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凛然:开展一个对中央党校王长江错误思想的彻底批判

凛然 2011-11-30 来源:乌有之乡

      天理循环,报应不差。随着中国人民大众和党内健康力量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的日益增长,以及走资派道德与智商的不断下降,就在人们的不经意之间,30多年来的一个资本主义方向的经济改革折腾,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的今天。我们整个国家政治大局,因此也开始进入到99%的中国人民大众与1%少数人邪恶集团人物的政治博弈的战略相持阶段。而这个时候,既反映为中国全体人民千秋万代福祉的共产主义事业,今后一定要实现伟大历史复兴的时代转机终于出现了,也是那1%少数人邪恶集团人物绝对不肯自动退出中国历史舞台而必然最后的疯狂,从而要给我们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带来目前最为危险的政治危机。我们党和国家未来的前途命运因此生死在此一搏。而这场生死一搏的政治斗争,又必然首先反映到党内人们的政治思想斗争上来。比如,日前的都是中共党员的司马南同志与王长江同志之间发生的政治思想矛盾冲突,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111/278141.html就是一个反映当前党内的一场政治思想斗争的风向标。  

不是当事人,我们无法得知马南同志与王长江同志之间发生的政治思想冲突的更多详细内容,但是,借助于《司马南:王长江有什么资格任教共产党的中央党校》一文,已知王长江同志的语录有二 :  

一、最近才得知,司马南在青年政治学院演讲时给我扣上了一顶“反党”的吓人帽子。看来司马南深谙此道:给党内力主改革者扣这种帽子最容易引起反改革者的共鸣。但可惜的是,30多年前这套玩意儿管用,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我倒想看看这位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还能说什么?   

    二、司马南 :好,这就是你要押的宝?那我告诉你,你押错了!你要我扪心自问,好啊,我就是扪心自问后坚决地认为,党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从取信于民开始,而不是从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的假设开始。至于你所要批评的那个观点,我是愿意和你私下交流的。但是,反党的帽子,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以上王长江同志说的话,既不带今天中国精英政客的西装革履伪装,也没有党校教授、党建部主任之类冠冕堂皇身份的光环,更不是主席台上的某种宫腔与套话,而完全是出于一个真实的人口里说出的真实的心里话。由于是真实的话,就有了真实的意思内容,所以,这才吸引着我这里进一步的参与王长江同志的思想问题分析如下:  

“司马南在青年政治学院演讲时给我扣上了一顶‘反党’的吓人帽子。”  

——俗语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所以,只要你王长江同志的言行不反党,那你就大可不必胆战心惊什么。然后,最重要的是司马南批评你的事情是不是事实,如果是事实,那不管你再怎么说,也就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不是事实,你就完全可以一一提出反驳,这样你走的才是正道。  

“看来司马南深谙此道”  

——这个说法很值得玩味。本来,真正的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可是,现在我们有些共产党人,一方面在推广潜规则,一方面“深谙此道”的玩弄着权术,这才把今天中国搞得党风世风日下。于是,王长江同志能够说出“深谙此道”的语境的话出来,是不是在表示他自己,原来就是当代中国玩政治潜规则的桃花源中人?  

“给党内力主改革者扣这种帽子最容易引起反改革者的共鸣。”  

——今天中国政治有这样的一个二律背反现象:有人一直在反对别人搞阶级斗争,自己却一直在搞阶级斗争,乃至如今中国工农阶级终于遭受到了旧社会的二茬罪。所以,请求王长江同志明白的告诉全党和全国人民,党内力主改革者的是几个什么人?反改革者的是几个什么人?否则,就是王长江同志自己在有意无意的、二律背反的搞党内政治派性、党内政治斗争和党内政治分裂。  

“但可惜的是,30多年前这套玩意儿管用,”  

——我记得60多年来,我们中国从来都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即使她已经一度被走上邪路了,但是中国人民还是相信真正的共产党的根还在,相信党内的健康力量最终有党的肌体健康的自我修复能力,和相信她一定有浪子回头的一天。所以,请求王长江同志明白的告诉全党和全国人民,30多年前是怎么啦,30多年后又怎么啦?后30多年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是建立在你们这些人流血牺牲打天下的基础上吗?还是以为你们后30多年已经取得政变的成功,才如此胆大包天的、口出狂言的把中国共产党政治历史进行根本对立的历史割裂?  

“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  

——先不说王长江同志公开把别人的批评当作“嗑出个臭虫”调侃的思想低俗,我想,面对司马南同志的批评,他心里决定不是“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而是一直吃软饭惯了,却不幸咬上了一根铁钉,心里因此才应该是一个咬牙切齿的恨!  

“我倒想看看这位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还能说什么?”  

——我想,司马南同志应该是党建工作者的政治新秀,而不是什么“新入门”;他之所以是党建工作者的政治新秀,是因为经历改革开放的大浪淘沙之后,他还能够保持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所以他的政治思想今天才更加显得生机勃勃;而不像有些人,都政治褪色得人模人样都没有了,还高高在上的装酷,然后竟然在说别人是“新入门”!  

“司马南 :好,这就是你要押的宝?那我告诉你,你押错了!”  

——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社会是经济动物园,一点都不差;看看现在党内这些人,经过改革开放实践的一番折腾之后,一个个头脑都是金钱符号了,和思想思维全部被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规律格式化了,乃至道德与智商如今下滑到动物界的水平,因此,我们国家今天才被这些人越搞越乱了,甚至到了面临亡党亡国危险的边缘。王长江同志可能也深受其害,才说话中的下意识,时不时的就蹦出个“押的宝”的话语出来。不过,既然你王长江在审时度势的告诉司马南,说他押的宝押错了,那么,我却又想问你:你押的宝就押对了吗?——不要今天跳得欢,小心到时拉清单!  

    “你要我扪心自问,好啊,我就是扪心自问后坚决地认为,党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从取信于民开始,”  

——现在有一批人总是这样,一方面把国家带上资本主义歧途,弄得国家如今深陷资本主义内部危机泥潭而不能自拔,另外一方面却把他们做的坏事和种下的恶果,都栽赃给中国共产党,害得我们的党如今是里外不是人和左右夹击着难堪。甚至,这些人还配合国外民族敌人,千方百计的抹黑、攻击中国共产党,唯恐中国天下不乱。所以,请求王长江同志明白的告诉全党和全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什么时候不正常,或曾经哪些地方不正常,现在才需要“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特别是,现在到底是王长江们自己不正常,还是真正的共产党已经被“不正常”了?  

最成为问题的是,一句“从取信于民开始”漂亮话。告诉你,王长江同志,中国共产党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与中国人民大众是鱼水不分、生死与共的血肉相连关系;是中途的一条错误的精英路线干扰和在你们这些精英政客的思想挟持下,今天才错误的走上了一条凌驾于中国人民头上的“执政党”的官僚主义道路上,然后大家才在玩什么依法治国或者依德治国的政治权术游戏,这才导致了今天中国党与民关系的不断恶化甚至发生政治对立的严重后果。而如今,你们这些政客,竟然还执迷不悟的,还想高高在上的继续统治中国人民,然后继续玩什么“顶层设计”、“从取信于民开始”的政治权术游戏。我可告诉你,只要党不能正本清源或者返璞归真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本色,那么,你们这些人就是通天本领,也都是无济于事的,都挽救不了你们最后必然失败的政治命运。因为社会发展的道路可以暂时发生曲折,但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是不可抗拒的。所以,好好听我一句劝:别已经把党和国家都弄到今天万丈深渊的悬崖旁边了,还是别着一副死不悔改的政治嘴脸!  

“而不是从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的假设开始。”  

——这是王长江同志错误政治思想的集中反映和错误政治根源的总暴露。因为,他说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的假设开始,这也就等于说,中共曾经有过了从“假设开始”的历史错误,但是,这个“假设”是什么呢?——我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王长江同志这个既要指责又不好意思或者不敢明言的“假设”,不外乎就是指“共产主义”罢了!  

    是的,王长江同志说了一句大实话:共产主义已经是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的假设。但是,这固然是一个事实,我却恳请王长江同志帮忙认真的想一下两个问题:一、今天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共产主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谁带了头?二,一个不相信了共产主义的党,还是共产党吗?  

   不过,你们这些人可以不相信共产主义,党曾经对你们这些人的长期培养,也就当做误养了一批白眼狼算了,但是,如果你们一定要说共产主义是“假设”的话,那么,本来不是共产党员的我,今天却必要给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部主任的你王长江同志上一课:  

   1、 共产主义从来就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和理想选择,因此从来就是真正的共产党的鲜明的政治旗帜和奋斗的目标方向;中国共产党也正是在这面鲜明的政治旗帜下,和按照这个奋斗的目标方向,曾经取得了全世界人民都有目共睹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伟大的历史成功和伟大的历史成就!  

   2、共产主义从来就是一个事实,而且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事实。比如,按照恩格斯在1847年提出来的说法,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那么,这个共产主义,在我们国家早就已经实现了。——随着1956年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任务的基本完成,中国工农阶级实现了历史上国家革命的最终成果——经济基础上的生产资料公有制。而这个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就是关于中国无产阶级(工农阶级)已经历史的获得了自己政治经济上真正解放的条件。  

     3、共产主义既是曾经改革开放的经济基础,又是今天党和国家人民事业的政治经济基础和胜利保证。比如,简单一句话,没有前30年的共产主义公有制经济建设的积累基础,有今天中国改革开放的条件与成就吗?不信,那你们这些人有本领就真的非洲去搞什么改革开放试一试。再之,即使大家权凶极恶的化公为私的抢劫、掠夺了30多年,原来共产主义积累的公有制经济的根基却毕竟太雄厚了,所以还没有被抢劫、掠夺完,还在把中国人民的共产主义事业顶着。这就还成为了今天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国内外阶级敌人心头的一块大病,因此大家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如何把公有制经济基础彻底搞垮。除此之外,在政治上,也正是因为共产主义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面鲜明的政治旗帜,所以,中国人民就是被资本主义经济改革折腾30多年了,现在还是在相信中国共产党,还是愿意在信仰和选择中国共产党,从而才维护了当前我们国家的政治大局稳定。不然的话,中国人民大众的一句:你们这些人凭什么占领国家庙堂和凭什么先富起来的天问,就可以把你们这些人祖宗十八代的坟都挖翻了,王长江同志,你相信这是事实吗?  

4、共产主义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条件下已经有了成功的典范。如华西村、南街村、滕头村、兴十四村……;只是,对于你们这些已经没有共产主义信仰的假共产党员来说,可能是实在兴趣不起来,所以或者装聋作哑着,或者躲在党校里面,与和尚念阿弥陀佛一样,天天在念自私自利典型的小岗村的改革经!以至于那些今天中国共产主义事业的成功典型,只是完全出于中国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和历史创造,而不是出于你们这些人的领导;和竟然无法勾起你们这些人的政治思想兴趣,然后成为当代中国最大的历史荒唐地,让他们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至今被边缘化着!  

    概而言之,一句话:王长江同志,共产主义从来就不是一个“假设”,因此,你们这些人可以不顾人格的背叛你们入党时的誓言,但是,请求你们,别再闭着眼睛说瞎话了!  

“至于你所要批评的那个观点,我是愿意和你私下交流的。”  

——请问,你到底有什么话不能公开的说,要去“私下交流”才能说?看来,还是在想玩潜规则的政治游戏!而且王长江同志在这方面可能又果然是“深谙此道”!不过,我可要告诉王长江同志这样的一个事实:假设,你就是能够通过什么“私下交流”把司马南同志给“和谐”了,但是,那对当今中国政治大局也绝对无济于事什么;因为,是中国人民大众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的日益增长,才形成了当前中国政治上的一个改造客观世界的人民群众力量,从而今天中国一场共产主义事业的伟大历史复兴运动,这并不是仅仅的司马南和或者我等少数人同志的个人意志和行为,而是一个全体中国人民的历史必然选择的天意。于是,面对一个党内健康力量与中国人民群众基础力量合流而形成的未来中国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历史发展大潮流,而且是一个顺者昌、逆者亡的不可抗拒的中国社会发展规律的历史大势,我这里还是必要再劝王长江同志一句:对于我们国家未来的政治大局,你们这些人还是看清楚点,识相点,然后最好不要再出来说些假共产党员内心世界的不伦不类的垃圾话,好吗?  

“但是,反党的帽子,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反党的帽子其实也有一个辩证法:就看是反什么或者反什么党了。比如,司马南同志如果反对的是王长江同志的思想认识错误,这就不但不是反党,而是在坚持党内正常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政治传统。除此之外,如果王长江同志心中在坚持一个修正主义的党,那么,司马南同志反对他而被戴上的什么反党帽子,留着也应该完全没有问题。  

   结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事业的核心力量,因此中国人民的国家政治的最大危险,莫过于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思想不健康而导致我们中国人民事业的政治核心首先腐烂了。而我们党和国家目前正处在一个未来前途命运生死在此一搏的非常时期,党的组织纯洁与思想健康,又是保证党渡过目前难关和一定要取得这场国内外政治斗争胜利的根本保证;而且无论如何,整个共产党在为一批假共产党背黑锅的日子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而此时此刻,王长江同志的政治思想错误又是相当明显的和带有很大的代表性,所以,党的政治思想无小事,当代中国党内外马克思主义者的当前政治思想理论战线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重要任务,就是理论密切联系实际的开展一个对中央党校王长江同志错误思想的彻底批判!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