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批王长江——看邓小平怎么说?

江河请 2011-11-30 来源:乌有之乡

中央党校党建部有个主任叫王长江,我从网上看到他与司马南的“论战”。不!他是在向中国共产党宣战。他的基本论点是:诬蔑共产主义最高理想是“假设”,意在说这是“空想”,是乌托帮;他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说成是“押宝”,意思是一场赌博;他把人们对党和共产主义的信仰,说成是经过“嗑瓜子嗑出的臭虫恶心,”意思是臭不可闻;他“号召”“党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从而取信于民。”  

在党内,像主管中央党校党建工作的王长江,如此从党的理想信念入手否定中共的还不多见。党外倒是有。茅以轼就说过:“我相信胡锦涛就不相信共产主义。”他反对共产党,要当汉奸,还要拉大旗作虎皮,人们是可以理解的。而党的建设工作者,如此赤裸裸的反党言行,就不能不令人深思了。因为王长江是领导又是党建“专家”,容易欺骗那些糊涂的人,尤其是欺骗近30年来成长起来的青少年。这就很可帕了!请问:中国共产党还是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如果回答是肯的,那就必须承认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坚定共产主义信念,树立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坚持对空想社会主义等流派的批判,使空想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即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主要是一种信念和理想,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形态、社会模式。它包括互相紧密联系的两个阶段:共产主义是它的高级形态,社会主义是它的低级阶段。即使在社会主义时期也有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之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有共产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说“我国目前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正是邓小平的伟大贡献吗?这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怎么是“假想”呢?  

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精髓,是阶级斗争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其根本特点是公有制,按劳分配,消灭剥削,实现共同富裕。在科学社会主义的指导下,无产阶级经历了三件大事,一是1871年的巴黎公社;二是1917年的10月革命;三是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这是流血的斗争,目的性、策略性、革命性清清楚楚,怎么是“押宝”呢?  

当然,巴黎公社最终失败了,那恰是因为背离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镇压反革命不彻底而造成的。苏联虽然解体了,但并不能证明科学社会主义失败了。不要忘了,没有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就不会有反法西斯的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至于1989年的苏联解体,那是因为苏共出了修正主义,出了赫鲁晓夫,出了戈尔巴乔夫,出了叶利钦。而且苏联的蜕变,同时更加证明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正确性。因为从马克思到列宁,到毛泽东都反复地一再告诫人民,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是相当长的一个历史阶段,在这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中,存在阶级、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在看中国,改革本来是件好事情,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可是,由于某些人对资产阶级四化(市伤化、私有化、自由化、全盘西化)缺乏警惕性,搞的信仰危机,道德沦丧,贪污盗窃,迈向资本主义,已经或正在遭到党和人民的抵制和批判。中国社会主义“臭”在那里?都是些什么人对此“恶心”?无非是一大撮汉奸卖国贼嘛!  

王长江说“党应该回到常态,落到地面”。这话说的真有“技巧”,他的确善于伪装。请问:“回到常态,落到地面”是什么意思?难道中国共产党走过90年都是非常态,都是好高骜远,都是空想,都是没有脚踏实地,都不是为了推翻三座大山和人民解放,都不是为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显然他说的“回到常态,落到地面,取信于民”是,要党放弃她的最高纲领——实现共产主义;放弃最低纲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言一蔽之,要党改变性质,复辟资本主义。  

如果说本文没有说服力,请看邓小平怎么说?  

1984年6月30日邓小平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文中指出:  

“坚持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十分重要,坚持社会主义对中国也十分重要。”他说“我们进行大规模经济建设。靠的是什么?靠的是马克思主义,是社会主义。人们说,你们搞什么社会主义!我们说,中国搞资本主义不行,必须搞社会主义。如果不搞社会主义,而走资本主义道路,中国的混乱状态就不能结束,贫困落后的状态就不能改变。所以,我们多次重申,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1985年3月7月邓小平在《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一文中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小平强调:“有理想,有纪律,这两件事我们务必时刻牢记在心。一定要让我们的人民,包括我们的孩子们知道,我们是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我们采取的各方面的政策,都是为了发展社会主义,为了将来实观共产主义。”  

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咱就不说马恩列斯毛,仅邓小平的论过就有“五车”之多,足以批倒王长江!我们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些人,要自觉不自觉背叛马克思主义,背叛社会主义?是他们蜕变了呢还是疏于学习?是他们的立场反动,还是受了资产阶级专家学者的当和骗?王长江这样的立场、思想、和观点,如何去搞党的建设呢?悲哀!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