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文化反腐”诌议

大地 2021-02-23 来源:乌有之乡

文坛的“灵魂”,其实就是为谁服务的问题。文艺到底应该为什么人服务?是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还是为少数达官贵人服务?这确实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cf7ddc58319dfff8a8e0a396cfd3efd2.jpg

 

  现在,终于有人有机构开始关注文化系统反腐败斗争的系统性问题了。

  日前,一个叫“华彩国资”公众号发了一篇长文,文章的题目就叫《‘文化反腐’才是最大的反腐》。文章开宗明义:“文化腐败已经是拦在迈向新时代路上的‘腐尸’和‘瘴气’,文化反腐已经不能再等,必须刻不容缓、深入到灵魂的展开。”

  该文洋洋洒洒,约1万4千余字。甲乙丙丁,开了“中药铺”。有前言,有结语。该文在详述“文化反腐”的重要性后严正指出:“现在,泛滥而庸俗的文艺作品,唯收视率马首是瞻的传媒界,不惊爆眼球不收兵的各种炒作,各种低质量文化源源不绝地堵塞人的大脑和思维的咽喉要道”。

  “学二代、文二代、画二代、艺二代、娱二代们掀各种乱象,方兴未艾。裙带论文、学术作假、学术宗族化、丑书、低质量口水诗及文艺界一小撮“同仇敌忾”汹涌而来。”

  “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病灶——文化不仅‘腐朽、腐化、腐质、腐蚀、腐坏,还出现严重腐败,需要进行全所未有的系统性治疗。”

  文章指出:“中国‘文化反腐’,不仅是把腐朽、糟粕、庸俗、低俗文化从文坛里简单地隔离出来,不仅只是简单地隔绝西方,而是要从根本上治疗中国文化的‘软骨病’。”

  本人完全赞同这篇文章的基本观点,同时也感谢公众平台能发布这样的文章。

  这篇文章列举了现在文坛上的一些腐败现象,大家都感同身受。

  该文虽然提出了反对“文化腐败”的口号,并且挑明“‘文化反腐’才是最大的‘反腐’”。但对于当今中国文坛出现如此多的腐败现象,并没有做认真分析,也没有从实质上讲清如何消除这些“现象”,文章虽然开了一些药方,但大都一厢情愿,很难从根本上解决。

  现在的“文坛”(文化战线),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腐败现象呢?窃以为,可以用“三句话,12字”注释:即“灵魂”没了,“立场”偏了,“传统”丢了。

  为什么说“灵魂”没了?

  文坛的“灵魂”,其实就是为谁服务的问题。

  文艺到底应该为什么人服务?是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还是为少数达官贵人服务?这确实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在中国大陆,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后,延安的文艺工作者就已经有答案了。这就是:文艺必须为工农兵服务,为人民大众服务。因为工农兵占了人民大众的大多数,因此,所谓为人民大众服务,就是为工农兵服务。

  当时,只有在国民党统治区域,文艺才被容许为少数“达官贵人”服务。

  全国解放后,全国文艺团体大多数开始面向工农兵,也就是面向人民群众。一大批讴歌工农兵群众的电影、戏剧、小说、诗歌等文学作品相继涌现,如电影《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鸡毛信》、《小兵张嘎》等,如戏曲《龙须沟》、《小二黑结婚》、《兄妹开荒》等等,都是例证。但过了一个时期,舞台上、屏幕里“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又多了起来,以致文化部被毛泽东讥讽为“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值此,文化战线又开始改弦更张,为工农兵服务的口号被重新叫响,一度响彻云霄。

  改革开放后,随着清除“精神污染”的几度上演,“拉锯战”搞了几个“回合”,文艺 “为工农兵服务”的口号不提了,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也不响了,电影电视、戏剧舞台经常提到的则是“票房”、“收视率”、“出场费”、“歌坛皇后”、“天价演员”等等。

  不仅不提为工农兵、为人民服务,甚至连人类历史是谁创造的都搞不清楚了。有人坚持:人类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有人反对:群众不过“乌合之众”。“乌合之众”何能创造历史?历史当由英雄创造。英雄写就历史,英雄创造历史。后来,某些权威人士来个折中:人类历史是由英雄和人民群众共同创造的。

  这些权威人士中庸,也很正确,谁也不得罪。可他们却把英雄和人民群众对立起来,割裂开了。陷入了历史唯心主义的泥淖。

  按马克思唯物史观认知,英雄和人民群众本来就是一体的,英雄不过是人民群众中的一份子,没有千千万万人民群众的共同培育,这个世界哪来个人英雄?

  权威人士一言九鼎,其它人不再发声了,也不争论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一丢掉,戏剧舞台,电影、电视,小说、诗歌,书法、绘画便纷纷开始“英雄辈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重新占据舞台中央。于是乎,各类“抗日神剧”如潮水般涌现,“手撕鬼子”、“裤裆藏雷”,八路军“英雄团长”阵前“抹发膏”、女战士穿“丝袜”、前线部队团指挥所设“别墅”等等“擂人”层出不穷,更有甚者,明里讴歌共产党,实则诋毁解放军。

  既然各类“精英”是文学艺术讴歌的“主角”,非“精英”的人民大众(工农兵)自然是“配角”。文艺既然是为“精英”服务,为“有钱人”服务,那么,谁给的“钱”多,就为谁服务,这当然也就天经地义了。

  一切为“钱”,一切向“钱”看,文艺不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服务,能有“灵魂”吗?

  第二,“立场”偏了。

  所谓“立场”问题,也就是如何“服务”好服务对像的问题。

  在阶级社会里,每一个人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你嘴上可以说,你不从属任何阶级,也不代表任何阶级。但是,只要在阶级社会中,你的一言一行,也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这是不以你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你可能会背判自己的阶级,但你不可能没有阶级观点,也不可能没有阶级言行、意志。文学创作尤其这样。

  我们现在一些人,极力抹杀阶级,不承认有阶级斗争,其实,这只是自欺欺人。

  这个世界上,无外乎两类人。一曰“穷人”,二曰“富人”。也可称“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压迫者”和“被压迫者”,抑或称“有钱”人或“无钱”人。

  一般来说,穷人、没钱的人,大都受剥削、压迫。富人、有钱人大都剥削、压迫别人。穷人当有穷人的立场,富人则有富人的立场。除非你背叛出生的阶级,否则,概莫能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分析法就是这样,人类社会从奴隶社会开始,基本都按这样的法则行事(现在,有居心叵测的人常拿“中产阶级”说事,其实,所谓“中产”,不过就是一个不稳定的阶层,无论是其经济实力还是思想意识,稍有风吹草动,都会严重分化,绝大多数人(白领)会重新沦为穷人,当然,也不排除个别人会爬升变为富人)。

  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几个人见到大奴隶主,大资本家真心实意为被自己奴役的奴隶说好话,办好事?“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鲁讯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饥区的灾民,不会去种兰花,贾府的焦大,也不会爱林妹妹。”

  你能设想,站在大地主大资本家立场上的人,会去沤歌工农兵大众?华尔街、“好来坞”“精英”会去拍摄反映“黑命贵”运动中死掉的“弗洛伊德”?

  曾几何时,有人试图用爱国主义做为中华民族最大“公约数”,以指导文艺创作,结果就出现了许多“国粉”、“介粉”、“(张灵)甫粉”,甚至“(汪精)卫粉”,因为汪精卫也说“爱国”,他当年成立伪南京政府,是“曲线救国”,“救国”岂不爱国?可人民群众不卖这个账,国民党就是“刮民党”,汪精卫就是“大汉奸”,历史不容颤改。

  爱国主义,抗日战争,表现的民族矛盾,其实质依然是阶级矛盾。当民族矛盾上升到社会主要矛盾时,民族战争开始。民族战争,依然有阶级矛盾。如明初,汉族人民与元代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如上世纪初,中国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份子之间的矛盾等等。

  事实证明,文艺作品舍弃了阶级社会的本质属性,失去阶级立场,无异于无源找水,无本求木,无异于现实生活没有了是非曲直, 伦理社会没有了道德标准,上层建筑没有了经济基础,市场经济没有了法制约束。立场偏了,当然就会不自觉地站到对方阵营。身在对方阵营久了,又有几个能“身在曹营心在汉”?中国历史几千年,“苏武牧羊”有几人?

  第三,“传统”丢了。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我们不说太远的《诗经》、《楚辞》,不说“孔子”、“孟子”、“庄子”,也不说唐诗、宋词,元曲,就谈谈明清时期的几大名著,一部《红楼梦》,一部《水浒》,一部《三国演义》,一部《西游记》,哪一部不堪称为世界文化大观园里的“瑰宝”,哪一部不可以斩获“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不仅有光照千秋的“文学作品”,更有光焰万丈的“文化大师”。李白、苏试的浪漫主义豪情谁能与之堪比?杜甫、鲁讯的现实主义作品则更是入木三分。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朱自清宁愿饿死,不去领某国“救济粮”,他们凸显的民族气节和文人气节,哪一件不为后世国人所赞扬?

  然而,近些年来,在一些引进西方优秀文学的幌子下,我们的一些文艺工作者,数典忘祖,就是不把自己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当回事,一味引进西方的“拍来品”。

  什么“好来坞”?什么“普利策”?什么约瑟夫·奈?什么福山?什么布热津斯基等等,月亮都是西方的“圆”,电影、电视,戏曲都是“灯塔国”好。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抛到脑后,却引进一批批腐朽没落,腐败不堪,腐烂变质的垃圾作品。这就不能不加速我们文坛如今的腐化、惰落、腐朽、腐烂、腐蚀、腐坏、腐败。

  也正因为这样,在我们的戏剧舞台上、电视电影里,就出现了一切只为“猎奇”,一切只为娱乐,一切只为吸引“眼球”,一切只为“票房”现象。正如“华彩国资”公众号在自己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

  “如果不是整体,也至少是一个不小的部分,文化越来越趋于娱乐化、低俗化、八卦化、漫画化、幼稚化,崇尚日流、韩流,崇尚欧美,崇尚娱乐至上、娱乐至死、全民娱乐、全媒体娱乐。这种披着商业的外衣,披着繁荣市场的外衣,是自我腐朽,是文化的无力、无骨。”

  “围绕着所谓‘普世价值’的传播,拿中国某些方面的不足,和传说中西方的完美对比;拿西方文明的亮点,对比中国的所有不足;将中国现状批得一文不值,‘普世价值’则被演绎和吹捧得淋漓尽致。”

  “大量贬低革命历史、丑化领袖,打着“揭秘”的旗号,对中国一些重大历史事件作肮脏而恶毒的推论、解释,使用一切虚无化手段,污蔑中国文化,侮辱中国文化坐标人物。”

  “对文化节点、对犯了错误文人的管理,效率低下,有的部门、单位甚至根本不作为,造成了整个文化系统管理差,低质循环。”

  说到底,文化的腐败,实质上就是对“文坛”(文化战线)管理的失败。

  

3045f13f762beee9cf5141493625e702.jpg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1年10期 ):习近平:用好红色资源,传承好红色基因 把红色江山世世代代传下去

【数据说话】读毛选再掀新高潮,100年后的觉醒还要靠毛泽东思想

边红军:坚持宣示毛泽东错误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瞭望》:法律管得了“996”吗?

学习快评丨不忘初心,方能守住民心

乌有之乡招募微视频创作志愿者公告(2021年5月)

两日热点

震惊!周百义:我是厅级干部,你是个什么狗屁。

天问一号着陆,最热评论竟是“毛主席万岁”!

周百义的叫嚣,是55年前著名《通知》的最佳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