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王长江代表的是哪个共产党

安庆仁 2010-09-21 来源:乌有之乡

王长江代表的是哪个共产党

安庆仁

我是不会称王长江为同志的,他虽然是中央党校党建研究部主任,但他的一言一行根本就没有丝毫共产党人的味道。我极端的困惑,一个不相信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而从心底里排斥的人,居然会成为共产党中央党校的党建研究部主任,难道说共产党真的没人了吗,要请一个在思想上极端敌视共产主义的人来主抓党建研究工作。

这些年,王长江以中央党校为阵地,以《学习时报》为喉舌,以蛊惑学员从而培养反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为目标,全面致力于给共产党这个组织去共产主义和去马克思主义哲学化的工作,他所有的文章都有这样一个核心,——共产党非政治集团,而是利益集团,所以共产党必须放弃传统意识形态,转而将主要精力移至谋取政党私利方面。

王长江最近的一篇文章《党有自身的利益是客观存在》,则不加任何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该文章表面上看是强调尊重客观存在,但事实上是公然为存在于共产党内的特殊利益集团谋求既得利益的合法化,因为只有他们这些人,才有自身的利益,而当这些人结构在一起以组织的形式出现,这个组织自然就有了其自身的利益。

凡是写过入党申请书的人都知道,做为一名共产党人,自党旗下举手宣誓的那一刻开始,一百多斤就不再是自己的了,也不属于他的家人,而是属于天下劳动阶级。也就是说,为了天下劳动阶级的幸福,他将放弃自身的利益,从而成为一名毫无利己专门利人(劳动阶级)的无产阶级战士。

当这样的一些人组成政党,其政党利益无疑就是劳动阶级的利益,更准确地讲,劳动阶级的利益就是这个政党的核心利益。共产党这个政党所以先进,不在于他所代表的阶层足够广泛,不在于他能弘扬某一种传统文化,不在于他对科学技术表现出多么大的兴趣,而在于他以劳动阶级的利益为自身的利益。

在《共产党宣言》中,第一国际代表大会对共产党这个组织有过非常明确和非常具体的规定,只要符合那些规定的政党,在性质上就是共产党,即便他的名字叫劳动党、人民党,也不能改变马列主义政党的性质。反过来讲,如果一个政党的利益游离于人民利益之外,这个政党无论名字叫什么,也不可能是共产党。

意大利共产党就是一个反面的教材,1943年意大利法西斯政权垮台后,意共为了适应国内外形势的变化,走上了改良之路,党的纲领被颠覆了,先进性彻底消失,由之,一个曾经以工人阶级利益为自身利益的政党,从此就有了游离于工人阶级利益之外的自身利益。这个时候的意共,对改善工人阶级生存状态这一问题已经不感兴趣,转而全面关注自身利益。

1957年9月28日,意共总书记陶里亚迪在意共中央委员会闭幕会以上发表的讲话中透露:一年里,意共有20多万党员退党了,尤其是在贫困的意大利南部,党员人数下降了14.9%,北部的工业区下降了9.8%,中部地区党员下降了9.1%。但是他宁肯把大量党员退党的责任归咎于匈牙利事件,也不愿意承认这是意共资产积极自由化运动的恶性发酵。

意共分裂后,意大利重建共产党严厉指出,由于陶里亚迪在党内推行资产阶级路线,安东尼奥·葛希兰同志创建的政党已经彻底变质了,党的中央委员会变成了资本家的俱乐部,他们跟所有资本家一样,从事着剥削工人和农民的血腥事业,靠榨取工农血汗,换来汽车和别墅,工人和农民当然要离开他们。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共和意共曾经发生过激励的交锋,意共指责中共无视时代发展变化,完全从本本出发大搞教条主义,中共指责意共搞修正主义。事实上,意共的堕落比修正主义还严重,因为苏共尽管搞修正主义,至少不允许党的成员剥削工农,而意共中高层中的70%都是资本家。

从意共的演变中我们一目了然,王长江所需要和所代表的,就是这样的共产党,但正如意大利重建共产党严厉指出的那样,这不过是一群穿着共产主义外衣的资本家而已,无论这件外衣是马牌的、毛牌的、D牌的。最近些年,在别有用心之人的蛊惑下,群众把矛头指向共产党,显然是上当受骗了,世间哪有共产党欺负老百姓的道理,帮还帮不过来呢,那些人都是王长江之流的冒牌货。

2010-05-07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