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党的利益合法化”是什么好心?--看司马南【民主胡同40条】回击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

仰望北斗星 2011-02-05 来源:乌有之乡

“党的利益合法化”是什么好心?

看司马南【民主胡同40条】回击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

仰望北斗星

这几天一直在看司马南同志的《民主胡同40条》,看了一大半,对其中很多的观点极为赞同,很多论述都很出彩,对我这样的同志很有启发。司马南能将马列主义与中国现实问题熔为一炉旗帜鲜明维护人民大众利益很不容易。现在人们不是不爱读书,而是假大空的东西太多,而这样言之有物的政治理论读物太少了。不是一直在推广马列主义通俗化吗,司马南的书就是马克思主义通俗化的有益尝试。我们支持司马南同志想当年打击邪教首领江湖骗子一样打击党内那些个理论上制造混乱的害群之马。

举一个例子而言,对于一党执政问题,过去我们强调的不少,但是总觉得生硬了一些,简单了一些,看了民主胡同,才发现司马南关于一党执政的论述,很精彩很有说服力,理论性强,宪法学原则运用得好,不乏国际视野,也不乏幽默。关于一党执政问题,那个题太大,今天我请大家看一看司马南老师是怎么回击来自中央党校教授的奇谈怪论的。

中央党校教授是培养高级干部的地方,应该为党的指导思想的统一做出贡献,可是,这些年也奇怪了,中央党校的教授竟有人公开反对党的主张,反对党的根本宗旨竟然成了一种时髦。比如,党校教授王长江同志就公开讲共产党有自己的利益,他要把庸俗的市场经济原则引入共产党,还嫌腐败得不够啊,还嫌共产党的贪官理论根据不足啊。

我的亲娘四舅奶奶,共产党要是一旦有了自己的利益,那还是什么共产党吗?

王长江讲到,“我们党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就是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和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一方面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对利益问题采取回避的、虚无主义的态度;另一方面,对这一利益作出严格界定,避免党的利益的空泛化,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这无疑将大大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

早就觉得不对劲,跟一些老同志议论过,但是一直没有看到有力的批评文章。似乎今天就可以这么胡乱讲,怎么胡乱讲也没有人管了,就如同春节晚会的小品,都变成同桌的你赵本山黄段子一样。

在司马南的书中,第二章后夹道七标题:中国的民主政治模式或可叫作“夸克民主模式”,司马南讲了很多高科技内容,我认为可以跳过去不看,但是在后面的论述具体化了,司马南同志不点名地指责王长江的理论意在乱党,给贪官们制造理论根据等着人家来抄了共产党的老底。

以下内容大家可以认真地读一下:

 

问:那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为什么不谋及自己的特殊利益呢?事实上,党员、党员干部谋及私利的行为还少吗?您说的这个民权、党权、法权三位一体的结构和有机统一的三者关系如何才能处理得好?

司马南: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一点应该从中共定义、历史、实践当中去寻找。

党员个人的谋私行为毫无疑问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应该将其与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的性质定位区别开来,不能将二者混为一谈……

问:对不起,我忍不住要打断你。看一个政党性质,不能仅看其定义,你承认吗?主要看实践,你承认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党内已经出现大面积的个人谋私,你承认么?按量变引起质变、现象与本质相互联系的观点,会使人们对一个政治组织的性质定位产生相应的影响的,你承认么?面对腐败日益严重的巨大挑战,司马先生不去引导人们探索反腐防变机制的建立,却让人们只关注执政党的定义,光荣历史,这是不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呢?

司马南:政党性质如何,不能仅看定义,主要看实践。这话我同意。因为“我们是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者”(毛泽东语)

大面积个人谋私,会对政治组织的性质、定位产生相应的影响。这话也有道理。 但是,“面对腐败日益严重的巨大挑战”,“不去引导人们探索反腐防变机制的建立,让人们只关注执政党的定义”,“这是掩耳盗铃”,司马南只好大喊冤枉了。

党的定义和光荣历史不仅应该记住,还要常常温习,这不属于自恋的范畴,相反是砥砺和鞭策的需要,有利于共产党员记住什么内容是自己的初衷,这样做法我看有利于预防腐败的发生。

现在,有一种貌似替共产党出主意的方式,来鼓吹“党有自身利益”的说法,有人以专家的口吻在一些场合宣传:“我们党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就是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和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一方面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对利益问题采取回避的、虚无主义的态度;另一方面,对这一利益作出严格界定,避免党的利益的空泛化,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这无疑将大大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

这种怪怪的替党出主意的言论,要么是脑子出了问题的好心人乱讲,要么是试图按照西方资产阶级政党改造中国共产党的人宣讲。

我劝大家对这种言论保持必要的警惕。

为什么要对这种言论以及言论背后的施行者保持必要的警惕呢?

其一,承认党也有自己的利益,是对毛泽东创立的中国共产党的宗旨的根本背叛,更是对千千万万为建立新中国而牺牲了的英烈的伟大理想的背叛。“除了为最广大人民谋利益以外,没有个人私利可以谋求”,这一条,不能变,变了,就不再是中国共产党,而成了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西方党争”概念下的资产阶级政党,成了中国历史上那些皇权前争宠,民权前逞凶的尚黑之徒。

其二,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不能成为中国共产党建党所遵从的规律。假使市场经济的法则渗透到党内来,党取得了市场经济当中的市场主体资格,甚至“依法有了自己的物权”,党就即刻丧失了世俗道德与神圣道德,即刻丧失了领导人民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的资格,其实,也就相当于自己取消了合法性,奢谈什么“增强合法性”?

其三,人民当家做主和依法治国,是与党的领导并行的两条原理、两条准则,这两条在逻辑上无论如何不可能推出“党应该拥有自己的利益”的结论

其四,“党的利益都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的说法,在西方议会政党那里或许成立,并不适用于中国共产党,共产党,共产党,有了私利成了“私产党”?如若真的那样,谈什么消灭私有制?谈什么是文化先进性了?谈什么实现共产主义?

其五,承认党有自己的利益,并不能遏制眼下严重的腐败。不是因为党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而致使腐败高发,恰恰是因为市场经济环境下,从严治党难度远超出预期,有的党员干部个人私欲膨胀,我们党尚未找到根治腐败的有效办法。如果按照这种“客观存在”搞下去,非但中国式腐败无法清除,美国式腐败亦会汹涌而来。

党内现在的腐败现象,好比小偷小摸行窃(当然我们现在小偷没有抓干净),但是,“党的利益合法化”,无异于赃款赃物悉数入库,党本身盗窃行骗堂而皇之。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