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香港暴乱启示录

红星80后 2019-08-14 来源:乌有之乡

看了司马南老师文章,对香港暴乱本质的浅析

  从6月9日算起,香港暴乱已经两个多月了,这次暴乱如果仅仅局限在动乱层面理解,或许泰过于狭隘,其影响范围不仅是治安层面,还有香港社会深层矛盾,一国两制自身的不完善,以及国际战略博弈等不同格局因素中和导致。

  从香港治安层面说,以前大陆人最熟悉的是香港黑社会,诸如三合会等,不过回归后,香港黑社会势力削弱很多,香港一度是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是集会结社自由在香港却丝毫没有削弱,这样除了一部分合法的集体请愿外,那些怀有鱼龙混杂动机的人员也有了聚集的条件,这次港乱不难看出,许多暴力行径都是一开始装扮成和平示威的表象,但后来就丑态毕露了。

  从香港社会角度,众所周知,香港是一个在资本主义体系下运作了进180年的社会,内部阶级矛盾是长期累积的,占人口少数的地产金融阶层,垄断了许多行业以及大额财富,香港基尼系数屡破新高,在0.54左右,可见贫富差距之大和社会矛盾之深,在社会底层酝酿日久的不满情绪,给了境内外乱港反华势力可乘之机。

  从一国两制的角度,这次是最需要反思的,尽管说一国两制20多年来取得不小的成就,但是正如司马南老师说的,“一国两制”不是“两制一国”,一国是前提;前些天在网上也看到罗援将军说的,一国两制的“一国”不容讨论。许多专家们的观点都可以看出,香港回归以来,“两制”做实,“一国”虚挂,否则就不会出现几乎难以想象的新名词“港独”了,而且追随者相当数量是回归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一国”如何做实,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殖民化,香港毕竟是被英国人殖民统治了100多年,从生活方式到价值观,以及整个社会意识形态层面,殖民主义影响一定是深刻的,最容易看出来的就是,香港许多地名仍然用的是港英时代的旧地名,英语仍然是官方语言,香港立法、司法、行政部门的设置多沿用了港英时代的旧制等,这些殖民化的痕迹不仅仅是物理层面的存在,而潜移默化在了精神层面,孕育出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怪胎;其次,爱国主义教育,中央政府应该直接干预,香港自行推行,几乎寸步难行,这是为什么呢?香港社会团体复杂,党派林立,所谓“泛民派”中,存在大量反共反华性质的组织和个人;因此第三,就是要铲除香港这类反共反华性质的组织,绝对不能让他们在中国的领土上以合法面目存在;第四,香港虽然具有高度自治权力,但正如司马南老师所说,你的权力也是北京赋予的,不可能高于宪法。同理,我个人认为,但凡危及国家主权安全了,就不是香港地方政府层面的事情了,而是国家层面,中央应该直接干预,因为诸如分裂国家等行径,不仅违宪,也违反《反分裂国家法》,这些法律全国通用,今日香港难平,他日何图台湾?第五,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并不是意味着中央可以毫无作为,这次港乱起码给我们一个启示,是否有必要进驻一支针对香港内部安全的武装警察部队,这是值得考虑的。

  最后,从国际博弈角度,不难理解,美国一直在许多国家搞“颜色革命”,尤其是战略上的潜在对手,从中东到东欧到南美,这些旧情节老套路一再上演,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四处寻找他们满意的各国的政治反对派,然后把他们喂得膘肥体壮、青面獠牙,美国人一松手,让他们咬谁就咬谁……中国是美国眼中的潜在对手,伸来“颜色革命”的魔爪是必然的,他们利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西方意识形态易渗透的特点,如此这般,他们相中了香港这个对华“颜色革命”的试验场,在中国的外围,用军事、经贸、外交等,在中国内部搞个颜革的小实验,为毒死中国,他们是“外用内服”的药物都使上了,居心叵测。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个国家是先烈们用鲜血换来交给我们的,我们也要用一腔热血去捍卫她的每一寸尊严。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