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宋江路线”必须彻底否定

赵皓阳 2022-11-25 来源:大浪淘沙公众号

水浒中有革命元素、反抗精神,更有修正主义、投机分子、投降路线。

  (引子)

  毛泽东主席经常用“梁山好汉”的故事来自喻。一次在抗大的演讲中,毛泽东说:“《水浒》里面讲的梁山好汉,都是逼上梁山的。我们现在也是逼的上山打游击。”建国后在与越共领导人胡志明交谈中,毛泽东又提到:“我这个人是逼上梁山的。以前我没有准备打仗,是教小学的。就在那年被逼上梁山。”

  毛主席又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盖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金圣叹把《水浒》砍掉二十多回。砍掉了,不真实。”

  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水浒》要当作一部政治书看。”水浒中有革命元素、反抗精神,更有修正主义、投机分子、投降路线。今天的文章就简明扼要的分析,水浒是怎样一部“政治书”。

  (一)为什么要造反?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这是毛泽东一直用水浒自喻的原因。首先是“官逼”,其次是“民反”,这二者先后顺序要搞清楚了。绝大多数人都是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好过日子的,但凡能活得下去,谁会铤而走险呢?所以“逼上梁山”这四个大字里,核心是“逼”。

  为什么鲁智深、武松等人践踏规则蔑视法律,反而被人们认为是英雄,传诵至今,就因为当时的统治者是反动的,法律对人民来说也是反动的,所以他们破坏这个反动的、腐朽的、落后的东西是进步的、高尚的、替天行道的。

  这个说白了就是一个立场问题,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从不保留的,赤裸裸的永远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说话,所以是《水浒传》而非《荡寇志》——当然,诸如李逵的反人类恐怖主义行径,以及投降路线、投机主义都是我们必须要批判的。毛主席说得好,马克思主义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个“理”从何来;“替天行道”,这个“道”是哪里的“道”?

  譬如在《悲惨世界》里,冉阿让为快饿死的外甥偷了一个面包,坐了十九年大牢,这个法律是否合“理”?冉阿让认为不合理,沙威尔认为合理,这就一举道破了法律以及国家暴力的本质——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

  我们看沙威尔督察,一副顽固、泥古不化的形象——法律就是我的准绳,你违反法律就是人渣。

  如果你认为他的形象仅限于此,那就实在是too simple了。我们来看电影中的神来之笔,在电影的后部分,沙威尔督察混入起义的青年学生军中搞破坏,被认出并抓获,当学生告知他将接受审判的时候,我们的沙督察这样说的——我不承认你们的人民法庭。

  当法律为人民服务的时候,曾经把“法律”看得比天高的反动阶级又拒绝承认法律,这么多么绝妙的讽刺啊。

  我们从《悲惨世界》中走出来,回到《水浒传》中。很明显,社会的黑暗、朝廷的腐败是梁山好汉造反的“道”和“理”。无论在原著还是在98央视版水浒中,开头永远都要讲高俅发迹故事,为什么不直接讲梁山好汉呢?

  因为高俅和他代表的腐败才是全书的题眼,甚至可以说没有高俅(和腐败)就没有一百单八将。高俅发家的故事彻底展现了大宋朝廷的腐败与荒谬——而且这个腐败与荒谬是从根上来的——没有皇帝就没有高俅,没有高俅就没有梁山好汉。

  所以梁山好汉之所以被人传颂至今,并不在于他们道德水准有多高(我们后文会详细分析),而在于他们敢于反抗。对于如此黑暗的朝廷,能反抗就有进步意义了。譬如晁盖等人劫了生辰纲,拦路抢劫为什么是正义呢?因为生辰纲是梁中书搜刮的民脂民膏。有人说生辰纲那些金银财宝,晁盖上山后最后都分给梁山小喽啰了,也没有分给老百姓,为什么还要说他是正义呢?

  这个你就不能要求太高了,不能因为一个张麻子造反是为了把钱分给穷人,就拿这个来要求所有人。张麻子那些革命者一己之力拔高了古往今来所有“造反”的道德水准,但你不能用这些去要求古人。对于梁山好汉来说,能有这种反抗精神,能“不做安安饿殍,尤效奋臂螳螂”,就已经值得肯定了。

  明白了为什么要造反这个大前提,就可以开始文章的正文了:梁山的路线之争。

  (二)“王伦路线”“晁盖路线”与“宋江路线”

  梁山泊根据头领的变更,先后经历了“王伦路线”“晁盖路线”和“宋江路线”。

  “王伦路线”是关门主义、排外主义。本身梁山上就只有四个头领,势单力薄。又能打又是天赐大恨的林冲来投靠,王伦嫉贤妒能,怕林冲实力太强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所以百般推脱。最后又要林冲纳“投名状”,最后面子实在过意不去才留下林冲,还给人家把座次排在末尾,明显是有意打压。

  王伦的关门主义恶果也是明显的,书里说的很明白,阮氏三兄弟就在梁山脚下,对梁山伯大口吃肉、大秤分金的日子也心向往之,但是为什么不去呢——阮小二道:"先生你不知,我弟兄们几遍商量,要去入伙。听得那白衣秀士王伦的手下人都说道他心地窄狭,安不得人,前番那个东京林冲上山,呕尽他的气。王伦那厮不肯胡乱着人,因此,我弟兄们看了这般样,一齐都心懒了。"

  这就是“关门主义”的最直接影响,就是让本可以为革命发光发热的有生力量望而却步,自身力量无法得到壮大,自身血液无法得到更新,革命事业也只能止步不前。最后晁盖等人劫生辰纲上山之后,王伦依然嫉贤妒能不打算收留。说到底,他早就从一个造反者变成了既得利益者,守着自己的坛坛罐罐不放。最后身死名裂,被梁山泊抛弃、被历史抛弃也是情理之中。

  晁盖上台后,一举清理了王伦的“关门主义”错误路线,梁山泊招贤纳士、广结好汉,一时间兴旺了起来。在晁盖的领导下,梁山好汉发动了针对官兵的两次小规模的反围剿战斗。一次是三都缉捕使臣何涛带领的五百余名官吏民兵,被晁盖击败后割掉耳朵放走。一次是济州团练使黄安,带领的一千多水路正规军和战船,结果黄安被生擒,在梁山大牢关了两三个月就病死了。

  可以看到,一旦梁山泊招揽好汉、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后,还是展示出了很强的战斗力。

  而“宋江路线”则更有所不同,王伦是“关门主义”,宋江是“开门主义”,甚至是“机会主义”“尾巴主义”,什么人上山都来者不拒,甚至于你不愿意上山,他还要坑蒙拐骗用尽伎俩把你骗上山。

  正因为此,“上山”人的成分也都模糊了,晁盖时代上山的,要么是阮氏三兄弟这样标准的无产阶级,要么是林冲这种“天赐大恨”已经与旧自己、旧阶级决裂的。诸如何涛、黄安这种压迫百姓为害一方的阶级敌人,晁盖是拎得清的,无论是放走(割了耳朵是为了扬威震慑,起到宣传效果)还是囚禁至死,至少不会拉他们入伙,成为“好汉”的一份子。而宋江路线则全然不同了。

  毛泽东主席在1937年《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务》一文中就分析过,我们抗战既要反对左倾“关门主义”,又要反对右倾“机会主义”:人家想抗战,你不能因为人家是地主、资本家就不跟人一起抗战;而组建统一战线,把一些罪大恶极的土匪、流氓甚至汉奸都算在统一战线内了,反而是对抗战的事业造成了损害。

  我们说宋江路线是投降主义、投机主义路线,是“门户大开主义”,下面这三个拉人入伙的例子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第一,秦明入伙。秦明任青州指挥司统制,总管本州兵马,是正儿八经的高级军官,大致相当于现在地方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他打清风山失败被俘,宋江假意生情留他在山上喝了一夜的酒。然后派小喽啰们穿上秦明的盔甲战袍、拿上秦明的狼牙棒、骑了秦明的战马,去攻打青州城。一边打还一边喊:我是秦明,我造反啦。结果青州知府杀了秦明全家老小,把人头挑在枪尖排在城楼上示众。秦明走投无路只能落草为寇。

  你说宋江这个计策有多歹毒,为了拉秦明入伙,把他全家害死还不算,还屠光青州城外的村庄,书里面这样写的——“到得城外看时,原来旧有数百人家,却都被火烧做白地一片;一片瓦砾场上,横七竖八,杀死的男子、妇人,不记其数。”你说这种王八蛋行径跟“替天行道”哪一个字沾边?

  最逗比的还是什么呢,秦明外号“霹雳火”,因为他是个暴脾气,嫉恶如仇、一点就炸。结果他遇到给自己设套、导致自己全家被杀这种人,竟然心甘情愿入伙了。施耐庵写到这里都觉得自己OOC(Out Of Character,多用于同人小说,角色做出了不符合原著作品设定的行为举止,也用在原著作者写砸了的地方)了,他怎么强行解释的呢——“上界星辰契合”——意思是他们都是同一批星宿下凡,所以兄弟不会生兄弟的气。

  于是秦明全家被杀,只抱怨了一句——便说道:"你们弟兄虽是好意要留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个,断送了我妻小一家人口!"宋江答道:"不恁地时,兄长如何肯死心塌地?若是没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令妹,甚是贤慧。宋江情愿主婚,陪备财礼,与总管为室,如何?"

  花荣妹妹:MMP。

  第二,李应入伙。扑天雕李应是大地主、大乡绅、大庄园主,与水泊梁山是天然的阶级敌人。虽然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祝家庄,但是李应非常注意与梁山好汉保持距离,梁山两次上门求见都被拒之门外——虽然也竭力帮忙,但是言下之意非常明显,就是不想与反贼“同流合污”,毕竟人家是既得利益者。按理说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不愿入伙就算了,但是宋公明哥哥偏要勉强。

  他们先假扮知府和各级官吏公差,逮捕李应,然后另一波人半路解救,把李应带上梁山。李应被接上梁山住了几天,还是不打算落草,因为他认为自己虽然吃了官司,但相信自己被冤枉(确实是,因为都是梁山假扮的)。李应找的借口是“只不知家中老小如何,可教小人下山则个”,结果——吴学究笑道:“大官人差矣。宝眷己都取到山寨了。贵庄一把火已都烧做白地,大官人回到那里去?”——是宋江、吴用安排了一部分人假扮官兵,直接把李应的庄园烧了,把他家眷骗上梁山。

  多句嘴,吴用这个逼最贱了,明明都是他出的最歹毒的计策,还偏偏一副洋洋得意你上当了的姿态,我要是李应就打爆吴用的鼻梁。

  最后结局——宋江表示:“我等兄弟们端的久闻大官人好处,因此行出这条计来。万望大官人情恕。”李应见了如此言语,只得随顺了。结果特么宋江还臭显摆,跟吴用一个毛病——宋江便取笑道:"大官人,你看我叫过两个巡检并那知府过来相见。那扮知府的是萧让;扮巡检的两个是戴宗、杨林;扮孔目的是裴宣;扮虞侯的是金大监、侯健。又叫唤那个四个都头,是李俊、张顺、马麟,白胜。李应都看了,目瞪口呆,言语不得。

  第三,朱仝入伙。这个简直就是拉低了“梁山好汉”的下限。朱仝本来犯了罪,然后知府看他是一表人才且孝义为重,就留在身边做事,知府的儿子小衙内特别喜欢朱仝,经常让朱仝带他玩。这一说这对于一个“贼配军”来说,是知府上下两代的重视了,这个感情可是不一般的。

  结果呢,为了拉朱仝上山,李逵先用麻药麻晕了小衙内,再带到城外一刀把小衙内的脑袋劈成两半。把屠刀对准小孩子,无论古今还是中外,都是突破正常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梁山人却可以做得如此从容不迫心安理得。最有意思的是,宋江和吴用都觉得这种事情太脏太low逼了,然后相互推脱——

  吴用、雷横望著朱仝便拜,说道:“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若到山寨,自有分晓。”

  宋江与朱仝陪话道:“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今日既到山寨,便休记心,只顾同心协助,共兴大义,休教外人耻笑。

  特么吴用说是宋江的命令,宋江说是吴用的计策,两个人都知道这事太王八蛋了还是把脏水泼出去为妙。《水浒传》全篇很多这种精妙的“扣”来展现人物性格的,毕竟四大名著,每次重读都能有新的收获。

  徐宁、卢俊义等人的入伙过程与我们举的三个例子高度类似,这里不再赘述了。可以看到,“宋江路线”不但拉人入伙毫不挑剔,拉人的方式也是不择手段。可以说,宋江毫无底线的行为,是造成梁山道德滑坡、信仰缺失的根源,“替天行道”四个大字已经成为了一种空泛的口号,绝少有梁山好汉在用它去做指导思想了。

  (三)革命纯洁性

  可以看到晁盖路线和宋江路线最典型的区别,晁盖对于围剿的何涛、黄安,都是以坚决的力量回击后对其进行肉体消灭或精神消灭(割耳朵算是精神威压),而宋江对于同样的阶级敌人——秦明、李应等都是用尽心思招揽,这两种不同的路线造成了两个深远的影响。

  第一是权力的问题。贯彻宋江路线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晁盖被架空了。很好理解,人多力量大嘛,宋江费尽心思拉人上山,不是因为他天生犯贱喜欢恶心人,根源在于他就是投降主义最核心的信奉者和执行者。拉一些半推半就的人上山,他们肯定他天天想招安啦,那正好我也天天想招安啦,他们还不跟我一条心么?这样反而就更加壮大了“宋江路线”。

  那“晁盖路线”还有谁去贯彻执行呢?从人数上来说就是少数了。所以梁山后期,宋江天天说“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把山寨大权独揽于己,天天带着九筒,晁盖一点办法都没有。

  原著中有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情节,神行太保戴宗出差办事,遇到了拼命三郎石秀劝他入伙,戴宗原话是这样的:“去投奔了梁山泊宋公明入夥,如今论秤分金钱,换套穿衣服,等朝廷招安了,早晚都做个官人。”

  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首先戴宗说的是“投奔梁山泊宋公明”,但此时宋江刚刚上山——戴宗跟他一起上山的,这时候晁盖还是光明正大的山寨之主,但是戴宗说宋江不说晁盖。其次,戴宗把话挑明了“等朝廷招安了,早晚都做个官人”,说明他们毫不忌讳造反就是为了招安,是为了要挟朝廷更大的砝码。

  戴宗自己就是官吏出身,自然也是“宋江路线”坚定的追随者。所以他认宋江不认晁盖、天天想着招安,也是情理之中了。有网友统计过,梁山泊中造反前有身份有地位的(地主、财阀、官吏、军头、知识分子),有七十二个之多,被网友戏称为“七十二个二五仔”。但这就占据了梁山好汉的2/3之多,梁山泊所谓“农民起义”,真正像阮氏三雄(渔夫)、解珍解宝(猎户)这样纯正的无产阶级反而占了少数。

  “宋江路线”贯彻的最终结果就是,梁山泊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从一个替天行道的农民起义军,变成了以“造反自重”的官吏、地主、军头联盟。

  第二是革命纯洁性的问题。

  梁山好汉既然喊出了“替天行道”的口号,说明他们还是有理想有情怀的,至少比大宋官家好太多。既然有一个最高理想,就牵扯到了革命纯洁性的问题,否则大家一起腐败堕落、欺负老百姓,那跟朝廷还有什么区别呢?书里也可以看到,晁盖对革命纯洁性还是有要求的,譬如时迁等人在祝家庄偷鸡被抓,上了梁山之后晁盖的第一反应是惩戒这种行为:

  晁盖大怒,喝叫:“孩儿们!将这两个与我斩讫报来!"宋江慌忙道:"哥哥息怒。两个壮士不远千里来此协助,如何要斩他?"晁盖道:"俺梁山泊好汉自从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恩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打锐气。新旧上山的兄弟们各各都有豪杰的光彩。这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因此连累我等受辱!”

  我们可以看到,晁盖发怒有一小部分是强盗对小偷的鄙视链;很大一部分是梁山好汉忠义为主、施恩德于民——这三个毛贼,偷老百姓的报晓鸡,缺德不缺德?偷鸡就算了,还被人抓住了。被人抓住也就算了,还说是我们梁山好汉。晁盖生气要砍了他们也是情有可原。但是被宋江劝住了:

  宋江劝住道:“不然。哥哥不听这两位贤弟所说,那个鼓上蚤时迁,他原是此等人,以致惹起祝家那来,岂是这二位贤弟要玷辱山寨。我也每每听得有人说,祝家庄那厮要和俺山寨对敌……非是我们生事害他,其实那无礼!只是哥哥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小可不才,亲领一支军马,启请几位贤弟们下山去打祝家庄……

  宋江这话水平高得很,首先他说“时迁就是这种人”,就把他从晁盖的“革命纯洁性”摘除去了。然后把锅甩给祝家庄——反正他们总要打我们,我们现在打他去好了。最后通过出征把军权揽过来,进一步架空晁盖。

  晁盖为了维护组织纯洁性,想惩罚人而不得,这就说明他已经被架空了。晁盖要杀人,宋江把人救下来,谁更得人心?

  梁山一百单八将就是军事贵族寡头政治,谁给寡头们宽松愉悦的环境,谁就更受支持;谁总是强调革命纯洁性,寡头们就会紧张而不自在。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人都跟了黑三郎而不跟大哥的原因。

  于是梁山泊就“拧巴”了一段时间。毕竟晁盖还是名义上的“山寨之主”,虽然他们早就买开了“狗肉”,但是这个“羊头”毕竟不能摘,而晁盖一死则彻底意味着“晁盖路线”的终结。

  大哥死了,宋江、吴用以及“七十二个二五仔”们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走他们的投降路线了,可以肆无忌惮的“卖国”了。从此梁山泊的一切举动,都服务于怎么投降、如何更好地投降。“替天行道”的理念从此与他们毫无关系。

  鲁迅先生评价《水浒传》就犀利地指出:“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这大概就是对后半部水浒的高度概括。

  这个故事大家有没有一些眼熟?就是我前几天的文章《这部“黑帮工会”题材的奥斯卡大片,绝对值得一看》,其中分析了《爱尔兰人》这部电影,梁山组织与全美第一大工会(黑帮)组织的走向可谓高度类似。

  这部《爱尔兰人》是马丁·斯科塞斯老爷子毕其生于一役的作品,不过我给大家推荐这部电影,重点不在于这部作品的艺术高度,而在于内容:这是一部黑帮类型片包裹的“工会题材”电影,讲述了北美第一大工会的兴衰发展史,很多内容都非常有参考价值。

  北美第一大工会的建立与兴盛,完全依赖于“初代会长”吉米·霍法的个人能力与个人魅力,当时的说法是“披头士火的时候,他比披头士火;猫王火的时候,他比猫王火”。在他的雷霆手段之下,资本家处处受挫,自然也成为了大资本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资本家和政客的同盟,设了一个局,把吉米·霍法陷害进了监狱。

  霍法坐牢这段时间,“次代会长”菲茨开始主持日常工作,然而菲茨是一位脑满肠肥又缺乏能力、缺乏魅力的人,他靠什么来维系自己的地位呢?靠腐化的生活来拉拢工会的高管们:菲茨带着高管们喝高级红酒,吃法国进口牛排,包机满世界打高尔夫,还给高管们每人配了一辆豪华小轿车。

  菲茨的宝贝儿子是一位智力有缺陷的废物,天天想的都是漂亮姑娘。然而菲茨任人唯亲,在工会内部给自己的废物儿子找了一个肥差,他儿子也靠着权钱交易、内幕信息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大富豪。

  所以能力和个人魅力都很差的菲茨,就靠腐败架空了霍法。霍法是一个清教徒式的人物,个人作风廉洁,甚至都不喝酒。我们想一下:有一个领导天天带着你红酒牛排高尔夫,拿着麻袋分钱;有一个领导一点油水都没有,还是个工作狂,天天督促你为工人阶级谋福利。那么这两个领导哪个更容易笼络到人心呢?答案不言而喻。

  吉米·霍法对于给工会财产的利用有着严格的考察与限定,因为这些都是工人信任工会,让工会代持的养老金,所以这算是公共财产,霍法绝不会做冤大头生意。而菲茨根基不稳,必须要靠遍洒利益来维系自己的地位,而工人们的养老金成为了他收买人心的工具:那些一辆辆豪华小轿车,都是工人们积累的血汗钱啊。他更通过把高额的养老金放贷给犹太黑帮,获取了黑帮的支持。于是一场蛀虫们的盛宴在工会内部上演,公有资产就这样被瓜分殆尽了。

  霍法出狱后,立刻发现了两件事:第一,自己被架空了;第二,工会公有资产被掏空了。自然要对工会的乱象进行整治,然而这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特殊利益集团们尝到了甜头,口味养刁了,自然不会吐出嘴里的肉,这也是吉米·霍法最后悲剧的根源。

  霍法首先要整顿的是工会资产流失问题,因为给黑帮的贷款都是没有经过审查的劣质贷款,工人们的养老钱就这样偷天换日进入了少数人口袋里,再也追不回来了。

  下图是电影中一个经典镜头,工会的中层干部在向两位黑帮大佬大小报告,说吉米·霍法否决了一项劣质贷款项目,还声称要全面审查流向黑帮的贷款——虽然此处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大佬们的动作、表情和眼神说明了一切。这一幕镜头非常像《最后的晚宴》局部,而这恰恰也是霍法“最后的晚宴”。

  霍法最后被暗杀了,是被“次代会长”菲茨、犹太黑帮、意大利黑帮、爱尔兰黑帮以及FBI们组成的“复仇者联盟”暗杀了。于是丧失了铁腕领导的北美第一大工会,也自然而然在一群蛀虫的腐蚀中走向了衰落。最后霍法也没有输给资本家,输给了自己人。

  (四)为什么要“肃反”?

  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思想凝聚力和信仰纯洁性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像梁山这样,总共一百单八将,结果七十二个二五仔,那还玩毛啊?只有投降主义和投机路线可走了呗。想要壮大自身力量,就必须建立广泛的革命统一战线,“把我们的人弄得多多的”;而人一多,难免会标准降低、泥沙俱下,大家各怀不同的目的,曾经的理念和信仰就很难保证。那么如何解决这一矛盾呢?

  另外需要讲明白的一个问题是,就是上文说的,大家总用我党革命史为标杆去要求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结果发现他们都是流氓、土匪、强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党我军一己之力拔高了“起义”的道德水准,搞得大家总以为但凡“造反”你就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就得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就得把大娘家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再把水缸加满。

  这个太理想主义了,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没几个道德水准靠谱的,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比官军强就行。譬如明末官军杀良冒功、劫掠百姓,还要提出“剿匪安民”的口号;结果李自成针锋相对的提出了“剿兵安民”的口号,因为跟土匪一比,官兵更像“土匪”。当时的老百姓也“用脚投票”了——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

  历史上农民起义军能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而我党的敌人是几千年封建主义、全世界列强帝国主义、国内张牙舞爪的官僚资本主义,自然需要超强的革命纯洁性与信仰来维系的战斗力。那么党是如何做到的呢?

  答案只有两个字:肃反。

  不要认为“肃反”是错误的。肃反的全称是“肃清反革命分子”,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列宁式组织的政党,肃反是保证组织战斗力、革命纯洁性的必要条件。《水浒传》就生动的展示给我们了——造反的门槛是很低的,造反众人是心怀鬼胎的。有的是替天行道,有的是路见不平,有的是走投无路,有的是官逼民反,有的是体制内提升自己议价能力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钱来的,像张麻子这样发给穷人的少之又少,如果不肃反,下场就是像梁山泊这样,被投机分子充斥进组织内部,最后只能走右倾投降主义一条路。

  所以不要被嘤嘤作态的文人墨客带了节奏,他们不满“肃反”因为他们就是被肃反的那部分。毛主席说得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队伍必须要肃反。

  但是,“肃反扩大化”是错误的。要区分这两个概念,肃反是必须的,但肃反往往会扩大化,这是列宁主义政党难免的症候。在历史上,肃反扩大化给我党我军带来了严重的损害,发生了众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无数优秀的革命战士,没有倒在敌人的屠刀下,却成为自己人枪口下的冤魂,让人扼腕叹息。

  那么如何解决肃反扩大化的问题呢?伟大领袖毛主席设计了一个天才般的制度模型,完美的在保证队伍革命纯洁性的前提下,避免了肃反扩大化的危机。这个天纵英才般的设计是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制度建设伟大的创新,答案也只有简单两个字:整风。

  整风不是隔离监禁,不是用反特务间谍的手段整党,不是肉体消灭,而是挽救思想落后、行为落后的同志。毛主席给整风运动精炼地提了一套流程:团结——批评——团结。第一个“团结”是出发点,我们整风出发点的是为了组织团结,而不是要肉体消灭某些人;第二个“团结”是目的,整风的最终结果还是要团结;而“批评”则是达到目的重要的手段,批评的出发点是团结,批评是为了让你进步,最终还是团结。

  毛主席为整风运动的指导思想提炼了八个大字: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是为了救人,不是杀人,不是把落后的同志肉体消灭。从此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组织力精神力凝聚力更上一个台阶,这是毛主席天才设计的伟大功效,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史上都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遵义会议之后,党内也从此杜绝了对同志的“肉体消灭”,诸如王明博古张国焘等人,也都是思想层面的清算。正因为有这样的理论自信,张国焘叛逃之后毛非常之淡定,因为知道他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反而还是一个绝佳的反面教材。

  还是那句话,不要信什么狗屁酸腐文人对于整风运动的嘤嘤作态,因为他们就是落后分子。整风之前他们“七十二个二五仔”还能兴风作浪,整风之后二五仔们成了少数派,他们不抱怨谁抱怨。也就是毛主席心肠好,要搁斯大林,早就按肃反那一套肉体消灭了。

  再之后,毛主席又对整风的理念进行完善与扩展,要发动人民自下而上的净化先锋队、自下而上的洗净官僚主义。这个伟大的理念与设计同样值得后人学习、发展,日后的文章我会详细讲解。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2年23期):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跟毛泽东学习写文章:着眼实际、观点明确、表达恰当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林治波:对防疫方面提几条建议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会谈

两日热点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俄乌战争离结束不太远了

曾扒下公知和发达国家的丑陋面具的丁仲礼院士,才是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