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耿来意 2020-07-05 来源:乌有之乡

那些正在四处声讨苟晶的人,正在把苟晶描写成“糟得很”的人,也是当年指责农民运动“糟得很”的那些人的接班人,对照一下,他们站在哪个的利益上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辨识吗?

  备受瞩目的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有了一个结果,山东省纪委监委、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经过调查核实,苟晶1997的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委培录取分数线,但本人未填报志愿,其个人身份、高考成绩等被邱小慧冒用;苟晶1998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统招录取分数线,本人填报志愿并服从调剂,被录取到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上学,系按程序正常录取,不存在其当年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学问题。

  这一举报案被依规依纪依法处理的人员共15人,这些人分布在促使冒名顶替案得以顺利完成的教育、公安等各环节,应该说,这个案件的大的事实是清楚的,即:顶替事实的客观存在。举报人苟晶在具体细节的描述上存在出入,甚至有夸大事实的成份存在,如她的考试成绩并不像她说的那么优秀,据此,有人认为案件出现了反转,甚至不少人在苟晶微博之下进行疯狂谩骂,认为她撒谎,欺骗公众,消费公众同情心,有媒体大佬也著文认为苟晶污染了互联网上的道义空间,破坏了互联网上道德和法治讨论的诚信规则,并认为严厉的正义揉不进半沙子。

  有一个很大的声音在说:苟晶糟得很!

  这不免让人想起大革命是毛主席的那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27年国民党背叛革命之前,中共党内、党外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都是颇有微词的,看着都不顺眼,认为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惰农运动”,“过火”,“乱来”,“农会权力无上,不许地主说话,把地主的威风扫光”,“向土豪劣绅罚款捐款,打轿子”,“土豪劣绅的家里,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动不动捉人戴高帽子游乡”,“为所欲为,一切反常,竟在乡村造成一种恐怖现象”,总之言之是“糟得很”,可以说是坏透了。毛主席经过三十二天的实地考察,得出了另一个结论:“好得很!”他是这样说的:

  “广大的农民群众起来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乃是乡村的民主势力起来打翻乡村的封建势力。宗法封建性的土豪劣绅,不法地主阶级,是几千年专制政治的基础,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的墙脚。打翻这个封建势力,乃是国民革命的真正目标。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这是四十年乃至几千年未曾成就过的奇勋。这是好得很。完全没有什么’糟’,完全不是什么“糟得很”。’糟得很’,明明是站在地主利益方面打击农民起来的理论,明明是地主阶级企图保存封建旧秩序,阻碍建设民主新秩序的理论,明明是反革命的理论。每个革命的同志,都不应该跟着瞎说。你若是一个确定了革命观点的人,而且是跑到乡村里去看过一遍的,你必定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痛快。无数万成群的奴隶——农民,在那里打翻他们的吃人的仇敌。农民的举动,完全是对的,他们的举动好得很!’好得很’是农民及其他革命派的理论。”

  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会得出不同的认同,这并不奇怪,这是因为立场问题在起作用。

  对于农民运动这件事,毛主席认为:

  “一切革命的党派、革命的同志,都将在他们面前受他们的检验而决定弃取。站在他们的前头领导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后头指手画脚地批评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对面反对他们呢?每个中国人对于这三项都有选择的自由,不过时局将强迫你迅速地选择罢了。”

  历史实践证明,毛主席当初对于农民运动的判断是无比正确的,农民运动固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不足,但它是“乡村的民主势力起来打翻乡村的封建势力”的运动,农民是中国革命的最根本的同盟军,毛主席最终依靠这支最坚定的同盟军,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苟晶,一个来自贫困农家的弱女子,向着制造了太多人生悲剧的高考顶替黑恶势力,以极大的勇气,拿起了维权的武器,发起了猛烈的冲锋。她的选择和行为,是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和风险的,她在走上这条维权之路的时候,一定也是思考了很多,如果她是出于私利的话,选择私了的方式,与当年的顶替者以大笔补偿的方式达成和解,岂不更加经济实惠,又不会开罪于顶替者那个利益集体,她通过公开举报的方式,正如她所说,是为了后来的人不再受她一样的伤害。她的这一举动,是射向高考顶替犯罪领域的一支响箭,是人民群众同腐败势力斗争的惊天壮举,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同时她又是聪慧的,她用了一些夸大的手法,成功的引起了更多的注意和社会影响,促进了问题的解决,如果没有这样的战术选择,谁又敢保证她的诉求不被淹没在浩澣的信息之中呢?她的夸大,是解决问题的助燃剂,并没有改变问题的性质和实质,又怎能妄称问题反转了呢?鸿门宴上,刘邦从杀机四伏的宴席上偷偷溜了出来,心里感到过意不去,表示还没跟人家说一声啊。他的随从樊哙说了一句话:“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如果你的眼睛只注那些“细谨”和“小让”,而忽视了“大行”和“大礼”,刘邦恐怕早死无葬身之地了。用在苟晶身上,你如果只盯着那些所谓夸大了的事实,便大骂她“糟得很”,是不是忽视了“大行”和“大礼”呢?

  1935年12月27日,毛主席在陕北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他批判了党内在过去长时期内存在着的狭隘的关门主义和对于革命的急性病,他说:

  “组织千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是今天的革命向反革命进攻的需要。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把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打垮,这是有目共见的真理。因此,只对有统一战线的策略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策略。关门主义的策略则是孤家寡人的策略。关门主义‘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千千万万’和‘浩浩荡荡’都赶到敌人那一边去,只博得敌人的喝采。关门主义在实际上是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的忠顺的奴仆。关门主义的所谓‘纯粹’和‘笔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向之掌嘴,而日本帝国主义则向之嘉奖的东西。”

  在苟晶问题上,所要求于苟晶的“纯粹”和“笔直”,对苟晶的无耻的口诛笔伐和苛责,甚至于下流的谩骂与攻击,只会博得谁人的喝采呢?只会是那些制造高考顶替这一罪恶勾当的团团伙伙,他们是会向之嘉奖的,而大多数的人民只会向之掌嘴!

  伟大的英国历史学家E.H.卡尔在结束他宏伟的多卷本苏联历史著作时说:“危险在于我们企图完全忘却并在沉默中无视革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这种危险来源于认识问题,更来源于立场问题。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惯用手法,他们惯于用革命中的错误否定革命本身,他们惯于用部分的损失掩盖巨大的成就。

  从苟晶事件上,也看到了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鬼影,他们用苟晶的部分夸大和失实,其中部分有可能是因年代久远而造成的记忆错误,来否定苟晶举报事件的道义性,他们看不到,或者不愿看到苟晶事件对于促进社会文明和进步的巨大推动作用,他们企图用局部抹黑全部,用个体否定整体,通过对苟晶污名化,来吓阻人们前进的脚步。

  毛主席曾经深刻地指出那些认为农民运动“糟得很”的人,“明明是站在地主利益方面打击农民起来的理论,明明是地主阶级企图保存封个别建旧秩序,阻碍建设民主新秩序的理论,明明是反革命的理论。”他要求“每个革命的同志,都不应该跟着瞎说。”

  那些正在四处声讨苟晶的人,正在把苟晶描写成“糟得很”的人,也是当年指责农民运动“糟得很”的那些人的接班人,对照一下,他们站在哪个的利益上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辨识吗?

  射向苟晶的枪已经扣响了板机,这是一次集体的反扑,善良的人们啊,你要擦亮眼睛,苟晶是为自己讨公道,也是为我们的后人们不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甘愿站出来牺牲的,我们应该支持她,即便习惯于做一个看客,也应该象毛主席教导的那样:

  “不应该跟着瞎说。”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真理的味道非常甜”——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本出版一百周年①

刘金华: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两日热点

投降,是要被杀全家的

多少个头衔算个P!还有更厉害的呢!

猪已中邪!资本垄断是“内循环”的大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