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乌克兰的富人与官员

伏牛石 2022-03-02 来源:作者投稿

从乌克兰和前苏联那里,我们要汲取惨痛教训。最关紧的是国内舆论界尤其意识形态领域,真到了该彻底清除所有隐患的时候了。某些披着爱国者外衣骨子里却是十足美奴的狗屁专家学者民营企业家们,是绝对的国之大患,必坚决除之以为安。不然的话,一旦国家有难,最先出逃的不仅是他们,引狼入室出卖国家利益的必定也是他们。

  俄乌战争一开打,乌克兰国内最先出逃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富豪官员。

  据相关报道得知,乌克兰国内前一百名富豪中,已有九十六人出逃。其他四名未出逃富豪,不是处于爱国意愿留在国内甘与国家共存亡,而是他们的护照被政府强制扣留,出逃不成。

  先行出逃的不仅是富人,还有乌国内各级官员。虽具体数字不详,但据说为数不少。俄乌战争一经打响甚至尚未打响之时,乌国会里那些平日里人模狗样的狗屁议员、无时不在以权谋私的各级官员们,以患新冠肺炎出外治疗为借口,纷纷出逃,丝毫不顾及国家民族即将面临或已经到来的生死安危。

  当然,随着战争持续进行,被逼无奈的大批难民也纷纷加入出逃流。然而,同是出逃,去向不一样,目的不一样,结局更不一样。

  富人官员们出逃,是由此一窟逃到别一窟,由此一安逸之地转向另一安逸之地,由此地骄奢淫逸生活转向另一地同样的生活。

  富人官员们此前有的有钱,有的有权。国家安稳之时,富人官员们有的以钱谋到了权,有的以权谋到了钱。权与钱,天生的孪生弟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密不可分。在乌克兰,富人与官员结为一体,利益共享,狼狈为奸,丧失道义,缺失人性,认贼作父,奴颜婢膝。他们没有做人的良知,没有道德底线,没有社会伦理,没有礼义廉耻。他们说一套,做一套,千方百计牺牲国家、民众利益,鼓囊自己腰包,挥洒恶性人生。他们是十足的畜生,却伪装自己,欺世盗名,沐猴而冠,装模作样,装腔作势。他们搜刮光了国家和民众的财富,把自己托付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里,出卖灵魂,出卖尊严,出卖人格,出卖良知。

  国家战事一来,乌国官员们没有坚守岗位,恪尽职守,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抵御外侮,为国尽忠,而是纷纷出逃,作鸟兽散;富人们没有在国家危难之时捐款捐物,支援前线,为国效力,而是携款奔逃,谋求自安。

  是的,当官的,虽然暂时丢了国内的权,却早赚足了国内的钱。国家有难了,官不能当了,手里依然攥着足足的钱。投欧洲去,投美国去。自古以来,有钱的奴才投主子,不仅不拖累主子,还能给主子进贡尽孝,主子自然欢迎,何乐而不为;经商的,昔日用手中赚来的钱,收买了官员手里的权,恃权赚取更多的钱。有了钱,便会思谋权宜之计,他们早为自己设计好了进退裕如的路线。这些人国内有豪窟,国外有乐土,囊中有钱财,走遍世界都不怕。国内战乱不停,民不聊生,与他们和干?保家卫国,驱逐外侮,管他们啥事?只图自己安逸,哪管同胞苦难?他们虽身居异国他乡,却宾至如归。照样吃香的,喝辣的,逗乐子,戏犬马,尽奢靡,享荣华。

  乌克兰遭遇的悲剧,势必给所有人以警醒。国难当头,筑起国家新的长城的不是富人,不是官员、不是权贵精英,而是普通民众。试看,今天在与入侵者殊死博弈的是谁?不是官员富豪,不是公知精英,而是普通士兵、普通民众,是平日里无权无钱的弱势群体。

  细细追索,乌克兰今日所罹之难,不在民众,恰在富人与官员。

  作为苏联解体时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乌克兰,不自立,不自强,不审时,不度势,听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忽悠,甘心情愿为人驱使,充当打手。俄罗斯原本你的母国,与你比邻而居,唇齿相依。你即便不钟情它,也不能与之作对。要求平安无事,就要学会在大国之间寻求平衡。你不愿依附俄罗斯,也不能刻意依附欧美。安安生生过自己小家日子,有何不好?偏偏要得罪近邻的昔日母国俄罗斯,依附与原母国势不两立的欧美。这不是自找瘪子往肚里塞?

  乌克兰的作为,恰如吸食毒品后产生幻觉的吸毒者一样,他们不知道美妙的幻觉终是幻觉,幻觉过后总要清醒。一旦灵魂回归现实世界,一切照旧。太阳照样东升西落,一年照样四季分明,国家照样三六九等,人群照样良莠混杂,世事照样残酷无情,国家尊严照样需要自己捍卫,民族命运照样不能受他人左右。

  国家与人一样,一旦陷入迷途,返回的可能就极小。不知乌克兰今天是否为自己昔日的作为后悔过,即便后悔恐怕也悔之晚矣。乌克兰在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幌子忽悠下,自废武功,彻底销毁了国之重器核武器,试图皈依到西方世界与狼共舞。可是,它到底摆脱不了棋子的命运,在被美国等西方国家充分利用之后,依然以牺牲国家民族为代价,受美欧唆使继续与俄罗斯作对,最终导致俄罗斯忍无可忍,不得不对其采取断然行动。

  逃离乌克兰的人群,情况截然不同。富人官员逃到哪里照样是富人,照耀过滋润日子。普通民众呢?就另当别论了。普通民众的逃离是迫不得已,他们身处战火之中,没有人安抚他们、关心他们。他们的房子和有限家产毁于战火,他们的人身安全时时受到威胁,他们失去家园无处安身,逃命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与富人官员不同的是,他们不管逃到哪里,生活依然贫穷,生命依然受威胁。在国内如此,到了国外也如此。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对他们是杯水车薪;所谓的民主道义,根本体现不到他们身上。在国内他们朝不保夕,临深履薄;在国外他们备受歧视,寄人篱下。他们中不是没有人爱国,不是没有人愿意为国出力,可他们遇到一个买办政府,只知道歇斯底里出卖国家利益,哪里管他们的生死安危。一个失去了民族信仰与自信的国家,它的民众心里早已没有了国家、民族的明晰概念,有的只是得过且过,苟且偷安。

  世人皆知,俄乌之战由美国人挑起。受害最大的是乌克兰,受伤严重的是俄罗斯,受连累多的是欧盟。但九九归一,真要追根溯源,一切祸端全是乌克兰买办政府咎由自取。谁让你不识时务,不分好坏,不分善恶,不知轻重,愿意受人指使呢?难道你不明白自己的骨骼斤两?不明白所处位置对全力打压俄罗斯的西方世界重要,而对抵御西方世界打压的俄罗斯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设若乌克兰一旦加入了北约,无疑等于北约把大炮架到了俄罗斯家门口。俄罗斯再无退路,再无与北约对峙抗衡的战略缓冲,再无舒展腰身跻身世界的回旋余地。如此欺人之举,逼人之行,对于好战民族俄罗斯,对于当代世界强人普京,能容忍吗?

  美国为了永远在世界上一霸独大,挖空心思,运作全球,时刻都在下一局久远之棋。打垮或者说压垮俄罗斯,是美国大棋中的第一步。一旦俄罗斯经受不住,如前苏联一样垮台了,美国人就可以腾出手集中全力遏制打压甚至肢解中国了。

  在美国人的棋局里,它从来都没有把乌克兰纳入到以它为首的北约之中的打算。它一直把乌克兰当作与俄罗斯博弈的棋子,不断挑起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加深两个民族之间的怨恨,促使两个国家开战,以此把俄罗斯拖入战争泥潭。这样,美国人不战而胜,耗费了俄罗斯的国力,削弱了俄罗斯的战力,转移了俄罗斯的注意力,动摇了俄罗斯的战略定力。

  为达此目的,美国人不断插手乌克兰国内事务,把忠于自己的乌克兰国内代理人,通过颜色革命,一步步扶持到国家政权掌控者地位,并大量扶持忠于自己的乌克兰官僚阶层和富豪,让他们有权,让他们赚钱,然后让他们煽动起民意,与俄罗斯对抗。

  苏联解体时,乌克兰不仅国防力量强大,国家经济状况也相当不错。仅仅几十年,由于美国人的恶意布局,好端端一个乌克兰,早已沦为欧洲最贫穷国家。

  美国扶植的代理人们,恰似抗战时期中国伪满洲国里的溥仪,十足的傀儡一个。喜剧演员泽连斯基,从无从政经验,更无军事历练,他能管理好一个国家吗?国家处于战争状态时候,他能指挥千军万马抗击外敌吗?在乌克兰,公检法等主要领域的领导权不在国家,不在总统,而在美国大使馆。今日的乌克兰,名义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实际上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美国附属国。泽连斯基呢?十足一个乌克兰版的溥仪。

  只要富人官员们誓死效忠美国而不效忠自己国家,这个国家的覆灭是早晚的事情。乌克兰今天的悲剧,全由乌克兰自己造成,怨不得别人。有人说,乌克兰的富人官员太无耻了。是的,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无耻,绝非浪得虚名。可人们难道不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凡是内奸,凡是认贼作父的叛徒,他们有礼义廉耻吗?他们有道德底线吗?如果他们有,他们能做欺师灭祖出卖灵魂的卑劣勾当吗?

  一个国家,当主流意识形态领域被汉奸内贼控制的时候,它的命运就进入了慢性衰竭期,它再也不可能有自己固有的是非观、价值观、国家观、民族观了。它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绝不是其他。

  乌克兰脱胎于苏联,它一点也没有汲取过前苏联亡国的教训,一点也没有从中进行过任何反思,因此它永远觉悟不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完全独立自主,绝对不能听任别人煽动忽悠,灌输与本民族固有价值观念相悖的所谓价值理念的道理。只有恪守自己国家、民族传承已久的文化、精神、价值观、独立性,才能达到不受外人欺凌的目的。一旦失去了国家信念、民族自信,就像轮船失去了航标,人失去了灵魂,失败与毁灭随时都会不期而来。

  俄乌战事依然在紧锣密度进行着。战争不结束,乌克兰人民依然是最大的受害者。富人、官员包括泽连斯基还有他那个所谓政府里的所有官员,不管国家走势如何,他们都会安然无恙。顶多不过丢掉他们原本就没有丝毫自主权的所谓国家。

  从政治、军事、战略高度,我们理所当然要支持俄罗斯、支持普京。因为今日的俄罗斯与中国,早已被美国逼到了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地步。正如三国里的吴、蜀两家,面对实力超强的曹操,只有联手才能御敌;如各自为战,必被美国分而治之。如果俄罗斯抗住了美国人的西线进攻,无疑缓解了位居东方的中国的暂时战略压力;如果中国在东线抗住了美国、日本等国的挑衅,无疑也是对俄罗斯的极大战略支持。

  当今世界,美国一超独大。还是那句话,老美亡我之心不死。我们时刻高度警惕,枕戈待旦,严阵以待。只有这样,一旦不期战事爆发,我们才能有备无患,应付裕如。

  从乌克兰和前苏联那里,我们要汲取惨痛教训。最关紧的是国内舆论界尤其意识形态领域,真到了该彻底清除所有隐患的时候了。某些披着爱国者外衣骨子里却是十足美奴的狗屁专家学者民营企业家们,是绝对的国之大患,必坚决除之以为安。不然的话,一旦国家有难,最先出逃的不仅是他们,引狼入室出卖国家利益的必定也是他们。

  一句话,内贼不除,国家难安。慎之!

  2022·3·2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真理标准大讨论”与“解放思想论” ——二评1978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郝贵生|再谈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 ——一评1978年“真理标准大讨论”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郝贵生|“真理标准大讨论”与“解放思想论” ——二评1978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人民大会堂会谈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两日热点

一个国家最严重的危机是什么?

司马南:听说有人要为朱是西送万民伞?

​郭松民 | 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歌颂降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