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美国工人世界党:要抗“疫”,而不是抗“中”!

CCNUMPFC 2020-08-02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美国工人世界党:要抗“疫”,而不是抗“中”!

  

  【编者按】美国政府近期对华采取的前所未有的升级行动,遭到了世界许多进步政党和媒体的批评。2020年7月底,在特朗普政府要求关闭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之时,美国工人世界党发起了抗议活动。7月30日出版的美国工人世界党《工人世界》周刊,再次刊发2篇文章,尖锐批评美国特朗普政府掀起的反华浪潮。此文是其中一篇,作者为美国工人世界党休斯顿局。

 

  7月23日,美国工人世界党和其他地方激进分子向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总领事蔡伟递交了一封声援信。他们在领事馆外面示威,抗议特朗普政府要颁发的7月24日前关闭领事馆的命令。该领事馆服务范围覆盖美国南部的八个州,为中国公民提供帮助。

  活动家卡勒布·格兰杰(Caleb Granger)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日益成为美国政府失败的代名词。自1949年共产党执政并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共有8亿人摆脱了贫困。而相反,美国已经以最糟糕的方式勇夺桂冠。”

  格兰杰解释说,美国现在是世界最大武器出口国,向近100个国家输送了死亡;拥有世界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弹头数量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6,200枚;拥有世界最高的军事预算,每年达1万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群体性枪击事件,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屠杀发生在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囚犯,美国人口仅占世界的4%,却拥有25%的被囚禁人口。

  现在,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病例和死亡人数中也排名世界第一。虽然早在1月初,中国向世界发出了即将爆发大流行的警告,并分享了医学知识以阻止其蔓延,但美国仍在继续使用该病毒来使中国成为替罪羊。

  美国攻击中国的组合拳

  美国对中国领事馆的攻击是其最近发动的侵略。美国各地的资本家为了对中国发动经济战争,捏造了许多论据,却置全球大流行期间美国人民的基本需求于不顾。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造成15万多人死亡,资本主义危机也造成了更多死亡。显然,统治阶级甚至不能让为他们创造利润的工人活下来。

  正如乔舒亚·汉克斯(Joshua Hanks)5月26日在《工人世界》(Workers World)上指出的那样,“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为五角大楼(Pentagon)、华尔街救助计划、黑人和棕色人种的大规模监禁、以及广泛的边境管制等事务调集了大量资源。喀拉拉邦(印度)和老挝、越南等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高,然而,正是积极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左翼政府和群众团体,在遏制病毒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因素,他们能够动员数以百万计的党员和群众,实现共同的公共利益。”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采用了类似的策略,成功地遏制了这一流行病。在美国,病毒导致的死亡人数上升,失业率也在飙升。公司得到了纾困,其中大部分被投票“救济”的钱流向了企公司和银行,但没有钱给人们用于食品和住房等必需品。

  要抗击的是病毒,而不是中国!

  在7月23日的休斯敦集会上,工人世界党谴责了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包括对领事馆的袭击,以及美国对疫情大流行缺乏反应。利优先于人是一个致命的对策,它将整个世界置于危险之中。

  工人党呼吁特朗普政府撤销对中国撤离领事馆的命令。打COVID-19,不是中国!

  美国工人世界党再次提出对疫情危机的主张:

  1.全民免费医疗;

  2.医疗体系国有化,使其由社区控制,建立急诊医院;

  3.全薪、福利和保障收入;

  4.保证所有人的食物、住房、医疗用品、公用事业和互联网;

  5.暂停租金、驱逐、抵押、关闭公用事业和偿还所有债务;

  6.优先考虑有色人种、移民、LGBTQ2+人群、老年人、青年和残疾人的资源;

  7.清空监狱和拘留所,关闭监狱,停止种族主义攻击;

  8.社区控制-没有警察-没有军队;

  9.两万亿美元给工人,而不是银行;

  10.结束美国的战争、制裁和环境破坏。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编译)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对等反制与拒绝“新冷战”

望长城内外:抗美斗争应实行积极防御力争战略主动

《光明日报》:延安精神:中国共产党本质特征的精神体现

两日热点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办”——读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则》有感

迎春:“一厢情愿”变成了“一枕黄粱”

跪着,还怎么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