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魔都:人民城市之前的上海,所遭遇了什么?

郑渝川 2020-08-02 来源:经略网刊

  

  所评图书:

  书名:《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

  作者:(英)保罗·法兰奇

  译者:兰莹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年7月

 

  难忘,灿烂,谁会忘得了上海滩;

  难忘,浩瀚,一浪一浪的奇谈;

  绝色,超凡,只会出现在上海滩……

  同步,滩头,和你好好的干一番。

  英雄的……上海滩?

  上海滩,是华语流行音乐、华人电影中的顶级元素。1949年,上海解放,在此之前陆续撤退至香港的旧上海的金融捞家、文艺精英,再加上英美驻留在香港的资本机构,合力书写了一个浪漫化的上海滩景象。在这样一个景象中,不乏帮派、杀戮,也包含毒品和政治勾当,香港制作的流行音乐、影视剧从来不否认旧上海存在那些让人心悸的元素。

  但就像是美国西部片的书写那样,香港出品的上海滩主题的影视作品,其核心是英雄和爱情。英雄不问出处,英雄不论手段,英雄需要有家国情怀,英雄不枉美人所盼,所以,刀、枪、黄、赌、毒、贪都不损英雄的名头。

  所以,港片可以很轻而易举的将杜月笙、黄金荣塑造为一时豪杰;延续同样的方式和逻辑,跛豪、吕乐(雷洛原型)也被塑造为英雄。有人会说,杜月笙曾身兼民国时期中国红会副会长,推动红会事业发展,但这能改变这位毒枭20多年坑害同胞的史实吗?给红会事业捐钱,救助了千百个穷苦人家,但捐出的钱不过是个人财富的九牛一毛,还都源自于对数百倍于、数千倍于民国时期红会救助者的同胞的掠夺,他的做法还能叫善举?

  墨西哥、哥伦比亚的杜月笙同行,从来就一边修桥铺路,一边引诱民众染上毒瘾,并用暗杀等肮脏手段对付法官、禁毒警官,而这些国家的文艺青年从来就没有人耻于歌颂前者的乐善好施。

  1949年以后,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港英政府对香港的治理,归根结底与20世纪前半个世纪里,英、法、美当局对上海租界的治理(包括日据时期,日本军部、汪伪政权的独揽统治),其实是一致的。

  旧时的上海滩,确实曾经是多个世界知名企业的创建地,金融、贸易发达。当时的上海,文艺兴盛,你能看到几乎每个国家、民族的艺术,几乎没有文艺审查,创作者、演出者几乎享有无边无际的自由。只要胆大包天,又加一点好运气,确实很可能脱离贫苦,一举逆袭成一个大亨,虽然这种逆袭的概率几乎恒久的等于零。我们也应记得,当时的上海,除了几乎就是而今的纽约的前身之外,还在某种程度上是今天的墨西哥城、芝加哥、圣保罗贫民窟和高犯罪率地区的翻版。

  虽然描绘旧上海的影视作品,剧情很能让人产生某种向往,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生活在1949年以后的上海,才可能获得最为基本的安全、温饱和脸面。

 

  魔都……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英国著名作家保罗·法兰奇的代表作《午夜北平》此前广受海内外读者的好评。法兰奇所著的《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是一本还原了民国时期尤其是抗战时期上海在纸醉金迷、风花雪月的表面之外,那些令人厌恶、恐惧的真实内里的佳作。

  如前述,香港影视界热衷拍摄上海滩传奇,这是一种情怀(怀旧),也是一种不断强化的自我期许,虽然,1949-1984年的香港,无论在政治、军事还是经济上的重要性,从来就没有超过1949年前的上海。

  上海吸引了20世纪前期世界上相当数量的冒险家。就连各种奇奇怪怪的宗教团体,在上海也有过百个。20世纪20年代,面积仅9平方英里的公共租界已聚集了350万人。公共租界的管理者是英、美等国指派的工部局,而在法国人单独把持的法租界,则建立了一套自己的租界管理单位。

  《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书中介绍指出,紧邻租界边界的部分地区,成为了中方上海市政当局与公共租界、法租界的三不管地带。这很快成为了汇聚赌博、毒品、暴力犯罪的“歹土”,也可以理解为《古惑仔:胜者为王》里蒋天养所说的“英雄地,风云地”。

  旧上海被认为慷慨接纳了哪怕是其他国家、城市都抛弃的人,无论是20世纪30年代对犹太人的接纳,还是来自美国、欧洲国家的逃兵,以及十月革命前后逃出俄国再也没有明确国籍身份的“白俄”。《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书中也指出,另一方面,从20世纪30年代初,一直到1945年,日本不仅两次在上海发动战事,而且非战时也以劫掠、杀戮、奸淫中国人以及英美人士为乐。

  《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这本书的两大主角,一个是前美军士兵、越狱犯杰克·拉莱,从贫民窟起家,一步步成长为上海滩的“老虎机之王”,获取暴利;另一个是奥地利人乔·法伦:舞男出身,后来开设了“歹土”最大赌场。杰克和乔两人的交往故事,充斥着背叛,但两人又能携手应对挑战。这两个人的故事,要比上海滩故事中的丁力和许文强,以及九龙城寨故事中的跛豪和雷洛更有意思。

  全书主线之外的几根支线,故事也极具戏剧色彩。旧上海的毒品生意十分泛滥,而且还将产品如潮水般的向美国输出。这在某种程度上提现了历史的反讽意味:1830年-1840年及之后,英国、美国贩子向中国输出鸦片,这一过程中少不了利欲熏心的华人帮办来帮衬;100年以后,在上海的美国人利用欧洲人流亡的热潮,大肆向本国运送吗啡和海洛因。

  经过20世纪30年代的苦心经营,1940年的冬天,杰克和乔俨然已经成为了上海滩的“头部玩家”。《恶魔之城:日本侵华时期的上海地下世界》书中说“那里的街巷就是他们的世界,庞大的夜总会和赌场就是他们的宫殿。”他们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兴趣去关注上海滩其实除了娱乐产业地带以外,绝大部分的街巷要么已经被此前的战火摧毁,要么就彻底沦为了日本兽兵抢劫财产、劫持女性以满足其淫欲的“跑马地”。他们似乎很满足,因为当时的中方军统、中统潜伏在上海的要员,汪伪政权的要员,各国驻留上海的头面人物,都是两人主持之下的上海滩娱乐产业的VIP中P。

  天堂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这就是旧上海为什么被称为“魔都”。

  

  真正的恶魔是谁?

  杰克和乔,其实并不算是真正的恶魔。虽然他们操持的老虎机和赌场在腐蚀着上海居民的精神,但受害群体其实还覆盖了英国、美国等外国驻华的士兵、官员、商人。而且,比起杜月笙等本土“大佬”,杰克和乔简直就是纯情少年。

  日本占领军在控制了租界以外的上海全境后,采取了一种不同于此前其占领中国大连、沈阳等大城市的运作方法。上海在沦陷之前,中国部队在此进行了殊死抵抗。所以,日军首先通过扩大毒品生意,包括在香烟烟嘴上加上少许海洛因的方式,让尽可能多的中国人沾染毒瘾。贩卖毒品也逐渐成为了日本驻上海当局的主要经费来源。

  对于杰克和乔为代表的英美人士在上海创建的赌场等生意,日军占领当局一方面许可,另一方面征收高额保护费。德国击溃法国后,维希政权就已经全面屈从于德国和日本,所以法租界的话事人已经变成了日本人。当珍珠港袭击发生、日本对英美宣战,公共租界的控制权也已经易手。赌场等一揽子生意,当然要被日本人收归囊中。

  在那时,“魔鬼已经赢得了这座城市。群狼一拥而上,尽情享用弱者的血肉。扬子鳄匆匆吞吃人类的尸体。鸦片鬼漫步游荡。鬼火在城市被攻陷的堡垒上跳舞。”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真理的味道非常甜”——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本出版一百周年①

刘金华: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两日热点

投降,是要被杀全家的

多少个头衔算个P!还有更厉害的呢!

猪已中邪!资本垄断是“内循环”的大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