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香港问题,会是一场持久战

凯申日记本 2019-10-09 来源:凯申日记本

香港的社会意识,在某种意义上实际是西方世界强大的“社会存在”的一个投影,一个“前出”。要真正最终解决香港问题,解决香港的民心问题。还要等到中国完成对西方世界的彻底超越(那时,中国大陆二三线城市也会超越香港),这种超越要达到不需要借助媒体都能亲身感知到的程度。

  香港已经闹了四个月,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有的观点认为,随着暴徒日益激进,破坏力增强,香港市民会逐渐起来反对,从而使得废青失去民心,问题解决。

  这话也对也不对。如果暴徒真的闹的更加厉害,让更高比例的香港人逐渐寝食难安,没办法“理解”。那又能怎么样呢?他们顶多也只是会说:暴力是不对的,反对暴力。反对的是通过暴力手段来表达诉求,而不是诉求本身是否合理。

  因此,就算最终这次暴乱被变化之后的香港民意压了下去,那也仅仅是“暴力活动”本身被压了下去,但他们的诉求可能仍然有着较为广泛的民意基础,日后随时可以东山再起。

  刚开始闹的时候,很多大陆人直觉认为,这是经济问题所导致的政治问题。从马克思主义的逻辑思考,这确实是很容易被首先想到的。

  但随后慢慢发现,暴徒们并没有什么经济诉求,反而是针对“中国”和“中国人”搞起了种族仇恨,和纳粹是一个路数的。要不是有强大的人民军队在,香港暴徒日渐激进之后,效法1994年的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也不是不可能。

  那马克思主义是错了吗?也不是,只是所分析的对象不完备。

  由于历史特殊因素,加上蓄意的教育和宣传,如今的香港在意识形态上是以一个“反中”的价值观凝结起来的。为啥反中呢?当然是因为觉得中国残暴愚昧落后,所以我们香港自然是西方文明的排头兵、宣道者、捍卫者,凡是不好的事情,那肯定是万恶的中国带来的,是破坏普世价值的后果。由于处于“反中前线”,这种“皈依者狂热”甚至比西方社会本身更加激进。

  所以,香港的社会意识,在某种意义上实际是西方世界强大的“社会存在”的一个投影,一个“前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理论并没有错,但不完全是香港的社会存在决定香港的社会意识,而还有西方世界的社会存在决定香港的社会意识。这二者合起来分析,才是正确的。

  因为西方强大,所以我们跟着西方走是对的,它的法律、制度、文化,理解的要遵守,不理解的也要遵守,跟着走就没错。至于你中国,你是什么?你和西方不一样,那肯定是错的,就算你在我眼前展示了很多成果,但没有普世价值,这些都是坏的,我不看不看不看。

  要真正最终解决香港问题,解决香港的民心问题。还要等到中国完成对西方世界的彻底超越(那时,中国大陆二三线城市也会超越香港),这种超越要达到不需要借助媒体都能亲身感知到的程度。到那个时候,才能真正抽掉支撑香港社会敌对心态的主心骨,才真正釜底抽薪。

  而在这之前,香港社会的反中氛围会始终存在,只是程度的区别,手段的争议罢了。香港的民意会始终处于敌对状态,因此大陆没法去管,也很难有效去管,甚至也没必要去管。你要是看不过眼,觉得闹的厉害,看到香港市民遭殃,你真军队进去,恢复了和平和秩序,他们虽然得利,但也会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严正样子:镇压啦、破坏一国两制啦、不民主不自由啦……balabalabala……不然是不足以显示自己的“普世价值”拥护者的高尚情操的。

  到时候英雄流血又流泪,凭什么啊,我们又不傻,大陆的军人也是十八九岁的孩子,让他们跑到香港去表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让他们当废青们显示自己“勇武气概”的靶子?

  香港的金融地位,一时半会对我们还有用,好在这种乱是长期的,金融方面有较充分的时间慢慢转型,香港的那么多公司总部分部,也有时间慢慢转移。不转移的话,废青们会通过各种破坏来逼迫他们转移的。

  香港归根到底是中国开放的一个窗口,由于特殊政策,它拥有一些内地城市没有的优势,可以为外国资本和大陆打交道提供一个更好的服务。但别忘了,只有根据投资对象找中介的,没听说过中介机构停业了就不投资的。香港的繁荣从根本上说是外资对中国的信心,认为中国的发展可以给他们带来机遇和金钱。就算这个窗口没有了,那也只是增加一些成本而已,两害之中取其轻,也不能完全放弃中国这个巨大的机遇。

  本来“穷台”可行,但“穷港”是没法做的,都统一了怎么搞,没法搞。正好有废青跳出来背这口锅,还说要“揽炒”,主动提出要毁掉香港。香港在1997年接盘的时候就是处于高点,随着中国发展必然要相对衰落,这口锅本来是很难甩的。既然如此那行,你就把这个“历史罪人”背起来好了。日后史书上也不管我们的事。

  香港最终的结局,将是以一个彻底丧失心气的三线城市的结局,以心悦诚服痛改前非的姿态,回到中华边陲的历史位置上。

  2047,我们等着看。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