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比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更无耻的是……

子午 2019-09-18 来源:草根微刊

遗憾的是,当美国的汽车工人在为自己的生存抗争的时候,某些媒体还在那里大肆赞扬曹德旺的“先见之明”

  9月15日,美国通用汽车4.8万工人大罢工。

  

1.webp.jpg

  

2.webp.jpg

  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是罢工的主要组织者,UAW在通用公司的全美各地拥有4.6万名成员,4.8万的数字意味着还有至少2000名非UAW成员加入了此次罢工。CNN指出,这将是通用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全国罢工,从规模来看,这也将是全美12年来最大的一次罢工。

  根据UAW副主席特里·迪茨的说法,在经过数月的谈判之后,在工资、医疗保险、临时雇员、工作保障和利润分享等问题上,UAW和通用汽车之间的分歧仍然很大,通用汽车几乎做出没有任何让步;通用则宣称自己非常委屈,已给出了增加70亿美元的工厂投资、增加5400个新职位等等诸多实质性方案。

  谁是“背叛者”?

  2009年通用汽车破产时,UAW说服福特员工为助其度过难关作出了让步。破产前,通用在美雇员7.3万人,而目前通用在美正式雇员和临时工总计未达5万人。

  此次罢工的诉求包含了公平工资、工人参与利润分配、临时工转终身雇佣等诉求。2007年前进入通用汽车的工人,时薪每小时约31美元。2007年后,为了以更便宜的工资雇用工人,通用汽车开始使用“分层工资制度”,此后被雇用的工人,工资显著地降低。最底层的“临时工人”时薪仅15美元,福利待遇也有所不同。

  在过去三年,通用汽车仅北美地区便赚进350亿美元,在通用汽车利润创新高的同时,工人待遇却没有改善。

  在2017年年底,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两份最新报告显示,近几十年来整个美国工人阶层的实际工资增长几乎停滞,美国民众收入差距继续拉大,两极分化趋势愈加明显。1973年至2016年,剔除通胀因素,美国工人实际收入年均增长0.2%。收入最高群体中前20%的家庭财富增长了27.41%,收入最低群体中后20%家庭的实际收入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而在美国的工厂里,加班、工伤事故、使用人工智能充当监工以高科技压榨劳工等等问题同样大量存在……

  既然美国汽车工人的生存状况如此不堪,号称代表汽车工人利益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为何时隔12年才组织罢工呢?

  事实上,这次罢工的直接导火索是通用汽车宣布关闭美国国内的四家工厂。UAW宣称这是对工人的“背叛”,通用则表示此次关闭国内工厂是为了应对市场转移。

  美国的工业资本家们一边赚取他们的高利润,一边还想着各种办法压低工人工资、或是通过将产业向工资更低廉的第三世界国家转移,寻求榨取更多的利润,这是二战结束以来一直在发生着的事情。曾经无比繁荣的汽车之城底特律,就是在产业转移过程中逐渐走向萧条,成为一座鬼城。

  特朗普在上台前后,为了赢得“铁锈地带”底层的支持,喊出了“制造业回归”的口号,工业资本家们显然不愿意为了配合特朗普忽悠民众而出让丝毫的利益。美国新一轮大选在即,通用选择关闭国内工厂,无疑是在向特朗普示威。

  这时,UAW组织的罢工就在特朗普需要的时刻出现了。美国联合汽车工会与特朗普早在2017年已经结盟,2017年3月15日,UAW主席丹尼斯·威廉姆斯与总统特朗普、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的CEO们坐在一起,商讨如何推动一项极端经济民族主义的、工联主义的、并带有战争威胁的反动计划。

  UAW将工人组织到特朗普面前,特朗普在底特律一家废弃的汽车工厂发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说,这个工厂曾经在UAW和汽车公司的通力合作下为美国生产B-24轰炸机。在演说中特朗普重弹法西斯旧调,并特别强调工人、雇主和国家要团结起来保卫国家利益,反对外国人。“在全力生产(B-24轰炸机的时候),”特朗普说道,“听我讲——这一情形在过去20年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每个小时能够生产出一架B-24轰炸机。我们现在没有听说过这一盛况;我们再也没有听说过这一盛况,对吧?”“我们会回来的。我们马上就会回来的!”特朗普暗示大规模扩充军备计划,以此为工人们提供就业岗位。

  一战时期,帝国主义那些搞“工联主义”的工会头子们就喊出了“保卫祖国”的口号,鼓动本国工人放弃阶级斗争、充当帝国主义的打手。过去、现在和可预见的将来,美国联合汽车工会同样在扮演这一帮凶角色。

  二战之前,工会组织的官僚们将依靠的主要对象转向了罗斯福这样的“开明”资产阶级。二战结束以后,UAW等工会组织的官僚在工会的反共产主义转型中发挥了极端反动的作用。作为工会会费扣除条款(该条款规定工会会费将从工会会员的工薪中自动予以扣除)和国家将工会体制化的回报,工会上层官僚许诺零罢工并保证工会将协作支持战争计划。战争结束后,工会官僚在积极支持美国帝国主义和冷战的同时,对左翼工会激进分子进行了残酷的清洗。

  资本全球化以来,大资本为了降低劳动成本的产业转移,不仅仅伤害了资本宗主国工人阶级的利益,也伤害了接收产业的第三世界劳工的利益,跨国资本控制当地的产业、占领当地的市场,使他们遭受本国资本和跨国资本的双重剥削,沦为全球化打工者。因此,跨国资本才是全世界无产者共同的敌人。UAW等“工联主义”路线的工会组织,却将本国劳工利益受损的矛头指向了第三世界劳工,配合特朗普渲染排外、仇外情绪,培养种族主义温床,挑唆美国工人阶级与第三世界国家工人阶级的矛盾,忽视了谁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

  UAW组织的这次罢工,虽然表面是在维护汽车产业工人的利益(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有利于美国劳工),但更多地是在配合特朗普的竞选连任需求。罢工开始以后,特朗普在推特上调侃:“通用汽车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之间又开始了。赶快凑到一起达成协议!”

  与特朗普结盟的UAW指责福特背叛工人的时候,自己其实早已背叛了工人阶级。

  自身亦为工会组织者的麦卡尔维(Jane McAlevey)是美国的进步记者,她指出最上层的工会官僚视资方管理阶层为其权力来源,而非基层会员。她所采访的罢工工人表示:工会欠缺与基层沟通,而且也没准备好罢工。

  美国工运媒体“劳工笔记”(Labor Notes)的报导,则叙述罢工现场的混乱状况:场内没有人分发徽章。会员无从得知领导阶层的协议目标。没有人调查会员意向,没有契约行动小组,没有协商公报让会员参与其中。没有“落实罢工封锁线”,没有拒绝超时工作,没有接触大众,没有公开的协商过程。

  UAW工会领导阶层的腐败也早已被揭露,现任主席与前主席的住所日前才遭联邦调查局搜查,他们涉嫌挪用工会基金购买高尔夫球用具、私人别墅与雪茄等奢侈品。

  美国工会早已沦为资本集团的玩物

  如此腐败工人“贵族”把持的工会自然不可能真正为工人阶级争取利益。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2018年,美国大约有10%的工作者是工会成员,这个比例比1983年降低了一半,甚至不到高峰期1945年时的三分之一。而事实上,美国私营部门工会会员,现在已萎缩到只占工人总数的6.4%。公务员(包括公校教师)目前是美国工会的主力军,他们抗争对象不再是资方,他们摩拳擦掌不过是随时准备从联邦政府的税金中为自己的小集团攫取更多利益。

  美国很多地方工会的前身是行会,而行会或多或少与黑社会有联系,会员缴纳的会费带有保护费性质。美国的工会从19世纪中期开始形成起,就伴随著敲诈、勒索、贿赂、内讧、出售就业机会、黑帮掌控、盗用会费等丑闻。在工会官员职业化后,即他们的工资由工会发,而不是从企业老板支薪,工会官僚和腐败问题更趋普遍和严重。

  这就为资产阶级收买工会官僚、培养“工人贵族”,分化、瓦解工人阶级的斗争提供了巨大的空隙。而工会走向衰落更主要的原因则是资本和权力合力打压工会。

  其实,不仅仅是曹德旺的福耀讨厌工会——威胁如果工人成立工会就把工厂搬走,美国的资方都是讨厌工会的。只不过他们不敢像曹德旺那样直白地去讲,但实际做法与曹德旺并无差别。工人成立工会后,工厂不得不和工会进行集体谈判,如果谈判结果是提高工资和其他福利,这就意味着劳动力成本的增长。因此,很多企业都会选择阻挠员工成立工会。阻挠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在工会筹建阶段就禁止外界工会进入工厂吸收工会会员,或者通过短信、会议邀请或者电话调查等形式,劝说员工不要加入工会。有些企业还警告员工,一旦工会成立,公司的经济效益和内部团结都会受到负面影响,最后伤害到的还是员工本身。此外,美国的很多地方政府也是想尽各种办法阻挠工会的存在。

  例如,波音公司原来在华盛顿州设有工厂,该工厂的工会组织比较强大,在与公司进行集体谈判时还会举行罢工来施加压力。1999年,为了扩大生产能力,波音公司决定增加一条生产线。华盛顿州希望波音公司将第二条生产线也留在本地,而南卡罗来纳州也向波音抛出橄榄枝,提出税收、土地等一系列优惠。而波音最后选择南卡州,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南卡州的工会势力很薄弱。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国际工人运动的诉求,很早就分成左翼和右翼两支。左翼组织政党,主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右翼不寻求推翻现有经济体制,他们主张工人组成工会,以集体谈判的方式,迫使雇主和政府改善工人的经济利益和法律地位。右翼的观点就被叫做我们上面提到的“工联主义”。

  而美国的工人运动从一开始就是工联主义占主导。他们的主要领导者认为任何反对资本主义的运动,在美国的土地上都无法发展壮大,因为将主要目标设定为提高工人的经济地位,即争取更高的工资、更短的工作时间、更长的休假、更好的工作条件以及更优厚的企业福利。

  尽管如此,美国的工人运动依然通过实际斗争为工人阶级争取到了很多利益。例如,美国工人阶级通过流血斗争争取8小时工作制,催生了第一个五一国际劳动节。当时的美国资产阶级政府显然不愿意看到劳动节被用来纪念这些对政府来说是不光彩的流血事件,于是匆忙地宣布每年9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为美国劳动节。

  美国工会运动在19世纪60年代兴起,虽然根据宪法结社自由的原则,工人可以组织工会,但是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还没有法律禁止雇主对组织或参加工会的工人报复。为了缓和大萧条引起的社会矛盾的激化,美国国会在1935年通过了《国家劳工关系法》,这个法案赋予工人加入工会以及工会代表工人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法案出台后,工会迅速发展,到1940年代初期,工会的会员增加到一千万人。

  然而二战结束后,美国的保守势力和反工会的力量随着冷战开始而升温。1947年国会通过了《劳资关系法》这是一部反工会的立法,在很多方面限制了劳资争端中的工会活动,特别对罢工设置了严格限制,在组建工会方面也增添了不利条件,将工会发展的势头遏制住了。加之,五十年代美国麦卡锡运动,将革命左翼力量扑杀殆尽,也就彻底遏制美国工人运动的革命化势头。工会在此之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与权力和资本的不断消耗走也就逐渐式微。

  今天的美国工会,正如方鲲鹏先生的文章所言:按照传统工人运动理论,工会是代表底层广大劳工同资方抗争的组织。半个多世纪以前,这还有点儿说得通,但在今天完全对不上号了。一方面,美国工会在私营企业知难而退,除了一些大企业早先存在的工会组织,工会运动领导人不再积极发展新的产业工会,像IT高科技新产业中,几乎没有工会的影子。而且工会在产业大军中,不招募劳动条件最差、薪水最少的短工、临时工、季节工,极力排挤待遇普遍低于平均水平的移民工人。所以美国私营部门工会会员,现在已萎缩到只占工人总数的6.4%。另一方面,工会运动领导人积极在公有部门发展工会组织,“公务员(包括公校教师)”目前是美国工会的主力军,他们抗争对象不再是资方,他们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扒纳税人一层皮。工会运动的这种变迁,在一个鼓励私欲的社会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不奇怪,美国工会已是一个为自身谋福利的利益集团,是美国权贵民主公司的一个大股东。如今美国任何一个政治评论家、分析家,都把工会作为华盛顿利益集团俱乐部的重要成员。《财富》杂志前些年每年评选25个最强大的院外游说集团,可以见到有4个工会组织名列这25强……

  所以,说美国工会早已沦为资本集团的玩物,一点都不为过。

  UAW官僚的腐化堕落并不代表美国工人阶级的彻底沉沦,沉默的美国工人阶级不是不愿意反抗,而是他们的反抗时刻遭受到武装到牙齿的美国资产阶级专政势力的残酷打压。所以,尽管劳工们或多或少知道UAW官僚们的无耻,尽管他们对UAW的罢工组织工作有各种各样的抱怨,却依然愿意参加其组织的针对通用的罢工,毕竟这已经是他们反抗资本压迫的唯一缝隙。

  遗憾的是,当美国的汽车工人在为自己的生存抗争的时候,某些媒体还在那里大肆赞扬曹德旺的“先见之明”:

  

3.webp.jpg

  

4.webp.jpg

  

5.jpg

  

  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