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林伯野在李成瑞同志病重期间的慰问信

林伯野 2017-02-17 来源:网易博客

你和魏巍、李尔重、郑天翔等人一起,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旗帜,站在反对帝、修、反斗争的前沿阵地,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尊敬的李老:

  听说您因病住院治疗,很想前去探望。又听说您住的病房探视者难进。我虽比你小三岁,但也九十二了,行走困难。所以只好写信向你问候,祝你安心治病,早日康复。

  我此生能认识你,感到很荣幸。你是我党少有的杰出人材,在许多方面都有重大的成就。记得尼.奥斯特罗夫斯基有一段名言: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可耻。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都己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见《外国名言一千句》第14--15页)

  你在1922年出生于河北省唐县淑闾村。你的父亲李登魁是中共党员、抗日英雄。他牺牲于日寇的屠刀之下。后来毛泽东主席在从西柏坡进北京的路上,还曾在你父亲的故居留宿。

  在1937年冬,你才16岁就参加革命,投身于抗日战争。在抗日战争时期,你转战在晋察冀,曾任晋察冀边区政府财政处税务科科长。

  在解放战争时期,你曾任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政策研究室主任。

  新中国建立后,你曾任中央财政部农业税司司长、李先念同志秘书、国家统计局局长、第七屆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顾问、先后受聘任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中央财政大学等高校教授。并曾当选为中国统计学会会长和国际统计学会副主席。2009年,当选为“影响新中国60年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

  你辛勤笔耕,己撰写和主编了关于经济、社会、人口、统计以及诗词方面的著作二十多种。你的著作先后获得国家科学进步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全国优秀统计图书奖,等。你在2003年创作的长诗《千人断指叹》,获得了中华诗词学会首届华夏诗词一等奖。你那精彩的诗句,我至今还能记得:“奈何红旗下,主人成羔羊?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

  我认为在毛泽东逝世,走资派当权以后,你和魏巍、李尔重、郑天翔等人一起,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旗帜,站在反对帝、修、反斗争的前沿阵地,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这些贡献主要有以下五点:

  第一、你指出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新阶段。是马克思主义友展史上的第三个里程碑。

  你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1周年的座谈会上说:

  “毛泽东是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伟大的革命领袖和导师。他所创建的丰功伟绩和博大精深的革命理论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是两条。一是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领导中国人民胜利地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新中国,开辟了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从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为占世界人口五分之四的发展中国家争取民族和人民的解放事业,树立了可供借鉴的典型。二是发展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并在新中国的实践中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特别是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发动和领导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可以说,毛泽东主义是帝国主义走向崩溃、社会主义革命走向胜利的时代,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中,在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一起反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的团结奋斗中,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创造性地发展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三个里程碑。

  今天,我们纪念毛泽东诞辰121周年。应当怎样纪念呢?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学习毛泽东的革命理论、革命道路和革命路线,把他倡导的、经过实践检验的科学理论和路线同当前实际结合起来,用以指导我们的思想和行动。

  第二、你提出了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要抓的要点”

  你指出: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要抓住核心,即看它是否坚持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和继续革命理论。阶级斗争熄灭论是假马克思主义的要害,它其实是熄灭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而强化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斗争。

  第三、你运用毛泽东思想,及时揭露了当今走资派的丑恶嘴脸和滔天罪行。

  在红念遵义会议80周年的座谈会上,你指出:

  “……现行宪法第一条的规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宪法的条文虽然这样写了,但他们实际执行的却完全是另一套。他们清楚地知道,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是由工人阶级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这里的关键是工人阶级的领导;而工人阶级的领导必须经过本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去实现。要改变政权的性质,关键在于改变中国共产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

  中国共产党从建党之初,就明确了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毛泽东说:“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十月革命以后学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共产党。”(《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77页)1952年6月9日,在我国大规模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即将开始之际,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专门发文着重指出:“共产党员不准许剥削他人(不论是封建剥削还是资本主义剥削)。”“如果他们不愿意放弃剥削行为,继续进行富农或其他方式的剥削,则应无条件地开除其党籍。”(《建国以来重要文件选编》第3册,第204页)然而,改革开放开始之后,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下,诸多高干子女(一般是共产党员)率先下海经商,这些党员就立即变成了资本家(而且是权贵资本家);与此同时,又吸收一些民间资本家入党,党章的庄严规定公然被践踏了。据调查,每百个资本家中共产党员所占比例,1993年为13.1%,1995年为17.1%,1999年为18.1%,2000年为19.9%,2001年为29.9%(见《社会学研究》2001年第3期、《中华工商时报》2002年2月26日)。在首先造成这样的既成事实的条件下,党的十六大公然修改党章,改变了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让资本家合法地加入共产党。2005年资本家中共产党员的比例进一步提高到33.9%!

  有关当局为了说明他们让资本家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合理性”,就需要为资本家摘掉两顶帽子。一顶是“资产阶级”的帽子。为此,从2002年起,党的文件中排除了“阶级”这个马列毛主义的基本概念和词汇,把阶级改称为“阶层”,把新生资产阶级改称为“新社会阶层”、“新生社会群体”,把资本家改称为“企业家”、“社会主义建设者”。还需要摘掉的另一顶帽子是“剥削者”。为此,在党的文件中竟然宣称,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以及以此为基础的剩余价值论),只能解释当时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能解释现在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些荒谬的言论是对马列毛主义明目张胆地背叛!由此可见,随着政权的变质,意识形态也随之变质了。

  中国共产党在组织上和理论上的这种非同寻常的重大变化,令人不能不想到一百多年前,当伯恩施坦等人提出要让“有教养的、博爱的”资本家加入工人阶级政党时,马克思严厉地批判这种主张是“自己出卖自己”!今天,把这个论断用来批判现代修正主义的上述行为,依然是切中要害的。

  从实际情况看,近些年来,我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已经由国家和企业的主人变为弱势群体和雇佣奴隶。本来应当成为人民行使自己权利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一系列大大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工人阶级的法律法规,并由各级政府贯彻实施,“依法治国”,使中国在短短的二、三十年内,产生了一个在西方国家经过二、三百年才产生出来的庞大的资产阶级;而在中国资产阶级中,官僚买办资本占据主要地位。为人民服务变成为资产阶级服务。2014年12月13日,太原市的“人民警察”,竟然把向老板讨要欠薪的女工周秀云活活打死,并把她的丈夫(也是工人)打断了六条肋骨,就是资产阶级对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的又一个典型事件。

  再谈谈生产资料私有化的问题。

  修正主义为了打着红旗反红旗,关于生产资料所有制,在修改宪法中也基本上保留了毛泽东时代的规定。现行宪法第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所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同时规定了现阶段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原则和制度。

  那么,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应当说,近三十多年来“公退私进”和贫富分化日益加剧的趋势是人人共见的。据有关专家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工商管理局的有关数字测算,我国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的比重,按“实收资本”计算,1985年为94.1%比5.9%,到2012年变为28.8%比71.1%(另有0.1%难以分辨);按从业人员计算,1985年为88.9%比11.1%,到2012年变为23.6比76.3%。大体说来,当前公私经济的比重,在资本额上大体是三七开,在人员数量上大体是二八开。宪法规定的现阶段“公有制为主体”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在这种情况下,当局还在继续推行“混合经济”,使私有制经济的比重进一步扩大。当然,这里所说的“公私比重”,是从形式上说的;从实质上看,现在公有制中的国有经济,其性质已经随着国家政权性质的变化而变化,不再是宪法上规定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了(在宏观调控上的作用仍与私有企业有一定区别);集体经济中的“股份合作制”,作为股份制与合作制的混合体,也与宪法规定的的“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大相径庭了。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必然引起分配关系的变化。国际上通常用基尼系数来衡量居民的贫富差距。1984年我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24。1998年已超过公认的“警戒线”0.4而达到0.403, 2003年达到0.447, 2004年达到0.469(世界银行资料),2008年达到0.491,2014年为0.469(国家统计局资料)。我国这样高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美、英、法、德等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也超过了印度、印尼、伊朗、埃及等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宪法上规定的现阶段“按劳分配为主体”,也已不复存在了。

  随着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的大发展,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贪污之风泛滥成灾。近两年来,一批贪官被抓捕处理,是罪有应得。但是,应当看到,这种办法只是治标中的一种“个案反腐”的措施,其中可能隐含着权力斗争的因素。贪污腐化的根源在于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思想。现在的当局一方面抓捕贪腐份子,一方面扩大私有制经济和宣传资本主义思想,为贪腐行为提供更多的土壤,这在根本上是自相矛盾的。只有确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和宏扬社会主义思想,才是治本之策。毛泽东时代,在建国初期处决了刘青山,张子善两个地区级贪官,以后的30年基本上没有发生大的贪污案件,成为中国历史上吏治最清廉的时代,就是因为实行了公有制,并加强了社会主义思想教育。

  综上所述,修正主义在社会主义制度的两个基本问题——政权问题与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上,都背叛了毛泽东主义,违反了宪法的庄严规定,这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从实际情况看,他们提出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完全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以符合资产阶级利益为前提的。我们对此应当深入地加以揭露和批判。”

  第四、你提出在在资主义己在中国复辟之后,中国人民要重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你主张:“今天,我们要更高地举起马列毛主义的旗帜,遵照毛泽东的教导,坚决地进行继续革命,从根本上扭转中国历史的大倒退,重建人民民主专政和生产资料公有制,推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阔步前进,并同各国人民一起推进世界的革命运动。这是一场更伟大、更艰巨、更漫长的新长征。

  在资本主义复辟之后重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是一项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十分艰巨而复杂的任务。要实现这个伟大的任务,必须有革命队伍的大团结。怎样实现大团结呢?应当依照毛泽东提倡的“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去做。关于这个公式,毛泽东指出:“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载《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69页)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就指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党宣言》)这是不以人们主观意见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只要我们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紧密地团结工人阶级、广大劳动人民和一切拥护社会主义的力量,运用灵活机动的策略和战术,进行坚韧不拔的奋斗,就一定可以战胜任何艰难险阻,取得新长征的最后胜利!” 

  第五、你组织并领导了东方红网,传播了大量先进信息,编印发行了《东方红文萃》,刋登了累计不下几百万字的好文章,大造革命舆论,启发和教育了广大群众。

  你曾经对来访的朋友说过这样的话:

  “我这一生非常幸福:第一,遇见了共产党,找到了马克思主义指引的正确道路;第二,亲身经历了推翻‘三座大山’和开始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过程,自己还为这个伟大事业贡献了一点小小的力量。我已到了晚年,将来我也会像晚霞一样把自己燃尽,但朝阳随后喷涌而出,后人总会胜过前人。希望寄托在你们青年人身上。我坚信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英特纳雄耐尔的‘新天’,不管经过怎样曲折的过程,最后一定能够实现!”

  说得真好呵,成瑞同志,司马迁曾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徃之。”你就是我心向徃之的榜样,我真诚地向你学习,也相信你一定能愉快地安度晚年。

  林伯野敬上

  (2016年12月28日)

  *本网发表时略有删节

查看全部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深情怀念李成瑞同志逝世

蔡金安:沉痛悼念李成瑞同志

李成瑞:依靠群众 力量无穷 ——一次难忘的农村调查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龚忠武:久违了,中华文明!--仁厚豪迈的新生中华古文明登顶世界

鲁迅与毛泽东在无产阶级文化运动中的关系——兼谈“鲁迅如果活着会怎样”

郝贵生:“社会主义改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评《新京报》2月19日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

两日热点

郝贵生:“社会主义改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评《新京报》2月19日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

人民法院报竟宣称:我们无权批评其他国家的政治体制选择(修订版)

鲁迅与毛泽东在无产阶级文化运动中的关系——兼谈“鲁迅如果活着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