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王长江不认同党章为什么不退党?

温暖阳光 2011-12-01 来源:乌有之乡

     

 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说:最近才得知,司马南在青年政治学院演讲时给我扣上了一顶“反党”的吓人帽子。看来司马南深谙此道:给党内力主改革者扣这种帽子最容易引起反改革者的共鸣。但可惜的是,30多年前这套玩意儿管用,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恶心一下而已。我倒想看看这位新入门的党建工作者还能说什么?     

  王长江说:司马南 :好,这就是你要押的宝?那我告诉你,你押错了!你要我扪心自问,好啊,我就是扪心自问后坚决地认为,党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从取信于民开始,而不是从党内大多数都已经不相信了的假设开始。至于你所要批评的那个观点,我是愿意和你私下交流的。但是,反党的帽子,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看到王长江教授上面一段话,我就感觉王长江教授在给我们表演南方系风格的戏剧,下面我想讲解一下王长江教授的喜剧。  

  王长江说共产党要取信于民,他的意思是,现在共产党已经不能取信于民了。我们知道,共产党改革以来基本没有按照共产党章搞社会主义,而是按照王长江他们的思想推行改革开放、市场化、自由贸易、新自由主义、物权法等极右政策。我们想,改革以后共产党既然没有搞党章的社会主义,那肯定不是因为王长江所反对的共产党的社会主义不能取信于民了;而是王长江们支持的极右改革不能取信于民了。请问王长江教授,你们改革不能取信于民了,你们为啥不抛弃改革,却要求抛弃根本没有实行的社会主义?难道你们极右改革的问题要别人负责?按照王长江的逻辑推理,现在共产党不能取信于民了,共产党不能取信于民肯定是因为实际政策造成的,现在的实际政策是极右市场化改革,所以为了取信于民我们应该推翻王长江教授所主张的市场化改革。我们看,如果按照王长江的主张,我们就应该抛弃极右改革,如果不按照王长江主张,极右改革还能继续。王长江本来要攻击共产,可他却骂了极右改革打自己的脸;我们按照王长江教授的逻辑做,反而应该推翻王长江认同的改革,王长江教授简直逻辑混乱!  

 王长江认为革命共产党的主张不合时宜了,我们看看到的是不是这样呢?资本主义认为人是自私的,那如果多数穷人喜欢王长江的改制,把国企都给少数人,自己下岗或者去血汗工厂打工,那说明多数人无私;而多数人自私,所以他们喜欢共产党的共产,因为他们愿意共产少数腐败分子。如果王长江承认人是自私的,那就等于说共产党的共产理论符合实际,除非王长江认为人是无私的,那他说“共产党理论不合时宜”就是谎言。王教授太逗乐!  

    

   

  首先喜欢扣帽子的不是司马南,而是王长江他们所谓的改革派。我们大家应该都知道,30年以来,只要谁反对王长江所代表的极右势力,他们给你扣上“反改革”“僵化保守”“极左”“文革余孽”等等大帽子,30年来,每当极右改革进行不下去时候,王长江们代表的极右势力就搬出大人物,给反对他们的人扣上反改革的帽子,不让人说话了。我要告诉王长江,这要是你们极右盛行的80年代,你给人扣上反改革的帽子还顶用,如今嘛,最多不过是出门踩到一堆狗屎——像听到普世价值一样恶心一下。  

 王长江主任把自己的主张称作改革,把反对他们称作反改革,这太可笑了!请问王长江,为啥你们的主张是改革?那人家反对你们的极右主张,人家要大民主,人家也说是改革,这不行吗?你说人家是倒退?那我还说你是倒退到蒋介石时代呢!王长江他们所谓的改革就是把生产资料分给少数人,如果所谓的改革就是这种东西,那人家就应该反倒退,也就是反你们的改革。不行吗?王长江们能美化蒋介石,大家就反他们的极右改革,怎么了?  

  王长江说司马南反改革明显不合逻辑。那我们看看司马南说王长江反党是不是真的呢?其实很好验证,我们拿出共产党的党章,问问王长江是否认同,如果王长江不认同了,他就是反党了。王长江明显是不认同党章了,那自然是反党了。王长江如果说他还认同,那就是口是心非了!王长江给司马南扣帽子,司马南说的是真话。  

  王长江不认同共产党的党章了,却怕人家说他反党,难道他有什么苦衷?毕竟王长江们侵吞国企和抢劫人民的改制还没有完成,他还要在共产党里,并且现在共产党的名字还能给他带来利益,他如果承认反党,那就不好了。王长江教授身在曹营心在汉很难受呀!王长江自己不认同别人的党章,却不退党,这就有点没意思了!  

   

  王长江认为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共产主张过时了,大多数党员已经不相信了。真的是这样吗?王长江教授不可能接触到大多数底层党员,他接触的党员有极右高官、大老板、主张侵吞国企的党内学者,这些人通过改制抢劫了大量人民的财富,他们自然不喜欢人民共产他们,这很正常。(共产党党章是共产,所以这些腐败分子自然不喜欢共产了)但这些腐败分子党员不认同共产党了,难道共产党就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改变?请问王长江教授,这些上层党员代表共产党大多数党员吗?共产党党员的大多数是工人、农民、普通干部等等普通人,王长江教授如果说多数党员不信共产党,那我们问问这些人,他们愿意不愿意把少数腐败分子的财富和企业共产呢?中国穷人多,王长江教授说大家不愿意共产了,哈哈哈,这不是笑话吗?  

  王长江的意思是说,有些党员不相信党章了,所以党章就要改了。一个工会里的少数会员专门喜欢为资本家反对罢工工作,他们认为工会的章程不适应自己了,所以工会就应该修改章程?工会不应该修改章程,而是清除他们!请问王长江,你们那些党员已经不相信共产了,你们为啥不退党呢?王长江教授不相信共产党了,他应该公开宣布入党誓言是骗人的,自己要退出共产党,现在他不相信共产党了,却不退党,这就是不要脸的表现!  

  王长江认为共产党应该有自己的利益。王长江为啥这样说呢?因为王长江不想让共产党代表人民,如果共产党有了自己的利益,共产党就跟人民利益相违背了,那共产党就要跟别的资产阶级政党一样,就改变了自己的性质。既然共产党不共产了,变成资产阶级政党,那腐败党员侵吞的资产也合法了,也不违反党的性质了。王长江是替党内腐败分子脱衣服呀。  

   

    

  王长江说共产党的主张是假设。如果真的是假设,那共产党的主张应该是不被大多数认同,那应该蒋介石打败共产党才对呀?现在穷人多,我们如果说要他们共产少数腐败分子侵吞的人民财富,大家说他们愿意不愿意呢?如果大多数人愿意,那共产党的主张肯定不是假设了。王长江们主张把企业都私有化给少数人,而共产党党章主张把腐败分子侵吞的企业分给大家,我们说大多数人会支持谁呢?谁的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假设?  

  王长江说共产党要按照市场经济规律活动。我们看,市场经济就是无数卖家和买家相互竞争形成平衡,市场经济不能有垄断并且政府不能干预。市场经济这种乌托邦在全世界都没有过,并且新自由主义已经失败了。以上事实说明王长江的市场经济才是乌托邦假设罢了。  

  共产党有自己的党章,党章规定共产党代表工农,工农是多数人,如果共产党要取信于民,那当然应该是严格执行党章按照党章做才能取信于民,现在问题是没有按照党章做造成的。市场经济是资本家为主,共产党党章为工农,咋能按照资本家的规则行事呢?按照王长江的逻辑,共产党说自己不代表工农了,要代表资本家,才最能取信于民?请问王长江,共产党要取信于人民,为啥反而要取消代表工农的党章,而按照资本家为主的市场经济规律行事?全世界有任何政党说自己是按照市场规律行事的吗?对了,王长江教授,作为共产党党员,你不能用民这个字来取代人民,因为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民服务,我们是人民共和国,而不是民国。  

   

  只有认为自己的主张是不得人心的,才会隐藏自己的主张,打着别人的旗号活动和骗人,那现在王长江们不敢打出自己市场化极右的旗号,却打着共产党旗号,这说明王长江们的主张不得人心?  

  王长江因为自己不认同共产党党章了,就非要让多数没有腐败和侵吞生产资料的普通人也放弃共产腐败分子的党章,这凭什么呀?江山是人民的,共产党当年对多数百姓承诺要共产,所以百姓支持共产党打下江山,这说明共产党共产党政权是对人民保证要共产,人民才交给共产党的,王长江们根本没权利不经过人民同意就取消共产党共产的党性,如果王长江取消了共产的性质,就等于不遵守和人民签订的合同,就等于取消了共产党在人民哪里的合法性。王长江和他的极右领导都没有这种权利。王长江既然不认同共产了,那理应退出共产党,打出为资本家服务的市场经济大旗,公开同共产党党章争夺人民,王长江为啥不拿出男子汉的气概这样做呢?毛主席不认同蒋介石,那毛主席组织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可现在王长江不认同共产党了,却不退党,而是隐藏在共产党内部,要求共产党按照他的要求推翻自己的主张,这就是不知羞耻!王长江没有公开退党的勇气?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