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不能光反对投降,还要搞清楚为什么容易投降?

明人明察 2020-08-06 来源:明人明察

对于买办资本来说,或就没有“投降”的概念。我们批评人家投降,人家还表现的一脸懵逼:啥叫“投降”?人家的利益就没跟中国站在一起。

  字节跳动这几天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方面要面对美国的封杀或强制收购威胁,特朗普给出的最后通牒是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公司,否则将禁止在美国经营。另一方面,其在中国国内也陷入了一场舆论危机。和美国封杀华为之后爱国网民的一边倒支持不太一样,即使在爱国网民内部,对于字节跳动的质疑声音也不小。

  字节跳动在这件事情上,现在处于两边不是人的境地。美国那边,把TikTok在美国的成功视为对美国意识形态、国家安全的威胁,赋予了TikTok中国民族企业的属性。而中国的网民对TikTok不太认账,除了字节跳动最近的表态被很多网民解读为“跪”得太快,没有气节之外,对于TikTok是否有中国民族企业的属性,TikTok到底是一家美国公司,还是一家中国公司,质疑很多。有人发现,TikTok是一款严防死堵中国人的软件,“只要你的手机里装的中国电话卡,GPS定位中国,用的简体中文,手机时区北京东八区,你就永远登不上TikTok,TikTok对中国人是全方位的严防死堵,生怕和中国产生一点联系”。

  即使是这样,也没有换来美国放过一马。

  然鹅,即便是被美国逼迫到现在这个程度,字节跳动也至今没有对美国的做法有一句正面的批评,字节跳动现在在考虑把TikTok总部移出中国。

  不断的妥协,会有什么后果?蒋介石早就给出答案了。

  当年9.18事变,蒋介石奉行不抵抗主义,让出了东北,后来又让出了华北,但日本帝国主义并没有就此止步。

  中国人民对投降派的反感,是因为这方面的历史教训太多,因为投降给民族造成的灾难太大。

  TikTok这件事,引出了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什么样的企业才算真正的民族企业?如果沿着这个问题继续思考,还会涉及到一个深刻的理论问题:资本的民族属性和世界性质,哪个更强?(如果本文没有特别指出,资本都是指私人资本)

  分析这个问题之前,先就TikTok被美国封杀或强制出售,亮明态度,分两个层面:

  一是从国家的层面看,认为中国这一次决不能忍让。理由:

  美国针对TikTok的这个举动,是针对中国的不见硝烟的战争行为,是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把TikTok在美国市场的成功,上升到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并作为自己做强盗公开抢劫的理由。对美国的这种行为如果不进行强力反制,其他国家如果纷纷效仿,会让我们陷入极大的被动,会危及到我们国家其他的企业在海外的安全。

  美国怎么对待来自中国的企业,中国就怎么对待来自美国的企业。对等开放,对等限制。美国用市场限制中国企业,中国也可以同样反击,重点限制中国已经可替代的美国产品和技术,还有美国的金融企业。美国切断中国企业的供应链,中国也可以切断美国企业高度依赖中国的供应链。

  即使字节跳动愿意出售TikTok业务给美国企业,中国也不能允许。因为这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不可控的连锁反应,危及到国家安全。不用担心美国的全面“脱钩”威胁,原因在上一篇文章《 如TikTok被美国强行收购,我们不能仅有愤怒》分析了,在此不赘。

  二是从企业层面,我的看法是两点:1.TikTok对于中国的战略价值,不能跟华为的5G相比。虽然TikTok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直接范围内被广泛接受的一款APP,但因为TikTok自身存在的问题,对中国价值观输出的作用有限,除非对它进行社会主义改造。2.可以肯定华为是中国的民族企业,但是TikTok是不是,还是个问题。

  TikTok从诞生之日起,就有强烈的资本属性。至于TikTok有多少中国属性,是个不小的问题。公众号“古老湿”的文章对TikTok的总结是:这家公司的 CEO 是美国人;这家公司在美国有 1000 名员工,未来 3 年还会增长到 10000 名员工;这家公司坚决不向中国政府提供任何数据;这家公司用各种技术手段屏蔽、且只屏蔽中国大陆用户……

  那么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算不算中国的民族企业呢?

  公众号“世界新语”梳理了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重要融资行为:

  2013年,得到 DST Global 等的1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4年,得到新浪微博创新基金等1亿美元的C轮融资,股份占比达到20%,公司估值达到5亿美元。新浪微博创新基金是由新浪联合红杉资本、IDG资本、创新工场,云锋基金和德丰杰五个投资机构共同打造的一支创投型基金。

  2017年,得到 General Atlantic 20亿美元的E轮融资,股份占比达到9%。

  2018年,得到 General Atlantic、KKR以及日系资本软银、马云旗下的云峰基金等40亿美元的Pre-IPO融资,股份占比达到5%。

  2020年,得到世界资本 Tiger Global Management 战略投资,未披露具体金额与股份占比。

  虽然一些企业在中国长大,主要业务收入和主要利润都来自中国,但这不等于就有中国立场。我在这里并不是特指哪个企业,我是指有很多资本虽然有民族企业之名,但未必有民族企业之实。在这方面,之前已经有“中国”企业做出过表率。

  一些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企业,发展大了之后,就极力摆脱中国标签,立志于成为全球性企业,其实这更符合资本的本性。

  资本从诞生那天起,就有世界属性。马克思在那本著名的宣言中就曾指出“资本具有天生的特殊的世界主义性质”。

  一些互联网企业的神话,说到底是资本的神话,其中一些还是世界知名的外国投资资本。大资本有力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个新的话语平台,这已经屡见不鲜。但资本的荣耀和民族的荣耀之间,并不一定就能画上等号。

  拿破仑曾一针见血的说:“金钱没有祖国,金融家不知道何为爱国和高尚,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获利。”

  多么深刻!高度金融化的投资资本(资金),能有多少中国的国家观念?何况很多本身就是外国的投资资本。

  如果被投资的企业实际控制人也没有国家情怀,价值观层面早就是“精美”,那么这个企业会有多少中国民族企业属性?

  所以,我很同意沈逸那句话:不能把外资单纯的定义为外国企业,后面还需要以外资为标准,审查那些虽然在中国发家,但已经不以中国为立场的企业。

  沈逸提出的这个问题并不是新问题,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早已经在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学习过中国革命史的,应该看到过两个概念:民族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后者就是指虽然形式上是在中国发家,但在立场上已经背叛了中国利益的资本。

  还有一个概念叫“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妥协性”。以前我也不太理解这句话,后来就慢慢明白,那句话其实是当时资本的真实写照,也是对资本本性的高估概括,现在不过又被很多事实证明着。

  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来解释一些资本面对美国的实际表现,还是最有解释力的。

  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妥协性,那句话还是指民族资产阶级的表现。对于买办资本来说,或就没有“投降”的概念。我们批评人家投降,人家还表现的一脸懵逼:啥叫“投降”?人家的利益就没跟中国站在一起。

  复杂的行为及现象,用马克思的理论,分析到经济层面,找到背后的经济因素,就很简单了。

  有不少心系国家的爱国企业家,选择并不是出于资本的内在本能,而是资本家个人的国家情感压制了资本的内在本性。

  面对美国的强权,最能够选择强硬的,一是中国的国企,因为中国的国企是跟中国的国家利益绑定在一起的,二是那些超越了资本行为逻辑的非公有制企业。

  华为为什么能面对美国强权表现那么硬朗?因为华为的行为选择超越了资本的逻辑。

  华为的很多行为逻辑用资本的逻辑是无法解释的。在很多资本家看来,对美国服一下软,赢得自己更多的生存空间,多赚点钱,不香吗?甚至在一些买办资看来,华为的行为岂止是不正常,简直是大逆不道,竟然敢让美国不高兴。

  再比如,华为为什么不上市?华为为什么要对外部资本的进入说不?华为主要创始人为什么只有1%左右的股权?有几个资本家可以理解华为这些行为?

  华为为什么能面对美国的压力坚持不屈服?具体原因有很多,技术的原因和掌舵人个人的因素都有...,但各种原因里面一定会有更体现本质的那一个,这个原因就在任正非的几句话里:“除了不让资本进来,其他什么都可以讨论。”“我们对资本不感兴趣。”“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企业的资本属性强了,民族属性就容易弱化(不排除有例外)。

  有些企业,即使是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因为有很强的资本属性,并不觉得对美国做原则性让步有什么不对,甚至,他们并不会因为美国对他们不公就不再“精美”了,他们可能会懊丧自己为什么不是美国人。

  中国的“精美”的惯性思维是美国对中国人不公正,不是美国的问题,一定是自己的或中国的问题。

  虽然很多人都在批判“精美”,但对于“精美”的本质,未必都很清楚。

  “精美”的本质是“精资”。

  “精资”喜欢攻击国企,是不是精神美国人特别多?

  反对社会主义的,是不是反中的也特别多?他们不少人可以从中国体制、中国利益一直反到中国文化。

  从顽固的“精资”走到死硬的“精美”,最多是一步之遥。资深的“精资”,很容易成为立场坚定的“精美”。例子就不举了,因为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身在中国,心许美国。“精美”的心理基础就是资本的本性并没有国家概念。

  一些媒体人提出“TikTok的红旗还能打多久?”这就有点过于自作多情了。

  问红旗能打多久的前提,难道不是先看看举的是什么颜色的旗吗?

  社会主义在某个特定阶段,可以发展一定的非公有制发展经济,可以利用资本,但不能指望资本作为主体建设社会主义,甚至民族崛起的使命也不能主要由资本来承担。

  因为资本的本性不但是“世界主义”的,而且它当然是“资本主义”的。能够认同社会主义的资本家,靠的是资本家的个人觉悟能不能克制资本的本性,这比认同民族国家的境界要求更高,数量也更少。

  当资本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如果资本家个人的国家情怀不够浓厚,资本的“世界主义”本性就会跟民族复兴目标产生冲突。即使从民族复兴的角度,中国的国企也必须做优做强。

  所以我们为什么一直呼吁要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原因就在于此。美国一直在诱导中国降低国企比重,目的也在于此。

  资本的力量一旦过于强大,一些问题不但会肯定出现,而且迟早会要命。

  以美国为例。美国的衰落是必然的,因为资本力量太强,控制了社会的几乎方方面面。美国的三大问题:贫富悬殊、经济空心化、财政危机,哪一个都和资本实力太强有关。美国的政府债务就跟滚雪球越滚越大,美国普通家庭也被债务压得喘不动气,美国几百年间的财富去哪了?被资本拿走了。眼前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让美国和普通民众陷入困境,美国的富豪又多了三五斗。

  明朝末期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资本的最初形态是商业资本,东林党就代表商人的利益。

  东林党实现“众正盈朝”之后,国家就很难从商人那里征到税了,以致于国库空虚,无力维持军队的费用,连军饷都发不出来,于是只好向农民多征税,农民活不下去,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就跟着走了。

  财政危机压倒了明帝国自我拯救的所有努力。美国的内部危机一定会被引爆。所以美国现在急切需要从外部输血缓解症状,中国就是美国最重要的围猎目标。

  现在竟然还有人讥讽,月收入几千的才把国家看得那么重要。这句话虽然是为资本不讲国家利益辩护,但极为深刻地揭示了一个规律,为什么富人不如穷人爱国?这个问题本号也多次分析过,富人不如穷人爱国,这是正常现象,现象背后的逻辑很简单:穷人无力随便移民,当然要更重视这个能够为其基本生存提供遮风挡雨庇护的国家。中国变成叙利亚,最倒霉的当然是普通百姓。

  民族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到阶级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上来,才能说清楚。

  蒋介石政府在民族问题上为什么对外妥协和软弱?因为他的阶级基础之一就是大资产阶级。4.12政变扶持蒋介石的就是买办资本。买办的背后就是列强,这样的蒋介石怎么可能对列强强硬?

  看看二战中各国的表现,凡是代表大资本利益的政府,表现都一般。法国资产阶级政府很快就不战而降,戴高乐组织的流亡政府早早跑到国外去了。英国军队靠着英吉利海峡和海军的优势抵抗,在亚洲,英国军队在日军面前表现的丑陋不堪,在敦刻尔克,英国军队和法国军队一起仓皇而逃。美国在太平洋战场,相对日本拥有势力上的绝对优势,表现还算特别。而各国共产主义势力,抵抗是最坚决的。在苏联是苏共,在中国是我共,在法国是法共.....。

  面对强敌,能否强硬抵抗,体现了阶级属性的差别。资本既然有世界属性,资本可以全球流动,那么代表大资本的政府在民族存亡问题上,就不会那么彻底。工人、农民不能自由流动,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力量,抵抗意志就会坚决。

  最爱国的,当然是经济地位低的占人口多数的普通人。其次是民族资(产阶级),但也经常会表现出一定的软弱性和妥协性。至于买办资(产阶级),自身利益就跟外国资本联系在一起,要他们为这个国家着想,太强“人”所难了。

  所以,建设社会主义,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中华民族复兴,依靠谁,团结谁,孤立谁,不是很清楚了吗?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南街村和窦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共同经验:优秀党组织+农村工业化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乌有之乡发起2020年国庆假期赶赴南街村学习参访团公告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两日热点

乌有之乡公告

逼宫大戏——恒大危机的来龙去脉

走,杀死那个石家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