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双石 2020-03-29 来源:双石茶社

她的命门,不在造谣,在于讲故事只讲半截,然后,依据半截来筛选受众,划分立场。 这还有得谈吗?还能合得来吗? 我们跟这样的“半边人”,永远没办法同路。

  

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这俩天儿在双爷门前叫骂的方妈粉们有一个杀器——

  “你来过武汉没有?你站着说话腰不痛!”

  “你要来了,我保证武汉人民打不死你!”——这个涉嫌暴力威胁哈!

  ……

  双爷狠不屑狠不屑,我大武汉是英雄城——满城英雄啊。双爷我就不相信方妈乃至方妈粉们能代表武汉人民说话。双爷只需要用公知及公知粉们常用的民主自由句式回复一句:“你肿么证明你能代表武汉人民?谁选的你?委托书亮一哈如何?”……

  如今是个神马时代?信息大时代,双爷我虽然人不在武汉,但心系武汉,双爷我的微信群中很多很多武汉朋友,群里见天儿跟他们互通信息还请他们讲座的干活——当然不仅是他们,还有全国各地参加抗疫战争的各界人士。他们跟方大妈及方妈粉们肯定不是一个路子——虽然同乘一条求生方舟。

  这不,说啥来啥,有朋友转来一位武汉朋友的文字,同样身居危城,这位朋友对灾难的感同身受应该是甚于见天儿就在微博上哭诉的方大妈的,但这位朋友说他跟方大妈不是一路人。理由是方大妈是一个讲故事只讲半截,或者说专拣半截故事讲的说书人。双爷觉得这位武汉朋友讲话真是讲要了要害,对准了榫头,久在江湖上行走的双爷我很佩服很佩服:讲故事嘛,就得有来龙,有去脉。比如咋来滴,现在咋样?以后会咋样?一个讲故事讲半截、半半截,展览事件碎片只会作悲情呼号的叙事者,酱油众们还真得高度置疑她(们)是否会有要带你进沟的动机和意图!比如就在前两天儿跪舔洋人国“群体抗疫”、“十艘王船来抗疫”、“天堂国不需要抄作业,天堂国只能让别人抄作业”的美好叙事者,现在就不应该噤声儿,而应该接着把故事讲下去,直至讲完!这么着,酱油众们才能得到一个整体的、有衔接的动态画面……

  否则一个不留神儿,就会上错救生艇——这个,可能很要命哈!

  ——故事讲不讲完,讲不讲完整,真的很重要,太重要了!

  还好还好,当今天朝P民,明白人儿还是居多——这位武汉兄弟就是一位。方大妈和方妈粉们要开展带节奏拉人进沟的活动,那就且得提防了:这些武汉P民,其实是你们的天敌!你们带不走他们,他们知道那是条沟!你们要玩儿,只能自己进沟里玩儿!

  键击至此,刚好央视《新闻调查》正播武汉红会医院的93天抗疫阻击战——的确惨烈,的确悲壮。红会医院是一家二甲医院,不是传染病专业医院,医院设施设备也不具备抗疫防疫的功能!在武汉封城初期医疗资源挤兑潮的冲击之下,击乎被击穿,损失惨重,濒临无望之境——来挤兑的人流30%不是新冠患者,结果来医院反而加大了感染概率,医护们也被感染很多,完全是疲于应对,精疲力竭,眼瞅着就要崩溃……

  故事如果只讲到这儿就结束,你是不是有赶紧弃船求生的感觉?

  甭急,故事还有下一半儿耶——

  关键时刻,大年初一从四川驰援的友军赶到,红会医院被挤兑得已经残破的医护们喜极而泣:你们再晚来两天,这座医院就完了。这些援军一到,立即与红会医院的医护共同投入战斗,现做计划现改造,把这所医院改造能适应传染病院要求的战地救护所,然后一起扛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现在终于迎来了恢复医院正常治疗秩序的一天……

  红会医院遭到重创的队伍,居然还能上场,与友军并肩再战,直至扛过艰难迎来胜利!

  ——妥妥就是打仗的节奏啊!

  这才是武汉人,这才是英雄城的英雄人,不了起!

  至于方妈和方妈粉们,你们自己进沟吧!——要不另觅救生船?比如大洋彼岸?

  走好,不送!

  

附:如何评价作家方方?

 

  李劼

  我既没骂过她,也没赞过她。

  问题并不在于她写得有多真,多好还是多假,多渣,仅仅是因为我们跟她不是一路人。

  关键点是她有否造谣吗?

  显然不是。

  她的命门不在这里。

  她心里门儿清,就算细节与具体个例对不上又如何?

  “从宏观上而言”,谁又敢否认武汉(湖北)的惨烈和牺牲呢?

  她只需要站住“确实惨”这个基本盘,你再怎么纠结“具体如何惨”也打不穿她。

  死亡患者三千多,绝大多数在湖北,其中又有一大半在武汉。

  封城导致城市几乎停摆,附加伤害骇人听闻(比如因无法透析而自杀的老爷爷,因家人被隔离而死亡的脑瘫儿)。

  这些都是事实,甚至官方新闻都有报道。

  我跟我老婆,都有病,都要吃药,都差点断药,一家老小六口人,最困难时一顿饭只吃3个素菜,这也是事实(参见我其他答案)。

  我外婆去世了连丧事都没法办,只能眼睁睁由“有关部门迅速处理”,都是事实。

  我们从不否认,也不掩盖。

  谁家还拎不出几件惨事?

  有没有“殡仪馆满地手机”,“我一个医生朋友给我发了照片”这些细节很重要吗?

  那么,为什么明明在“惨”上面是有共识的,我们最终还是没有跟她一路呢?

  因为,我们不能靠哭丧过日子,正如同不能靠躺在功劳簿上过一辈子。

  人民群众是人,会有情绪。当然会因惨而痛。

  人民群众是人,也会有脾气,也会因痛而怒,会批评,会监督,会声讨,会呼吁追责。

  但是!当人民群众集合起来,还是一股伟大的力量,更会痛定思痛!

  我们跟方方(们)的区别就在于:

  他们止步于倚靠着触目惊心的现象卖惨,哭丧。

  而我们受惨状刺激,会进一步采取行动,为了防止悲剧一再发生而拼命自助,自救。

  而这种拼命,方方(们)是不写的。

  他们会写医院里没有空床位,病人只能躺在走廊的地上,但火神山,雷神山,方舱医院,应测尽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宁可床等人,不能人等床,他们不写。

  他们会写“我一个医生朋友(或殡仪馆熟人)告诉我又死了多少人”,但更多的医生朋友冒着危险插管救人,想尽一切办法探索有效诊疗手段(从俯卧位更有利于病患到风闻瑞德西韦可能有效而火线上临床试验),他们又不写。

  他们会写“有两口子面临断药风险”,但药店从总库调货,又给续上了,以及开通网络问诊平台,为疫区提供求医问药服务这些后续,他们还是不写。

  他们会写“物质匮乏,生活无着”,但小区业主自发搭建团购群,拉菜贩子进群,绞尽脑汁谋物流,保供应,一直撑到形势好转,爱心肉,爱心菜,爱心鱼,爱心水果,爱心鸡蛋等援助到位这些变化,他们依然不写。

  他们会写“无助的人在阳台上敲锣”,但社区自查自纠,转变工作作风,深抓细节(比如微信群服务青壮年,纸质小本本统一登记汇总求购信息服务用不惯微信的中老年人),指挥部陆续开通专门针对其他病患(如尿毒症等)的医院,他们总是不写。

  他们会写“孕妇忐忑的摸着肚子”,但社区统一登记孕产妇信息,想办法安排产检和妇产医院(有些条件好的社区干脆还安排专用车辆),省妇幼保健院绝不接受新冠肺炎患者,连发热门诊都不设立,专门为孕产妇及小生命保留一方“净土”,他们照样不写。

  不写不要紧。毕竟言论自由,毕竟是真的惨烈,写悲剧又不犯法。

  但他们只允许自己写悲惨,却不让别人写悲壮。

  他们写悲惨,要夸,要赞,要捧场。叫良心,吹哨。

  别人写悲壮,要反对,要批判,叫丧事喜办,粉饰,粉红。

  她的命门,不在造谣,在于讲故事只讲半截,然后,依据半截来筛选受众,划分立场。

  这还有得谈吗?还能合得来吗?

  我们跟这样的“半边人”,永远没办法同路。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 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

学习毛主席,坚决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求是》(2020年11期):习近平: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国际社会声援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钱昌明:马丁·路徳·金的“梦”能实现吗?——由黑人弗洛伊徳“无法呼吸”引发的联想

《学习时报》:毛泽东如何做到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两日热点

简评某“著名学者”关于新冠疫情源头的言说

什么时候卖国都可以如此“理直气壮”?

黑人被打死为什么总是会引发骚乱?从38军碰上黑人团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