,创就任以来新低。岸田文雄当天表示,对内阁大臣相继离任道歉,已深刻认识到自己在阁僚任命上的责任。尽管岸田文雄享有无国政选举的“黄金三年”,目前执政难题已堆积如山。2022年度第2次补充预算案的审议即将开始,“统一教”被害者救济法案尚待通过,年末关头如履薄冰。

  日媒称,岸田文雄有计划在年内改组内阁。自民党内也再次出现要求内阁改组的呼声,然而距离上一次内阁改组仅过去3个多月,人事调整的作用需要打上问号。还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岸田在明年春天解散众议院并辞任的可能性。此时,已有日媒开始探讨岸田继任者的话题。

  三干将出局

  11月20日晚,寺田稔在瓢泼大雨中步入日本首相官邸,不久后出来面对媒体说,他已提出辞职,因为不想让自己的问题成为内阁的阻碍。此前,他被接二连三地曝出涉及政治资金的丑闻,实际上已到了不得不下台的地步。

  寺田稔 视觉中国 图

  早在10月初,日媒就曝光寺田稔涉嫌在去年众议院选举期间向地方议员违法支付报酬。不久后,他又被曝后援会3年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有问题,报告中的会计署名人实际已经死亡。讽刺的是,日本总务省负责管辖《政治资金规正法》和《公职选举法》的推行,而总务省的“一把手”却在自己主管的领域“翻车”。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寺田稔在面对在野党猛烈抨击时,一直否认自己有不当行为,造成事态不断扩大,直到岸田文雄忍无可忍。据共同社报道,岸田11月19日在曼谷时已经开始考虑撤换寺田稔,20日向政府官员传达了自己的意思。

  寺田稔不是一个普通角色,他不仅是岸田领导的派阀“宏池会”的成员,还是宏池会创设者、前首相池田勇人的亲戚,和岸田同样出自广岛选区。岸田曾表示要在“政治和金钱”上采取强硬立场,身边人犯下这样的错误令其颜面无光。

  更令岸田尴尬的是,11月11日宣布辞职的前法务大臣叶梨康弘也是岸田派成员。他9日在岸田派议员的一场派对上说,“法务大臣也就只有给执行死刑盖章这件事能上新闻头条,是个不显眼的职位。”他还表示,法务省和外务省在日本国内都不吃香, “作为法务大臣很难筹得资金和选票”。此言引发轩然大波,被批评漠视生命。

  叶梨康弘 视觉中国 图

  叶梨康弘辞职的时机正值岸田文雄要出发去往东南亚参与一系列外交活动,为了处理此事,岸田临时将原定11日下午的出发时间推迟至第二天凌晨,影响到了一些外交日程,也因此被批评对人事拖延不决。

  而在此之前,辞职“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是前经济再生大臣山际大志郎。他不仅出席过“统一教”的活动,还曾和“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的妻子合影,难以撇清与教会的关系,于10月24日辞职。

  对岸田而言,山际大志郎是核心阁僚,虽然不属于岸田派,却是岸田盟友、前自民党甘利明的心腹。他在去年10月首次入阁出任经济再生大臣,并在今年内阁改组中留任,主要负责推进岸田主打的经济政策“新资本主义”和制定新冠对策。或许是岸田过于器重这员大将,山际辞职后仅4天,他就又被任命为自民党内新冠对策本部长,此举引发自民党内外的质疑,也被一些网友指责忽视民意。

  山际大志郎 视觉中国 图

  在日本历届内阁中不乏阁僚辞职,但一个月之内3位大臣请辞实属罕见。自民党干部对《东京新闻》透露,首相身边的三个朋友“拖后腿”,只能说明首相用人不慎,也可见自民党的政治运营缺乏紧张感。

  源源不断的麻烦

  8月内阁改组时,岸田说:“任命了既有经验又有能力的内阁大臣,应对堆积如山的问题”。事实摆在眼前,“堆积如山”的可能是问题官员。

  日本复兴大臣秋叶贤也被曝卷入政治资金丑闻,日媒称,秋叶的政治团体为其妻子和母亲支付租金,自民党内出现“秋叶危险了”的声音。另外,作为“政务三役”之一的政务官当中也有人被丑闻所困,总务政务官杉田水脉给诽谤日本记者伊藤诗织的推文反复点赞,11月初受到指控,恶劣影响还在持续。

  围绕危机管理,首相的决断力极为重要,然而岸田在这一点上受到诟病,对问题官员犹豫不决。日本广播协会(NHK)援引政府相关人士称,岸田倾向于让犯错的官员做出解释,以求得谅解。而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则不同,他在发现官员犯错时,通常会立即传达撤换指令。

  时间回溯到安倍在任期间,2017年,时任日本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在出席活动时发言称,“(东日本大地震)幸好只发生在东北地区,如果更靠近首都圈就会造成更大损失”。日媒ABEMA称,今村雅弘在安倍的“强烈意愿”下决定辞职,而安倍只用了2小时做决定。

  在这一轮风波中,岸田在批评声中不断道歉,在野党趁机发起追责攻势。立宪民主党议员吉田晴美11月21日在国会上说:“这一次,岸田首相本人不应该考虑让位吗?”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直接提出“岸田内阁应该总辞职”。

  实际上,日本在野党的抨击对首相而言“杀伤力”有限,真正的挑战是,如何一一破解内政难题,来挽回民意。岸田文雄21日在国会多次重申,当务之急是解决重要问题,例如审议补充预算案和帮助“统一教”受害者的新法案。简单来说,前者是经济对策的加强针,后者是平息民愤的安抚剂。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21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演讲。视觉中国 图

  日本第三季度经济萎缩0.3%,自去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出现下滑。同时,日本物价飙升,10月剔除生鲜食品的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6%,创40年来最大涨幅。在此严峻形势下,尽快落实补充预算案中的能源消费补贴等经济支援显得尤为重要,但是原定21日开启的审议工作已经延期。

  围绕“统一教”被害者救济新法案,日本政府虽然已经列出草案,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21日在发布会上说,政府的建议对受害者的救济作用不大,因为它不符合“统一教”加害行为的事实。

  日本自民党相关人士对《西日本新闻》表示,接下来将是岸田政府如履薄冰的一个月,如果未能顺利完成上述两项任务,政治混乱不可避免。值得一提的是,除此之外,岸田政府还在讨论如何确保强化防卫力所需的财源,增税是重要选项之一,若最终敲定,恐将再触民怨。

  空空的继任者之席

  岸田政府内外交困,使得“首相继任者”的话题被提早炒热。《每日新闻》11月20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对于“希望谁成为首相”的问题,15%受访者回答数字大臣河野太郎,位居第一,12%受访者仍然支持岸田文雄,除此之外的答案较为分散。

  过去安倍在任时,常被问及内阁改组的候选者问题,他多次回答“自民党人才云集”。回顾日本政坛,一度是风云人物争霸的局面,例如前首相佐藤荣作卸任后,便出现了“三角大福中”(三木武夫、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的激烈竞争,5人均为各自派阀领袖。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后也有“麻垣康三”(麻生太郎、谷垣禎一、福田康夫、安倍晋三)四人争锋。然而,今非昔比。

  河野太郎向来以民间的高人气闻名,但在党内难获广泛认同,也因此在去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败北。时隔一年,有些自民党人对他的看法有所改观。同时兼任消费者事务担当大臣的河野太郎,在参议院选举之后立即对“统一教”问题采取行动,在消费者厅设立专家组展开调查,收获好评。有自民党元老对《每日新闻》透露,“与支持率下跌的岸田首相相比,河野已经开始认真地走向下届自民党总裁选举。”

  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也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了自己的“野心”。他10月在日本BS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中说,他和自民党总裁岸田、副总裁麻生太郎经常会面讨论政府和党内的管理问题,并将三人比作古代罗马的“三头政治”同盟。有分析人士认为,茂木之所以能自信满满地说出这样的话,可能已经与麻生太郎达成某种协议。

  安倍去世后,麻生太郎被视为下一位“造王者”,河野太郎隶属麻生派,茂木敏充与麻生也走得很近。对于岸田来说,难以放松警惕。此前,岸田派麻生太郎访问韩国,为首脑会谈铺路,又任命麻生派成员松本刚明接任总务大臣。自民党资深议员向时事通信社表示,首相心中可能已经在想“能依靠的只有麻生了”。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2年23期):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跟毛泽东学习写文章:着眼实际、观点明确、表达恰当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林治波:对防疫方面提几条建议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会谈

两日热点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俄乌战争离结束不太远了

曾扒下公知和发达国家的丑陋面具的丁仲礼院士,才是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