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难以想象,四渡赤水中的两会

xhly 2019-08-14 来源:西安星火旅行社

  遵义会议之后,红军开始执行北上会合四方面军的战略计划。然而,土城战役,使得红军北上战略设想难以实现。川军历经连年军阀混战,大大小小400多仗使得其战力不弱,如果抱定土城不放,硬要北上,那么土城战役将是一场阵地战,消耗战。红军还没有打阵地战和大兵团作战的本钱,所以毛主席力主与敌人脱离接触,转兵向西南来到了三省交界处的扎西。

  

  红军的军事转折实在时不容易,不仅要面对崎岖难走的长路和高山,面对武装和机械化的各路军阀的优势兵力的四处围剿,而且要解决红军内部的其他路线和意见分歧。博古、李德等的错误军事路线虽然在遵义会议上被批判,但是仍旧中中央政治局委员,而毛主席在军事指挥上,也仅是周恩来的帮助者。这种状况,大大限制了红军军事指挥的效率。

  

  蒋介石调派各路军阀,意图将红军围歼在扎西一带。扎西会议要暂时的放弃北上会合的路线。会上博古等人还是有意见,指责这是逃跑主义,毛主席则针锋相对:能打而不敢打才是逃跑主义,避实击虚则是策略,我们输不起啦!

  

  最后扎西会议调整了党中央,总负责由洛甫来担任。洛甫对于遵义会议的召开时有大功的,有威望,而且他还是从莫斯科回来的,可以团结其他有留苏背景的同志,同时成立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前敌政委。如此一来解决了遵义会议尚未解决好的领导问题。

  

  扎西会议后,红军摆出了继续北上的架势,调敌人向此汇集,而红军却一举从二郎滩和太平渡渡过赤水河,出兵敌人兵力空虚的黔北,取得娄山关大捷,再度占领遵义。吴奇伟遭受重创,差点儿自刎乌江。这是长征以来从未有过的大胜利。

  

  贺子珍在扎西生下了一个女儿,主席见也没见,就送给了当地老乡。谁能体会毛主席和贺子珍他们心中的痛呢?山川无言,共产党人的大爱足以壮怀!

  

  鸡鸣三省的地方风景十分不错

  扎西是个好地方,红军在此扩红三千,而且对军队进行了缩编,增强了战斗力。离开扎西前,还留下一支川南游击队在川滇黔一带奋斗了十二年。

  

  大胜之后,红军撤离了遵义,做出向东北以动向湘西贺龙率领的红二方面军会合的姿态,蒋介石又调兵围追堵截,并亲临重庆督战。

  在距离遵义一百里的遵义县枫香镇苟坝村,红军开了第二次影响深远的大会---苟坝会议。苟坝会议会址,位于贵州省遵义县枫香镇苟坝村马鬃岭山脚。

  

  苟坝会议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刚当了七天的前敌政委的毛主席,被举手表决,撤职了。

  

  红军大捷之后,林彪等提议进攻打鼓新场。张闻天召集20多位委员和将领开会,议题为是否进攻打鼓新场。毛泽东提出了不同意见:打鼓新场是一个圈套,不能上当。大会上,两种意见的对比时1:20,会议从早开到晚上。毛主席心急如焚,说: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前敌政委。大家举手表决,最后同意进攻打鼓新场。所以,毛主席的前敌政委就当了七天,就因为自己“意气用事”被拿掉了。当天晚上,毛主席睡不着,对红军和中国革命的前途充满的忧虑。出门之后,一时起意,便提着马灯走了五里山路去找周恩来,他们聊了很久,周恩来同意了毛主席的判断。然后毛周又一起找到朱德,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第二天收到情报,打鼓新场有敌军增援,证明了毛泽东的判断,所以最终确定放弃进攻打鼓新场。毛主席的前敌政委身份恢复。同时为了更高效的军事指挥,成立周,毛,王三人小组统一指挥军事,军事问题不再开大会,为红军指挥调动节省了时间,赢得了主动。从此,遵义会议告一段落,毛主席重新回到了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上来,从此开始从胜利走向胜利。

  此后不久,红军三渡赤水和四渡赤水,不断调动敌人,然后一举跳出重兵包围,到达江北地区,谱写出新的军事斗争神话。

  

  苟坝马灯的故事,成了苟坝会议精彩插曲,成了今天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敌人的重兵包围下,红军通过不断地声东击西,调动敌人,为自己赢得了有利地时机来调整自身内部的领导,缩编军队,扩红,并且创造了有利的战机。不光歼灭了敌人几个师,而且还扩红三千。身处当时条件下的人们,经历的该是一种怎样的惊心动魄!或许当时只有那盏在漆黑的深夜里摇曳在山路上的马灯知道。

  

  四渡赤水中的两会,使得遵义会议的成果落到了实处,在组织上使得毛主席重新回到了党和红军的主要领导地位上来,红军从此开始从胜利走向胜利。

  近期组团

  1、9月11日·江西瑞金: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大型红色之旅

  2、朝鲜《人民的国家》演出火了,8月21日有个团你去看吗?

  3、重走毛主席转战陕北路,10月7日从延安出发(第四季)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