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千万不要低估美国“中国盟友”的力量

肖志夫 2020-03-27 来源:老夫子杂货铺

毫无疑问,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位高权重的实权派,想想人家要“扳倒中国”还指望他们呢!不说别的,单说对媒体的掌控就可略见一斑。

  老夫查看美国知名时事评论员Ksliu3月23日写的博客《终于改口:特朗普承认说粗话不好》: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中,特朗普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个提法了,记者问他为什么,特朗普承认美国社会出现一些指责华人的“粗话”(nasty language),为了保护美国的华人,他决定不再使用“中国病毒”这个提法。

  博文说,自3月16日以来,特朗普在讲话中多次使用“中国病毒”的提法,虽然不断受到媒体的质问和反对,但是他也一再为自己辩护,并且强调这是对中方关于“美国军运会运动员将病毒带来武汉”言论的反击。值得庆幸的是,特朗普自己的下属也不断公开反对他的提法,使他最后不得不有所收敛。

  特朗普为什么终于“改口”了?你看他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为了维护美国华人的利益。其实不然,老夫3月23日发文《特朗普可以不要脸但不能不要选票》指出,特朗普之所以用“中国病毒”污名化中国,甚至“美国要求联邦机构统一口径抹黑中国”,目的是转嫁美国政府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的责任,为争取连任拉选票。没想到出了一着“臭棋”,适得其反,遭到民主党和美国民众广泛而强烈的批评。特朗普见势不妙,赶紧收场,否则对他的竞选十分不利,“民主”国家的总统最关心的永远是他的选票和再次当选

  令老夫感到惊讶的是,国内一些美国“中国盟友”见风使舵,反应神速,就在特朗普“改口”当天午夜就抛出了一系列“呼应”的言论:“任何制造中美对立的人会被历史诅咒”,“历史上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以致“舆见”发文感叹“风向变得太快来不及转过脸”。且不说“中国盟友”鼓噪的美国拯救中国是罔顾历史事实(推荐阅读杨昭友原创《为什么有人要在这时候说“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肖志夫原创《“庚子赔款”蒙骗了多少人》),他们向美国主子献殷勤的急切举动也使得他们的卖国嘴脸昭然若揭:你看,我们“老板”已经停止使用“中国病毒”污名化中国了,而且美国又对中国“有恩”,3月27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8万开始成为全球新“震中”,股市十天四次熔断……中国不是有知恩图报的优良传统吗?那就赶紧出手相救吧!似乎刚刚发生过的、正当中国人民众志成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美国政府不仅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从政治、军事、经济、科技、舆论等方方面面在中国背后捅刀子的事情,跟他们毫无关系:

  在世卫组织明确不建议甚至反对对华采取旅游和贸易限制措施后,美国政府反其道而行之,第一个发出撤侨令、第一个取消与中国的所有航班、第一个宣布全面禁止中国公民入境……刻意制造和传播恐慌情绪;

  1月25日(正月初一),正是中国人民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蒙哥马利号”擅自侵犯南海中国海域,作为美军2020年首次“自由航行”行动;

  继香港法案、新疆法案、西藏法案之后,3月4日美国众议院又以415票对0票通过了“2019台北法案”,第一次在法律上承认台湾作为“国家”的地位,进一步公开挑衅“一个中国”底线;

  美国积极推动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列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商务部长发表丧尽天良的言论——“(中国)目前处于扩散期的肺炎疫情将有助于工作岗位回流美国”;

  《华尔街日报》发表辱华文章,打出醒目的标题——“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但他们誓不道歉;

  特别是特朗普总统3月16日在推特上首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并诬称正是“中国病毒”令美国企业受到了影响;

  ……

  这一切简直就是往中国人伤口上撒盐,趁它病,要他命”,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

  看到这次美国“中国盟友”的快速反应,又让老夫想起了2019年6月某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请央视不要把中国变成撒娇的小三儿》,文章说:几天前特朗普一声制裁,央视就播放起了《上甘岭》、《英雄儿女》等反美影片;6月18日特朗普一个“示好”电话,央视马上180度大转弯,又播放起了美国飞行员和八路军女战士的《黄河绝恋》。这种天上地下的巨大反差,简直把“中美夫妻论”演绎到了无以复加的惊人程度!这哪是两个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分明已是“小三儿”在向郎君撒娇!一旦被打骂就哭泣生气,可是只要郎君给个笑脸,马上就急不可耐地投怀送抱……

  老夫不得不叹服:美国“中国盟友”的力量是何等强大!怪不得有些美国官员曾经那么有底气地公开宣称:扳倒中国指望“我们在中国内部的盟友和支持者”!要知道,美国国策和战略目标就是要把中国彻底打趴下,维护其世界霸主地位。

  老夫注意到,特朗普在近期竞选连任的演讲中大肆鼓吹“针对中国人的伟大胜利”:对中国打贸易战干捞500亿美元的关税“顺差”,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谈判协议,我们不仅没有取消关税(当然当前我们迫切需要中国制造的口罩,临时减免个别品种关税),还在协议中加入了具有非常强有力的“警察”条款,还规定“中国不迟于2020年4月1日,应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允许美国独资的服务提供者进入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服务领域”,中国还承诺增加购买美国产品不少于2000亿美元……自然,特朗普给美国人民赢得的这些“实实在在的好处”当中,少不了美国“中国盟友”的功劳。

  老夫说过,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但首先是一枚奸商。他完美地继承了美国白人种族的民族劣根性——信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惯用手法就是极限施压——一个远高于预期的条件让对手无从下手——反复无常的变化给对手施加压力——给出次优条件让对手急于接受了事——达到最初想要的结果。在中美第一阶段贸易谈判中有这样一个细节:美国政府宣布第三轮对从中国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后,突然故意把关税税率提高到15%,特朗普甚至威胁要提高到50%。中方有些紧张了,承诺在未来几年内大规模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总额在中国2017年这些商品和服务的年度进口额基础上,增加不低于2000亿美元。拿到这笔“大单”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提议将3000亿美元中的1200亿美元商品税率从15%调回到10%。但中方认为“美国在谈判中没有取消足够多的已加征关税”,太不对等了。这时,美方威胁说:是时候解决了,如果没有,总统将准备对包括智能手机和玩具在内的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的关税,“不要考虑关税降低”,“考虑一下不达成协议会发生什么”……吓死宝宝了,于是中方立即表态:“已准备好达成协议,只要莱特希泽再批准一项折衷方案——将15%降至7.5%,而不是10%,双方都可以接受这一妥协,并努力解决剩余的问题。”美方对此欣喜若狂,立即着手提供协议细节……请注意“美方对此欣喜若狂”的用词,很耐人寻味!

  此时,老夫不由得又想起了3月9日美国股市今年第一次触发熔断机制时一位美国朋友跟我的一通语音聊天,TA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的情况,当时的财长保尔森亲自跑到中国求救,请求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帮助美国渡过难关,中国当即表示:“救美国就是救自己”,大量增持美国国债,同时自己也进入了货币相对宽松的时期……TA说,这一次显然比2008年严重得多,大概率引发美国新一轮金融危机,TA担心中国又干这种“蠢事”,特意提醒老夫写一篇文章敲敲警钟(《美共和党人:美国是白眼狼中的白眼狼》3月11日人民网原创首发)。

  现在看来,这位美国朋友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今特朗普又在故伎重演,加上美国“中国盟友”的密切配合,可预见的未来很可能历史重演,中山狼还是中山狼,东郭先生还是东郭先生

  3月25日,老夫看到吴铭发文《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指出:鲁迅先生曾经提醒中国人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我们中国吃过汪精卫“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的亏,吃过蒋介石派特务到南朝鲜残害志愿军战俘的亏,吃过李鸿章、余保纯、胡适、汤丙会这类吃里扒外、为虎作伥者的亏,所以,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鲁迅先生的这个警告。

  老夫一贯认为,“要谨防堡垒从内部攻破!”“有时候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正面交锋的敌人,而是隐藏在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因为有些人确实存在现实的“在美利益”,有的老婆孩子已经在那边了,有的早就谋划着去那边安享晚年,有人“在美国散步惊见原部委领导”,“你想象不到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在为美国工作”……试想,美国定点清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最高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的行动,如果没有事先收买他身边的人、掌握他的精准行踪,以及没有人提供他行程每个节点的时间、位置等精准情报,美国即便拥有高科技尖端武器装备,也是不可能达成目的的,要知道,苏莱曼尼是伊朗和伊拉克重点保护对象,两国都采取了非常严密的防范措施。

  所以,我们绝不能低估美国“在中国内部的盟友和支持者”的力量,更不能低估他们的危害性。毫无疑问,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位高权重的实权派,想想人家要“扳倒中国”还指望他们呢!不说别的,单说对媒体的掌控就可略见一斑。老夫认为,在中国媒体中,只有人民网是人民发声的可靠阵地,其他有些媒体乱设“敏感词”,见不得批评美国的文章,要么审核通不过,说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要么直接删你没商量,反倒是一些“反动言论”大行其道……这种局面不改变,恐怕我们的敌人会“不战而屈人之兵”!

  由此可见,我们反奸锄奸的任务是多么复杂艰巨!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甄别、及时排查和清除隐藏在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谨防他们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搅乱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应当坚持“惩救并举”的方针,对死心塌地的顽固分子要严厉惩处,对“认罪悔过”的可挽救对象要争取教育转化,及时破解敌对势力的不良企图。同时,要大力加强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筑牢国人防腐拒变的思想防线;注重解决广大人民群众各种合理利益关切,积极化解社会矛盾,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当然,我们也不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打入敌人内部,安插和发展一些我们的“盟友”、“支持者”,搞乱敌人,为我所用。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战争年代积累了宝贵经验,毛泽东曾经称赞情报工作“后三杰”之首的熊向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我们应该发扬光大。但愿那些在美国散步的原部委领导都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不忘初心,为祖国和人民贡献余热。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郝贵生:帝国主义是当代社会生产力和人类进步发展的最大阻力与障碍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