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美帝要把香港变成火药桶,擒贼应先擒王!

野叟 2019-08-15 来源:草根微刊

擒贼先擒王,首先砍断美帝乱港的黑手,才是香港止乱的当务之急。

  这两天,香港的混乱局势进一步升级,示威者的行径已经到了令人发指、人神共愤的地步。8月13日晚至8月14日凌晨,大量示威者于香港国际机场非法集结,并禁锢、欺凌及殴打一名旅客及《环球时报》的一名记者,事件引发了大陆同胞的广泛关注和舆论谴责;事件中,香港警方也拘捕了5名男子。民间舆论呼吁强力平暴的声音不绝于耳,但笔者隐隐感觉一丝不安——底层的仇视与搏杀,不正是幕后黑手所期盼的吗?炮灰固然可憎,却也是可怜的,背后的炮手却才是真正的罪魁。

  (一)

  这些示威者绝大多数是在港的青年人——这几年,“废青”这个词已经成为这些香港青年的代名词。2015年,TVB艺人梁烈唯怒骂香港“废青”的视频红炸天。

  Facebook“废青联盟”给出的定义是:18岁就开始申请公屋,吃父母吃社会,然后把多余精力发泄在对社会不满的,并且对现有秩序充满着严重仇恨,口口声声高称要有独立人格结果对社会毫无贡献的青年。

  80后网络画家LLH画了一幅“废青床上图”,归纳出“废青”10大特质:  

  2018年11月,已经68岁、许久未出新专辑的香港歌手谭咏麟,推出了一首鼓励香港年轻人的同名歌曲《废青》:

  在现况一刻百事无成

  叹气再嗟怨 悲剧人生 胜负已注定

  像被困低谷 旁人讥讽 天真未生性

  你却要知道 为人最难得 傻气年轻

  为何甘当废青 要努力用青春追梦争拼

  ……

  这首歌虽然题为《废青》,实则为鼓励年轻人奋斗。

  但不得不说,这首歌亦是满满的鸡汤味:“全情投入作战,收入无定,难捱但却不放弃,因尽过全力博得尊敬”;“谁成为杰青,不再重要,却要一致惊觉于衰老的那天,谁没懊悔就是靠今天见证”……

  成为“杰青”不再重要,奋斗过的人生就不会有懊悔——这不过是对底层青年的精神慰藉。

  香港前财司司长梁锦松去年的一番话大概能反映出香港年轻人的真实状况和心境:  

  当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奋斗不一定会成功,青年人失去上升通道、甚至生存的希望,迷茫、自甘堕落也就不可避免了,这是“废青”产生的重要社会根源。

  (二)

  笔者并不喜欢“废青”这个词,因为这个蔑视性的词汇已经陷入了“谴责受害者”的荒唐逻辑,当我们嘲笑这些青年的时候,却容易忽视了他们其实也只是“被塑造”的一个群体。鲁迅先生讽刺阿Q,但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从来不是单纯地“冷嘲”。

  “废青”现象不独香港有,宅文化、AV文化、娘炮文化盛行的日本、韩国,“废青”现象更是大量地存在着。当我们某些人为了抒发民族自豪情绪,嘲笑日本青年堕落之现状的时候,难道没注意到啃老一族在我们自己身边也很普遍吗?

  “废青”现象不过是资本主义从兴盛走向衰败、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的必然产物。资本主义一面制造阶层固化、制造绝望、制造“废青”,一面通过提供低俗娱乐消费从“废青”身上赚钱,让“废青”更加颓废。

  20%的精英给80%的大众提供大量娱乐和游戏,就好像给他们塞上奶嘴,让他们丧失思考能力,消解他们对资本秩序的抗争——“奶头乐”(tittytainment)理论20多年前出自美国战略思想家布热津斯基之口,如今已经被战略家们变成了在全球普遍存在的社会现实。

  (三)

  大量的证据将这些年香港青年制造骚乱的幕后黑手和“金主”,指向了香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

  而令人玩味的是,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新闻》、《壹周刊》等媒体正是在香港提供“奶头乐”、制造低俗文化的主力军。香港《文汇报》指:“壹传媒旗下的报刊和新媒体长期以来捏造新闻、宣扬色情、荼毒青少年”!从十多年前的陈冠希“艳照门”、再到今年上半年歌手许志安与女艺人黄心颖的亲密录像等等诸多事件,壹传媒旗下的刊物无不冲锋在前,为了博取眼球、提升销量,不惜侵犯当事人隐私、传播桃色秘闻,甚至捏造假新闻,带动了两岸三地“狗仔”文化的繁荣,大肆渲染色情暴力,将香港青少年的视线吸引到这些低俗、下流的娱乐事件中。

  沉默与色情、暴力的香港青年人必然走向虚无主义和自甘堕落,与此同时,壹传媒旗下的媒体通过大搞污蔑、抹黑、断章取义、杜撰事实等劣质报道,为资本势力洗白,将青年人的困境归咎于“回归”,引导青年人仇视大陆,大肆鼓吹“内地人是蝗虫”的舆论,以达到“反中乱港”的目的。这是苏东剧变、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资本高歌猛进的时代,资本控制的媒体惯用的手段,底层不满的矛头被从大资本身上移走,转而变得混乱、无序,底层在不同地域、不同群体间自相残杀……

  昨天,一条《硬核老外怼示威者:香港属于中国,你该去找个工作!》的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

  这个视频很不完整,感兴趣的可以到微博搜索相对完整的视频。

  一群示威的青年人面对一位澳大利亚商人的“谁腐败了香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半天没有回答上来,而是空洞地强调他们在捍卫一个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懂的“现在的体制”和“自由”。这样的认知水平去当炮灰自然也就不奇怪了,而黎智英们正在通过自己掌握的媒体和教育部门,大量地制造着这样的青年人。

  去年7月初,笔者在本号发表了《「他」归来21年,「她」却已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文,提到了当时《苹果日报》的一篇报道:  

  站在境外资本立场的《苹果日报》,却成了香港底层民众反资本的传声筒,这种身份错置现象,反映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帝国主义及其代言人正在与我们争夺社会下层、争夺青年。黎智英们不会告诉香港青年他们困难处境的真正根源——当港府要填海建房、降低房价的时候,黎智英们却引导青年人去反对这一不利于地产资本、却有利于底层的民生政策——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激发出青年的不满、愤怒情绪,再替青年们找到一个宣泄的对象。

  (四)

  黎智英的壹传媒创立近30年的历史,堪称美、英等政治势力不断插手香港事务的历史,也是极端反对派不断祸港的历史。

  黎智英于1948年12月出生在广东,1960年从内地偷渡到香港,1981年创办佐丹奴时装连锁店。上世纪80年代末的风波让黎智英尝到了投机政治的甜头,并结识了香港民主党元老李柱铭。1990年,黎智英将佐丹奴股份全部售,在香港创办壹传媒集团。  

  2011年10月,黎智英捐款给香港泛民及宗教人士的记录外泄,引起广泛议论。文件显示,他从2006年至2010年,分别捐款给香港民主党及公民党各1000多万港元,并将2000万港元捐给前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其中2009年,黎智英的捐款占民主党非会员捐款的99%,占公民党的68.2%,“他作为反对派主要金主的角色因此浮上台面”。

  而在黎智英“政治投资”的明细表中,美国人马克·西蒙的影子无处不在。马克是美国共和党党员,更是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黎智英给各政党的捐款完全由他代办。香港反对派真正的“超级金主”有美国身影,这早已经被“维基解密”披露的美国驻港总领馆的外交密电所证实。

  冷战时期,美国把香港作为远东的桥头堡和情报基地,向中国大陆、东南亚渗透;香港回归后,美国则希望香港变成中国大陆的头痛顽疾,以便不断撩拨,获得相与争锋的砝码。

  早在香港回归以前的1992年,美国就出台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明目张胆地干涉中国内政。这个法案正是基于CIA(美国中央中情局)1988年制定的《香港:展望1997》报告,这份报告提出:“在1997年6月30日之后,美国应当把香港作为中国完全的自治地区”,“建立并扩展”与香港在各个领域的“直接联系”。

  CIA在报告中提到了香港“民主派”。在情报机构看来,这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而“保卫民主”成了美国公然向香港反对派提供资金物资、组织培训,肆意插手香港事务的理由。为了完成这个任务,美国在驻港领事馆派驻和雇佣了1000多人。

  2014年的“占中”事件,让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也被称作第二中情局)等组织彻底浮出水面。

  而美国在香港的代理人就是被称作“祸港四人帮”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前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以及壹传媒主席黎智英等人,黎智英等人多年来一直充当着美帝的打手和走狗。

  然而,2014年“占中”九犯中八人被判罪,黎智英至今却逍遥法外,“占中”的外国资金来源更是未得到深究。

  今年以来,香港“反修例”风波同样是美国及其在港代理人在背后推动、策划的结果。今年2月底,美国驻港澳的总领事公然指责香港特区政府修例和一国两制;3月,美国副总统彭斯见了陈方安生;5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见了李柱铭等乱港政客;6月,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颠倒黑白,妄称香港的暴力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不少美国反华议员重提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企图对特区及中央政府施压;7月,彭斯、蓬佩奥以及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分别会见了黎智英;黎智英公开叫嚣“为美国而战”,充当“带路党”,“引洋人入关”不加任何掩饰。在一连串暴力事件中,更是频繁出现外国人现场指导黑衣人、向抗议人群提供警方部署信息、操控无人机监察现场的身影,并在记者的镜头下一一现形。

  近日,港媒报道了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的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约见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以及“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的场景,黎智英用英语对在场人士言说:“Welcome to HK and well done with the situation”(欢迎来到香港,这个情况做得很好)。  

  Julie Eadeh通晓英文、中文、阿拉伯文、法文和西班牙文,2002年进入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及劳工事务局工作,该局定期发布抹黑中国内地及香港特区人权的报告,是美国重要的对外心战部门,Eadeh亦曾参与编写。2004年Eadeh被派驻中东,以人权及民主为由,策划颠覆活动,是一名身份神秘、行事低调的颠覆专家。2010年起,Eadeh曾派驻台北和上海、以学习中文;2017年Eadeh被派驻香港,在香港工作两年来极为低调,几乎找不到公开活动资讯。  

  而就在昨晚,疑似《环球时报》背景的自媒体“补壹刀”,在其公众号披露:一些专门在中东、东欧地区挑动 “颜色革命”的专家正在香港集中,“暴徒今天开始执行外部力量的教导,对内地人员进行攻击”。

  (五)

  美国插手香港事务走向公开化、全面化、深入化,势必让香港面临更加危急、甚至失控的局面,而美国的目的就是要把香港变为牵制中国、遏制中国、祸乱中国的火药桶。

  有民间舆论呼吁大陆直接出手平息香港的乱局,这是上上之策吗?局势失控之前,特区政府自会去处理;在明知大部分香港青年是被裹挟参与的情况下,直接面对这些青年反而可能激起香港底层民众的对立情绪。

  无论是特区政府,还是中央政府,对于幕后黑手是黎智英、李柱铭等反对派代表人物以及美国驻港领事馆的事实都是非常清楚的。外交部发言人连续几天火力全开,狠批暴力乱港是一件“美国作品”,明确指出美国是香港动乱的幕后黑手;警方在通报中曾多次提到,这些暴力示威者的活动是有组织的,有外部势力的介入。

  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依据1993年制定的《国家安全法》,中国政府完全有理由对境内外敌对势力阴谋祸乱香港、分裂国家的行径作出法律制裁。横亘其间的恰恰是,香港回归21年,迟迟未能立法的《基本法》第23条。  

 

 

 

  正是因为香港反对派的不断阻挠,导致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迟迟搁置。修订“逃犯条例”可以看作是第23条立法的一个延申,而照目前的局势,第23条在港自行立法似乎依然遥遥无期。

  擒贼先擒王,即便到了中央应当直接出手的时候,首要问题也应当是首先解决祸港乱港、分裂国家的黎智英、李柱铭等人,依法处置美国在港的颜色革命势力,或是判刑、或是驱逐出境,甚至应当关闭美驻港领事馆。

  而这早已有外交先例。美国驱逐别国外交官的例子就不必说了,就说说面对美国公然干预本国内政的霸权主义行径,其他国家是怎么应对的。2009年6月伊朗大选期间,西方势力出钱出力造声势支持其代言人选,伊朗政府驱逐了英国两名外交官,逮捕8名英国使馆雇员;2014年,委内瑞拉驱逐3名美国外交官,2018年再次驱逐2名美国外交官;2017年,俄罗斯一举驱逐755名美国外交官,2018年再次驱逐60名美国外交官,关闭了位于圣彼得堡的美国领事馆。

  擒贼先擒王,首先砍断美帝乱港的黑手,才是香港止乱的当务之急。至于那些作为“炮灰”的青年人,遏制资本、给他们希望才是解决香港问题的长远之计。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