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对过去的深思,对今后的期待

叶方青 2020-03-27 来源:乌有之乡

。疫情是坏事,但在战“疫”的过程中,也引发人们对过去改革的深思和对今后改革的期待。

  

72469b2292b7343c6ac18622f9662f0a.jpg

  2020年,我国不幸遭遇新冠疫情的袭击,在习近平总书记的直接领导下,全党行动,全民齐力,目前,已经赢得战“疫”的阶段性胜利,正在向夺取完全胜利不懈奋斗。疫情是坏事,但在战“疫”的过程中,也引发人们对过去改革的深思和对今后改革的期待。

  一、分清改革和故意使坏的界线

  改革,是中国人民耳熟能祥的词语,改革的正确理解是变换状态,去差向好,而不是只换状态,不问差好。

  根据改革的本来含义,观察现实中存在的现象,人们发现,声称是改革的不一定就是改革,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打着改革旗号故意使坏,这样的人,各个层级都有。

  故意使坏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危害最大的,无外乎是两样,一是剥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的经营资格,蚕食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的经营领域,二是剥夺人民群众稳定工作的权力,千方百计地让人民群众处于受制于人的状态。如果给打着改革旗号故意使坏的人画画像,描描脸谱,这些人就是标准的仇和像、仇和脸谱。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鼓吹要宽容改革者,允许改革者有失误,甚至允许改革者犯错误,这股舆论的出现,客观上为打着改革旗号故意使坏的人壮了胆,所以,人们发现,虽然抓了一大批仇和式人物,但仇和式人物仍后继有人,层出不穷,队伍似乎还有壮大之势。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深思原因,就是在于没有分清改革和故意使坏的界线,被一些装裱性语言所迷惑,看不透装裱性语言背后的阴谋和实质,错误地把故意使坏也当成了改革,认定成了改革。

  其实,只要稍微过过脑子,故意使坏是可以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鉴别起来并不困难,很多时候,欠缺的就是“认真”二字。

  故意使坏当然会有一些手法,也当然会有一些借口,故意使坏的人也决不可能自己承认自己是在使坏,他们往往表现得比谁都更进步,比谁都更有变革精神,“改革开放”不离口,“市场经济”不离口,就是故意使坏的人装腔作势的经典形象。但使坏就是使坏,不管故意使坏的人妆扮得多正经,窜跳得多得体,都逃不脱人民群众的眼睛,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明明是在故意使坏,却还要把自己妆扮成改革者,这就是典型的人格扭曲,典型的变态狂,虽人却鬼,令人不耻。

  社会资本一替代国有资本、集体资本,企业就可以变好,这种鬼话恐怕连小孩儿都不会相信,运营社会资本的人并没长三头六臂,并不是什么超人,也并不比运营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的人高明到哪里去,社会资本替代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的过程,人们并没有发现出现了多少惊喜事件,相反,进入人们视野的,倒是仇和、杨晶式腐败分子更多了,长生、安邦式问题企业更多了,人们倒是普遍感觉到,收入更少了,谋生更艰难了。

  社会主义再怎么时代化,总不可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而总想用社会资本去置换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的人,很明显就是在挖社会主义的墙角,如果这样的人也能算是改革者,那么常凯申就可以被尊奉为“改革者”的祖宗了。

  鉴于当前我国经济结构存在严重失衡的特殊情况,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坚持两个方向,一是社会资本进入国有企业,只能采取增资扩股的方式,严格禁止转让国有产权,而且要确保混合成型后,国有资本比例不低于50%,对违反这一方向的谋划操作者,要立案调查,严肃处理;二是要积极堆动民营企业改革,疏通国有资本、集体资本进入渠道,要政策性规定,大型民营企业必须内含国有资本,国有资本比例以一定时期后不低于50%为目标。中小型民营企业必须内含集体资本,集体资本比例以一定时期后不低于40%为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全党,要发扬斗争精神,这个号召是非常英明的,对隐藏的坏人就是要进行斗争,决不能让隐藏的坏人断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打着改革旗号故意使坏的人就是隐藏的坏人,对这样的人决不能讲宽容,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改革者,他们的行为根本就不能用失误和错误来衡量,他们是罪犯,他们是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搞破坏,搞颠覆,是在实施重大犯罪。

  进入新时代,我们的社会需要正气,如果谁都持守一种“不关我事”的狭隘境界,看出了问题,也不出声,我们这个社会就会演变成一个正不压邪的社会,就会再现奸人当道的历史,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将是中华民族的重大不幸。

  打着改革旗号故意使坏的人,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这是一群非常卑鄙的人,十分可恶的人,对这类人,仅靠人民群众去揭露是远远不够的,纪检监察部门要创新思路,拓宽办案领域,担当打击主力,为守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挥出应有作用。

  二、汇聚民智民力,治理现代化才能早日实现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干部群众饱含爱党爱国的感情,针对平时状态下被长期掩藏而在突发事件中集中暴露的诸多问题,围绕推进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现代化,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提出了中恳建议,大家希望通过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汇聚民智民力,补短板,强弱项,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进入新时代。

  (一),关于城市化的问题。广大干部群众认为,城市化的提法是欠妥的,不符合中国实际,今后应予淡化。我国是人口大国,粮食安全关系民族生存,始终是谋划任何战略的首要考虑。城市化在全国泛滥,必然导致农民减员,农业衰竭,农村萧条,严重削弱我国的粮食生产能力,威胁我国的粮食安全,引发很难逆转的民族生存危机。另外,城市化下大量转移人口,极易酿成城市新增人口就业困难、生活艰难等长期性社会危机,影响和谐稳定。同时,城市化会导致人口过度集中,对防范灾难、战争带来的伤害极为不利,2003年、2020年爆发的两场大规模瘟疫,豆腐渣工程造成的无数死伤案例,都已经对城市化敲响了警钟。中国需要的是城乡协调发展。

  (二),关于“三农”问题。广大干部群众普遍认为,之所以出现“三农”问题,根本上讲,是一些人在陈旧思维左右下长期发难集体体制的结果。事实证明,解决“三农”问题,必须告别老故事,放眼新时代,更新思维,调整体制,以对国家对民族高度负责的态度担当作为。鉴于当前农村出现的严峻情况,村村建立集体经济组织,推动土地向集体经济组织流转,是不能再犹豫、不能再拖延的“三农”问题紧急解决办法,不采取这个紧急解决办法,“三农”问题就会继续严重下去,直至不可收拾。以家庭农场模式为代表的土地向非集体经济组织流转的模式可以小范围存在,但不能进行政策性倡导,变相私有制经营模式已经被历史证明是灾难模式,我国决不能再走这样的老路和邪路。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应该去市场化,建立和实行计划引导体制。

  (三),关于转基因的问题。国外很多研究都证实,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对民族生存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鉴于此,广大干部群众呼吁,中国要警觉起来,正视和重视转基因的重大风险,采取得力措施,遏制转基因作物种植泛滥,逐步恢复天然作物种植。要规范农产品进口,禁止转基因系列大量涌入我国。

  (四),关于医疗问题。广大干部群众都认为,医疗市场化是有害的,必须恢复医疗的公益性质,公立医院非但不能减,还应增。民营医院要压缩整合,限制数量,强化监管。十部门文件没有民意基础,不符合实际,应该撤销,对顽固坚持错误改革的一些干部应该处理。中医应该弘扬光大,全面传承,最好成立并列于卫健委的中医发展部,让中医减除干扰,沿循自身体系发展,更好造福中国人民。免费医疗是新时代的改革方向。

  (五),关于民营企业的问题。民营企业就是私营企业,广大干部群众一致表示,民营企业的经营过程存在着很多不符合公众期望的行为,民营企业过多,容易引发两极分化,容易连带一系列腐败,容易造成经济运行混乱,弱化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民营企业必须改革,必须向社会主义的经营体升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必须无障碍有步骤地进入民营企业。进入新时代,根本任务之一是解决民营企业的问题。

  (六),关于市场化的问题。广大干部群众普遍认为,市场化的关键是培育适合我国国情的市场主体,适合我国国情的市场主体应该具备四个特征:一是大型企业应当由国有资本绝对控股,国有资本比例应不低于50%;二是中小型企业应当内含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国有资本、集体资本比例应不低于40%;三是企业中股权主体数量不能超过10个,一般控制在5个左右;四是企业中有健全的党组织和工会组织,党组织为派驻性质,工会组织负责人由党组织负责人兼任。教育、医疗、住房、养老、农业生产都不能市场化。

  (七),关于形势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力挽狂澜,从理念上路径上对中国今后的发展做出部署,夺取了人民群众衷心拥护的优异成绩。新时代的定位,新发展理念的确立,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倡导,以人民为中心的提出,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向全党全社会发出的带有方向性、根本性的重大转折信号。但不容忽视的是,一些干部甚至是一些高级干部明显跟不上节拍,在分管领域仍然表现出说和做两张皮的现象,对国有经济、集体经济的排斥,对民营经济近似扭曲的亲睐,无视民意,自以为是,我行我素,都是跟不上节拍的最突出表现。广大干部群众认为,当前和今后,干部问题仍然是最核心的问题,要抓住转变思想、培养新人、调整惩处几个关键,大力实施干部培训工程,为新时代拉起一支有新思想、新作为,能全面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适应新形势的指挥员队伍。

  群众的智慧才是天才的智慧,拘泥于书本,迷信于专家,自古以来都是取乱之道!注重采纳群众建议,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真正把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位,国家治理现代化才能早日实现,新时代的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

  三、疫情过后,需要进行战略性反思

  疫情就要出现转机了,这是好事,但疫情过后,我们的反思也要排上日程,也要准备好。

  如果说,疫情是一场战役,那么,疫情过后,反思恐怕是更重要的战役。

  需要反思的方面当然很多,但就事论事的反思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种反思是肤浅的,本质还是一种搪塞,我们需要的是更深层次更有深远意义的战略性反思。

  城市化的提法需要推敲,把人都集中起来居住,这显然就没有考虑灾害因素、战难因素。

  只间隔了17年,中国就发生了两场大规模的瘟疫,这确实是很可怕的。如果我们的人口没有那么高的集中度,而是保持一定的疏散度,我们可能就不会遭遇这么强烈的瘟疫,就不会付出这么严重的人命代价。

  再有,谁也不敢断言战争从此就不会发生了,我们保留一定规模的军队,就是为了应对战争,军队的存在,本身就表明,战争的威胁并未解除,既然是这样,把人口都集中起来居住,就不是一个聪明的举措,它方便了敌人杀伤我们的有生力量。

  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层次考虑,城市化的提法也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作为人口大国,粮食安全在任何时候都是头等大事。制定任何一个战略,不考虑这个因素,都是要误国的。

  把人口都拉到城市居住,农村就要枯竭,就没有多少人再去种田和生产粮食了。在中国,把田只交给几个私人去种,是绝对不靠谱的,注定要出问题。解放前,从蒋介石到历朝历代的封建社会,都是私人种田、大户种田,结果如何,历史都已经作了回答,一拨儿又一拨儿的群众革命运动无不起于私人种田、大户种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剧不能再上演了。

  另一方面,把人都拉到城市居住,那么多的人怎么生活也是问题,买得起买不起房先放在一旁,人是要吃饭的,那么多的人去哪里谋生是不能不考虑的。毛主席的时代,进城是有序的,进去一个,必定会给安排一个“铁饭碗”,一辈子都有饭吃,而现在就没有这个机制,现在的情况,说得好听一点儿,是自谋职业,说得难听一点儿,是自生自灭。所以,现在让那么多的人进城,总有一天大家会活不下去的,迟早是要出事的,看不到这一点,就叫目光短浅。至于一些人写论文、做演讲给出的城市化理由,我们只能送给他四个字:狗屁胡扯!

  城市化的提法应该纠正,我们需要的是城乡协调发展。习近平总书记针对过于极端的城市化,提出还要有逆城市化,而且提出要城乡融合发展,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思想显然是正确的。对于逆城市化和城乡融合发展,科学的理解应该是,中国向现代化进军,关键的问题不是要转移人口,而是要推动城市中的优势条件向农村合理延伸,城市中的优势条件主要是指便利化的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

  进不进城,千万不能搞运动,现在的城市化,说得不客气一点,都有些骗的成份了,也就是把大家都骗进城!出现这种现象,一是上面有要求,谁不搞城市化,谁就交不了差。二是为了搞形象工程,便于彰显“政绩”。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官员到任,想都不想,先造城——把原来的老城全部推倒,再大手一挥,拉大城市框架,折腾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三是为房地产商拉买家,这个动机也是大搞城市化的直接原因,一些政府为了帮房地产商卖房子,不惜骗广大群众,不惜拿国家前途命运当儿戏,这算不算腐败,今天是要问一问的。四是为了在农村搞变相化的地主制,这个动机显然就是不怀好意了,就是要置中华民族于灾难之中了。

  近似病态的挺民营经济,也是战略层面的反思。民营经济可以适当发展,只要真正地把公有制为主体落实下去,适当发展一点儿民营经济是不会出太大问题的。但现在我们显然是走火入魔了,民营经济的体量太大了,已经盖住了公有制经济,这就有些乱来了。

  民营经济过大危险不危险,这次疫情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以前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总是不当回事,总是用什么左呀右的东西去争辩,这次疫情,我们再去看看过度发展民营经济的危害,就很容易理解了。

  民营经济之所以不能过度发展,大的方面讲,一是会造成两极分化,破坏社会稳定。再一个就是会降低国家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国家影响不了、控制不了经济社会,就意味着天下要大乱,这个问题就太严重了。

  这次疫情,某疫区省很明显独自应对不了,几乎需要所有的省去支援,其中的隐情就是在于某疫区省在“老板是老大”极端思维的指导下,把公立医院都快折腾光了,大量的民营医院调动不了,也指挥不动,只能眼看着染疫群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医院是这样,企业也同样是这样,所以,教训非常深刻!我们再也不能把民营经济当爷一样地供起来了,是时候清醒起来了!

  在复工复产的当口,一些人又不失时机地逼迫中央对民营企业千免万减,又炮制出“放水养鱼”的新论调,似乎还嫌经济结构失衡得不够厉害,对某些人的荒诞言论,我们要说的是,“放水养鱼”万一养的是鲨鱼,那是要吃人的。

  对民营经济,今后需要改变一下政策了,允许存在是不会变的,但如何存在,是要拿出一些聪明办法的。总体上讲,民营经济今后的发展方向是必须和公有制经济捆绑起来发展,原则上不能再允许民营经济独立发展,如果要讲聪明办法,这就是聪明办法。谈到这样做的原因,那是因为从这次疫情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民营经济有不听招呼的固有劣性,不给它套上嚼子,它是一定会走反叛路线的,而这又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这场疫情需要反思的方面很多,从战略层面进行反思,才是带有根本性的反思,也只有这样去反思,我们今后的道路才不会再走弯路!

  四、谋划好重大改革,意义重大

  进入新时代,各方面改革在加速推进,一些重大改革将深刻影响中国的前途命运,谋划好重大改革,对于建设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意义重大。

  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农村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对中国的前途命运产生重大影响的重大改革,必须格外重视,确保搞好,

  从现实中显露出的倾向看,确实有一种力量在往需要警惕的方向作用于重大改革,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应该广泛听取社会议论,保持清醒头脑,鉴别真伪,切实防止重大改革被引入逆人民意愿的境地。

  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社会上简称混改,目前阶段,混改还只是专门针对国有企业,实际上是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关于混改,要提倡讲真话,重点关注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混改的目的问题。关于混改的目的,说法很多,也很杂乱,有的说,混改是为了制衡;有的说,混改是为了提高效率;有的说,混改是为了增强企业的创新能力;有的说,混改是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还有的说,混改是为了让企业走向市场化……总之,说什么的都有。这些说法到底对不对,其实都不对,最起码也是不准确、不全面的。混改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增强国有经济对民营经济的控制力,或者说得柔和一点儿,叫引导力。再一个就是要提高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站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高度,混改的目的只能用这两个方面来衡量。

  混改是为了制衡,这种说法是非常荒谬的。社会资本进入国有企业,既说不清制衡的对象,又说不清制衡的根据,自然也就无法获得制衡的权力。对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社会资本各自的地位,应该担任的角色,党章、宪法都有基本精神,习近平总书记也有重要论述,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要发挥引导作用,决定了混改制衡说不过是一种西方学舌,乱学乱用的闹剧还是少发生的好!

  国有企业也确实存在很多负面的问题,比如人浮于事的问题,损公肥私的问题,滥用职权的问题,更严重的,还有腐败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加大监督来解决。但谁来监督,却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力量都可以请进门,得有那个资格。外国组织来指手划脚,显然是不能允许的,同理,私营力量来当管家,也是不能允许的。荒唐事任何时候都不允许发生。监督国有企业,只能依靠三种力量:一种力量是党组织,一种力量是纪检、监察、审计部门,再一种力量就是职工群众和社会群众。

  混改是为了提高效率,这种说法也缺乏科学性。社会资本掺进来,一定能提高效率,并没有多少能摆得上台面的道理。克扣工资,加大劳动量,搞土霸王作风,想骂谁就骂谁,想打谁就打谁……把某些私营企业的那一套带进来,倒是能提高效率,可用这种方式提高效率,国有企业可能也要降等为私营企业,沦为胡作非为的场所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制度倒退。另外,我们还得想一想,效率提高了,钱赚多了,可钱都进了私人腰包、小集团口袋了,没职工群众什么事,那么,提高效率的积极意义就不能不令人质疑了。

  至于说混改是为了增强企业的创新能力,这就纯粹是不着边际了。有的私营企业老板根本就没好好念过书,连报纸都看不下来,也有的私营企业老板虽然拿有牌子很响的文凭,但那些文凭不过是拿钱买来的,肚子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墨水。私营企业老板这样的学业状况,恐怕创新能力也强不到哪里去,搞造假创新倒是有可能的。

  混改是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为了让企业走向市场化,这是目前关于混改最流行的理由。但我们还是要对这个理由提点儿不同看法。企业现代的标准并没有权威杠杠,很多标准也没有得到普遍认同,说句不客气的话,照抄照搬的成份还很大。特别需要反对的是,一些人竟然把企业现代的标准操作成全面私有化,操作成残酷管理,这样的企业现代标准已经接近邪恶了。市场化的标准也是很模糊的,有的人实际上把市场化定义成了无政府主义,要求党和政府什么都不要管,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爱怎么干就怎么干,搞成香港那样才过瘾!

  关于混改的目的问题,不能再胡说八道了。一场混改下来,要看看,国有经济对民营经济的控制力是不是增强了,如果反而变弱了,那么,这样的混改就是错误的,就得推翻重来。还有,就是要看看混改以后,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是不是提高了,如果更低了,这实际上就是在加剧两极分化,这样的混改也是错误的,也是不能允许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混改的操作问题。员工持股问题、国有资本授权经营问题是目前的热点问题,对热点问题应该保持一定的关注度,防止操作走向极端。

  员工持股,特别是管理层持股、核心员工持股,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每个员工都有工资,干好工作,是每个员工的本分,工资本身就包含了员工应努力工作的要求,额外配上一份股权,是多余的。退一步讲,就算额外配上一份股权,也不一定就能调动积极性,该怎么干还怎么干的大有人在,股权和激励没有必然关联。讲到激励,我们要强调的是,出了成果,有了成绩,才能给与奖赏,什么成果、什么成绩都还没有,就先得到了一份股权方面的收益,这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如果非要坚持员工持股,那么只能在国有企业身上切下很小的一块。国有企业的激励方式还是要回到奖金和绩效挂勾的路子上来,这才有正当性、有效性。

  国有资本授权经营,要端正动机,千万别再搞成个人承包企业,换个名称走老路,只会再搞垮一批国有企业。党的纪律、国家的法律都是不能容许胡乱改革的,乱来一气是要付出代价的。事实上,在国有企业当干部,职务就是一种授权,授权广大干部在各自岗位上尽职尽责,齐心协力把国有企业办好。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主要应强调目标考核。

  改革,一定要克服私字当头的思维,这种思维已经搞垮了很多国有企业,类似悲剧再也不能发生了。引进社会资本,主要应采取叠加方式进入,严格约束置换方式进入。要紧紧依靠工人阶级办企业,强调党组织的作用,用干社会主义的思维谋划改革。企业间讲竞争,主要是看哪个企业的经营水平高,哪个企业的经济效益好,竞争和私有化风马牛不相及。

  混合所有制改革必须改变专门针对国有企业的单一方向,要向民营企业进军,推动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刻也不能拖了,民营企业不搞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来一定会出意想不到的大问题。社会资本无论出现在哪里,都应该比国有资本、集体资本交更多的税,否则,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破解不了,只能永远停在纸面上。

  农村很重要,一定要搞好,农村搞垮了,将来会出人命的,天下会大乱。吃饭问题马虎不得。不想把农村搞好的人,心理上一定是很变态的。

  分田单干已经试验过了,古代试验了,现代也实验了,实验的结果证明,分田单干还是走不通,农村还得走集体化的道路。有些人不喜欢集体化这个名称,忌讳集体化这个名称,但哪怕是换个新名称,还是得走集体化的道路,否则,农村还得垮下去,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

  农村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一开始,一些人是怀着另外动机的,希望彻底告别集体所有制,但终究还是痴心妄想。现在,不少地方开始建立集体经济组织了,这是个好现象,也是个好开端。建立集体经济组织,应该学习塘约经验,把“村社一体,合股联营”的做法学到手。塘约村和很多村子的起点是相似的,有可学性。

  要处理好能人和集体经济组织的关系。现在,有些地方把集体经济组织挂靠给能人,这种现象需要纠正。集体经济组织挂靠给能人,大头收益被能人拿走了,村集体和广大村民就得不了多少了,这样一来,发展集体经济,带领村民共同致富就完全落空了。发展集体经济当然需要能人,但我们应该做的,是要把能人都请到集体经济组织里来工作,来服务,而不是把集体经济组织挂靠给能人。惯性在一些人的头脑中确实是很顽固的,老是想用私的一套东西来搞工作,但那是没有出路的。

  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农村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牵动国体的重大改革,两项改革关系中国的社会颜色,影响国运国脉,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推动两项改革,必须始终绷紧社会主义这根弦,虚心接受群众监督,决不可以自弹自唱,我行我素,要建立起责任人制度,谁主导,谁负责,出了问题,要终身追究,决不给用心不良者留出法外之地。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郝贵生:帝国主义是当代社会生产力和人类进步发展的最大阻力与障碍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范景刚:做时代先锋,为人民战斗 ——纪念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