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机器人”,你是来搞笑的吗?

子午 2020-06-02 来源:子夜呐喊

某视频账号直播美国SpaceX载人“龙”飞船发射,98万人在线观看:   奇葩的是,下面出来一堆“厉害了我的国”的评论。   时隔九年,特朗普政府才再次恢复了载人航天,以此提振美国的“制度自信”。而视频平台那些“账号”看见“龙”、看见“飞船”,就要出来喊“祖国加油”,这疑似一场由机器人自动刷屏引发的翻车事故。   据公众号“消费Z时代”披露,“只需花70元,就可以在抖音直播中刷100个“机器粉”观

  某视频账号直播美国SpaceX载人“龙”飞船发射,98万人在线观看:

  

  奇葩的是,下面出来一堆“厉害了我的国”的评论。

  时隔九年,特朗普政府才再次恢复了载人航天,以此提振美国的“制度自信”。而视频平台那些“账号”看见“龙”、看见“飞船”,就要出来喊“祖国加油”,这疑似一场由机器人自动刷屏引发的翻车事故。

  据公众号“消费Z时代”披露,“只需花70元,就可以在抖音直播中刷100个“机器粉”观看数据,观看时间长达2小时;在淘宝直播中,更是120元能买到10000个机器粉观看数据;还有专门组织真人粉丝进行直播刷数据的商家,粉丝进去直播间观看1分钟,就能拿到5毛钱的酬劳……”通过淘宝搜索关键词“直播观看”发现,有大量1~10元不等的直播刷数据产品:

  

  这年头,搞场直播不带几万“机器人”出来,都不好意思露脸了。“人气”数据对视频平台意味着流量、“月活量”,更意味着已上市者的股价和待上市者的估价,意味着资本可以圈多少钱;“人气”对up主则意味着影响力、形象,更意味着直播带货能接什么价位的广告。

  被送上中国互联网神坛的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曾经有一句断言,“未来的一切生意都是数据生意”。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数据就是资本,流量就是资本,数据排名直接影响一家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估值。

  2016年初,“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在微信朋友圈指责第三方数据公司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报告失实,表示将终止与艾瑞的一切商业合作。起因就是艾瑞发布的一份新闻客户端行业排名报告显示,“今日头条”的日活跃用户为960多万,落后于“腾讯新闻”和“一点资讯”。但“今日头条”坚称,在多家第三方数据机构报告中,其活跃用户数都超过三千万,艾瑞咨询疑为利益进行数据造假。

  前不久,瑞星咖啡数据造假的新闻刷爆了互联网舆论,4月2日盘前瑞幸咖啡股价暴跌80%以上,原因是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数据造假,这几乎相当于瑞幸一个季度的营收。瑞幸自创立后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2018年1月正式开始运营后,仅12个月就开了2370家店,新开店速度超过星巴克。成立仅18个月,就神话般地在美股纳斯达克上市,8个月后市值便翻番,达到120亿美元。瑞幸数据造假的事情再次告诉我们,资本市场里互联网创业的故事原来都是骗人的,华尔街就是一小撮大骗子领着一帮小骗子割散户的韭菜。

  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之下,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造假、欺骗,是资本惯用的手段。

  不要以为造假是温州商人的专利,不要以为只有中国才会出“三聚氰胺”,欧洲一样有“马肉风波”,温商不过是跟着他们的西方师爷“有样学样”。2017年底开始,神户制钢、日产汽车、斯巴鲁、三菱材料陆续陷入造假丑闻,多年前早就走上神坛的“日本制造”忽然之间变身“日本假造”。然而,这并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

  2009年,丰田汽车出现油门突然加速问题,被美国政府勒令召回。2010年美国国会展开调查时,从丰田内部文件中发现,丰田早在2007年就清楚地知道问题的存在,但并没有把精力放在解决车辆的故障上,而是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美国政府进行游说。

  事实上,不只是日本。1971年,美国福特平托问世,售价才2000多美元,收到工薪阶层的欢迎。1972年5月的一起追尾事故,导致起火爆炸,导致一死一伤。事后的调查显示,福特早已知道平托的安全隐患,只要给每辆汽车加装一个11美元的设备就能避免隐患。福特计算了一下追尾事故发生的概率,以及这个概率需要的赔偿总额,对比了给1250万辆平托加装设备需要的总成本,发现加装的总成本远远高于赔偿总额,于是选择了隐瞒。

  资本为了利益,可以赤裸裸地篡改数据、草菅人命。到了数据资本主义时代,数据高度垄断化,数字鸿沟进一步加剧了不同阶级之间的信息不对成,更有利于资本的数据造假和信息欺骗。

  在当下的互联网垄断格局之下,以BAT为代表的数据寡头分别通过搜索、电商和社交垄断了主要信息节点。通过对互联网用户浏览、搜索、点击、收藏、购物、支付、运动轨迹、甚至时社交关系等多项内容的大数据采集、分析,精确地识别用户的个人隐私、掌握用户的习惯、偏好,精准地向用户推送“广告”,一方面,这对用户而言意味着一种便利,但另一方面,则意味着个人隐私权的丧失以及更加精准的“欺骗”。

  这对于绝大多数不掌握数据节点的“数字无产阶级”是极不公平的;而那些对互联网使用率较低或根本不接触互联网的贫困群体,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并不能幸免于难,他们只是被甩在了现代化的视域之外,可能要承受“数据地主”和“数据民工”的双重欺骗。

  就像马克思所处的时代一样,积极的反抗显然不是捣毁机器,数据资本主义时代的积极反抗不是拒绝使用现代化的信息工具,而是要夺回数据节点的社会所有权。

  至于膜拜数据皇帝的“人民富豪”的概念,完全是无耻的欺骗。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2020年7月8日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求是》(2020年13期):习近平: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的讲话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光明日报》:井冈山精神的历史形成与深刻内涵

2020年7月8日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

《天津日报》:毛泽东:始终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

两日热点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一)

​ 孙锡良:南海是否需要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