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压舱石,还在舱里吗……

杨新军 2020-07-13 来源:新军网003

压舱石,还在舱里吗……这是一个值得深思、值得警惕的重大命题。观点如刀锋,不犀利则不足以契入时代;思想如刀背,不厚重则不足以开启山林。

  先说昨天,本平台《5700万退役军人是社会主义压舱石》一文推送后,我在某个英雄城市战友群遭遇了两位“英雄”——

  

8.webp.jpg

  

9.webp.jpg

  说实话,我业余自费创办公众平台,为退役人群体每天义务发声以来,挨骂、挨批、挨整,这不是头一回!但每次我都一笑了之,因为我觉得自己从军26载,要对得起曾经抵足而眠的战友兄弟,不管我自己退役安置得好不好,不顾个人和亲人荣辱面子保不保,也都要尽义务、尽责任为他们鼓与呼。我所追求的退役军人安置公平公正公开不是个体的而是群体的,为此遭遇再多的骂,再多的不理解,也是一个值得的事。

  但是,被英雄城市以上两位英雄骂成狗熊灰溜溜出群,被同为军转战友误解掌嘴掴耳光却是头一回。这种火辣辣的快感,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失魂落魄,是不吃一锅饭,不举一杆旗,不最后“生活”在同一片“墓园”里的人,终究领悟不到的!

  我们这些有过同样经历的人是铁心爱党爱国的。退役军人,是党和人民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钢铁战士,是社会主义国家和制度的压舱石,面对各种社会不公、不平、不仁、不义、不法,有责任有义务挺身而出勇敢斗争,绝不能够一退役就由钢铁战士变成“废铜烂铁”。

  昨天我还在说《5700万退役军人是社会主义压舱石》,今天我必须要问:“压舱石”,还在舱里吗?在“舱内”的“压舱石”,是不是已变成圆滑世故的鹅卵石,或者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木鱼石?为什么有的压舱石能进舱,有的压舱石却进不了舱,甚至被扔在河水里随波逐流?把压舱石丢在河里,就能因减轻重量、轻装前行、快速发展、抵达胜利彼岸吗?

  为维护退役军人合法权益,国家这些年确实想了许多办法,全国成立退役军人事务机构,退役军人登统计,发放光荣之家牌匾,评选最美退役军人,制订退役军人保障法,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可是效果怎么样呢?

  记得一位战斗英雄说过,退役军人就是活着的烈士,随时准备牺牲在祖国和人民所需要的地方,他们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无与伦比的深切的爱祖国爱人民的博大情怀,怎么使退役军人融入改革开放,融入振兴中华的接续奋斗,是立法的首要目的。

  眼下,谁都知道退役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退役军人问题不是孤立的,涉及方方面面,把他孤立起来,解决不了问题,办不好事。现在,一些心怀鬼胎的人正是借“保”制“障”,借对党负责推党墙,借对国负责毁国门。

  今天,我国周边在主要战略对手美国挟迫下,正风起云涌,战云密布:侵略者的先进战机,正在我广东沿海越飞越近,侵略者的航母正在南海与我军演海军近在咫尺,紧张伴随;侵略者的军队,正在我边境地区屡屡犯境,挑起冲突……美国人正在用自己的霸凌,教育我们要懂得尊崇自己的军人。

  “让军人尊崇”的话题,其实真不是一个好话题,若非”不尊崇“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以为是断然不必特别提出的,所谓”缺什么,提什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关于这个话题我以为只须归正两个问题:其一,军人应不应该尊崇?其二,如何尊崇?然而,现实的悲哀就在于,第一个问题,至今都还是问题的时候,讨论如何尊崇,显然就过于奢侈。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人民倾情相爱,军士必以死相报。对待军人的好,是一个国家应有的良心,全体成员应有的良知,“最可爱”就应该“最尊崇”,但尊崇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

  眼下,公知的种种丑恶嘴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公知舆情事件,特别是看到辱党辱国的反动言行大行其道,而忧国忧民的退役人的爱国言论无处发声,最近发生在各大中小学里的种种不堪事件,我不敢断言一定就是与国际反华势力遥相呼应,但是,事情的结果,却是无一不在自毁长城!

  如果任由美国的军舰飞机天天在我们家门口耀武扬威,任由形形色色的公知汉奸卖国贼胡说八道而不反击,加勒万河谷徒手肉搏印度越境者的人,总有一天会轮到你我!终有一天,为八国联军烧杀抢掠带路开路的人和看客,又将是谁?!

  任何理性的头脑都能明白,这些正是受西方意识形态冲击,主流价值缺失的结果,我们反对它,就是要与这股反华势力作殊死的搏斗。纵使这样的搏斗,最后并不剩下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支拥有5700万人的群体,必将筑成一条守护社会主义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

  制定退役军人保障法,如果军官降职安置问题得不到纠正,则立法意义将荡然无存。因为这一条,是影响军人尊崇的最大障碍,是影响退役军人群体发展的机制障碍,搬不动它,立法何用?!搬不动它,退役军人到地方就是到了天花板;没有发展空间,这个群体就是没M的孩子。

  5700万,只是信息采集结果,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不够准确,而且,今后也一定会不断增加,但此刻用它,就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是一个群体,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只是脱下了军装,但流淌在他们体内的血液里,最鲜红的部分,我完全相信依然会是那些无法抹去的红色基因。他们体内和体制内流淌的,都是相同的血液。

  压舱石,还在舱里吗……这是一个值得深思、值得警惕的重大命题。观点如刀锋,不犀利则不足以契入时代;思想如刀背,不厚重则不足以开启山林。

  我再次对那个英雄城市里的两位战友说一句:如果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一个人的委屈,我绝不会在这里浪费同胞们宝贵的流量。对此我永不言悔!(声明:本文参考军转干部自然得天真发来的读后感。)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真理的味道非常甜”——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本出版一百周年①

刘金华: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两日热点

投降,是要被杀全家的

多少个头衔算个P!还有更厉害的呢!

猪已中邪!资本垄断是“内循环”的大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