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顺我者群众路线,逆我者民粹主义

李鹏程 2020-08-06 来源:激流网2020

小粉红对社会问题是有所认识的,只是这种对社会不公和社会问题的直观认识,却被对美国的强烈敌对情绪覆盖了。

  一、什么是群众路线,是完全顺从群众的观点么?

  在数年前,我已经阅读过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并自诩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但一个偶然接触到的问题却引起了我的困惑,到底什么才是群众路线?

  我当时的思路异常地简单粗暴,既然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推动者,是先进的,党又是为人民的利益服务的,那自然党员党组织在工作中,就要顺从人民群众的思想和观点,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可是当我特别地注意到这个问题时,我已经隐隐开始怀疑这样的思路的正确性。回到当时的现实,在周围的同学朋友里面,有自由主义倾向的还是绝大多数,如果说群众路线确实是如我理解的那样,那岂不是意味着我要放弃自己的信仰?

  现在我当然已经不再为这个问题纠结,只是没想到,有一些成名已久,有一定影响力的大V们还因为种种原因输出着这样的错误观点。我相信他们绝非是想不清楚这个理论问题,只是想借用群众路线这一把刀罢了。

  如果说群众路线就是完全听从群众的意见,顺从群众的观点,那党就根本不需要做什么理论宣传工作了。既然群众自己就能自发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那党的工作就变得极其地简单,只需要站在高处,振臂一呼,群众就会千呼百应,向着压迫他们的旧制度发动冲锋。也不需要什么针对国民党俘虏的诉苦大会,因为国民党军被俘虏之后就能立即融入集体,甚至自己就会直接蜂拥投降嘛;也不需要用什么公审向群众说明地主的反动性,反正群众已经知道了嘛!可是历史却并非如此,虽然党对旧制度的革命可谓摧枯拉朽,但那可不是通过躺在地上睡大觉得来的,而是通过扎实的理论宣传和组织建设得来的。

  如果承认理论宣传工作的必要性,那也就意味着承认群众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群众或许能够在生活中直接感受到阶级之间的不公,但是因为没有理论指导,同时也受到主流意识形态的长期影响,产生的观点却并不符合自身的阶级利益。首先容易产生的是自我安慰的观点,赋予现有制度合理性,比方说地主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是天经地义的;比方说地主都是大善人啊,农民离了地主就活不下去啦;再比方说地主们现在领军对抗日寇侵略,他们都是民族英雄,不该批判他们等等。其次,哪怕群众真正想要斗争了,也更容易关注自身的短期物质利益,产生“经济主义”的观点,认识不到除非社会的生产关系发生改变,否则工人在局部争取到的物质利益也会逐步丧失。

  那么共产党人对群众的意识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首先,一味顺从并不是可取的思路。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都曾提出过“灌输论”,列宁在《怎么办》中认为工人群众因为理论知识匮乏,无法自发地形成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由无产阶级知识分子灌输到工人群众当中去。不管是布尔什维克,还是历史上的中共,又有何时放松过理论宣传呢?又有何时放松过对错误路线的斗争呢?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的历史中,有不少的错误路线就是因为服从群众的自发性而产生的,而这些路线也都在布尔什维克的斗争中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但另一个方面,党向群众的理论宣传也绝不意味着党员和群众的地位差距。不过是多读了两年书,多学了一些理论,有什么可以得瑟的呢?自由派经常犯这样的错误,自诩精英,看不起群众,对群众中因为思维惯性和缺乏理论指导形成的自发意识一通冷嘲热讽。这就根本谈不上群众路线了。以平等的身份引导,以团结为目的批判,既不盲目顺从,也不自认高贵,这才是一个认同群众路线的人应该做的。

  二、顺我者群众路线,逆我者民粹主义

  前些天,《小县城的中年粉红:在混吃等死中研究世界局势》这篇文章火了。文中满溢着自由派公知的一贯傲慢和优越感,令人作呕。一个鼓吹民主的人却对民众的观点毫无包容,只想在文章里显示自己知识分子的地位优势,引发批判也是咎由自取。可是文章本身还不是最大的乐子,因为这篇文章是批判粉红国家主义者的,它也很快引发了国家主义者的反击。一时间,在网络上形成了一个神奇的现象。鼓吹民主的肆意嘲讽民众,用地位、财富等的差距找优越感;日常不把民主当回事,以讽刺为能事的国家主义者此刻倒扛起了群众路线的大旗,批判起自由派不尊重群众观点来了。文章所表现的自由派的问题已经人人喊打,我就不再痛打一遍落水狗了。至于国家主义者拉大旗作虎皮的行为倒是有兴趣好好批判一番。某些粉红领袖平日里最是看不起普通民众,此时倒好好地跳出来想要“保障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权利”了。某些左派意见领袖,对这种“群众积极参加政治讨论”的行为大加赞赏,却丝毫不关注民众的观点是否是成熟的阶级意识的体现。

  民众的政治参与热情并不一定能够确保社会的进步,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美国红脖子,红脖子的政治参与热情不可谓不高,但他们给社会制度带来的作用却是负面的,因为他们受到宗教、教育、舆论等的影响,形成了保守乃至反动的思维方式。红脖子的政治参与热情越高,他们给社会制度革新带来的阻碍反而越大。没有理论引导的民众,思想被不同政治势力通过舆论等手段控制,民众本身成为了精英互相倾轧的炮灰,这样的政治参与,真的是社会需要的么?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给出否定的答案。巧合的是,如今大力支持“小县城的中年粉红”的人,恰恰是对红脖子的“民粹主义”最大力批判挞罚的。在他们关于这篇文章的激扬文字中,我只看到了他们对粉红的“政治参与热情”绝对的追捧,那我完全可以怀疑,他们所追捧的不是所谓的“政治参与热情”,而是这些拥有政治参与热情的人和他们一致的政治立场。

  或许有人会反驳说,怎么能够把红脖子和粉红看成是一样的呢?红脖子之所以不行是因为反智,那粉红可不反智啊?那么首先,这些大V们在立论的时候可都在提政治参与热情是好事,现在你们承认反智的政治参与热情就变成了坏事,是不是在自毁论证的长城?

  这会我不深究论述的问题,先探讨下粉红和红脖子分别有什么特征。毫无疑问,粉红和红脖子都是政治参与热情的体现。红脖子的反动来自于他们的保守和反智,他们的思想早已被资产阶级侵蚀,失去了对阶级矛盾的认识,反而把种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作为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案。那粉红又是否如此?

  三、粉红色的幻梦

  在几年前,就在我为“什么是群众路线”而纠结时,我也是一个粉红,或者说,是一个自认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小粉红。或许我的思想变化历程和很多青年粉红们能够互相契合。近十年中,中国的国力不断提升,国家也不吝对这种提升进行广泛的宣传。在观察者网这个阵地里,诸如张维为、金灿荣等以专家学者的身份讲述着易于民众理解的中国故事,简单直接地把国家的强大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在现实和宣传的双重影响下,我加入了穿红裤衩的年轻人的大军,成为了一名小粉红。但同时,我也对指导我国发展的意识形态产生了兴趣,开始自发阅读理论书籍。

  当理论和现实发生碰撞时,我粉红色的幻梦就破灭了。那现实是三班三倒,在后夜班和白班相连那天需要连续工作16小时的保安,他们身处一线城市,一个8小时的班却只能拿到80元钱,必须要靠另找兼职才能维持生活。那现实是早上5点起床在食堂准备早餐,晚上9点晚餐后收拾完毕下班的后勤员工,他们对996不屑一顾。那现实是一天早8晚8,挣200元钱的工厂班组长,要靠兼职才能供得起小孩读书。这些东西未必人人都能了解,但当粉红色的学生们走上社会,迎接他们的是赤红色的未来。我见过不少同学朋友,在学校时还是粉红,但走上工作岗位没多久就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想法。他们的粉红底色,是因为对现实了解不够充分,就像一个如肥皂泡般的幻梦。梦终将醒来,但梦醒之时,若有理论指引,自能找到方向。若没有指引,只怕会在一段时间内陷入迷茫无法自拔。

  文中提到的“中年粉红”张立强则是另外一种类型。中国的新左翼和新民族主义者均发端于上世纪90年代对美国的抵制,这位张立强的思想在当时就已经形成。在近20年来,张立强在外看到的是强大的美国,在内面临的是自由派占绝对优势的舆论环境,因为自身对意识形态的坚持想是也经历了不少苦闷。或许只有在最近的5-10年中,他才终于在政治主张方面能够扬眉吐气了。

  我能够理解他思想产生的原因,因为在日常生活中见到过很多和他相似的人,但我并不赞同他的思想。如果文章中的信息准确,张立强对社会问题是有所认识的,只是这种对社会不公和社会问题的直观认识,却被对美国的强烈敌对情绪覆盖了。张立强能认识到了我国的社会问题并非完全因为美国的打压而产生而是国内自发产生的,那他为什么不愿深究,每次提到这些问题都要以美国也有问题来搪塞呢?因为他仍旧活在30多年前的恐惧之中。对他们来说,对美国的敌对和对美国国力的深切恐惧是一体两面的。近十年中国的发展给他们增加了谈资,却完全没有改变他们的深层思维模式。他们现在仍在恐惧,他们自己或者其他的某些人给中国挑刺的举动,就是给美国和平演变中国增加筹码,就有可能葬送现在国家的大好形势。

  抛开老虱的优越感不谈,他还是说对了一些方面。90年代时,中美国力差距过大,国家主义者的思想固然粗糙,但对于构建被动防御的铜墙铁壁仍有一定价值。可是现在全球各国都处在同一个经济体系当中,中国如果不解决好本国的矛盾,即使美国先倒下,也不可能逃过经济危机的收割。张立强以为现在形势大好,是因为他找错了黑暗的源头,美国只是资本主义的载体,不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哪怕是中国这艘巨轮,也会被拖拽着万劫不复。

  不管是“青年粉红”,还是以张立强为代表的“中年粉红”,毫无疑问都热爱国家,因中国国力的发展而感到激扬和兴奋。但他们的意识,能够说是自觉的阶级意识么?显然并不是。更多地还是对矛盾缺乏了解,缺乏认识。以张立强为例,他在下岗之后一直在县城开一家小店,生意多年不见起色,连他自己也对生活并不满意。他能够直观地看到各种社会问题,甚至于他自己的生活本身,就是社会不公的集中体现。但因为缺乏理论的指导,他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背后统一的根源,也没有意识到这一根源性问题甚至比国际矛盾还要本质,还要能影响到我们的未来。

  那如果从群众路线的角度出发,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应该服从这样的观点,还是对它进行批判呢?结论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只是批判也有方法,也有态度。老虱和张立强本身是朋友,在线上公开贬损自己的朋友已是不妥,借地位优势秀自己的优越感更是卑劣。若是线下交流实在无法说服,那要么就放弃,要么就在之后慢慢摆事实讲道理。这才是群众路线的真意。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南街村和窦店村发展集体经济的共同经验:优秀党组织+农村工业化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出席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乌有之乡发起2020年国庆假期赶赴南街村学习参访团公告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两日热点

乌有之乡公告

逼宫大戏——恒大危机的来龙去脉

走,杀死那个石家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