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吴花燕去世!王晓光省长,你有负罪感吗?

慕兰 2020-01-15 来源:新青年2050

对底层痛苦的麻木,不仅是有关人员的失职,更是人心日益坚硬、冷漠的直接表现。

  这大概是今天最令人伤痛的新闻:

  43斤的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于昨天下午去世,时年24岁。

  吴花燕四岁时母亲去世,高一时父亲去世,依靠每月各300元的低保为生。

  为了上学和给弟弟治病,“最困难的一次是一天只吃了一个馒头,用辣椒拌白米饭吃了5年,每天2元生活费、眉毛掉光、四肢消瘦,但是没办法,父母去世,我们没有经济来源,还要上学、治病,能省就省。”

  照片上,视频中,这个身材矮小、皮包骨头的姑娘,一次次刺痛了我的眼睛。

  但是,更刺眼的是,同样是在贵州这个地方,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向企业“借款”入市,盈利后返还,交易额达4.9亿元,盈利达1.6亿元。

  贵州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仅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就在吴花燕的家乡,2019年,松桃县县长吴洋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亦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6年,贵州松桃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强因贪腐被开除党籍。

  2015年,贵州松桃县多名干部工作日午间参与饮酒被处分或诫勉谈话。

  为什么?在贵州这个流淌茅台的地方,怎么就把她遗忘在这个角落,成为孤独的弃儿?

  24岁女大学生“辣椒拌饭五年”,原副省长往下水道倒茅台,这两件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却发生在经济落后的贵州省,这让我想起杜甫的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冰死骨”!

  毫不客气地说,对底层痛苦的麻木,不仅是有关人员的失职,更是人心日益坚硬、冷漠的直接表现。

  讲两件事。

  其一,十九世纪上半叶,诗人龚自珍敏锐地发现了承平之下潜伏的危机:“崇文门以西,彰义门以东,一日不再食者甚众。”

  天子脚下的皇城根,底层民众竟然一天只能吃一餐。无论你把那个时代吹捧得多么牛叉,也将被龚诗人一票否决。

  通过这一细节,龚自珍痛感时局艰危,并发出了我劝天公重抖擞的疾呼。可惜,他的疾呼不合时宜,他本人也被视作不懂事的愤青和刺儿头。

  其二,崇祯时,祸乱大作。当时,有钱人纷纷囤积粮食,把大量小麦和稻谷埋藏在地下,以备将来。

  悲惨的是一些无钱无粮的穷人,他们看不到希望何在,却感到了绝望的日益临近。一户赤贫人家竟变卖财产,把得来的几个银子割肉买酒,大吃大喝。之后,举家自杀。

  对这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当地州县却不闻不问。

  因为所有人都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别人的命运,与他们的前途无关。

  当金钱大行其道,人人逐利之时,吴花燕虽然很穷,但是真的非常善良,生活如此艰难,却还是支教,参加公益活动,得到社会救济时,还说自己没那么不堪……

  我们相信,吴花燕也只是个案。

  我们的国家也正在努力着,在精准扶贫上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财力,数以千万计的党员干部们奋战在精准脱贫的第一线。

  有优秀选调生代表黄文秀,牺牲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年仅30岁;95后扶贫干部樊贞子,结婚不到两个月,怀有身孕,牺牲在扶贫路上······截至2019年6月底,770多名扶贫干部牺牲。

  这些扶贫干部都是我们的精神脊梁,都是社会主义精准扶贫事业的功臣。看到这一个个扶贫干部,看到与吴花燕一样挣扎在贫困县的父老相亲、兄弟姐妹,赖小民、王晓光、袁仁国们的良心就没有一点点不安?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刚刚闭幕,我们将在反腐倡廉上继续发力,补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

  希望,通过你我的努力,能让每个人都有尊严地活着。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对等反制与拒绝“新冷战”

望长城内外:抗美斗争应实行积极防御力争战略主动

《光明日报》:延安精神:中国共产党本质特征的精神体现

两日热点

邋遢道人:恐怕要立足于“破了怎么办”——读何新先生的《偶感三则》有感

迎春:“一厢情愿”变成了“一枕黄粱”

跪着,还怎么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