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刘金华: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刘金华 2020-08-03 来源:乌有之乡

中国积180年反帝反霸之经验,深知站起来了的中国不再趴下,必须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外抗美国霸权主义,内惩汉奸卖国贼!

  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7月2日,网友【看东方日出】对我的《不忘初心”不是筐,不只是记住历史》评论提出:“‘促、帮、看’的提法应该近十年了,时至今日在路线方面促了那些、帮了那些,看到那些改变,确实有必要做个梳理,让人们获得启发。促帮看好思维,重要还需事实应证。”我当时回曰:“我可能在以后要说。”现在,大家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会议指出,当前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可谓是对我的《不妨与美国“脱钩”看看》现实事实应证,事实上,我今年防疫以来提出的许多意见,不乏现实的事实应证。可以看到,民众与领导层是能够沟通的。大家从最近方式的网文被屏蔽,也看到了,问题在于有人阻塞言路。

  在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时,一种只准“民间此时围观吃瓜”的霸道行径,逼得我需要花时间与之斗争。因此,本文原想记叙自从1840年英国人侵略中国以来,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现在,只能抽象地说了。

  =========

  今年刚刚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进行了党史、新中国史学习,几天前,习近平又刚刚在参观四平战役纪念馆时强调: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要很好学习了解党史、新中国史,守住党领导人民创立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环球时报》社评却讲:“中国也完全没有与世界霸权国家该如何交往的经验,面对华盛顿不断惊叫发狠的表现,我们该怎么做,是解释、安慰它,还是按照自己的原则把事情做好,并且‘以牙还牙’,这也是我们需要不断摸索的。”实在令人惊愕。说轻点,是对中国近代史的无知,严格地说,是否定了中国近代屈辱史,否定了中国共产党胜利进行的反帝反霸历史。

  中国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打交道久矣,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史书记载连篇累牍,怎么能说“完全没有”交往的经验呢!?特别是《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7月19日发表的《不打新冷战,中国人要用史诗级的战略大周旋瓦解美国野心》,说什么“当下的中美关系被形容为‘自由落体式下坠’,‘新冷战’这个词越来越多出现在世界媒体和观察家的分析中。  然而老胡今天要说的是,中国不会与美国打新冷战。新冷战是要中美双方社会彻底动员、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参与进来的全人类运动,不是美国执政团队和支持他们的那部分精英能一家独定的。把人类重新带回到冷战中,这是历史决不会原谅的罪恶。华盛顿那样干将面临从美国国内到全世界的大量阻力。  冷战时代与今天完全不同。那时的世界形成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苏联有把红旗插遍全球的意识形态,西方有与苏联式社会主义势不两立的危机感。那两个阵营几无往来,是两个互不交织的平行市场,两个技术体系,供应链彼此隔绝,打冷战给双方提供的政治凝聚力等好处远远大于他们因此而付出的代价。  今天的世界高度融合,它不是强行的政治塑造,而是技术进步和市场经济不断扩张的结果。除非有生死存亡的绝对紧迫性,没有力量能够把世界重新进行政治或者意识形态阵营的彻底分割,那样的倒退会与技术进步和市场经济的本性发生根本冲突。”真不知道《环球时报》竟然找了这样的一个的总编!

  如果说胡锡进是60后,出生于新社会,完全不知道旧中国如何与列强交往,也没有新中国建国初期,如何反帝反霸,使中国完全摆脱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地位,站起来了的亲身经历,但是应该从书本上,知道满清王朝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知道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镇压人民卖国,使中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历史经验。

  据说,环球时报是以国际资讯为主的新闻报纸;还据说它旗下的“环球网是中国领先的国际资讯门户,拥有独立采编权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环球网秉承环球时报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的互联网.”真不知道它的总编竟然会是如此严重错误的国际视野!也不知道网管是怎么搞的,竟然容许这种严重错误的网文,不准批判!。

  且不说胡锡进关于“冷战”观念的陈旧和错误,也不论“历史决不会原谅的罪恶”不会发生这种欺人鬼话,如此这类错误,在他这篇文中,都是次要的,他的严重政治错误,在于他说“冷战时代与今天完全不同。那时的世界形成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苏联有把红旗插遍全球的意识形态,西方有与苏联式社会主义势不两立的危机感”,把冷战归咎于共产主义运动;为美国散布的“中国威胁”“自由世界”做论证;说什么“没有力量能够把世界重新进行政治或者意识形态阵营的彻底分割”,否认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他说的如此明白,还需要我分析吗?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中国,能认同这种观点、而不批判吗?不准批判的是什么样的人和组织?

  毛泽东1949年8月14日发表的《丢掉幻想,准备斗争》,1949年8月28日发表的《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对今天中美关系有非常的现实意义。

  毛泽东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中开卷说:“帝国主义替这些人民大众准备了物质条件,也准备了精神条件。  工厂、铁道、枪炮等等,这些是物质条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的物质装备,大部分是从美国帝国主义得来的,一部分是从日本帝国主义得来的,一部分是自己制造的。  自从一八四○年英国人侵略中国以来,接着就是英法联军进攻中国的战争,法国进攻中国的战争,日本进攻中国的战争,英国、法国、日本、沙皇俄国、德国、美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八国联军进攻中国的战争,日本和沙皇俄国在中国领土内进行的战争,一九三一年开始的日本进攻中国东北的战争,一九三七年开始继续了八年之久的日本进攻中国全境的战争,最后是最近三年来表面上是蒋介石实际上是美国进攻中国人民的战争。这最后一次战争,艾奇逊的信上说,美国对国民党政府的物质帮助占国民党政府的‘货币支出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美国供给了中国军队(指国民党军队)的军需品’。这就是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的战争。所有这一切侵略战争,加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的侵略和压迫,造成了中国人对于帝国主义的仇恨,使中国人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迫使中国人的革命精神发扬起来,从斗争中团结起来。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积一百零九年的经验,积几百次大小斗争的经验,军事的和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流血的和不流血的经验,方才获得今天这样的基本上的成功。这就是精神条件,没有这个精神条件,革命是不能胜利的。”

  胡锡进文章否定中国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打交道的180年经验,否定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反对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军事的和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流血的和不流血的精神条件。这个近两百年历史经验建立起来的,使中国能够站起来,不再做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精神条件是什么?就是“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毛泽东指出:“‘准备斗争’的口号,是对于在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的关系的问题上,特别是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的问题上,还抱有某些幻想的人们说的。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被动的,还没有下决心,还没有和美国帝国主义(以及英国帝国主义)作长期斗争的决心,因为他们对美国还有幻想。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和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或者相当大的距离。”这对今天中美斗争,对胡锡进这类“民主个人主义”的拥护者,真是切中时病,一针见血。

  最近,特朗普、特别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的、主题为《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的未来》的对华政策演讲,可谓是美国21世纪的对华白皮书。我只摘录阶段毛泽东1949年8月28日发表的《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的话,以澄清一些糊涂思想,使我们了解美国反华实质。

  毛泽东说“各种讨论白皮书的座谈会正在开,整个的讨论还在发展。讨论的范围涉及中美关系,中苏关系,一百年来的中外关系,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力量的相互关系,国民党反动派和中国人民的关系,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界民主人士在反帝国主义斗争中应取的态度,自由主义者或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在整个对内对外关系中应取的态度,对于帝国主义的新阴谋如何对付,等等。这种现象是很好的,是很有教育作用的。”现在,中国对于务卿蓬佩奥7月23日讲话的讨论,无疑是很好的教材,应当像当年讨论美国对华白皮书那样,在全党全国广泛、全面、深入地讨论,肯定是很有教育作用的。

  正如毛泽东说的:“这样一来,白皮书就变成了中国人民的教育材料。多少年来,在许多问题上,主要地是在帝国主义的本性问题和社会主义的本性问题上,我们共产党人所说的,在若干(曾经有一个时期是很多)中国人看来,总是将信将疑的,‘怕未必吧’。 在一九四九年八月五日以后起了一个变化。艾奇逊上课了,艾奇逊以美国国务卿的资格说话了,他所说的和我们共产党人或其他先进人们所说的,就某些材料和某些结论来说,如出一辙。这一下,可不能不信了,使成群的人打开了眼界,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们过去一再讲,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性,决定了美国与中国不可能“合则两利分则两损”,有些人不相信;上个月我们讲美国反对共产党执政的中国,有些人不相信;现在蓬佩奥以美国国务卿的资格说话了:“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中国,那么中国就会改变我们。”这一下,还有谁不信?我想,只可能是那些别有所图的人,还需要自欺欺人。

  毛泽东指出:“白皮书是一部反革命的书,它公开地表示美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的干涉。就这一点来说,表现了帝国主义已经脱出了常轨。伟大的胜利的中国革命,已经迫使美帝国主义集团内部的一个方面,一个派别,要用公开发表自己反对中国人民的若干真实材料,并作出反动的结论,去答复另一个方面,另一个派别的攻击,否则他们就混不下去了。公开暴露代替了遮藏掩盖,这就是帝国主义脱出常轨的表现。”现在,美国已经脱离了霸权主义的常轨,不能不说出其反共反社会主义真实目的,以要挟其他国家。

  毛泽东说:“中美两国人民间的某些联系是存在的。经过两国人民的努力,这种联系,将来可能发展到‘极亲密的友谊的’那种程度。但是,因为中美两国反动派的阻隔,这种联系,过去和现在都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并且因为两国反动派向两国人民撒了许多谎,拆了许多烂污,就是说做了许多的坏宣传和坏事,使得两国人民的联系极不密切。艾奇逊所说的‘极亲密的友谊的联系’,不是说的两国人民,而是说的两国反动派。在这里,艾奇逊既不客观,也不坦白,他混淆了两国人民和两国反动派的相互关系。”现在,蓬佩奥不再像艾奇逊那样混淆两国人民和两国反动派的相互关系,他公开讲:“我们必须与中国人民交流,并赋予他们力量,而这群中国人与中国共产党截然不同。”中国一些人早也公开反党叛国了。

  蓬佩奥说“中国在国内愈趋专制”。

  请看毛泽东当年的回答:“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是‘极权政府’的话,也有一半是说得对的。这个政府是对于内外反动派实行专政或独裁的政府,不给任何内外反动派有任何反革命的自由活动的权利。反动派生气了,骂一句‘极权政府’。其实,就人民政府关于镇压反动派的权力来说,千真万确地是这样的。这个权力,现在写在我们的纲领上,将来还要写在我们的宪法上。对于胜利了的人民,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

  中国积180年反帝反霸之经验,深知站起来了的中国不再趴下,必须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外抗美国霸权主义,内惩汉奸卖国贼!

  刘金华 2020年8月2日星期日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南街村和窦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共同经验:优秀党组织+农村工业化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乌有之乡发起2020年国庆假期赶赴南街村学习参访团公告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两日热点

乌有之乡公告

逼宫大戏——恒大危机的来龙去脉

走,杀死那个石家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