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不能用“劳动力”混淆“劳动者”

辽宁王忠新 2020-10-18 来源:乌有之乡

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就必须坚持根本性的一条原则:以工人、农民(农民工)等普通劳动者组成的社会群体,他们的根本属性绝对应是国家主人的劳动者,而不是同牛马一样的劳动力。

  不能用“劳动力”混淆“劳动者”

  来自窗台种菜的思考

  或许,我们这代人对土地有着深深地爱恋;或许,为了追求一种对绿色有机蔬菜的回味;或许,也是为一种在劳动中保持健康;或许,还有一种对田园美的欣赏;或许,更为了保持一份初心不改。在自家窗台种菜,这已是我至少15年的坚持,而且,越种越上瘾,越种越有经验,越种越对“劳动者”有所感悟。

  1.公知精英咋就看不起“泥腿子”?由种菜联想到:自改开以来有一种很反常的现象,那就是很多公知精英,特别看重自己,特别看重自己读的几本书,也就特别瞧不起在生产一线风里来雨里走的“泥腿子”,甚至公开在大牌电视访谈中,不屑地发问:咋能用“泥腿子”治国?“泥腿子”咋还要求平等?看着那一副副丑恶的嘴脸,大约你就懂得了,什么是大言不惭,什么是一脸懵逼,什么是自以为是,什么是可笑可恶!

  可种地不是知识和科学?种养不包罗天地万象?种田不寓藏大道无形?耕种不含治国之理?连百里奚被当“牛倌”,尚知“心与牛而为一”,用治国之道养牛,在养牛中悟治国之道,如此“饲牛之道使秦穆公称伯于西戎”。

  何止于此,就是用心与普通的保洁女工闲谈,其讲收拾大面积房间,同收拾小面积如何不同等等,都有科学道理遵循,都令人肃然起敬。看似普通的劳动者,哪个都不普通;看似很平凡的工作,都有很不平凡的知识;越是不起眼的生命,越有动人的传奇。“世事洞明皆学问”,最需用心躬身体味。

  当然,从劳动力属性上讲,有简单和复杂劳动之分,有劳动力投入培养成本大小之分。但这能绝对化吗?同那些读了几本书,满嘴跑火车,连基本做人常识都不懂,还满肚子坏水的公知精英比,公知精英就比一线的“泥腿子”更有价值吗?

  

  2.劳动力为何不能简单等同劳动者?毛泽东时代将劳动力变成劳动者,特色改革一个突出的变化,就是将劳动者变成劳动力,甚至一度作为“洗脚妹”的劳动力,都成了一种千万人的行业。从各企业将人事处(部)几乎都改名为人力资源处(部),就是一个显著的标志。可劳动力能简单等同劳动者吗?

  经济学对劳动力的定义:人的劳动能力,蕴藏在人体中的脑力和体力的总和,劳动力是一种特殊的商品。社会学对劳动者的定义:“包括中小资产阶级、公务员、知识分子、自由职业者、工人、农民、渔民和手工业者在内的多阶级政治集合。”

  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劳动力是种商品,劳动者是社会不同阶级从事劳动的人。或者说,“劳动力”可以相通“劳动者”,但“劳动力”绝不能替代“劳动者”的含义,这两者有相同之处,却绝不可以相互替代。站在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普通的劳动者在资本的生产和分配关系中,还占有重要的阶级地位和政治地位,为此,劳动者还是历史的伟大推动者和伟大革命者。

  3.关键在于劳动者被变成劳动力。曾经有人对20个小学生测问:长大干什么?答案五花八门,但有一点很明确,也是空白,那就是无一人愿意当农民、工人。有个小孩子还说:我爸妈就是农民工,他们特别辛苦,还不受尊重,爸妈鼓励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若我长大了,再当农民工,那全家都抬不起头。其实,就是调查1万个小学生,大约也都是这样的结果。

  对比一下,毛泽东时代的青年人,若能当个工人多自豪,上山下乡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又是多少人的远大理想?现在竟出现如此蔑视劳动者,为何有这样大的反差?这绝不能单从个体的认知上查找原因,而要从更广阔的时代背景去思考。因为,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坚持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观察人们的社会意识变化,必须从观察社会变化着眼。就意识看意识,那是形而上学。

  那么,这些年里“人们的社会存在”,折射在社会意识的表现,最根本的体现在于整个世道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变化,当社会将劳动者变成劳动力了,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就丧失了;当劳动者变成“打工仔”了,劳动还“光荣”吗?如此,又有那个孩子会将争当个一线劳动力,争当一个农民工,作为自己的飞天追梦?

  

  4.必须将颠倒的关系再颠倒过来。好在历史进入了新时代,那一度被弄的概念不清的“特色社会主义”,习总书记已经亲自将其擦亮,并明确定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

  而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就必须坚持根本性的一条原则:以工人、农民(农民工)等普通劳动者组成的社会群体,他们的根本属性绝对应是国家主人的劳动者,而不是同牛马一样的劳动力。至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白纸黑字地明确规定:作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国家性质)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那么,作为领导阶级,作为社会主体的工农联盟,作为工农劳动者,他们对治理、建设、保卫共和国,不仅具有同公知精英一样的发言权,还应具有更重要的发言权!

  那种长久被公知精英抢占霸占话语权,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甚至作为一个全国知名的女作家,竟在一篇不长的短文,蔑视及污蔑工农等普通劳动者,肆无忌惮的竟公然骂出10几个“傻逼”,这“嘴”也太埋汰了。对这种黑白颠倒,把劳动者变成劳动力的状况,对这种乾坤颠倒,蔑视劳动者尊严的历史,必须要重新颠倒过来!

  话可能扯远了,回头再来说说窗台种菜。沈阳现在已过中秋,夜里室外温度都到零下,我在窗台外面种的西红柿、茄子、辣椒等,这几天就要全部摘净了。但是我在屋里窗台和大厅,又分期种了50棵西红柿,已经红艳可吃了,念“天地之悠悠”。

  (配图为忠新10月15日自拍)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暨《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京举行

贫苦与债务:过剩人口与过剩资本的逻辑与历史|马各庄图书室

习近平出席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毛泽东思想是抗美援朝胜利的根本原因

孙瑞林:沉痛悼念《中流》副主编麦辛同志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暨《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百年诞辰纪念大会在京举行

两日热点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过度娱乐化川建国,其实挺危险的

胡澄:阶级斗争的伟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