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安生——你惦记他的利息,他惦记你的本金

安生 2021-09-22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那些贪小便宜,贪图高利诱惑、有几个零钱,把自己零钱交给别人去打理的人,最容易成为牺牲品,接飞刀。

  每一只金融产品爆雷以前,3-6个月,内部管理高层就知道了。

  然后,管理层会大致做几件事情:严密控制不利消息,制造假虚假繁荣消息,拆东墙补西墙,跑银行、财政求援,琢磨邪门歪道,转移资产,高层安排自己的退路。

  3-6个月的时间,高层拼命挣扎,如果挣扎无效,就给自己安排退路。挣扎的效果和拖延的时间成正比。

  物反其类是为妖,如果突然都是好消息了,坏消息一点也看不到了,或者不特意搜索就看不到了,那可能都是好消息,也可能是要出事了。一般来说,后者的概率更大。

  一般来说,这时持有这些产品的投资者,往往会对未来乐观,甚至会围攻质疑金融产品的人。然后在某一个时刻,债务人集体傻眼。*川信托,就是这样。

  最近,我又想起了这段话。

  已经知道爆雷无法避免,还特意在某庄严肃穆的场合露了把脸,提振了信心。

  信心比金子还重要,只要你们有信心,我就能有撤退所需的金子。

  在菲律宾的战士们,给我顶住,只要你们顶住,过几年,我麦克阿瑟还会回到菲律宾的,我会给你们扫墓的。当然,如果我不回来,我也会在心里给你们扫墓的。

  要有人接盘才能脱身,要有人死守才能撤退。

  整个操作,简直完美。

  可以预期,还有很多人在做类似的操作,同样有很多人在搞类似的操作。

  这是我当时说的,并不是针对某企业,而是经验谈。先是打肿脸充胖子,然后拼命挣扎,如果不想就考虑邪门歪道,整个过程之中,一直释放烟雾弹。然后实在装不下去,就给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

  大家在灯光下看到一只蟑螂,其实还有无数拼命向角落里钻的蟑螂。

  但凡有一点可以腾挪的资金,一点可以抵押的资产,都不会无法按时兑付。因为一旦宣布无法按时兑付,后续就会面临“债主云集,拆东墙补西墙无望”的局面。

  从这个角度看,一旦出现爆雷,也就意味着整个集体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摆出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了,这个时候的集体,可能早就死去多时,只剩下一副白骨,甚至只有幽灵了。

  白骨和幽灵已经不存在起死回生的可能了,继续圈钱只是为了私人转移。我不是刑法专业从业者,不知道这种行为受不受刑法的限制。

  大佬要撤退,肯定秘不发丧,严密封锁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的消息。接盘者不愿接受自己接盘的现实,大多会围攻质疑者。

  蠢红们疯狂打压他们不喜欢的声音,他们究竟是撤退者,还是死守接盘者呢?前者是坏,后者是蠢。

  当然,事情肯定不会止于这么简单。

  大佬在躲闪腾挪之间,肯定已经使用了一切手段募集资金。一旦某一个窟窿实锤,所有债主都会上门讨债,所有金主都会停止借贷。

  这种情况下,所有借钱给大佬的人,都会担心自己的钱收不回来。所有原先准备借钱给大佬的人,都会担心自己的钱被大佬用去填窟窿,自己为了利息接了飞刀。

  于是,大佬无法再继续躲闪腾挪,绝大多数的债主必然无法收回本金,更遑论利息。

  问题是,许多借钱给大佬的企业或个人,也是左手债务,右手债权。右手的债权消失了,就只剩下债务了。

  这些债务人兼债权人,马上就会变成纯债务人。他们马上也会面临和大佬类似的处境。

  这些企业如果是金融机构,往往麻烦更大。抛开金融风险不说,还必然会被追究责任。

  退潮的时候,就能看到谁在裸泳。

  裸泳,有碍观瞻,有伤风化。

  退潮的时候,海滨浴场要强化网格化管理。

  这种情况下,自然会有增加货币供应的强烈呼声。增加货币供应,自然就降低了借新还旧的难度,也伴随着巨大的物质利益。

  考虑到团队路线的人事逻辑,就会知道这种事情的概率相当大。

  这当然会给物价和汇率带来巨大的压力。

  **********************************************************************

  说到退潮,有读者帮我找到2015年的一篇文章,删掉个别刺眼的字句,重新发上来。

  e租宝出事了。

  这只是一个起点,绝不是终点。

  拙作《纸牌大厦》中分析过,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存在博弈能力的差距,垄断大量财富(或政治权力)的少数人制定市场交易的游戏规则,大多数人必然接受游戏规则,所以财富必然向少数人手中汇聚。与之对应的,是其他社会成员丧失财富。

  在信用时代,大量财富其实是债权,比如银行贷款。极少数人积累债权的同时,必然对应另一批人无非偿还债务,也就是无法按期偿还贷款。

  因为财富单向汇聚,所以这些人最终必然无法偿还贷款,迟早将倒闭破产。债务人资产清算,资产所有权转移,不能覆盖的债务由银行承担。债权和债务的湮灭,这就是经济危机时期的金融危机。

  如果他们不想宣布破产,就要想法拆兑现金,或者拆东墙补西墙,或者寅吃卯粮,或者沿门托钵地四处借高利贷。所以,金融危机时期,也是高利贷最旺盛的时期。还不上高利贷的,往往人间蒸发。当然,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打算放高利贷,只是想法设法筹措一笔钱,然后直接人间蒸发。

  金融危机时期,是贷款需求最旺盛的时期,是债权靠不住的时期,是现金为王的时期,是高利贷横行的时期,也是金融诈骗最多的时期。

  总之,如果债务人的财产不能全部抵偿债权的话,必然有一部分债权被作废。被作废的,自然往往是弱者的债权。那些贪小便宜,贪图高利诱惑、有几个零钱,把自己零钱交给别人去打理的人,最容易成为牺牲品,接飞刀。

  这是每一个手里还有点小钱的人都应该捂紧腰包的时期。但是,大多数社会中下层,往往禁不住诱惑,在权威媒体、知名人士的鼓动下,把自己那点小钱拿出来,最后血本无归。

  这种时期,简政放权,减少审批,大搞金融创新,减少对企业的监管和营业资格审查,会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此处删去26字)

  不想让这种危机暴露出来,又不想触动顶层利益进行贫富调节,就要不断灌水。让顶层继续积累财富,让其它社会成员继续积累债务。如果因为外在原因或者通胀、泡沫等内在原因不能继续灌水,那么这种虚假的繁荣就到了破灭的时候,也就是危机暴露的时候。

  e租宝的破灭,就是这几种作用综合叠加的结果。

  (此处删去24字)现在不能再大规模放水,所以必然有大量的债权和债务要湮灭。这种时期,必然有很多或明或暗,公开或私下的高利贷存在。

  可以说,绝大多数(此处删去2字)创新,都是在玩高利贷,庞氏骗局,甚至集资之后人间蒸发的老把戏。

  涉足这些业务的企业或个人,必然不惜重金疯狂吸纳资金。这些人与中专文化的吴英没有本质差别,都是利用高息集资。不过,更舍得花钱在权威媒体做广告,外加披上互联网金融的外衣而已。

  少杀一个吴英,鼓励无数效仿者。这些效仿者打着相应号召,全面创新的旗号,做着和吴英一模一样的事。当然,他们的把戏的最终结果,也必将和吴英类似。

  这些金融机构在裸泳,没有让大家看穿他们没穿泳裤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还没有退潮。现在退潮了。e租宝是第一个暴露出来的裸泳者,如此而已。

  经济萧条,什么样的投资都不赚钱,除了高利贷谁能支付那么高的利息?那些高息揽来的资金最终必然辗转汇入高利贷的洪流。最终几乎所有的债权都将靠不住:土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理财,卢瑟死于P2P。

  各种金融创新倒掉以后,下一步就是商业银行。

  如果那些贷款者把财产转移到亲属名下,然后宣布破产,彻底赖账,那么最终必将拖累银行。这是下一步的事情。

  这种事情并不新鲜。两年前,东南沿海某市发生过草根民营企业家们,大规模的彻底赖账现象。整个社会集体逃废债务,千亿数量级的不良贷款扔给银行。实践证明,这些草根民营企业家们的道德标准,并不比其他社会成员高多少。

  如果央行不插手,按照银行破产条例办,那么必然有一大批中小银行倒掉,届时只有国有或者国有参股银行是可靠的。如果央行插手,大规模打捞中小银行,那么人民币的汇率就要损失更多,物价也会上涨很多。

  当然,那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

  e租宝是暴风雪来临时落下的第一片雪花,绝不是最后一片。

  *******************************************************************

  6年前写的东西,现在回头看,央行插手了。

  各种货币便利。

  代价是房价和物价。本来是蔬菜上市的旺季,但是各种蔬菜已经几元钱一斤起步了。

  因为考虑到房价和物价上涨的压力,所以插手得不够,于是还是在爆雷。

  6年是e租宝,后来是P2P,再后来是长租公寓,去年是某煤,今年轮到了某第二财政相关的支柱行业。

  爆雷的行业的重要性和与金融、财政的相关性在不断发展。

  如果不大幅度加大放水的力度,那么这个行业凶多吉少。

  这个行业如果大面积出问题,那么第二财政还稳不稳?

  这个行业与金融密切相关,如果这个行业大面积出问题,那么金融还稳不稳?国有五大行加邮储自然是可信赖的,其他股份制银行怎么办?

  如果大规模放水,拯救这个行业,物价还能承受多少?

  这都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

  《纸牌大厦》之中分析过,现代的货币,大多数都是由贷款产生,一笔贷款对应一笔存款和一笔债务。最终,债务和存款属于不同的人群,无法顺利湮灭,导致金融危机。

  不想爆发金融危机只能不断增加货币供应,让承担债务的人群不断获得拆东墙补西墙的机会。这样的做法,除了导致债务和存款的不断堆积,也必然导致通货膨胀或资产泡沫。

  如果为了限制通货膨胀或资产泡沫,限制货币供应,必然导致一部分债务无法顺利偿还。

  这时,就会出现债务湮灭的过程,一部分债务用债转股(资产、商品、金银……)等方式抵消,一部分债权被强制作废(破产不再承担债务),一部分债务转嫁给其他人(张三贷款买入李四的房产,李四偿还一部分债务,张三承担相应的债务)。

  这种情况下,社会中下层就很容易接飞刀。

  理论上,这是一个用现金捡便宜的时代,实际上却危机四伏:他们高息借出手里的资金,结果对方破产倒闭;他们廉价买入对方的房产,结果对方烂尾;他们廉价买入对方抛售的古玩和艺术品,结果是赝品;他们试图抄底对方抛售的股票,结果被套牢……

  他们按紧钱包,结果那些债务人倒闭更快,银行无法周转,结果他们无法提现……

  价值符号的时代,如果他们不肯出手承担损失,最终贷款人为了避免银行被大面积牵连,可能直接增加货币供应,导致他们手中的货币缩水……

  大空头不是那么好当的。

  *************************************************************

  有一本《平安经》。

  据说有中华火车站平安一章,“西安火车北站平安、郑州火车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

  我没读过这本书,所以不知道有没有金融平安一章,“银行平安、财政平安、物价平安、汇率平安……”

  *************************************************************

  2013年写过一篇《金融危机七步曲》,大家有兴趣上网搜一搜,仅供参考。

  《纸牌大厦》有一章,《十字路口》,推荐大家读一读。

  都不贴了,免得惹麻烦。

  *************************************************************

  《寄生虫》这部电影,反映了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被垄断资本控制的韩国国内的中小资产阶级和劳动者走投无路的现状。可以作为《卢瑟经济学》之《垄断帝国》的补充材料。

  主角的一家,原先也是小资产阶级。一家人开过炸鸡店和蛋糕店。

  大资本在迅速占领市场,使用各种打折制造顾客的粘性。只要有足够的销量,他们就能压低进货商的价格。

  他们可以以与食品垃圾相近的价格购进原料。小炸鸡店要想做到和他们成本相当,只能使用真正的垃圾。

  小资本的利润被压低到极限,随时可能亏本破产。小买卖的利润,与其说是利润,不如说是工资。

  小买卖的利润扣除店主一家的工资,实际利润往往接近于零,甚至是负的。

  曾经有一位中年人,失去外企的工作之后,自己两次创业,都无法维持。第一次是小加工厂,第二次是饭店。小加工厂的利润扣除工人工资以后,所剩无几。和朋友合伙开饭店,自己没有时间经营,朋友一直说饭店不赚钱。投资者也没拿到利润。最终,饭店在疫情中倒闭。

  许多小生意,即使一家人亲自上手,也很难维持,最终倒闭为止。

  这些小生意虽然倒闭了,但是他们投入的资金成为了大资本的利润,最终兜兜转转汇聚到一个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地方。

  经营顺利的垄断大资本并不缺资金,他们有丰厚的利润,也不轻易扩张产能,是银行的优质客户,可以以远低于市场平均利率的水平获得资金,可以利用股市空手套白狼,定期割韭菜,完全不必高息借贷。

  缺资金的大资本往往是前期步子迈得太大,现在需要借新还旧,拆东墙补西墙,为了借到资金,不惜高息借贷。如果一个大资本到了需要高息借贷的地步,基本也就意味着没有考虑日后怎么偿还。

  这种情况下,小资本惦记对方的利息,对方需要小资本的本金。

  一面是很多即将被淘汰的大资本缺钱,高息借贷;一面是小资本被生产循环淘汰,没有能够带来利润的投资渠道,只能坐吃山空。

  不过,坐吃山空,也比经过”不懈奋斗,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甚至负债累累“好。

  *****************************************************

  日本也有很多类似的电影。

  不过,日本的NHK电视台,经常拍一些反映腐朽堕落反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阴暗面的纪录片。

  前几年拍过《穷忙族》、《老后破产》、《女性的贫困》,最近又有《疫情下日本女性的困境——扩大的性被害与生活苦》。

  许多日本女性是劳务派遣工,本来工资就低(许多人在便利店打工,时薪600日元,一个月10万日元左右,约6000+人民币),又因为疫情的原因被裁员。

  生活不下去,只好下海糊口,从事“爸爸活”和援交。

  没想到,因为疫情嫖客也少了,他们也没钱了。嫖客少,妓女多,竞争激烈。

  结果,卖身也赚不到几个钱。要么接受更下限的方式,比如从三陪到上床,比如从使用避孕套到放弃避孕套;要么走穴,去东京周边的地区巡回卖身。

  这些都是在经济危机中被逼入绝境的人。

  *****************************************************

  上次写了纪念某位老人的文章,许多人理解不了,对无产者来说,只有共产主义一条出路。

  他们不愿意接受共产主义,他们梦想凭借自己的努力、狡诈或运气发大财。

  所以,他们觉得那位老人晚年多此一举,在乱折腾。

  说到底,他们虽然是无产者,但是骨子里还是梦想“二亩地一头牛”“当大户人家”“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的小农。只不过他们的梦想变成了“有房有车无贷”“财务自由”“炒股成为巴菲特”。

  梦想的内容虽然与时俱进了,但是本质上没有任何变化。

  现实会让他们清醒的——私有制条件下,财产的汇聚是大势所趋,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注定没有希望成为塔尖。

  至于个人,也没有希望成为塔尖。

  成为塔尖的因素,绝不是努力、狡诈或运气——原始资本的来源都写在《刑法》里。

  什么时候他们能理解这一点,就能够理解那位老人晚年的无奈。

  农民希望的是“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资本家希望的是“私人垄断生产生活资料,抬高物价、压低工资”。

  共产主义的目标是“生产资料公有,按需分配”。

  那位老人站得太高,看得太远,在他的年代,曲高和寡,应者寥寥。那位老人有宏大的梦想,想让一个民族永远脱离轮回之苦,却没有执行的团队。

  不过,生产力发展了,人民终将会赶上他的步伐。

  ********************************************************

  历史、数学、地理、军事、英语,有空可以多看看。

  勤学、勤业、广交朋友。

  有空,锻炼身体,走遍天涯。

  未来是年轻人的。

  *********************************************************

  祝共产主义早日实现。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以视频方式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习近平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赵磊:“福利社会”只能养懒汉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功勋》 能文能武李延年(第4集)

《花开山乡》(第4集)

习近平2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以视频方式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两日热点

这两天,“精英”的道德优越感碎了一地

都是什么人在抹黑毛主席!说的一清二楚

吴铭: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