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特赦1959》: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战犯思想改造还能不能成功?

萧武 2019-08-14 来源:合赞历史

在这种剧情设定的背后,则反映出现在的人对思想教育的轻视,觉得是可有可无的,主要的还是用实力说话。而原本赖以起家的软实力,实际上已经指望不上了。

  

4.webp.jpg

  断断续续的看了一点《特赦1959》,里面有些内容还是可以的,但有些就有点过头了。

  其中比如王耀武,被俘之后对改造的态度其实是比较积极的。因为他之前抗战有功,所以在被俘之后,就得到了解放军高层的肯定,并寄语他好好学习,认真改造,他抗战的功劳人民是不会忘记的。所以,解放战争还没结束,他就主动请求在广播上发表了一个讲话,呼吁国军统帅部放弃抵抗,实现和平,不要再继续顽抗,涂炭生灵了,应该为民族保存元气。当时三大战役还没有结束,所以他这个积极的态度是很好的。

  其实许多国军高级将领在刚一被俘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解放军的不同。如范汉杰、杜聿明等将领都回忆说,他们在刚被俘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一定会被杀的,尤其是被列入了战犯名单的那些人,内心是思想包袱很重的。但是被俘之后,解放军却并没有虐待和歧视他们,反而尽可能的照顾他们的生活,有病的治病,负伤的尽量治疗,将官以上的将领另外编组,开小灶吃饭,吃得比普通的解放军指战员都要好,解放军指战员在接待他们的时候表现得也都很和气,对他们在思想上也是有所触动的。

  杜聿明被俘之后曾有过“为党国尽忠”的想法,试图顽固抗拒改造。但他一直患有重病,在去指挥淮海战役的时候,他就已经身体状况很糟糕了,可以说是为了党国,他是拼了老命去的徐州。他在战前和战役进行中提出的方案,国军统帅部都同意了,但在执行的时候,尤其是撤就不能打,打就不能撤的问题上,明明同意了他先撤到蚌埠之后再反攻,结果他才撤退到萧县与永城之间,就强行命令他转向东南攻击前进,解救黄维兵团,结果导致整个杜聿明集团三十万人被解放军包围歼灭。

  所以,从杜聿明的角度来看,淮海战役失败的问题关键在于国军统帅部的瞎指挥,乱命令,改变了既定作战计划和方针,不断临时改变计划,才导致了整个淮海战役中华东战场的国军主力兵团尽数被歼,责任并不在他,而在统帅部自身。但他在战犯管理所的时候,得到外面的消息是,国军统帅部将淮海战役失败的责任一股脑儿全推到他头上了,不仅丝毫没有反思统帅部自身的问题,反而指责他调度无方,指挥不力,导致整个战役全线崩溃。这在他的思想上冲击是比较大的。

  此外,杜聿明的病也是在战犯管理所得到了比较好的治疗。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医疗条件和水平都很有限,但在中央的关照下,还是对他们给予了比较好的照顾,医疗上也尽量救治,治好了杜聿明的病。这对杜聿明的感化作用当然也是非常大的。两相对比,他准备为之效死尽忠的党国把战役失败的责任都甩给了他,而他非常抗拒的解放军却为他治好了病,并没有因为他是战俘就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歧视和虐待,思想上当然也就慢慢转过来了。

  还有杨伯涛、廖耀湘等人,在被俘之后被抽调去军事学院教学,编写教材,发挥他们的长处,让他们为人民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一定的贡献,这同样是让他们非常感动的,所以改造起来也就相对容易一些。杨伯涛就为志愿军编写了一些美式装备的特点的资料,供志愿军作战的时候参考。在杨伯涛看来,这是民族大义,所以她并没有像当时国军其它被俘将领那样,站在美国一边,而是站在民族大义的立场上看问题,转变起来也就更加容易了。

  电视剧中浓墨重彩的表现了志愿军抗美援朝的战绩对战犯们在思想上的冲击,这确实也是比较真实的。因为国军在解放战争后期,其实主要就是把希望寄托在美军身上,希望能够苦撑待变,而这个变也就是希望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由美军反攻,击败解放军,这样他们就可以翻身了。所以,很多人当时在思想上是希望美军能够打赢的。但现实却是志愿军节节胜利,美军逐步后退过了三八线,志愿军的战略目标逐步实现。这不仅意味着他们的希望落空,也迫使他们重新思考国军失败的原因。

  当时国军被俘高级将领中普遍存在抗拒思想改造的原因中,最重要的就是他们在思想上并不认输,而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各种原因,比如一些地方部队的战场起义,也就是他们所谓的出了叛徒,以及情报泄露,比如现在许多人还在说的郭汝瑰的问题,以及其他一些高级将领所谓认为的是统帅部的瞎指挥。但志愿军击败美军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失败并非偶然,而是必然的,即使没有那些他们所谓的客观因素,他们也一样会失败,解放军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连美军都输了,他们还有什么好不服气的呢?

  但对有些人的形象塑造就有些过头了,比如黄维,多次反复和战犯管理所的干部和战士对抗,乃至进行辩论,还讲得大义凛然,头头是道,几乎让一些人觉得黄维更像正面人物。其实并非这样。黄维的问题不只是投掷燃烧弹,而是在突围的时候要求国军空军投掷甲种弹,也就是毒气弹,掩护兵团撤退,这个消息被公布后,他思想上包袱比较重,压力比较大。他在战犯管理所成为死硬分子,也不是正面对抗,而是以消极回避改造的方式进行的,只是顽固和迂腐而已,不应该弄得那么高大全。

  至于军师长级别的将领,大多数人实际上对改造都还是比较积极的,毕竟他们都清楚,自己只是被当成打内战的工具,是当作炮灰的,和国军最高统帅直接接触的机会也很有限,对党国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所以思想转变起来也比较容易。尤其是,他们的级别不足以被纳入战犯名单,加上其中一些人在抗战时期战功卓著,所以他们认为自己还是能够得到解放军的原谅的,只要好好改造,就会得到新生。所以,他们在战犯管理所里表现都比较积极,尽量配合管理所干部战士的工作。

  稍微拿这个片子和以前的片子对照一下就会发现,这个片子里的思想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对战犯的教育主要是通过抗美援朝的胜利来完成的。志愿军打赢了,国军将领就都服气了,仅此而已。其中几次所长和战犯的对话,试图以理服人,但看过的人大概都不会被说服,反而可能会觉得国军被俘将领更有道理。而在这种剧情设定的背后,则反映出现在的人对思想教育的轻视,觉得是可有可无的,主要的还是用实力说话。也就是说,一方面是本身的思想教育工作除了照本宣科的说教,已经不会别的了,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像国军将领本身,越来越重视硬实力,而原本赖以起家的软实力,实际上已经指望不上了。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