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郝柏村死了,但国民党反动派的土围子还不少

雨夜桂花 2020-05-23 来源:乌有之乡

我们务必提高警惕,直言不讳地予以及时揭露。只有真正消灭了这些土围子,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大业才会有坚实的保障。

  郝柏村死了,但国民党反动派的土围子还不少

  雨夜桂花

  3月30日,蒋介石的家臣、蒋遗民郝柏村死了。国台办发言人表示对其“不幸辞世深表哀悼”,认为其“民族情怀深厚,坚决反对‘台独’,致力国家统一,为推动两岸关系发展贡献良多,赢得两岸同胞广泛赞誉和敬重”;表示“斯人虽逝,风范长存。期待两岸同胞携手努力,坚决反对‘台独’,维护台海和平稳定,致力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

  但这种表态至少回避了几个关键问题,与新中国人民群众的观感之间落差很大。

  第一,蒋家王朝的家臣和蒋遗民郝柏村的“民族情怀”,与中国共产党人和新中国人民的民族情怀是貌合神离、泾渭分明的。郝柏村的所谓“中华民族情怀”,不过是立足于咬定蒋家王朝、败逃伪政权及其半封建半殖民地意识形态乃“中华正统”、“中华文化正统”;致力于坚定反共反无产阶级和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劳动人民;停留在无视五千年中华文化中的形形色色糟粕,无视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民主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的丰富内涵和根本逻辑这些基础之上的、空洞虚幻的、混合着对蒋介石及蒋家王朝可笑愚忠与半封建半殖民地意识形态大杂烩的所谓“民族情怀”,同当今西方资产阶级媒体对新中国嘴尖皮厚、颠三倒四的捧杀与抹黑可谓异曲同工。简言之,如果说蒋家王朝的孝子贤孙郝柏村有所谓“民族情怀”,那也是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梦回半封建半殖民地“民国盛世”的“民族情怀”。

  第二,郝柏村的“坚决反对台独”,为的是“坚决捍卫蒋伪政权”,而非认同甚至支持共产党。之所以坚决反对台独,是因为台独将郝柏村从灵魂到肉体终身攀附的蒋家及蒋家王朝,明确为负有原罪的大独裁者和“中国外来政权”,等于是刨掉了死忠蒋遗民郝柏村的精神祖坟,这是郝柏村断不可接受的。若不“反台独”,则不仅忤逆了蒋家,更会让自己成为死无葬身之地的孤魂野鬼,但正如其在参观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等地时公然叫嚣的所谓——“抗战是蒋公领导的”、“国民党才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抗战真相就在蒋方智怡对其授权开放的蒋公日记里”、“共产党伪造了抗战历史”一样,郝柏村至死都在反共,但其表演蒋家王朝忠贞孤臣的反共立场,却都是建立在完全反动和荒谬的逻辑与史观上的。简言之,郝柏村为延续僵而不死的伪政权搞“反台独”,跟共产党为完成新中国和中华民族统一大业的反台独,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郝柏村致力的“国家统一”,连蒋家王朝盘踞大陆时期都从未真正实现过,更别说什么痴人说梦的“反攻大陆、还都南京”了。

  第三,郝柏村若真对所谓“两岸关系”发展贡献良多,那“两岸关系”应当更好而不是更糟、更顺畅而不是更阻塞、更莺歌燕舞而不是更风声鹤唳,更该得到14亿新中国人民压倒性民意认可而不是武统声浪沸反盈天。与所谓“赢得两岸同胞广泛赞誉和敬重”正相反:郝柏村鞍前马后的孝子郝龙斌,在今年1月底参加国民党党主席补选的电视专访中,甚至比台独更嚣张地叫嚣:“‘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是国民党存在的最基本理念,不容改变,因此党内在面对中国大陆时,不需要软弱,对岸也应该拿出善意。如果我们释出的善意都没有对等、尊严的角色来回应的时候,我们也不需要跟他交往,甚至既然不需要交往,那其实通邮、通商、通航这些我们将来有没有必要再继续进行下去,也可以做重新的考量”——好一副伪政权“赏脸”新中国的迷之自信,十足的不自量力!无视1927年“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蒋伪民国继续盗用孙文创立的中华民国旗号欺世盗名;无视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占领南京伪总统府、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败逃台湾省的蒋伪政权残部打着蒋伪民国的旗号继续装君扮国,可谓郝柏村、郝龙斌两父子一脉相承的反动政治立场。我不知这算不算的所谓“风范长存”,我完全不相信这种反动政治立场能得到新中国14亿人民的广泛赞誉和敬重。

  此外,为郝柏村抬轿子、拍马屁的新中国媒体也不少。比如凤凰卫视官方账号,就在4月6日凌晨零点24分《凤凰大视野》栏目推出了“重返战场——郝柏村的抗战之旅”文字版。其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不战而逃丢了东三省到1936年双十二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再到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爆发的近6年时间,居然被郝柏村神奇洗地为——“现在大家都在指责宋哲元,没有能够守北平,宋哲元不但没有过还有功,《塘沽协定》以后我们这两三年的时间就靠着宋哲元同日本人周旋,我们才能够有从民国22年到26年这四年时间”——那么试问:九一八事变一发生就发表抗日宣言的中华苏维埃临时共和国和中国工农红军,为什么在江西苏区被国民党蒋匪军重重封锁、屠杀“围剿”?难道只有郝柏村的蒋家王朝才有资格独家抗战?靠签订《塘沽协定》等卖国条约“赢得的”时间,蒋家王朝用来整军备战打鬼子了吗?非也,都被用来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群众、打内战了。

  再比如,郝柏村声称:“抗战我们中国的空军是一个世界最了不起的空军啊,我们战史上是有空战的,从我们中华民国的空军开始的”——那么试问:蒋家王朝的官史中为何只见美国民间志愿者飞虎队,不见苏联援华航空队?国民党空军那点家底,在1937年8月13日的淞沪会战中几乎拼光,国民党空军向欧美订购的363架飞机,到1938年4月仅到货85架,其中还有13架未装好,何以在1938年2月就能将作战飞机恢复到390架,其中驱逐机230架,轰炸机160架?实际上截至当月,苏联就向中国出售了232架军机,价值2254万美元,其中战斗机156架,轻型轰炸机62架,重型轰炸机6架,教练机8架。郝柏村选择性吹牛的把戏,让我想起至今仍存于国民党空军军史馆的那句“歼匪过亿、大捷转进”的解说词,令人莞尔。

  更卑鄙的是,在该节目中郝柏村“抗战开始后,基本上第一个战略就是要以时间换空间。所谓长期持久的抗战,山西如果我们能够固守,那我们就可以控制华北平原,基本上可以控制华北”的表述,蓄意、轻佻回避了全面抗战初期,蒋家王朝内部诞生的蒋介石集团“抗战速胜论”和汪精卫集团“抗战必败论”这两朵奇葩,似乎国民党蒋匪军一下子就找到了《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搞清楚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认识到了《论持久战》的辩证思想和战略战术意义——这些来自毛泽东的光辉思想和伟大著作,更别说蓄意回避何应钦、上官云相等亲日顽固派发动的皖南事变等一系列破坏第二次国共合作、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破坏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斑斑秽史了。

  很明显,由于1935年考取国民党南京陆军军官学校时才16岁,郝柏村错过了在江西苏区和长征路上屠杀共产党和红军的机会。1938年进入国民党湖南零陵炮兵学校,19岁即迎来人生的第一个巅峰——抗战。到1948年29岁时,被反共大将、蒋匪军参谋总长顾祝同调去当随从参谋,然后跟随蒋匪军残部败逃台湾省——但1945-1948年之间履历不详。之后,就是在台澎金马几个东南孤岛上“铁血反共”、“精忠报主”了。郝柏村假仁假义在大陆兜售“抗战真相”,这种选择性的兜售和“健忘”,像极了蒋介石地图开疆、日记强国的路数。

  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官微在《台湾新闻脸》节目中请了邱毅回忆“反独大将”郝柏村。而该节目一句“1949年郝柏村随国民党迁台”——即反映了对待历史的不老实。一个受到4万万中国人民爱戴拥护的国民党、“蒋总统”,放着南京总统府不坐,吃饱了撑的“迁台”干什么?为何高姿态礼让“共匪毛匪”坐江山,自己跑去台湾岛继续“寄情于山林泉石之间”?这符合基本逻辑吗?

  如前所述,邱毅口中郝柏村的“反独”、“灭独”,既不能把蒋家王朝及其败逃伪政权洗白成“中华正统”,也无法掩盖其为蒋家王朝和伪政权当打手、搞维稳的政治立场。换言之,蒋伪政权和台独分子不过是乌鸦笑猪黑,谁都不是好东西。郝柏村为延续伪政权的独裁专制搞“反独”、“灭独”,从来没有也根本不可能像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即民革那样,通过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斗争洗礼和教育帮助,成为无产阶级、共产党和劳动人民的亲密朋友和政治同路人。郝柏村出书《无愧》来自我标榜,邱毅将其概括为“他无愧于他的坚持,无愧于他的大局为重,无愧于他的操守”——而事实却是:郝柏村错误地选择了一条为对内压迫人民,对外卖国求荣的蒋家王朝做帮凶、当打手、献愚忠、装孝子的邪路;可耻地站在顽固反共反人民的第一线,为蒋氏父子卖命卖身、造谣撒谎、出卖灵魂,带着对千千万万被国民党蒋匪军屠杀的共产党人和劳动人民的无愧之心,可耻地进入坟墓;他惟蒋氏父子之命是从,以蒋某人日记为历史终结和标准答案,无论在治世、治身还是治史问题上都无一例外地假扮公道、伪善考据、巧言令色、节操扫地。而当年比郝柏村位高权重的国民党战犯,绝大多数通过共产党新中国的改造教育,均心生愧意、幡然悔悟。可见,靠一味讨好反动派、避讳蒋遗民头顶癞疮疤来“和平发展”这种划海而治的不正常“两岸关系”,既不能提升新中国的四个自信,也不能起到正本清源、鞭挞教育改造一般反动蒋遗民的作用,更无法消灭顽固反共反华的蒋遗民和台独分子,进而解放台湾省,实现国家领土主权的彻底统一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的讲演《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945年8月13日)中,曾提到1936年党中央驻地保安县西南有个土围子旦八寨,长期盘踞着一小股反动武装,直到红军一边争取寨内群众一边武力打进去,才最终解决问题。他形象地指出:“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可见,没有先进政党组织起来的人民,反动的东西就会像鼓吹“民国范儿”的逆流一样,甚嚣尘上、颠倒黑白。而针对当下一些伪和平主义蒋遗民支招“武统定会两败俱伤,大陆既要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更不能跨过‘海峡中线’,等哪天‘中国’既富裕又‘民主’了,买下‘台湾’比打下‘台湾’更划算,也才能让‘台湾人’接受共产党,两岸才能心灵契合”的“妙计”,毛泽东在该文中其实早就尖锐讲过:“我们有些同志就是相信政治影响,以为靠着影响就可以解决问题。那是迷信。”过去30年的对台工作早已证明:共产党人若不坚持原则、明辨是非,以为靠着一团和气的单边让利、为蒋遗民讳而主动放弃阶级斗争武器和无产阶级革命话语权;以为搞社会主义搞公有制搞无产阶级专政很丢人现眼、与“国际”脱轨;以为只有向蒋遗民靠拢甚至“什么都可以谈,国旗国号国歌都可以谈”,才能设计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那无疑颠倒了作为和平结果与实现和平结果的武力手段之间的辩证关系,只能沦为伪和平主义的一厢情愿、水月镜花。

  在我们周围,也存在类似为少数人谋私利的土围子。在对台工作中,他们对于坚决消灭反动派、彻底解放台湾省的广大民意,在某个时候、某个方面是赞成的,对于新中国的某些胜利是高兴的,因为这可以给他们带来某些实惠。而只要这些实惠到手,他们就觉得可以经营自己的安乐窝了。什么解放军为何不改名为国防军、什么不要被美帝国主义抓住新中国的“睾丸”,对不起,留给后人解决吧,我管不了了——对此,我们务必提高警惕,直言不讳地予以及时揭露。只有真正消灭了这些土围子,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大业才会有坚实的保障。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 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

学习毛主席,坚决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求是》(2020年11期):习近平: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国际社会声援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钱昌明:马丁·路徳·金的“梦”能实现吗?——由黑人弗洛伊徳“无法呼吸”引发的联想

《学习时报》:毛泽东如何做到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两日热点

简评某“著名学者”关于新冠疫情源头的言说

什么时候卖国都可以如此“理直气壮”?

黑人被打死为什么总是会引发骚乱?从38军碰上黑人团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