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关税战致美国农民自杀?再谈中美人民“共同的敌人”

子午 2019-05-15 来源:子夜呐喊

  在全球化的今天,全世界农民的共同的敌人恰恰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要彻底改变各国农民悲惨的现状,唯有消灭这个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转引CNN的报道称,“中美关税战再度大打出手,美国农民哀号,希望川普赶快和北京签署贸易协议,同时透露农民自杀率节节攀升,来到历史高位”。大陆商务部13晚间宣布对已征收关税的600亿美元美国商品再加征10%-25%不等的关税。特朗普多次保证,关税战下大部分成本都会由中国埋单。

  此次600亿美元商品其中包括冷冻蔬菜、肉品、平板电脑、保险套等,尽管未直接锁定大豆、玉米,但美国农产品在上一波关税战中已经被征收25%的关税。CNN的报道称,美国农民已经快被旷日废时的贸易战逼疯了,收支无法平衡,自杀率甚至攀上历史新高,农民开始吶喊:“赶快达成协议!”中国加征关税以来,大豆价格从每蒲式耳10美元跌至8美元。美国大豆协会主席海斯多夫担忧,若是中国加征的关税长期下来都不取消,破产的农民数目恐会大幅度上升。

  从表面上看,美国农产品的入侵导致中国某些农业领域的衰败和破产(例如大豆),征收关税客观上能够保护中国农民的利益,美国农民与中国农民也就存在这种竞争和敌对关系。然而,追寻美国农业危机的真相,我们发现中美两国农民一样有着“共同的敌人”。(本文为《谁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敌人”?》的续篇,点击阅读)

  事实上,早在中美“开战”之前,就有外媒报道美国农业的困境和农民自杀问题,美国的农业危机始于上世纪80年代,关税战不过是让美国农民雪上加霜。

  英国《卫报》2017年年底发表文章《美国农民自杀人数为何创历史新高?》称,美国农民自杀人数是退伍士兵的两倍!据统计,美国退伍士兵自杀人数年均约8000人,也就是说,美国农民自杀人数约为一年1.6万人!这占了全美一年自杀人数(约为4.2万人)的38%!

  

1.webp.jpg

  2011年5月12日,爱荷华州的农民在他的工作间自杀,图为他的遗孀金妮·皮特斯

  长期以来,美国农业一直是中国改革精英鼓吹学习的楷模,媒体给公众塑造的美国农民形象是这样的:住着漂亮的乡间别墅、开着给力的大吉普、生活富裕而安闲……

  土地流转、规模化种植无不在向美国大农场的农业模式看齐。在成都平原西部,一个水稻专业化种植大户年收入高达百万,雇佣上百个农业工人。

  我们把目光拉回美国,这种美好的生活只属于那些大农场主和大农业资本家,而《卫报》报道的“自杀”农民正是那些普通有地农民及农业雇佣工人群体。

  美国一年产粮5.2亿吨,粮食多到内销不完,必须出口一部分为美国赚取外汇,可是作为“功臣”的占绝大多数的美国普通农民却过着低于平均线的贫困生活。

  美国人均GDP约为5.95万美元,人均收入约为5.78万美元,位居世界第五。而且,相较于其他发达国家,美国物价较低。照理说,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应该很不错,达到“小康”水平很轻松。可是,我们不要忽略:这些数据是所有美国人的平均值,包括穷人和富人。

  单就美国农民而言,他们的平均收入差距界线明显:从业0-5年, 2.6万美元/年;从业5-10年,3万美元/年;从业10-15年,3.7万美元/年;从业15-20年,4.8万美元/年。

  即便是拥有20年工龄的资深农业从业者,其收入仍难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刚刚参加农业工作的年轻人,收入连全国平均工资的一半都达不到。生产食物的美国农民,却买不起食物和基本的生活用品。

  美国农业也面临与中国农业相似的场景:

  农业后继无人:农业的低收入吓跑了绝大多数年轻人。爱荷华州立大学的调查显示,在这个美国农业大州,只有不到一半的农户能够确定自己拥有土地的继承人;在5年内退休的农户中,只有55.4%找到了未来接手人。如果没有人来接手,美国农民的选择有限——要么强撑着年迈的身体继续劳作,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土地荒芜。

  农业靠天吃饭:这个靠天吃饭指的倒不是美国的农业灌溉体系,而是一旦遇上天灾,美国农民的日子同样是凄惨。保险业高度发达的美国,按理说保险公司会帮助农民渡过难关,但2013年俄克拉荷马州出现破坏性龙卷风后,保险公司强词夺理,称房屋损毁是由于修筑时出现问题,不愿承担责任;当地政府根本不管重建这码事,也不替农民辩护。

  1980年代,里根开始在美国推行新自由主义,伴随而来的就是美国持续爆发家庭农业危机。这是自大萧条时期以来美国最严重的农业经济危机,沉重打击了美国农村地区。市场价格崩塌,银行收回贷款,利率一夜之间翻倍。农民被迫清算偿债,被驱赶出了他们的土地。人们在谷物升降机前打架,本地银行传出枪声,自杀率飙升。银行大幅提高贷款利率,农民在银行和私人借款者两头奔跑;小规模普通农民不断破产,农业兼并愈演愈烈。

  美国的农业补贴始于上世纪20年代,迄今已有近100年的历史,被视作美国政府保护农民的重要举措。理论上,得到了这些农业补贴,美国农民收入应该更有保障。然而,真相并非如此。因为,能得到补贴的农作物只有6种。相关部门在评估补贴金额时,基本上只参考玉米、小麦、棉花、大豆、大米和甜菜这6种农作物的收成。为了收到更多补贴,大型农场会成规模地种植这6类农作物,占领了国内和部分国际市场。由于在种植规模和市场信息方面的劣势,小农户要种植这6类农作物,很难再从大农场主嘴里分一杯羹,索性换种其他作物。农业补贴进到了大农场主和农业资本家口袋,真正需要帮助的小农户和农业雇佣工人却一个子都拿不到。

  美国农业部没少花钱,在最近10年左右的时间里,投入了1680亿美元扶植农业。但是,75%的资金流向了前10%的农业大企业。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公司之一,市值558亿美元的孟山都,尽管因大量使用转基因技术而受到强烈质疑,但美国农业部仍然每年都给其投入十分丰厚的“补贴”。美国民众对孟山都发起抗议“使食物有毒、使土壤枯竭、使农民破产、使食品不再安全,孟山都只为钱和权!美国每年生产800万吨糖,孟山都使用成本更低的转基因甜菜生产出来的糖占了52.25%。奥巴马时期的白宫推出了“原料灵活计划”,声称:政府大量采购糖可以发展本国乙醇产业,并且还可以保护农民。实际上,这项政策受益最大的就是孟山都,因此,一经推出就引了纳税人的强烈质疑——大家认为白宫拿着大家的钱去填补糖价下跌给孟山都造成的损失,这让大众难以接受。反过头来,孟山都这样的大公司通过大力推广转基因技术,控制了本属于自然财富的种业资源,为种子申请专利保护,迫使小农户为其打工。

  此外,在大农场模式下,美国农业已经成为高度发展的化工农业,滥用化肥和农药给土壤带来了严重伤害,转基因技术的大范围推广也对动植物造成了毁灭性伤害,消失的蜜蜂、超级杂草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大农场主赚的盆满钵满,小农户却无辜受到波及。为了争取补贴,大农场的主要耕作作物大多只有6种,受气候、地形等因素影响,在某一地区很可能只能固定地选种1种。在这个前提下,为了保持土壤肥沃,必须大规模地使用化肥。并且,美国一年常规农药使用量高达45.36万吨,约占世界的13%。化肥和农药的大量使用势必将造成土壤的污染,进而导致减产。接下来,为了保障产量,农民不得不继续使用其他化肥和农药,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农业利润却纷纷流向了种业公司、农药、化肥制造商手中。

  这就是中国目前向往和要学习的美国农业的真实现状。

  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推行以来,农产品的自由流通使得全球农业越来越垄断于少数农业资本巨头手中。不同地域内部,农作物种植逐渐趋向规模化和单一化,普通农民的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农民自杀危机不独美国一家:澳大利亚每四天就有一名农民自杀;在英国,每周就有一名农民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法国,每两天就有一名农民自杀;在印度,自1995年来已经有超过27万名农民自杀身亡。

  在全球化的今天,全世界农民的共同的敌人恰恰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要彻底改变各国农民悲惨的现状,唯有消灭这个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孙锡良:中美贸易战的输与赢

新华社:习近平会见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表彰大会代表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孙锡良:中美贸易战的输与赢

《学习时报》刊发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文章:《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

《求是》(2019年10期)刊发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深入理解新发展理念》

两日热点

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英雄儿女》《上甘岭》,为何不解禁《抗美援朝》电影电视剧?!(含流出的片段)

孙锡良:中美贸易战的输与赢

《中国正在说》,但不许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