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胡澄: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

胡澄 2020-10-28 来源:乌有之乡

如果我们现在上有媚美软骨的士绅阶级,下有沦为“弱势”的劳苦大众,再来一次抗美援朝,又有谁去堵枪眼?又有谁能拼刺刀?如果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丧失了自己的阶级基础,又有谁不敢惹你?抗美援朝这场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就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翻了身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取得的伟大胜利。

  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之二

  胡  澄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的最亮点就体现在这么一段话:“经此一战,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正义事业受到极大鼓舞,有力推动了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

  这就把这场抗美援朝伟大胜利的性质与重大意义鲜明地揭示了出来。现在有些文章只是强调抗美援朝这场伟大斗争是“立国之战”。其实这场斗争的胜利是阶级斗争的胜利,是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反对压迫民族的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我们现在在纪念这场伟大胜利的时候,不能光强调胜利的价值而不提这场胜利的性质——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这场胜利是两个阶级、两大阵营、两条道路、两种命运决斗的胜利。我们要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上,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来揭示这场战争的性质意义。

  马克思列宁主义揭示了帝国主义战争与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对侵略战争的本质性质——那就是列宁指出的:“战争无论何时何地,总是由剥削者,统治者和压迫者阶级挑起的。”(列宁《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列宁全集》第8卷,第531页,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列宁又说:“战争是阶级斗争的最尖锐的形式,最后会变成一个阶级拿起武器反对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列宁《俄国革命和国内战争》,《列宁全集》第26卷,第12页,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

  抗美援朝的历史背景,也正如列宁所说:“帝国主义的特点就是现在全世界已经划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人数众多的被压迫民族,另一部分是人数甚少的、拥有巨量财富和强大军事实力的压迫民族。”(列宁《共产国际第二次大会》,《列宁选集》第4卷,第333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在这个问题上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民族斗争,说到底,就是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这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所说的:“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正义事业受到极大鼓舞,有力推动了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这才是今天我们纪念这场伟大斗争的价值之所在。我们的“抗美”,就是抗击以美国为首的压迫民族;我们的“援朝”,就是援助被压迫者民族,反抗大资本与帝国主义的暴政。

  现在人们常常引用毛主席的一段话:“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中国人民组织起来了,是指的被压迫、被剥削、被强暴的中国人民组织起来了!是指中国的无产阶级与被压迫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激烈的阶级斗争而组织起来,站立了起来。这才是中国人民不好惹的阶级力量及社会力量之所在。如果光是那些顶层人物,贵族老爷、地主阶级、资本家他们“组织起来了”,那中国就是清政府对外的屡战屡败,其结果就是《辛丑条约》;那中国就是北洋政府的媚外自辱,其结果就是巴黎和会;那中国就是国民政府的对日溃败,其结果就是“何梅协定”。历史的真相就是,要没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组织起来翻了身的被压迫阶级开辟的广阔的敌后战场,那以1945年国民政府“湘桂大溃败”的速度,就是100个中国也早亡于帝国主义了。

  历史的真相就是,是被压迫、被剥削的人民组织起来翻了身,“不好惹” !就像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当中所说:“志愿军将士冒着枪林弹雨勇敢冲锋,顶着狂轰滥炸坚守阵地,用胸膛堵枪眼,以身躯作人梯,抱起炸药包、手握爆破筒冲入敌群,忍饥受冻绝不退缩,烈火烧身岿然不动,敢于‘空中拼刺刀’。在他们中涌现出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又说:“这一战,人民军队战斗力威震世界,充分展示了敢打必胜的血性铁骨!”

  而这些血性铁骨,哪一个不是被压迫阶级的儿女?在阵地上堵枪眼的,哪一个不是穷苦人民的子弟;在空中“拼刺刀”的,哪一个不是放牛娃出身的男儿?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毛主席领导的一批“穷棒子”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硬顶着帝国主义阶级压迫的暴政,那么在顶层阶级中,更多的是像张东荪那类那种出卖战略情报给美国人的士绅。我们还可以看看历史,看一看伪满洲国、看一看伪南京政府、看一看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中那些顶层人物与士绅阶级的丑恶嘴脸。

  建国以后,这些人并没有规规矩矩的,特别是资产阶级,就像毛主席所说:“资产阶级过去虽然挨了一板子,但并不痛,在调整工商业中又嚣张起来了。特别是在抗美援朝加工订货中赚了一大笔钱,政治上也有了一定地位,因而盛气凌人,向我们猖狂进攻起来。现在已经到时候了,要抓住资产阶级的‘小辫子’,把他的气焰整下去。”(见《毛泽东传(1949-1976)》第22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3月版。)所以,我们在纪念抗美援朝这场伟大胜利的时候,也千万不要忘记毛主席领导我们对国内资产阶级斗争的宝贵历史经验。在我们进行反霸权斗争的时候,更要注意国内阶级异己分子的异动。

  看看我们在全力抗击美帝国主义霸凌的时候,那漫天纷飞的“劝降信”,那满屏刺眼的“跪舔文”!如果我们的“顶层设计”话语权是掌握在这一批人手中,那么中国危噫!

  如果我们现在上有媚美软骨的士绅阶级,下有沦为“弱势”的劳苦大众,再来一次抗美援朝,又有谁去堵枪眼?又有谁能拼刺刀?如果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丧失了自己的阶级基础,又有谁不敢惹你?抗美援朝这场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就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翻了身的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取得的伟大胜利。但是,抗美救国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中华民族还没有统一,这场阶级斗争的胜负还没有最终分晓。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大资本与帝国主义,在朝鲜战场上用武力没有征服我们,现在又使用阴险的文力来征服中国,并且在某些方面已经得手。

  改革开放一个时期以来,在我们主流的思想舆论领域中,大力消泯中国价值、革命观念、斗争精神、社会主义信仰与共产主义理想,大力推崇“美国认同”、“ 世界接轨”、普世价值。这种观念已经侵入到我们的文化界、思想界、政治界。比如:我们的“革命干部”、“ 人民公仆”是多么好的执政理念,非要改成“公务员”;比如:我们党的领导的体制是多么有力有效,非要搞成“党政分开”;比如:我们的国营企业在经济中的主导基础作用多么强大,非要混改成 “现代企业”;再比如:我们的党校培养干部的传统多么宝贵丰厚,非要到美国肯尼迪政府学院镀金深造。这就是在所谓全球化的进程中,在私有化、市场化的名目下,文化精英、新自由主义政客与资产阶级相互勾结,力图淡化、虚化、伪化、软化,去政治化、官僚化、文官化中国共产党的阴谋。力图使中国共产党这一活泼泼的、革命的、斗争的组织“体制化”、僵硬化成为一个权力阶层,从而失去领导人民进行阶级斗争的能力。在这种进程的引领下,我们对抗美援朝的历史叙述就从“魏巍式”转化成为“沈志华式”,我们对抗美援朝的文艺叙述就从“《英雄儿女》式”转化成为“《金刚川》式”。

  最近在南朝鲜颁发了“范佛里特奖”。我们知道,在朝鲜战场上,“范佛里特弹药量”是臭名卓著的杀人武力,而在“美国化”全球化的战场上,“范佛里特”又擦胭脂抹粉儿,梳洗打扮一番,转化成为温香软玉的杀人文力。而沈志华、管虎等辈就是 “范佛里特”式的走狗,“美国化”全球化的奴才。与这些人所代表的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就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种命运的生死搏斗。如果我们退缩,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十九万七千多先烈就会死不瞑目;如果我们退缩,就不配称作中国共产党党员;如果我们退缩,就不配拥有建党一百周年的岁月。

  令人可喜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发出了“我们要铭记抗美援朝战争的艰辛历程和伟大胜利,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知难而进、坚韧向前,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推向前进”的伟大号召。

  让我们继续战斗!有十九万英灵在前,有千百万工农在后,我们一定会在这场新时代的伟大阶级斗争中赢得最终胜利!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学习时报》:毛泽东是如何指挥抗美援朝战争的

抗美援朝第三次、第四次战役毛泽东与彭德怀电报来往(笔记)

梁兴初:志愿军第38军军长,血战三所里一战封神,彭德怀写下“38军万岁”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新华时评: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

两日热点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黄卫东:央行印钞从不借给政府,却买美国国债借钱给敌人

崇拜毛泽东与崇拜赫鲁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