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美丽的“暴政”:有多少女性深陷“化妆”的枷锁浑然不知,反倒引以为乐?

慕兰 2020-11-22 来源:新青年2050

有人可能表示不服,说过去女性没有自由,现在女性解放了、自由了,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这完全是“个人自由”。其实,你所谓的“自由”,恰恰是“伪自由”。

20201122_224125_053.jpg

  看到这张缠足的照片,你作何感想?

  今天,你可能觉得这是对妇女的摧残和压迫,但是就在百年前的中国,却形容此为:“纤纤玉足似月牙,盈盈一握手感佳。肌肤胜雪若凝脂,此生一见不言他。”

  同样是在百年前的欧洲,一位新娘曾因束腰,在她婚礼的当天,举行了她的葬礼。

20201122_224125_054.jpg

  数百年来,无论是中国还是欧洲,无论是小脚还是束腰,对女性的要求从来是苛刻的,而男性却享受着自己创造的审美和它带来的一切副作用。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现在的女性解放了吗?

  是的,满大街再也看不到“弱柳扶风”的小脚,也不见“婀娜多姿”的蜂腰,但是,不知您是否有这样的感受——中学时代没有口红化妆品的日子,似乎也那么过来了,没感到不适。大学工作后入了坑,便收不住手,用平价化妆品不够,又去买SK-II等大牌,有了好的,就想要更好的,直到家里囤满了粉底、遮瑕膏、眉笔、口红、高跟鞋,它们幻化成了一件件隐形的裹脚布和束身衣,层层叠套在女性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与其说这些“浓妆淡抹”的行为是女性的偏好,不如说是社会的诱导和规训:女性必须化妆、白皙、苗条,以自律的姿态出现在人前。

  这种美丽的“暴政”在韩国最为严重,那些拒绝化妆的女性被社会所不包容,被打上“不庄重、不尊重、不自爱、懒女人”等标签。

  诸如,有些家庭的妇女出门倒个垃圾也要化妆,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素颜的形象。

  甚至坐月子期间也要化妆,有位主妇因为在坐月子期间没有化妆,被婆婆指责“毛孔这么大,好歹也涂个粉底呀。”

  某公司女性因为上班素颜,就被保安拦下了不准进办公室。2018年,韩国某女性以身试法,在Yogerpresso上班的第一天就被开除,仅仅因为她素颜,且梳了短发。

  如今,这种对于“美丽外表”的规训甚至已蔓延到小孩子身上。

  据调查,韩国小学5、6年级的学生里有76%使用过化妆品,化妆的孩子越来越多,孩子们开始认为“不化妆看起来病恹恹的没有生气”,家长甚至也担心“别的同学都化妆,自己的孩子不化妆会不会受到排挤”……

  于是,我们看到这么一串数字:作为一个只有5200万人口的韩国,却逆袭成为全球十大美妆市场之一,总产值超过130亿美元。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女性,是不是受“化妆”的影响越来越严重?

  根据《2019中国女性自信报告》显示:中国女性自信提升的五大主要方式依次为:化妆(70.5%)、服饰装扮(67.1%)、健身/运动(52.4%)、读书(41%)和微整(39.2%)。

  在这个颜值重于一切的时代,读书只是关乎精神和内在,“化妆”取代“读书”成为提高自信的第一方式。

20201122_224125_055.jpg

  根据2016年屈臣氏发布的“国民美颜大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年轻女性:

  1、超过半数(57%)的女性受访者表示有化妆习惯。

  2 、全国女性平均护肤时间为 28.3 分钟/天、平均化妆时间为 30.1 分钟/天。

  3、超两成女性基础护理达 7-8 步。

  

  而凡此种种,实际上是女性集体为一种渗入血液的警惕感买单:我的外表够完美、够精致吗?我的皮肤够白吗?我的嘴唇够性感吗?

  女性过度地强调“性感”和“外表”,一方面是消费主义刺激的结果,另一方面是男权时代下对女性物化的结果。

  因为男权社会中男人掌握着最主要的社会资源。换句话说,女性化妆本质上不是取悦男人,也不是取悦自己,而是“取悦”那些社会资源、上升渠道。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女人只有“颜值” “身材”,只会“做爱” “生孩子” ,除了这些什么都不会,也不能“会”,更遑论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

  在他们眼中,女人只需要“白富美” “大长腿” “蛇精脸” 外加娇弱地“发嗲”。

  在他们眼中,参加劳动的妇女是“卑鄙”的,流汗的妇女是“臭烘烘”的,参与管理的妇女是“不温柔”的。

  在他们眼中,女人一旦脱离了他们的“物”的设计,就给他们扣帽子:“女强人” “女汉子”。

  总之,在他们眼中,就是看不见女性的作为“人”的一面。

  其实,作为“社会关系总和”的人,女人不仅可以当女儿、妻子和母亲,对于社会上绝大多数的职业,女性都可以做的很好。

  女人可以是战士,不仅仅是柔弱的一面;可以是劳动者,与男人一样“同工同酬”;可以是领导人,带领我们走向更好的世界!

  这让我想到了毛时代的两句口号——“妇女能顶半边天”、“不爱红装爱武装”。其实,这就是在强调女人做为“人”的一面,而不是沉溺于小家、小我、小天地,做一个小女人!

  她们曾经是这样——

20201122_224125_057.jpg

20201122_224125_058.jpg

20201122_224125_059.jpg

20201122_224125_060.jpg

20201122_224125_061.jpg

20201122_224125_062.jpg

20201122_224125_063.jpg

  而现在出现了这个样子!

20201122_224125_064.jpg

  有人可能表示不服,说过去女性没有自由,现在女性解放了、自由了,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这完全是“个人自由”。

  其实,你所谓的“自由”,恰恰是“伪自由”。

  在消费主义的大潮中,我们极容易被裹挟而不自知,因为“高跟鞋”“超短裙”“丰胸”“整容”相比于封建时代的裹小脚、戴头巾这些强烈反本性的方式要温和得多,所以女性普遍的抵触情绪并不很高。

  就拿缠足来说,裹小脚是男性对女性审美的要求,但是却得到了许多女性的支持并推波助澜。

  难道不是吗?旧社会有多少妈妈、奶奶不是自发地为家中的女孩子裹脚?即使是近代放足之初,缠足的女性还会对大脚女性进行污名化攻击,认为她们丑、放纵、不守妇道等。

  现在我们看起来非常荒谬,但是那时候的女性认为选择缠足是她们“自由”的选择。

  我们都知道高跟鞋有多么不利于健康,那么是谁把这种违背健康的需求定义为“美”的呢?

  超短裙同理,冬天还有姑娘“为了美”穿超短裙,即使导致关节炎风湿病的风险大大增加。

  低胸装来自于欧洲贵族,容易着凉得肺炎,法国贵妇们肺炎痨病死亡率高就源自与此,但是还是有不少女性愿意“袒胸露腹”。

  众多女性产生一种“虚伪的自由”感,并为之辩解:“我自己愿意穿低胸装、超短裙,是因为我自己觉得好看,男人还要围着我转。”

  殊不知若非男人掌握了社会资源,女性有何苦用这样损害自身健康的方式展示自己呢?表面上是男性围着女性转,本质还是男人定义了“女人何为美”。

  那么,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要问一句:还有多少人明明处于枷锁之中,非但浑然不知,更引以为乐呢?

  那天,我看到一位素颜的女孩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想说一句:你懂得什么是天生丽质?你懂得什么是清水芙蓉?即便是她脸上有些许斑痕、丝丝皱纹,但是,这恰恰是岁月的馈赠,这难道不应该是一种美吗?

  谁告诉你的,年轻才能美,白才是美,娇滴滴才算美,丰乳肥臀就是美?!

  我们在此呼吁:把不化妆的权利,还给女性!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第十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国人民怀念毛主席

夏小林 | 国资委:谨防“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出偏——析智库主任黄群慧否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并网成功

《环球时报》社评:美要再“领导世界”?关键是“领导”什么

品漳河蜜桔,忆红色岁月——乌有之乡代购漳河蜜桔

两日热点

驳远方青木和韩毓海的谬论

马云之后,我们又见证历史了!

彭水周:他们为何要疯狂泼污、攻击开国领袖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