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从帮闲到帮凶:说说飞扬南石的扯淡

子午 2020-11-22 来源:子夜呐喊公众号

从飞扬南石谈“曹姑娘炫富这件事”的微博,可以看出他的心愿大抵是做做“帮忙”或“帮闲”,而最后一段近乎要做“帮凶”了。

  网红博主曹译文发布的“工地一日体验”视频,打着拍“打工人”的旗号、想学着青天大老爷“访贫问苦”蹭点儿热度,却引来了网友的口诛笔伐,曹姑娘的多项语言动作被诟病为炫富行为。

20201122_175853_025.jpg

  视频里,曹姑娘在打击揶揄工地工人的劳累和低收入的同时,各种赤裸裸的炫富和刻意的发嗲卖弄让人极为反感与肉麻;离开时,曹姑娘还拍着工人爷爷的肩膀,扯什么“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20201122_175853_026.jpg

  曹姑娘炫富版的“打工人”视频火了,她的身世背景也很快被扒出来。人们发现,现实之中也许真有一位“富家大小姐”,银行账户上随便躺着上千万巨款,其父疑似房地产大老板,却关联数百条法律诉讼信息,最近一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的执行标的只有不到32万!

20201122_175853_027.jpg

  不过,关于曹姑娘“炫富”这件事,笔者觉得这人要么就是一个“傻二代”,要么就是一个“假二代”,又或许曹姑娘兼而有之。

  曹姑娘也不看看人家真正的首富在干吗——“巴菲特的早餐不超过4美元”,“比尔·盖茨只戴10美元的Casio手表”,“马云穿一双布鞋火遍全国”……

20201122_175853_028.jpg

  真正的顶级富豪们早已不流行“炫富”了,人家早就开始“炫穷”了。“炫穷”干什么?当然是骗韭菜奋斗致富再来割韭菜!

  显然,曹姑娘家庭的“富”跟这些顶级富豪比起来,差得远了,还不够格文明而优雅地去割韭菜。否则曹父也不会为了32万“失信”,搞这种小打小闹的原始积累。

  不过,“小富即贵”的曹姑娘举手投足之间、自然流露而出的炫富表演,却精准地击中了贫富差距、阶级固化、歧视体力劳动者等一系列“痛点”,成功撩拨起了工人爷爷的激愤:

20201122_175853_029.jpg

  论“觉醒”的能力,笔者这样的自认为以批判资本为己任的“极左”都自叹不如。估计在B站持股的马爸爸正躲在暗地里痛骂:“哪里来的傻X,破坏劳资和谐大好局面”。

  曹姑娘炫富这件事,让精资们集体失语了,这地还怎么洗?不过还真有为了狗粮的精资粪涌跳了出来——以“理性主义”自居的飞扬南石便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扯淡”言论,以嘲讽的口吻强行洗地。

20201122_175853_030.jpg

  飞扬南石嘲笑别人“太迟钝”、“太敏感”——到今天才知道富二代的存在,才知道贫富分化吗?

  飞扬南石似乎搞错了一个问题,大家愤怒的仅仅是富二代与贫富分化的存在吗?大家愤怒的其实是贫富分化的不合理性。

  现实毒打让网民中精资粉正在大量散去,这是足以令飞扬南石们沮丧的。一句“觉醒啥?”的嘲讽,只能说明丧家犬自己的心虚——看看马爸爸在这三年时间里风评的逆转,这不叫觉醒?!

20201122_175853_031.jpg

  飞扬南石其实也知道网民在愤怒啥,在心虚地嘲讽一句“觉醒啥”之后,紧接着就开始论述贫富分化的合理性了:

20201122_175853_032.jpg

  然而,如今仅仅是贫富分化那么简单吗?

20201122_175853_033.jpg

  飞扬南石大约连“文选”都没认真读过,没有读过“文选”里赫然写着的“如果出现……就……”,这样的“自干五”严重不合格啊。

  在飞扬南石的新浪微博标签里,自己贴上了一个“数据倾向”:

20201122_175853_034.jpg

  为了论证贫富分化的合理性,飞扬南石又贩卖起了数据:

20201122_175853_035.jpg

  搁以前,这些话骗骗没有历史知识的小白;在网络普及、获取知识和信息越来越便利的今天,这些话已经很难忽悠人了。

  飞扬南石揪住今天主流都开始弃用的唯GDP论,却对于毛时代结束时“中国跻身世界六大工业强国”,以及完整的工业体系、两弹一星、杂交水稻、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大飞机、万吨轮、集成电路先于韩国与日本同期起步追赶美国,等等一系列成果视而不见,对发电量、运输量、钢产量、粮食产量等等一系列关键指标高速增长的事实视而不见。

  就毛泽东时代之后的教科书也不能无视这样的事实:

  1953年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工业增长率达平均每年18%,把中国的工业生产力翻了一番多;从1952年到毛泽东时代结束的七十年代后期,工业平均每年增长11.2%。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尽管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但工业生产仍继续在以平均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

  自称“数据倾向”的飞扬南石,不过是别有用心的选择一些数据,而故意无视更普遍的数据,这样的行径是哪门子的“理性主义”?

  看看飞扬南石的一系列文章:

20201122_175853_036.jpg

20201122_175853_037.jpg

20201122_175853_038.jpg

  飞扬南石说毛时代的光刻机距离ASML的EUV相差甚远,所以不算有光刻机,也就谈不上下马。这智商感人,还敢嘲讽别人“缴智商税”,飞扬南石咋不说说70年代美国的光刻机距离今天的ASML差多远呢?

  对于曾经存在的“造不如买”,连主流都痛心疾首地开始反思了,到飞扬南石的文章里连这段公认的存在过的历史事实都不承认。

  飞扬南石拿1952-1957年工业增长值为近18%,后十年仅10%来嘲讽不搞公有制和计划经济高速增长,一搞了反而降速了,来说明后十年沾了前面五年高速增长的光,因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必须改,就更是智商感人了。计划经济是从1953年开始搞的,工业增长的主力也是国企,且新中国的起点摆在那里,稍一增长就是“高速”了;后十年在更高的起点上,增长的绝对值比前五年多多了。

  再说,毛时代后十年真的慢吗?飞扬南石拿“1976-87年工业年均增长12.34%”来说明,一“改”速度就上去了。试问,毛时代用了一分钱外资吗?而拿出市场和工业体系换外资,又究竟快了多少?

  如果说,飞扬南石前面的那些话还属于“半块钱”的“常规”逻辑,那么,最后一段话则属于赤裸裸的“威胁”了:

20201122_175853_039.jpg

  “人家能投胎成为富二代,也是人家的本事,你有啥不服的?”这句话彻底暴露了飞扬南石的丑恶嘴脸——当年,黄世仁、周扒皮、刘文彩都是这么认为的,然后,他们都没有然后了……

  鲁迅先生讲知识分子有两种角色,一种是“帮闲”角色;另一种是“帮忙”角色;而到撕破脸的时候,“帮忙”“帮闲”就成为了“帮凶”。鲁迅先生还尖锐地指出,司马相如之类,包括屈原,其实也不过是“帮闲”或“帮忙”。司马相如、屈原之类的人都确信自己的才华不仅是写诗、下棋,做清客,而愿作“帮忙”,帮忙而不得于是发发牢骚。

  从飞扬南石谈“曹姑娘炫富这件事”的微博,可以看出他的心愿大抵是做做“帮忙”或“帮闲”,而最后一段近乎要做“帮凶”了。

  不过鲁迅先生还说,无论帮忙帮闲,都需要才华,司马相如和屈原的作品至今仍有人读,因为有才气。可怕的是有帮忙、帮闲之志,无帮忙、帮闲之才,这样的人就称为“扯淡”。

  而逻辑混乱的资本“舔狗”飞扬南石不就是在“扯淡”吗?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 听取脱贫攻坚总结评估汇报

郝贵生:永远的恩格斯——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新华时评: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

两日热点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黄卫东:央行印钞从不借给政府,却买美国国债借钱给敌人

崇拜毛泽东与崇拜赫鲁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