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联想的最大敌人是民意

谭吉坷德 2021-11-30 来源: 谭吉坷德

社会主义最鲜明的标志就是人民万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说到底就是为人民服务。只有坚守初心,牢牢地同人民站在一起,才能走出迷茫,才会有未来。

  民意才是无坚不摧的强横力量,没有人能够承受集体愤怒的代价。

  联想面对的是一种广泛的公众意见,对应的是精英堕落时代的秩序危机。一个流淌着资本家纯正血液的利益集团标本,各种耀眼的光芒在民意面前瞬间碎了一地。

  不是牺牲了的才是烈士,活着的也有,和江湖骗子死磕到底的司马南就是一个。他像一个敲响钟声,燃灯奔走的守夜人,尽管这并不是他的职责。

  但是让联想由民族之光跌进粪缸,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的最大荣誉应该属于愤怒的国民情绪。正是这个干燥到接近自燃的柴火堆,司马南才能点火就着。

  司马南真正的力量不是他的系列视频,而是由此而来的民意的终极审判。无论最终是什么样的结局,判决结果已经足够清晰。

  民意滔天就是天意,这是东方文化的底层逻辑,所以说民意才是联想的最大敌人。撼司马南不易,撼民意更难。

  这是一个在几十年生产资料被侵吞掠夺中日益积累的民意。民意的要求正像赵本山小品中的那句话,“我得知道我那一万块钱是咋死的”。他们需要有人回答一个问题,市场经济中的国企改革为什么吃亏的总是无产阶级。

  中国人最痛恨的其实不是敌人,而是叛徒和骗子。民意主张对以权力瓜分国民财富的那些人,不能一分为二,必须绳之以法。无论用政治伦理的“原罪”来模糊人们的视线,还是用普遍合理性来稀释“监守自盗”的犯罪。都无法回避一个事实,那就是掌握书写历史权力的权贵们,滥用了这种权力。

  联想应不应该墙倒众人推不是一个问题,任何没有群众基础的东西都会走下神坛。民意要推倒的不是联想,而是那些毫无底线中饱私囊的无良富豪。

  民意总是有着鲜明的时代标记,“共同富裕”才是怒怼联想的民意基础。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相比,这是一个重建系统的过程。共同富裕从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如何分配社会财富的问题,它不是恩赐的,也不是等来的,而是通过斗争达到的新的平衡。

  “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就是同资本作斗争,就是让人民重新掌握经济主权。这是这个时代最鲜明的进步。不是柳传志一步步地成为过街老鼠,而是让资本主导社会生产的经济模式一步步地成为过街老鼠,是那种把人民的经济主权拱手让与资本控制的经济理念一步步地成为过街老鼠。民意的终点一定不在联想的身上。

  一定会有“理中客”跳出来告诫我们,民意审判是违反法治原则的。他们恰恰忘记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民意的第一载体,民意才是最强最大的权力。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宪法赋予了人民对这些财产的控制权和分配权,除非他们不再是社会的主人。  

2.jpg

  民意反应了最普遍,最朴素的正义观,只有在民意不够广泛时,民意才会偏激和扭曲。托克维尔曾经说过,“法律只要不以民情为基础,就总要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如果舆论与经济政策矛盾和对立,正说明人民在其中失去了支配性权利。

  古人云:“街谈巷说,必有可采”。让人说话,不但天塌不下来,还能从根本上杜绝群体性民意事件。

  联想最近开始反击,从“竟无一人是男儿”到开始整合社会力量争夺民意。从站在排头的胡锡进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浮出水面,但是在海洋般的民意面前却显得那么渺小。他们一边竭力证明自己的客观,一边不知不觉地露出了屁股。

  胡锡进还好,这家伙“两头堵”的功夫已臻化境。其他人还是“顺我者双眼雪亮,逆我者不明真相”的老套路。他们的最大贡献就是让人们看清了他们的嘴脸,加快了成熟速度。

  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无论你有多少钱,黑心是洗不白的,民心是买不来的。这种居高临下的精英派头代表了他们的价值观和站位,令普通人感到不快,效果恰恰相反。

  民意的参与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一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一场关于经济政策合理性的大讨论,一场普罗大众对经济主权的合理诉求。

  联想的支持者们常常用不明就里的群众,收入低下的屌丝,现代科技的外行等语言来评价反对者,指责普通人没资格批评联想。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这个运动中得到启蒙和觉醒。“喝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或许恰恰是走向更加成熟的现代民众的开始。

  “联想风波”中的民意是民众主体意识和权利意识的觉醒,是价值与尊严的觉悟,是主人意识的集体复兴,是运用政治主权维护经济主权的正义之举。在这种民意浪潮中,人民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遗憾的是,在这样一场宏大的民意叙事中,主导社会舆论的是意见领袖,却看不到体制的身影。主流意识形态不但没有参与民意建构的全部过程,反而变成了旁观者装聋作哑,这是非常不健康的。主流舆论一片沉默两不相帮,颇有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性格。面对如此弱化的主流意识形态,如果巨大的舆情力量发生偏差,责任不在民意。

  宋代的辛弃疾曾经讲过,“自古天下离合之事常系乎民心,民心叛服之由常基于喜怒”。不要把自己的愚蠢怪在民意的失控上,民意具有无需论证的合理性,民意暴躁的背后常常是缺乏合理诉求的渠道。那种把民意一股脑装进民粹口袋里的人,不是智力问题,就是别有用心。至于那些从骨子里轻视人民,认为人民是“暴民”、是“乌合之众”的人,似乎应该一律按照敌对势力处理。

  中国任何一个太平盛世的起点,都是从抑制豪强开始。只有抑制豪强才能消除对政权的威胁,才能凝聚民众,才能寻找到执政的合法性。正是意识到民心的力量,顺应民意,从民意出发,才创造出了一个个有大成就的王朝。  

3.jpg

  社会主义国家中,民意同私有制是天然敌对关系。人民共和国的血脉决定了它不能同私有制联姻。“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一边瓜分国家和社会的财富,一边打着为国争光的大旗,当先富起来的人富到湮灭了一切希望的时候,这种现象就已经走到了尽头,除非真正的改变了颜色。

  我们今天能够看到的民意,可能更多来自以中青年为主的市民阶层和中产阶级。而那些忙于谋生,为一日三餐疲惫奔波的底层民众,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在喧嚣的互联网上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人们似乎忘记了他们也有发表自己意见的神圣权利。他们总是最后知道真相的人,时间长了,他们对真相就失去了兴趣。

  很多年了,让老百姓”阵痛”,的人自己却从来都没有痛过。沉默的大多数已经习惯了无论经济好坏,都不影响富豪雨后蘑菇般的出生和成长。在事关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这个数量庞大的人民主体漠然地站在远处,无动于衷。经济主权似乎和他们没有联系,他们已经默认了那不是自己的东西。他们既无表达的动力,也没有表达的兴趣。这也许才是最大的问题。

  风口上猪能都飞上天,潮水退了才看到裸泳者丑陋的下体。全球化已经毫无疑问地走入困境,必须要警惕市场经济固有的危机总爆发。历史上通过劫贫济富避免危机不但从来就没有过一个成功先例,随之而来的都是令人刻骨铭心的社会、经济、文化总危机。在这样的背景下,对那些跳船之前还要拆船板的人一定要有足够的警惕。

  欧美当年爬出“强盗资本主义陷阱”付出的是大萧条和世界大战这样沉重的代价。前车之鉴,中国没有理由重蹈资本世界的覆辙。严厉节制资本,顺应民意,才会清除引发冲突的地雷,才会获得合理性和合法性,才会有走出陷阱的动力。

  无论是当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还是今天的“共同富裕”都不是经济口号,而是政治承诺。只有这种政治承诺变成现实,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才有说服力,才会赢得人们的信任和服从。这种政治承诺的镇痛效果如何,从民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

  发展中国家的改革证明,只要引入资本主义因素,经济就会得到快速发展,但这些发展都是低效的,都付出了巨大的社会成本和社会动荡。更可怕的是,这一现象迄今为止还没有例外的样板。

  社会主义最鲜明的标志就是人民万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说到底就是为人民服务。只有坚守初心,牢牢地同人民站在一起,才能走出迷茫,才会有未来。

  “联想风波”最大的警示意义在于,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在“内卷”的常态下,广大民众同既得利益集团的斗争开始白热化。千万不要把网络上的国际歌和“吊路灯”的呐喊看作是年轻人的胡闹。可能大家都要重新适应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民意同资本随时冲突的时代。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老鬼难缠:罪恶滔天的柳传志又投诉冷月了!

刘金华:“联想的路”应写本政治经济学

司马南:滴滴再次被约谈!还有其他让它长记性的方式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教书育人的大学党委书记为什么也搞腐败?——观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感受之四

习近平主持中国同中亚五国建交30周年视频峰会 强调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国-中亚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春贺信

两日热点

中央指海花岛是一个腐败违规项目,司马南的房地产视频如何做下去?

上海新冠救治水平低于全国平均,原因是......

通钢英雄吴敬堂:企业是我们建立的,我们不能看着企业被私企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