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孙少平与梁生宝

胡懋仁 2019-11-09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农村的城镇化并不是要把农村空心化。不是农村的人口都转移到城镇就是城镇化,而是要把农村建设成新型的,有中国自身特色的新城镇。这是不是应该成为我们对农村城镇化的理解?

  多年前,在读路遥写的《平凡的世界》的时候,总有一种哀伤的感觉。路遥写得很真实,很真切,展现出当时中国农村的一幅生动的画卷。然而,孙少安、孙少平兄弟俩,他们的生活还是太艰难了。虽然他们经历了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拼着性命一般在生活中挣扎,他们似乎也能看到那么一点光明的未来,但总体上看,他们的苦难和贫穷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就摆脱掉了。

  那个时候,是农村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但是,我也看到了,在那样一个时代,我们农村基层党组织最应该发挥的作用却没有看到,至少在很多农村地区里没有看到。无论是少安还是少平,就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斗。他们势单力孤,没有得到基层党组织的哪怕任何一点点的支持和帮助。这让人感到非常无奈。这不是作家的错,这是当时真实的写照。那个时候,农村的人民公社解散了,而党的基层组织本来并没有随之解散,但是在实际上,基层党组织的存在似乎一下子成了隐形的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五十年代,作家柳青写的《创业史》。我们的初中语文课文还有其中的一节《梁生宝买稻种》。在合作化运动的过程中,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发挥了巨大作用的。这毋庸置疑。在毛主席为《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所写的许多编者按语来看,每一个做出成绩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在他们的背后,都有强大的农村基层党组织所发挥的战斗堡垒的作用。哪怕是在河北遵化,农民共产党员王国藩所领导的只有三条驴腿的“穷棒子社”,从最初的一点一滴逐渐积累,到最终发展成为一个成功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如果没有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坚强领导,这样的成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改革开放以后,不少农村地区由于集体经济本身受到严重的冲击,有的地方的农民只有靠一家一户在单干,有的农民或者坚持在农村耕作,或者外出打工,在那些地方,几乎已经看不到集体经济的任何踪迹了。没有了集体经济,那里的基层党组织也就缺少了发挥作用的平台。有的地方的基层村民委员会成为少数人谋取个人利益的机构,这些个别人,甚至成为鱼肉乡民的恶霸。这样的情况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正是由于有些贫困地区的基层党组织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所以这些贫困地区长期处在贫困状态,在那个时候,几乎看不到脱贫的任何希望。

  党中央提出定点扶贫的政策,主要是由上级党组织与政府派遣工作人员,深入到农村基层一线,帮助农民实现有效脱贫。这项工作主要是由基层乡村以上的党政机关所实施的。上级党委派出干部担任当地农村党支部的第一书记,来主持和领导脱贫工作。这恰恰说明,原来的基层党组织工作是严重不力的。当然,上级党政机关出人出钱出思路出办法,的确帮助了很多贫困农民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可是还有一项上级党政部门应该做的事而没有做,或者做得远远不够的工作就是,要坚决加强建设农村基层党组织。这项工作的缺失,就使得农村的脱贫工作非常吃力。原来我们那些农村基层党组织都在干什么?原本应该由他们发挥作用的那个阵地,他们都在做了些什么?这样的问题是不是也需要认真思考一下呢?

  在国家总体脱贫任务完成之后,我们那些派驻基层农村的干部总还是要回来的。那么,这些已经脱贫的农民在将来生产与致富过程中,是不是还会遇到一些困难,是不是还会遭遇到某种返贫的可能性。这个时候,难道还要求上级党政部门的干部再次下到基层一线来吗?我们的基层党组织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是不是应该承担起一些本来就由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与工作?

  从现实来看,农村基层党组织应该是我们党做工作的最为广泛的基层党组织。如果农村的工作做不好,我们将来要走向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将来要成为民主富强的社会主义强国的目标,都是很难实现的。所以对于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一个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关键的工作。

  最近,遇到一位来自北京远郊区县的出租车司机。他的家处于山区,原来就很贫困,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他说,现在农村里,家家户户都让年轻人出去干活了。村里已经没有什么产业。所以如果年轻人留在农村里,基本就没有什么事做。这种农村空心化的现象想来并不是孤立的。农村的城镇化并不是要把农村空心化。不是农村的人口都转移到城镇就是城镇化,而是要把农村建设成新型的,有中国自身特色的新城镇。这是不是应该成为我们对农村城镇化的理解?

  在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积极建设农村根据地的党的基层组织。这些基层组织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还是广大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农村基层党员,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带领广大农民走社会主义道路。这说明,我们的党完全有能力在农村建立起一支强有力的党组织的力量,来完成我们提出的各项任务,来实现我们规划的各个伟大的目标。

  在中国今天的飞速发展中,我们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完全应该,也完全有能力领导农民走上真正小康和富裕的道路。而这条道路仍然离不开社会主义集体化。中国的农民要想真正走上幸福富裕的道路,只能在农村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和带领下,团结一心,共同奋斗,这是中国农村走上康庄大路的唯一方向。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是怎样炼成的——新见白求恩晋察冀手稿释读

新华社: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一次会晤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半月谈》:基层干部为何“难讲真话”?八大怪象发人深省

《红旗文稿》(2019年21期):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气质

《环球时报》:玻利维亚变天背后有美国黑手

两日热点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