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这两天,“精英”的道德优越感碎了一地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2021-10-26 来源:赤浪青年公众号

资产阶级历来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为推进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妄称为“全民”的利益,在特定时候需要群众起来声援他们的行动;另一方面,由于资产阶级不过是近代以来新型的剥削阶级,他们害怕群众离开资产阶级利益的独立思考,害怕群众自己起来,害怕群众内生性的强大运动。

  李云迪事件的走向,越来越有趣了。

  只不过,跟李云迪本身没什么关系,变成了“精英”的哇哇乱叫。

  一般而言,李云迪作为著名公众人物——注意,这个身份,意味着他应该给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也意味着他可能变成一个影响甚广的坏榜样(这本来无需强调,只是我们的“精英”似乎刚好忘记了这些,把水搅浑了)——他本来就应该接受比普通人更严格的道德要求,这与他享有的资源、关注度和由前两者带来的利益是完全相匹配的。

  自然,当他违反了连普通人都必须遵守的道德和法律要求时,他也应当受到来自大众和舆论的更严厉的道德批判——谁叫他是所谓“名人”,所谓“精英”呢?

  然而,中国右翼“精英”,和他们的外围队友胡锡进之流非常、非常有意思:

  只想享受精英的特权,不想承担精英应有的社会责任。

  所以,我们提到他们的时候最好打个引号——“精英”,因为从表现看他们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精英。

图片

图片

  当然,共产主义革命要反对任何一种精英文化,要使传统剥削社会所谓“精英”和“大众”的利益融为一体,要使人民的代表真正为人民服务;但是,当我们不得不降低标准,从一般剥削社会对精英的要求看,中国所谓“精英”也是严重不合格的。

  资产阶级历来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为推进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妄称为“全民”的利益,在特定时候需要群众起来声援他们的行动;另一方面,由于资产阶级不过是近代以来新型的剥削阶级,他们害怕群众离开资产阶级利益的独立思考,害怕群众自己起来,害怕群众内生性的强大运动。

  这种两面性,不独近代中国半殖民地软弱的民族资产阶级,连欧美强大的帝国主义资产阶级也是具备的。只不过中国半殖民地条件下的资产阶级,这种两面性更加突出罢了。

  现代以来形成的新资产阶级,也一样继承了这种两面性;他们的特点是,由于社会主义政权的路线政策变动而形成,对权力和来自权力的支持总是有某种依赖性,他们不是光明正大地搞资本主义,也不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搞起资本主义;他们比起欧美同行有较强的急功近利性,有鲜明的暴发户做派和心理,因为“你不知道哪天政策变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图片

  暴发户做派的一个表现就是:对自己,对资本宠儿们的道德要求很低,很难形成统治阶级应有的道德和精神权威。这就是几十年来中国社会“道德滑坡”“人心不古”的原因之一:精神上处于“无君无父”状态,资本家老爷们和偶像明星们并没有树立起什么良好的榜样作用,反倒在网民群众心里一再“人设崩塌”“社会性死亡”,近年尤甚。

  然而,又不能说资本精英们完全没有道德优越感的;他们当中的一个群体,即右翼知识分子,恰恰是道德优越感,以及整个精神优越感特别、特别强烈的!

  在面对人民时,他们以“启蒙者”自居,不但是知识的传播者,而且恬不知耻地直接充当起“道德导师”来:你道德或不道德,由我认定。

  然而,事实上怎样呢?

  他们不但知识是匮乏的,只会跟在西方同行屁股后面,靠翻译、搬运、注解西方时髦货为生,反对马克思主义,试图沿着17、18世纪资产阶级启蒙运动的旧地图寻找中国的新出路。

  他们在道德上也是堕落而乏善可陈的,品味低级,生活混乱,还爱好卖弄“文化人”人设,扯着除了自己小圈子以外谁也不懂的新名词、怪名词之类,附庸风雅,自我陶醉。想要在右翼分子里面真正找一个博学人士,也是比较困难的。这种作风,同样传染给了他们的支持群体——公知粉。

图片

  就是这样一批人,这些天,为罗昌平喊冤,想宋冬野登台,要李云迪隐瞒。不信你看看,真的就是同一批臭鱼烂虾。

  这种言论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洗地,还有胡锡进那类建制内两面人“挺身而出”以为声援。好家伙,弄得好像黄赌毒没有错,谴责黄赌毒的声量稍微大了点儿就是有罪。

  这种言论,再往前一小步,就是鼓吹黄赌毒合法化。而黄赌毒产业合法化,只能给资本带来暴利,反面则是给普通人造成更多伤害——你以为你能分一杯羹?其实你只是更加深刻地沦为被剥削者而已。假使你能从中获得更多的新鲜刺激,得到更多所谓的“自由”,你失去的和得到的也完全无法平衡——因为你将彻底沦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奴隶。

图片

  “精英”们此种舆论战手法,很老练,也很老套:你平民百姓可以谴责“成功人士”嫖娼,但你不能“过分”谴责,“过分”了就是民粹,就是极左,就是网暴……等等等等。

  问题是,什么叫“过分”?怎样算“过分”?但凡思维正常的成年人,都可以“自定义”;而阶级立场相互冲突的人们,更是完全可能在“过不过分”的问题上南辕北辙。

  中国多数网民如此反对黄赌毒合法化、地上化,还有一层更深刻的心理,那就是上世纪毛泽东共产党领导下塑造的“社会主义道德感”。从延安的“十个没有”,到新中国几乎一夜之间扫平黄赌毒,社会主义不仅意味着经济政治结构的巨大变革,也意味着道德风尚、人民的精神面貌的焕然一新。

  比起驱逐外国帝国主义,这是更深刻的“站起来”。

图片

  而这种社会主义道德感,恰恰是一众被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道德堕落所俘虏了的自由派“精英”所没有的,所反对的。他们宣扬那是“自由”,殊不知那是更深刻的奴役。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一般人民确实比自由派“精英”更有道德,更有资格充当社会的道德评判员。

  “精英”们这回之所以恼羞成怒,正是因为他们最近翻车的同党太多了,而人们的谴责声又是如此一致、集中,弄得他们好没面子,也弄得他们没办法再装下去、混下去了,似乎不能不接受更严格的舆论和道德监督,似乎再也无法垄断道德的评判权。

  “精英”们为罗昌平、宋冬野、李云迪护驾,转移焦点,淡化主要关键,反过来指责谴责的声音“过分”,还有一层用心,那就是害怕“火”烧到那里,这跟他们前些日子谴责“挖坟”是一模一样的。

图片

  那些还没有被挖出来的“精英”当中,反共恨国辱毛的,涉黄涉赌涉毒的,肯定少不了。即使披上一层“爱国”皮的胡锡进,也有“我愿意生在美国”的真情流露,以及什么“做胡适”之类,他不反对“挖坟”谁反对?

  人民对于这些可怜兮兮的“精英”们,应该如何呢?照我说,就是要学习鲁迅,“一个都不宽恕”,该挖的挖,让他们一个个该“社死”的都“社死”。到时候,中国的舆论环境,中国的互联网生态,只会更好,不会更坏。他们是最反动的一类人群,他们不仅不是什么“人民之友”,而且是人民公敌。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赵磊:共同富裕不是“莫须有”

郝贵生:“马克思主义本质”究竟是什么?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学习时报》:“习近平同志当县委书记时就被认为是栋梁之才”——习近平在正定

《觉醒年代》第33集

可把拿下柳老虎作为突破口

两日热点

可把拿下柳老虎作为突破口

司马南|财政部出手了,柳传志这次能洗白吗?

联想的最大敌人是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