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会使共产党蜕变的观点--评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

刘金华 2010-07-11 来源:乌有之乡

会使共产党蜕变的观点  

中央党校主管主办的《学习时报》,4月12日刊登 “方工”的《党没有自身利益应成为全党共识》,5月5日又刊登了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的文章《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两篇文章的观点鲜明对立。求是理论网提出“执政党作为一个政治主体,究竟有没有自身利益?应该如何看待‘党的利益’?” 的问题,发起“党有无自身利益”的讨论。  

读了方工和王长江的文章,看了部分网友的讨论,我和多数人一样,比较支持方工的观点,也就是《共产党宣言》讲的,共产党“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反对王长江的观点,并惊诧党建教研部门负责人怎么竟是这种非常混乱、十分危险的非党的观点。为不束缚争论,并使文章不过长,“非党的”即非共产党的观点的根据,留在下一篇提出。由于中间要插一篇关于韩美联合黄海军演的文章,这篇文章已经写了许多天,不能再搁,下一篇只能在15日发表了。  

王长江的“其一,说共产党不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相对立,只是表明共产党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立场的一致性”,把“不相对立” 说成“一致性”,既是概念的混淆,又是模糊共产党与其他工人政党的界限。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不互相对立,但是这两个阶级的立场、利益并不一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举出许多不对立但不一致的例子。事实上,共产党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立场并不一致,一致了,就不再是独立的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党性;就是共产党内看问题的立场也常有不一致,所以才需要民主集中制,党内才有路线之争。  

王长江的“其二,说共产党代表作为整体的工人阶级的利益,这是对的,但并不等于说代表者和被代表者的利益是一回事。就如同人民代表和人民之间是代表和被代表关系,并不意味着人民代表连自己的吃喝拉撒睡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工资都不要了一样。代表得好,二者可能高度一致;代表不好,不但可能不一致,还很可能发生用代表者的利益侵害被代表者利益的事情。”就不仅是概念混淆,而是直接相矛盾。当代表者不代表被代表者的利益的时候,这个代表还是被代表者利益的代表吗?作为王长江的智力应当清楚,这时候,此人已经不再是代表,而只是他个人。对于共产党来说,是对党性的否定,党不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它还是共产党吗?作为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的王长江有这种观念,对于党是非常危险的。  

王长江提出“承认党有利益,不等于承认党要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观点,说“怕说党的利益,从观念上说,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对利益的偏见。……二是搞混了利益和‘私利’、‘特殊利益’的区别,把利益、私利、特殊利益都当成贬义词。”首先,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从来没有把利益视为“贬义词”(其实正是王长江自己提出“划清党的正当利益和这些特殊利益的边界”,明显地把“特殊利益”作为贬义词,视为不正当利益),也不否认个人利益,只是认为个人利益不能侵害公共利益;共产党人的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第二,利益、私利、特殊利益在概念上是有区别,这种区别只是一般与特殊的区别,无具体所指的“利益”是一般利益。王长江说的“党的利益”,因为在“利益”前面加了一个限制词“党的”,就不是一般的利益,而是特殊利益。如果把“党的利益”和无产阶级的利益对立起来,那“党的利益”这个特殊利益相对于无产阶级总体来说,就变成了“私利”。我不知道王长江在他的2004年的文章中,对利益、私利、特殊利益的区别是如何分析的,我认为,正确的分析应当是我说的这样。第三,党的利益是特殊利益,所以,如果党不承认、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也就不承认“党的利益”。  

最后,王长江把党的利益摆在市场经济中,说:“市场经济本身是一种以利益驱动为重要调节手段的机制,不管是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的,统统如此。并不会因为不承认它,它就不存在了。”这是根本性的错误,把为解放全人类并最后解放自己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把党从高度统一的政治组织,分裂、蜕化为谋私利而彼此竞争的商人合伙企业。我曾说过,社会主义社会可以存在市场关系,但是党和政府决不能搞市场关系。我们看到,正是王长江等主流精英的思指导响下,不仅经济在市场化,政府在市场化,党也在市场化。这才是产生“党内腐败分子前‘腐’后继,部门利益、既得利益”的根源。  

王长江说“‘文化大革命’时期那种不但不承认党有利益,而且否定一切利益的虚假‘高尚’,已经使我们党吃了太大的亏,其惨痛代价足以使我们时刻牢记。我们不应当在这个问题上再稀里糊涂地‘高尚’下去。”我认为,说党没有利益的人可能有的是“虚假高尚”,但是王长江把它划到“文化大革命”中,借以否定对方观点的辩论手法,肯定不高尚;而且,说文化大革命不承认党的利益,否定一切利益,完全是捏造论据,也很不高尚。  

   

我认为,“党没有自身利益”、“ 党有自身利益”、“ 党有无自身利益”这些提法,都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我们看到,讨论基本是空洞地说理,脱离实际。  

党作为一个阶级的政治组织,当然有它的利益。方工所说“所谓党有利益说,在当前的社会和政治背景下,不具备政治上的合理性,也不符合社会实际情况,而且会形成误导,不利于党员正确理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亟需正本清源”的观点,可以导致“全民党”,从而否定“共产党”的还需要存在的观点。《共产党宣言》讲共产党“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时,也就讲明共产党有它追求的利益,只是共产党追求的利益,不是“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对于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国家来说,共产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对于与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国家相对立或利益不一致的阶级、政党、国家来说,共产党当然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不然,我们就无法解释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要同国民党争夺国家权力;共产党作为总体的利益高于其局部的利益,或者就无法解释共产党要求每一个党员的个人利益要服从党和国家的利益。  

王长江指出的“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是党蜕化的根源。我们知道,过去,“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导致一些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利用这个思想,凭借掌握的党和国家权力谋私利,产生部门利益集团和既得利益阶层,现在, “党有自身利益”,搞市场关系,将如他所说,“使种种不正当的利益可以以种种高尚辞藻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党内腐败分子前‘腐’后继”,部门利益集团和既得利益阶层堂而皇之地延续发展”,党还能团结一致为社会主义、是人民利益而共同奋斗吗?还是共产党吗?  

现在的学风很不好,就是背离马列主义,脱离实际。这种不好的学风,不仅存在于是思想界,存在于经济学家,尽管前天发文《中央部门假发票问题应该立案侦察》到光明网,又激怒了某些领导人物,封了一篇文章都发表不了新注册的“刘金华2”, (看来真是党和政府有与国家、人民不同的自身利益,而且不容许人民过问!)我还是要实话直说:而且也存在于高层领导中。不端正学风,建立“学习型的党”,在王长江这样的党校导师教育引导下,只会愈学愈不是共产党。  

   

【附录】王长江: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  

2010-05-05 08:31    来源:《学习时报》

  从革命领袖的论述看,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党没有自身利益

  我们要讲清一个道理,仍然离不开到领袖语录中去找依据的习惯。即便如此,沿着这个思路看问题,说党没有利益也是缺乏根据的。《共产党宣言》中有两段被认为涉及党的利益问题的话:“共产党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在无产者不同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这两段话经常被引用作为无产阶级领袖不承认党有利益的佐证。其实,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种推断是立不住的。其一,说共产党不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相对立,只是表明共产党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立场的一致性,和党有没有利益毫无关系。其二,说共产党代表作为整体的工人阶级的利益,这是对的,但并不等于说代表者和被代表者的利益是一回事。就如同人民代表和人民之间是代表和被代表关系,并不意味着人民代表连自己的吃喝拉撒睡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工资都不要了一样。代表得好,二者可能高度一致;代表不好,不但可能不一致,还很可能发生用代表者的利益侵害被代表者利益的事情。分析革命领袖的上述论断,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共产党的利益不能和人民利益相违背,共产党不能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但却读不出党没有自己利益的内容。  

  承认党有利益,不等于承认党要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

  怕说党的利益,从观念上说,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对利益的偏见。从古代以来,中国人在儒家文化的影响下,十分倡导“君子不言利”。言利者,俗人也。古人尚且如此,何况共产党人?由此推论,似乎共产党人都应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一说利益便不先进、不高尚了。二是搞混了利益和“私利”、“特殊利益”的区别,把利益、私利、特殊利益都当成贬义词。前一种情况,说明一些传统的过时观念还在人们中间有影响。事实上,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的发展早已将这种观念打得粉碎,无需再作更多说明。对于后一种情况,倒是真需要作一番辨析。其实,利益和“私利”、“特殊利益”在概念上是不能混淆的。这一点,我在2004年的文章中分析过,此处不复赘言。简言之,“私利”强调其中之“私”,是因为这种利益相对其他人乃至被代表者利益而言具有排他性,和它们有对立和冲突,所以才有“谋私”之说;“特殊利益”强调其中的“特殊”,是因为掌握着资源分配权的人把它放在和其他利益不平等的位置,或者说凌驾于其他利益之上,方显其特殊。不难看出,革命领袖所强调的正是共产党不能有这种“私利”、“特殊利益”,而并不否定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工具所应有的、正当的利益。  

  承认党有利益,才能使依法治国有一个科学的前提

  如果公开声称党没有利益,人们就可以对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有正确的理解,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融洽,党内由利益引出的种种消极现象就会消失,那么,恕我直言,这种想法确实有点不切实际,把问题看简单了。市场经济本身是一种以利益驱动为重要调节手段的机制,不管是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的,统统如此。并不会因为不承认它,它就不存在了。恰恰相反,客观存在的东西,不去研究它,只会使我们无法认识和把握它的规律性,以致走弯路,付出沉重代价。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党内腐败分子前“腐”后继,部门利益、既得利益躲藏在“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整体利益”的大旗下获得巨大发展空间这种令人担忧的状况。分析起来,原因固然复杂,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过去对党的利益问题视若禁区,很少研究,没有划清党的正当利益和这些特殊利益的边界,使种种不正当的利益可以以种种高尚辞藻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现实不止一次告诉我们,只有实事求是地承认党的利益的存在,才好客观地研究各种利益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研究人民的利益和他的代表者——党的利益的关系,把党的利益摆在恰当的位置上。“文化大革命”时期那种不但不承认党有利益,而且否定一切利益的虚假 “高尚”,已经使我们党吃了太大的亏,其惨痛代价足以使我们时刻牢记。我们不应当在这个问题上再稀里糊涂地“高尚”下去。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