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僧是愚氓犹可训”——毛主席诗引发的战“疫”随想(二)

侯立虹 2020-02-15 来源:乌有之乡

那些冒死奔赴一线的共产党员、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以及专家,就是降妖伏魔的孙大圣,那些愚蠢、恐慌和错判以及任性、自私和放纵的人,就是唐僧,那些浑水摸鱼、制造混乱和恐慌的人,就是鬼妖。

  【篇首语】2020年是农历庚子年,打响了一场阻控新冠疫情的“人民战争”,开战以来屡获小胜,尚未取得决定性胜利。现已进入决战阶段,想起了上个庚子年即1960年,当时国内遭遇重大自然灾害,而苏修赫鲁晓夫叛徒集团乘中国重大自然灾害之危,落井下石,撕毁合同,撤走专家,挑起中苏边境纠纷,企图置新中国于死地。毛主席为此写下《七律·和郭沫若同志》光辉诗篇,用艺术的形式概括和总结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斗争策略,也纠正郭沫若《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千刀万剐唐僧肉”观点,告诫全党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团结包括混淆敌友唐僧在内的大多数群众,最大限度地孤立敌人,极大提高了中华儿女战胜苏修挑衅的勇气,增加了全国人民抗击自然灾害的必胜信心,也对我们今天打赢这场阻控新冠肺炎的人民战争有着重大现实意义。当今战“疫”,非同一般的抗灾救险,不仅要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蔓延的疫情,也要面对霸权主义及其国内外帮凶的干扰破坏,还须注意教育引导可怜可恨愚僧的搅局,故而必须把握战“疫”的大方向,牢记毛主席“僧是愚氓犹可训”的教导,分清敌友,动员一切力量,夺取战“疫”的彻底胜利。本文为毛主席的诗引发战“疫”随想系列的第二篇。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是毛主席《七律·和郭沫若同志》的诗眼,也是毛主席当年战胜自然灾害和苏修斗争的策略,对于当前正在开展的抗击疫情人民战争有着重大现实意义。那些冒死奔赴一线的共产党员、解放军战士、医护人员以及专家,就是降妖伏魔的孙大圣,那些愚蠢、恐慌和错判以及任性、自私和放纵的人,就是唐僧,那些浑水摸鱼、制造混乱和恐慌的人,就是鬼妖。我们一定要坚持战“疫”的大方向,大力弘扬逆行者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坚决打击制造混乱和人为扩大疫情的行为,而对那些或胡乱转发谣言,或以讹传讹,或当别有用心人的工具,或跟着西方势力起哄之类可怜可恨的唐僧,绝不可以生发“千刀万剐唐僧肉”的义愤,要遵循毛主席“僧是愚氓犹可训”指示善于因势利导,使他们分清是非、敌友,尽快投入战“疫”行列,最大限度孤立打击敌人,夺取战“疫”的决定性胜利。

  “僧是愚氓犹可训”,这些“僧”来自部分群众心中无底的恐慌

  战“役”中群众的盲从与恐慌,在某种程度上说,比新冠病毒更凶猛,比疫情更可怕。因为这种盲从与恐慌,会使人失去基本判断。听说口罩能防病毒,便不管用途囤积各类口罩;听说双黄连、板蓝根可以预防新型肺炎,就大肆抢购;……,致使黑心商人暴涨价格,加剧抗击疫情物质紧缺。也会使人出现思维、心理、情绪、生理、行为诸方面的异常,听说喝酒抽烟能杀菌预防新型肺炎,就不顾身体拼命喝酒,不抽烟的人抽起了烟;听说蔬菜涨价了,就大包小包抢购,……,人为制造紧张惊恐气氛,无意识增加抗疫消极因素。还会使人常犯把不同权重信息放在一起比较的错误,关于气溶胶的争论就是证明,有人拿着“物理学者关于气溶胶形成机制”和“医学家关于气溶胶可能产生的传染影响”去比较,也有人拿着媒体对专家观点的提炼,去和专家完整观点去比较,比来比去,由思维混乱引起思想混乱。尤其是现今通讯工具发达,有关疫情的信息很多,可这些信息有很多自相矛盾,甚至是谣言,如果缺乏正确的判断,就会无所适从,出现恐慌、抑郁、愤怒等情绪,也会因认知狭窄,光看到危险和负面信息的可怕,看不到正在解决和积极解决问题的可能,出现悲观、焦虑、失望等情绪。所以,有些群众在疫情面前形形色色的“惊慌失措”,由此引发的不配合医嘱、谩骂医护人员,斥责执法人员、打伤劝阻戴口罩工作人员种种行为,不只是影响社会秩序,也迟滞抗击疫情进程,其危害程度超过疫情本身。

  部分群众为什么会诚惶诚恐?其根本原因是心里没底。记得毛主席时代,人们对党中央毛主席无比信赖,每每遇到重大困难和灾害,都坚信毛主席会派亲人解放军救自己,即使发生唐山大地震那样的天大灾难,也没有人制造惊慌。今天,党中央习总书记时刻挂念疫情,像毛主席那样第一时间部署决策,第一时间派出解放军和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可有的人依旧顾虑重重,为什么?说到底还是缺乏信仰的力量,几十年一切向钱看误导的结果。换言之,如果相信党和政府一定能打赢战“疫”这场胜利,就会脚踏实地心中不慌,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如果相信我们的医学水平和众志成城的力量,就会从心底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自觉投入到抗击疫情的火热战场。

  当然,也不能全怪心里没底的群众,经典电影《南征北战》面对干部战士对大踏步撤退不理解,有怨气,高营长有句很深刻的台词:“战士的情绪都是指挥员传染的”。用到当今的战“疫”,就是群众的恐惧,也是一些领导信心不足和一些部门工作不到位传染的。在这一点,疫情公开就做得很好,国家和省市及时地每天通报疫情的变化情况,群众看到真切的数字,就会有清晰的判断。而在自我防御这方面就做得不好,一些专家说要开窗通风,另一些专家又说空气也会传播;专家一会儿说病毒是SARS,一会儿又说“是口误,是与SARS高相似的冠状病毒”;前天专家说新冠肺炎会通过气溶胶传染,昨天专家说除非医院等高浓度高密闭环境,一般环境下不可能实现气溶胶传染,等等,加上微信帖子满天飞,弄得大家无所适从。于是有学者打圆场,认为群众恐慌,是因为应该知道的却知道的不够多,可以不知道的却知道的太多,但群众又怎么分辨哪些该知道,哪些不该知道。所以,要增强群众战“疫”信心,树立群众自我防控的底气,领导是关键。领导有一种泰山压顶不弯腰的镇定自若,群众就吃了“定心丸”。同时,本着对上级负责与对群众负责的一致性,就会管住专家和新闻媒体的“嘴”,不能信口开河,随心所欲误导群众。更重要的是,以强有力阻击疫情扩散的事实,让不论感染疫情与否的群众,都能消除顾虑,提高信心,才能夯实抗击疫情人民战争的根基,加快全面胜利的进程。

  “僧是愚氓犹可训”,这些“僧”也包括那些过于看重官帽而不敢担当的领导干部

  这次足以进入史册的新冠疫情,也足以让那些心存侥幸的领导干部深刻反省。为什么疫情面前领导总有心存侥幸的傲慢?表面看是官僚主义作怪,实际上是过于看重官帽,被官帽左右下的患得患失,不敢担当。

  武汉疫情始初,亦即现在被记大功的张继先医生,2019年12月27日就向医院领导汇报了新冠疫情相关情况,医院也迅速上报至江汉区疾控中心,武汉卫健委也于2019年12月30日发布“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内部通知,还有8位医生在微信群提醒亲友同事,这种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需高度警惕,而且这种提醒还被扩大化。可惜这种种提醒,竟没有引起领导的警觉和重视,没有宁可信其有的未雨绸缪做好防控,导致疫情大发,蔓延整个湖北,波及全国。

  而湖北的潜江就截然不同,在元月17日收治、集中管理32位确诊的新冠病人同时,潜江市委、市政府就感到这种病的不简单,果断在第一时间终止了所有的娱乐活动,第一时间出台“封城”的通告,迅即切断病毒的传播渠道。正是由于市领导对人民极端负责的担当,使潜江成为迄今除神农架林区之外湖北确诊病例最少的城市。如果这个城市的领导一直想着官帽,消极等待上级通知,不敢做出冒风险的决断,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结果。

  无独有偶,还是在湖北,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洪山区华大家园小区竟无一感染、无一疑似,何以如此呢?因为这个小区1月20号就实施封闭,不仅开展消杀工作,给住户发放口罩和消毒水,每天对住户进行体温测量,严禁外来人员和车辆进入,还积极联系社区志愿者,每天定点给居民送爱心菜,把米面油和菜送到各住户家门口,确保封闭后居民的正常生活。现在不少地方也进行了封闭,但却做不到周到服务。这个小区的领导应该是极不入眼的小官,但其敢于担当的魄力,胜过那些心存侥幸的大领导。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武汉市领导当初对一线医生的建议足够重视,像潜江那样冒着丢官帽的危险,立即进入紧急状态,采取有力的封闭措施,疫情就不会在全国那么蔓延;如果武汉市领导能够及早对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这个新冠病毒集中发源地的人群,果断采取防范措施,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感染;如果武汉市领导不迷信专家的“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而立即制止再搞什么让人们放松警惕的10多万人参加的万家宴,也不搞那些制造祥和气氛的诸多大型活动,也不会让那么多人增加了感染途径;如果武汉市领导在封城前,特别忠告已经和即将离开武汉的人加强自我保护、坚决远离他人,更不会有全国那么多人被武汉病毒携带者传染。可事情没有如果,但足以使这些经常对别人念紧箍咒的唐僧们深刻检讨和反思,故而有人将此事比作《扁鹊见蔡桓公》。扁鹊最佩服他长兄,擅长治未病;也佩服中兄,擅长治初病,自己擅长治重病。而这个千万人口大市的领导,既谈不上扁鹊长兄的事前控制,又做不到扁鹊中兄的事中控制,也没有扁鹊能有效进行事后控制的本领,导致如今让党中央操心、全国人民揪心的严重局面。因此说,领导干部不能只会念金箍咒,关键要有孙大圣火眼金睛识妖、敢于冒风险除妖的担当,这应该是新冠疫情给予各级领导的最大启示。

  “僧是愚氓犹可训”,这些“僧”也指那些看似积极负责实则不敢作为的领导干部

  战“疫”进入决战时期,也有不少疫情并不严重的城市,出现了过度防控的极端倾向。所谓“过度防控”,是指从防控初期警惕性不高的极端,走向防控决战阶段缩手缩脚、不敢抓全面工作的另一个极端,与前述“心存侥幸”的傲慢如出一辙,都是不敢担当的表现,实则是懒政的另一种翻版。

  严格防控是对的,只要疫情没有解除,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能掉以轻心,但盲目参照疫情严重地区的防控措施,发布极其严厉的隔离令,搞攀比似的极端防控,乍看来积极负责,骨子里却还是念念不忘官帽的不敢担当。为此,2月12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明确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实事求是做好防控工作,对偏颇和极端做法要及时纠正,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 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中新网,2020-02-12),这显然是对偏颇和极端做法的当头棒喝。战“疫”发展到时下阶段,领导敢不敢一手抓防控,一手抓经济,就像湖北潜江疫情始初就果断封闭一样,需要冒风险的担当。

  一些领导为什么会不计后果地极端防控?因为这样要比“一手抓防控,一手抓经济”保险得多、太平得多,毕竟极端防控不会丢官,开工生产一旦出现防控不到位的纰漏,极有可能丢官帽。可这些领导是否想过,为保险、太平,以积极的面目掩盖战“疫”工作中的消极和被动,是在放大疫情的代价和后果,不是共产党人纯粹忠诚的表现。毛主席曾经说过,“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用在此处就是,当官就有可能丢官,但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即使丢了官帽也是值得的。所以,领导干部尤其是主要领导要有敢于承担风险的意识,自觉抛弃自私顾虑,按照党中央的指示,敢于依靠人民群众,依靠党员干部,在认真细致严格做好防控、确保疫情不再蔓延的基础上,及时复工、开业,恢复正常经济和社会生活。在防控疫情有出色表现的浙江,就率先发布了“在妥善采取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活影响”的《疫情防控责任令(2号)》,在这一方面又做出了榜样。所以说,破除防控中偏颇极端的“懒政”思维,积极全面抓好工作,最大限度降低疫情损失,应该是新冠疫情给予各级领导的又一个启示。

  “僧是愚氓犹可训”,这些“僧”还指那些有负于国家和人民期望的误判专家

  专家,是高级知识分子,是某一领域的权威,国家信任,群众崇拜。作为专家,就应该自重,有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高度责任感,而不是狂妄自大,甚至借机沽名钓誉。这次世界瞩目的新冠疫情,湖北和武汉一些领导官僚主义偏听偏信、心存侥幸是直接责任者,而第一批专家组的屡屡出现误导和错判,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个专家组,代表着权威,肩负着党中央的重托,可他们不作深入的调查研究和分析研判,不注意倾听一线医生的反馈,盲目依靠SARS经验,教条地套用判断SARS标准,导致初期就忽略不发热无症状的新冠感染者,漏掉一大批无症状或者轻症的病人。继而,又过度信任核酸检测,忽视核酸检查呈阴性的新冠感染者,使得大量的感染者没有确诊又漏掉了一批患者。最误导社会的是人传人问题,他们从开始判定“未发现明确人传人”,到半个月后仅判定“不排除有限人传人”,即密切接触,如家庭、医患之间可能传染,非密切接触不会传染。如果他们工作再细心一点,再深入一点,还能查不清楚?他们还把华南海鲜市场定义为唯一传染源,把这个作为流行病学史的判断,事实证明华南海鲜市场并非唯一的传染源。由于他们错误的确诊标准,错误的传染途径判断,错误的传染源定义,导致大幅度低估了感染者的数量,也大幅度低估了新冠肺炎的风险(以上参阅《西西弗评论:谈12月31日到1月19日卫健委专家组判断之误》昆仑策网2020-02-12)。而武汉举办的各种联欢会、万家宴等让人气愤的愚蠢举措,正是根据这些专家“有限人传人”和“可防可控”的研判做出的,这令人非常痛心。

  毛主席1939年在《五四运动》就指出,知识分子要不断进步,有所作为,就必须同工农相结合,同实践相结合。而且告诫说“知识分子如果不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则将一事无成”。然而,第一批专家组不重视一线医生的反馈,不重视实际发生的病例,不重视一线医生多次反馈确诊标准过严,教条武断、盲目自信,做出了错误的确诊标准、错误的传染途径判断、错误的传染源定义,让人们麻痹大意,耽误了宝贵的防控时间,带来了武汉新冠疫情大爆发的恶果,确实有负于党中央重托和人民的期望。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回到北京,不认真总结所作决判是否值得完善,是否有误,怎样尽可能弥补和挽回,却忙着写论文,忙着在国外著名杂志发表,尤其是这些有引导意义的研究数据与结论,没有适时向国内公众公开,也没有适时地用在抗击疫情的实际过程中,愈发匪夷所思。针对这些专家不顾疫情竞相在权威杂志发表科研成果性文章,国家科技部1月30日发文指出,“各项目负担单元及其科研职员要对峙国度长处和群众长处至上,把论文‘写在故国大地上’,把研讨功效使用到疫情防控中,在疫情防控使命完成之前,不应当把精神放在论文揭晓上”。所以,有专家呼吁中央应该像调查李文亮医生事件一样,调查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从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20日的所做所为。与这些盲目自信的专家相比,钟南山带领的专家组就是本着对武汉人民负责、对全国人民负责的态度,判定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的征象,及时提出封城建议,避免了更凶恶的疫情蔓延和更严重的后果,受到人民的由衷崇敬和爱戴。由此可以看出,专家也要有担当,不能以自命不凡贻误党和人民的事业,给国家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

  “僧是愚氓犹可训”,这些“僧”还指那些无所谓和自私放纵的人

  疫情已经让14亿中国人品尝了它的可怕和严重,但仍然不能惊醒那些无所谓的轻视,依然有人聚众吃饭打牌、扯谈闲逛,依然有任周围人怎么劝说都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些轻视和侥幸的背后,主要是认为自己没有去武汉,也没有与武汉归来的人接触,便呈现“事不关已”的麻痹和轻视。

  仅仅戴口罩这么简单的事,就接连曝出大跌眼镜的奇闻,如果说群众是因为无知而抵触,那么领导干部的抗阻就是盛气凌人。河南新郑某自称医院副院长的女子,明明手里拿着口罩,保安劝其戴口罩,居然连说16次“不戴”,最后被纪委查处;湖北省黄石西塞山区医保局女副局长因不戴口罩,与防疫人员争吵,其丈夫、其父亲听到后也未戴口罩加入与防疫人员吵闹行列,并发生肢体冲突,结果这位女副局长被免职,两位助阵的亲人也分别受到严肃处理。再者,一些媒体从业者,为了博眼球、蹭热度、赚流量,肆意传播谣言,什么惊悚就转发什么,什么标题吸引读者就起什么标题,完全不顾及文章背后消息的失实性,完全不顾及文章发出后民众的反映,俨然成为最致命的造谣者、传谣者,还美其名曰“信息公开”。而一些出于好心转发谣言的人,看到仇官式、假冒官方、假冒科普诸类谣言,不辨是非,不辨真假,看到后不是转给亲友,就是转发朋友圈,成了谣言的变相帮凶,无意中给抗击疫情添加麻烦,不能说不是是愚氓的僧。

  这些“僧”的“愚氓”还表现在自私和放纵,据“走进科学”微信公众号披露《一名湖北男子深夜前往西藏,祖国最后的净土被病毒“感染”!两列火车的人被连累》,正是因为这名湖北男子的率性而为,使拉萨市进入紧张状态,紧急寻找与该名男子乘坐同一列火车的乘客们。也正由于这一例病例的出现,西藏全区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代价真是太大了!另有,福建省晋江市一男子,从武汉返乡却谎称菲律宾回来,参加了有3000余人的宴请和婚宴等聚餐,还四处跟人划拳喝酒,致使除该男子外,7人确诊感染新型肺炎,而4000余人被要求居家医学观察。这些人自私放纵,让更多无辜的人被误导被传染,此等行径害人害己,扩大了疫情蔓延,愚昧而可恶。这等因信仰缺失、道德滑坡、金钱至上衍生的愚僧还有很多,而抗击疫情强制性的“训”也只是治标,为今后的思想政治建设提出了重要任务。

  如今的战“疫”,是疫情战,也是思想战,政治战。是驱妖战,也是保国战,正义战。当前之战,是决胜之战,也是关键之战。我们既不能让愚僧乱念紧箍咒,更不能让妖鬼干扰决战进程,要紧紧依靠驱妖除魔的孙大圣,动员团结一切力量,彻底打赢这场战疫情的人民战争。这就是学习毛主席“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的真谛。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李玲|千万别将“国计民生”问题都交给市场!

习近平: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武汉将开展拉网式大排查,为期3天!王忠林:我们必须背水一战,没有退路,请领导干部把病人当兄弟姐妹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胡澄|武汉加油”诗最美,这里“风月不同天”! ——从“风月公知”们的“日本诗话”说起

两日热点

一个湖北人给高福院士的公开信

关键时刻,还是吃毛主席留下的老本

现在鼓吹取消公积金,是在白衣战士背后放冷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