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子午|四名美国人在吉林遇刺,后果有多“严重”?

子午 2024-06-13 来源:子夜呐喊公众号

笔者想指出的是,胡锡进前后矛盾的评论,其实是掩盖了一些应该被讨论的关键问题。试问,如果此次事件伤者不是四名美国人,还会获得如此高度的关注吗?

  吉林北山公园伤人案在国内外引发高度关注,因为其中四名伤者是美国康奈尔学院向吉林北华大学派出的教师。

  吉林北山公园

  警方通报

  综合目前的警情通报以及警方向伤者透露的信息,人们仅仅知道行凶者是当地一名55岁的失业男子,行凶的原因是因为“路怒”(双方行走过程发生碰撞)。

  在更多信息还没交代的情况下,今天一早笔者注意到有几篇访问量极高的文章,已经开始暗戳戳地将伤人事件上升到“极端民族主义”以及“反美宣传导致国人排外情绪”问题上,有人咋咋呼呼地喊着什么“后果很严重”;在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的评论区,这样的言论也不少,某些人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指责中国普通老百姓“义和团化”。

  此类指责的可能性现在还不能说完全被排除掉,但如果是刻意针对美(外)国人,凶手完全没有必要选择去中国传统节日人山人海的北山公园,逻辑上基本说不通。

  我们必须正视一个事实: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或者说排外情绪,现在是不是中国社会的普遍情绪?除了网络上那些大喊大叫的,现实生活中我们身边能碰到几个“身体力行”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大家都是中国人,没必要装外宾。

  按照网络上某些大喊大叫的言论,一些人对极端民族主义的担心或许是有道理的,但民族主义是怎么来的,正如马克思所说,民族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的产物:

  民族是‘虚幻共同体’,民族间的斗争是虚幻的斗争,目的是掩盖真实的阶级斗争。民族主义不是天经地义的自然真理,而是资本主义时代的产物。

  ——马克思、恩格斯 《德意志意识形态》

  而中国古代没有民族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也是近代以来西方民族主义观念传入的结果,特别是殖民者入侵的事实催化了国人的民族意识。

  当然,这个问题需要更辩证地看待:在帝国主义时代,民族主义作为帝国主义为了发动侵略战争而动员民众的工具是彻底反动的,历史事实证明,极端民族主义更是法西斯主义的温床;而被侵略的国家和人民通过民族主义凝聚起来的人民反帝斗争则是带着进步性的。

  只是单纯的民族主义绝不是被侵略国家的人民真正的出路,二战结束以后的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相伴随的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的确让绝大部分被压迫的民族获得了解放,结束了帝国主义的军事殖民,建立起了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但资本全球化很快让绝大多数新生国家沦为帝国主义的经济殖民地,当地的人民遭受本国资产阶级和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双重压迫。

  而另一方面,全球性的生产过剩危机使得不同国家之间的资本家的矛盾以及各国内部的阶级矛盾重新激化,使得民族主义再次成为转嫁阶级矛盾的工具,各国的保守主义势力均在宣扬极端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这是全球的普遍现象。

  所以,要反对民族主义首先必须反对资本主义,真正能够化解民族主义的,也只有社会主义!

  然而,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些指责中国社会出现排外情绪的家伙们,绝大部分不过是资本主义的卫道士和帝国主义的马前卒,他们的确反对中国人的民族主义,而他们要鼓吹的只是迎合垄断资本利益的“逆向民族主义”!

  当然,在北山公园伤人案事件上,如果行凶者不是精神病人的话,那么他的作案动机的确值得关注和挖掘,不应该只以一个“偶发事件”一笔带过。

  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评论该事件称:“需要不断加强治安措施的有效度”。

  这种论调与他在今年4月20日的微博中“反对过度安检”的态度截然相反:

  不过,笔者也并不认为增加安检可以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完全开放的北山公园也不可能具备这个条件。

  笔者想指出的是,胡锡进前后矛盾的评论,其实是掩盖了一些应该被讨论的关键问题。试问,如果此次事件伤者不是四名美国人,还会获得如此高度的关注吗?

  北山公园伤人案更像是一起“独狼”作案,作案的对象很可能是随机的,而真正受到威胁的,更可能是缺乏特殊防护的普通老百姓。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瓦努阿图总理萨尔维

张文木|毛主席叮嘱年轻人,“阶级斗争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学毕业?”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七第五章 1. 去哪儿过年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所罗门群岛总理马内莱

两日热点

这次的舆论大转折 ,过程其实很惊险

胡耀邦问徐中远: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