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静悄悄的列宁诞辰150周年

秦明 2020-04-23 来源:红色江山

是时候重新拾起列宁这把刀了,刺破现代修正主义编织的迷梦,刺向帝国主义集团的重重铁幕。

  今天是列宁诞辰150周年,然而,除了国内仅存的几家泛左翼网站刊登了多篇文章予以纪念之外,笔者翻遍了主流媒体的报道,也没看到什么像样的纪念活动:

  除了几天前,上海这个一大召开的地方,黄浦区九江路交通卡服务中心发售了一款列宁交通卡纪念卡:

  再就是在北京大学以视频会议的形式举办了一场“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学术研讨会”,尽管受病毒的影响不适宜大量人群聚集,但在列宁诞辰150周年这样重大的日子里,如此规模和层次的纪念活动,与列宁“法定”祖师之一的身份也是不相符的。

  关于列宁主义的理论地位,斯大林同志早已“盖棺定论”:“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列宁主义的理论高度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笔者想说的是,相比革命导师马克思用“笔杆子”指导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列宁同志则是最先用“枪杆子”领导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并最终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政权,工农大众第一次翻身做了主人。

  把纪念列宁限定在“学术研讨”的范畴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做法是极不恰当的。列宁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

  1870年4月22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出生在沙皇俄国伏尔加河畔的辛比尔斯克,列宁是他参加革命后的笔名;17岁的列宁中学毕业后,进入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不久他就因为民主革命活动被学校开除,同时被捕入狱,不久被流放到喀山省的柯库什基诺村,这是列宁受到的第一次革命洗礼。

  由于热爱人民,痛恨一切加在劳动人民身上的压迫和暴行,列宁成长为一位革命家。1888年,列宁在喀山参加了当地的马克思主义小组,深入地研究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1889年,列宁来到萨马拉,在同民粹主义(俄国革命者中间的一种空想社会主义思潮)斗争的过程中,深入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并在当地组织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许多民粹派逐渐转变到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来了。

  1891年,21岁的列宁以校外生的资格通过了彼得堡大学的毕业考试。并被授予优等生毕业文凭。然而,列宁并不愿为了一己私利去跻身俄国上流社会,也不愿成为一个掉书袋、写论文的“空头理论家”。

  1893年,列宁来到当时俄国政治中心、工人运动的中心彼得堡。此时,他已成长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一面继续同民粹派斗争,一面积极投身工人运动,并从事建党的巨大组织工作,把彼得堡的各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合并为一个统一的政治组织——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为建立统一的工人政党打下了基础。

  列宁在彼得堡的革命活动引起了沙皇政府的注意,1895年12月列宁被捕,1897年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东部。

  远离工人运动中心的列宁仍然时刻密切关注着俄国的革命形势。此时,以伯恩斯坦为代表的国际修正主义思潮已经严重地误导了俄国革命的方向。1898年3月,俄国各地的“斗争协会”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告党的建立。大会“宣言”忽略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任务,根本没有提及无产阶级领导权问题。

  1899年,列宁开始了跟伯恩斯坦修正主义的公开论战,肩负起捍卫马克思主义、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重担。列宁在俄国革命的实践中,在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和各种机会主义的斗争中,捍卫并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批判了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思潮;根据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创立了关于帝国主义的学说,根据帝国主义时代的历史条件,揭示了一系列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真理;为无产阶级在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首先在一个或几个国家取得社会主义革命胜利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列宁在领导十月革命的过程中开辟出了经济不发达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光辉道路,解决了前进道路上一系列迫切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中将之概括为著名的列宁五条:

  (甲)不要放过夺取政权的有利条件,无产阶级应该夺取政权,不要等待到资本主义使千百万中小个体生产者居民破产的时候;

  (乙)剥夺工业中的生产资料,并把它们转归全民所有;

  (丙)至于中小个体生产者,那就要逐渐地把他们联合到生产合作社中,即联合到大规模的农业企业、集体农庄中;

  (丁)以一切方法发展工业,为集体农庄建立大规模生产的现代技术基础,并且不要剥夺集体农庄,相反地,要加紧供给它们头等拖拉机和其他机器;

  (戊)为了城市和乡村、工业和农业的经济结合,要在一定时期内保持商品生产(通过买卖的交换)这个为农民唯一可以接受的与城市进行经济联系的形式,并且要以全力展开苏维埃贸易,即国营贸易和合作社——集体农庄贸易,把所有一切资本家从商品流通中排挤出去。(斯大林还强调,“不能把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混为一谈”!)

  列宁五条中的第一条指明了落后国家通过实行工农联盟完成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后面四条则是通过将小生产纳入为社会主义生产体系之内,改造小生产,消灭小生产,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化大生产体系的理论指导原则。

  按照列宁五条的设想,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先后成功,社会主义建设也取得了巨大成就。1958年,毛主席读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时谈到,列宁提出的五条我们都做了,并且还有所发展——这是对列宁主义对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指导地位的再次肯定。

  1956年11月,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毛主席面对赫鲁晓夫刮起的新一轮修正主义风潮,谈到了如何对待列宁和列宁主义的问题:

  “关于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我想讲一点。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列宁这把刀子现在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领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

  可见,毛主席是很担心共产党人把列宁这把“刀”丢掉的。

  而把纪念列宁限定在学术研讨,又何尝不是一种丢刀行为呢?

  那么,列宁这把“刀”的现实针对性在哪里呢?

  列宁这把“刀”首先是刺向修正主义的。修正主义的祖师爷伯恩斯坦最先出来反对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作为列宁的论敌,考茨基接过修正主义的衣钵,提出所谓的“超帝国主义论”,宣扬帝国主义国家能够彼此达成协议,建立一个世界范围内的财政资本联盟,共同剥削世界,从而出现一个“超帝国主义”阶段,进而出现漫长的和平期,无产阶级的暴力反抗在这个漫长期内就变得不可能的,妄图通过给资产阶级谈判改善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这在实质上就是要取消无产阶级革命;到赫鲁晓夫又提出所谓的“三和两全”……

  不得不说,世代的修正主义者们的“理论”才真是一脉相承的,他们不敢对帝国主义斗争,就反过来对无产阶级灌“和平发展”的迷魂汤。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与考茨基的“超级帝国主义论”争锋相对,是对修正主义迷魂汤的一剂猛烈的清醒剂。现代修正主义者们骨子里面依然继承着考茨基们的理论,因而他们从内心里对列宁主义是恐惧的、排斥的,极力把列宁变成一尊无害的神像。

  因而,列宁这把“刀”更是刺向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的,为身处黑暗的世界无产阶级指明了反抗帝国主义、开展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方向。列宁指出,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帝国主义阶段,由于资本主义在经济上、政治上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帝国主义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冲突产生的时候,也就为社会主义革命提供了冲破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在一国或数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机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空前的低潮,新自由主义理论指导的私有化运动大大加深世界各国无产阶级被剥削的程度;在债务的刺激下,资本主义在全世界也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幻想建立多极化的长久和平局面,不过是拾起了考茨基“超级帝国主义论”的牙慧。一场金融危机,让各种矛盾纷纷显露出来,且愈演愈烈;一场病毒风暴,更是几乎就要刺破某些人的和平幻想。

  在这个新的历史时刻,世界各国的无产阶级,面对空前严重的危机,面对帝国之间的冲突,该何去何从?

  是时候重新拾起列宁这把刀了,刺破现代修正主义编织的迷梦,刺向帝国主义集团的重重铁幕。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毛主席对列宁哲学思想的学习与应用

郝贵生:我们究竟如何搞“纪念”活动?

《资本论》与唯物辩证法: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学习时报》:毛泽东与新中国农业机械化事业

乌有之乡发起2020年国庆假期赶赴南街村学习参访团公告

习近平对供销合作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两日热点

乌有之乡公告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

武汉网友向湖北生态督察组举报方方违建别墅:不拆何以平民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