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评中央党校王长江《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一文

老汉2 2010-06-18 来源:乌有之乡

                         共产党员不要忘了自己的誓言
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为了这个事业可以牺牲个人利益,甚至生命
      评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写的《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一文

                                                老汉2

  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写的《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一文,此文编者按欢迎广大读者参与讨论。本人最近才看到,看了之后,觉得作为一个党校的教授不应写出如同商人见解的文章。我们应该写一篇揭露广大群众的利益被权贵抢劫、掠夺的文章、呼吁共产党不要为自己谋利,要多做保护人民利益的事情。为什么弱者无人保护,强者执政党还要抢着来保护,还要他们理直气壮地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看着这文章觉得很不是滋味,于是边看边评,写下了如下评论,评论的文字均在括号内:
                 
《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
新华网北京5月5日电 由中央党校主管主办的《学习时报》第534期刊登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博士生导师王长江教授的文章《党有自身利益是一种客观存在》,以下为原文内容:

  编者按:4月12日本报刊发了《党没有自身利益应成为全党共识》的文章,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并引发不同观点的争议。执政党作为一个政治主体,究竟有没有自身“利益”?应该如何看待“党的利益”?这是涉及执政党建设的重大理论问题,确需经过广泛深入的讨论加以厘清。为此特刊发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博士生导师王长江教授的商榷文章,供读者参考,也欢迎广大读者参与讨论。

我们党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就是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和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一方面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对利益问题采取回避的、虚无主义的态度;另一方面,对这一利益作出严格界定,避免党的利益的空泛化,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这无疑将大大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评:王教授说“在承认党也有利益的前提下”的这一段话他是针对《党没有自身利益应成为全党共识》的一文提出来的,但是在当今的客观现实中,谁不承认共产党没有自身利益,而是共产党占的利益太多了,《党没有自身利益应成为全党共识》也是针对群众对共产党谋私之风太重而发的。请王教授举出一个例子,哪个党员工作不拿工资,哪一个党组织活动不是财政支出的,往往是不该拿的也拿了。不该支付的也支付了。接着王教授说了三个条件:在这三个条件下,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为共产党谋利了。这三个条件是“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和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现在我们分析一下,按照这三个条件共产党就可以为自己谋利了。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有三个:价值规律、供求规律,其中的一条最重要规律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自由竞争规律,这种竞争都以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为目的,优胜劣汰, 如果共产党也按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那么它也应该是市场经济中的一个实体,但它实行的是一党专政,处于垄断地位,它不能像资本主义的政党那样允许其他党和他进行公平的竞争,优胜劣汰,它不能做,因此王教授的话是废话。 另外按市场经济法则,也是违背共产党的宗旨,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怎么可以按市场经济法则去为自己追求最大的利益呢!这还是共产党吗?共产党敢这样做吗?能这样做吗?资产阶级政党在竞选取得胜利后,它在政府里不设总书记这样的职务,也不设中宣部、中组部这样的部门,就是说资产阶级政党胜利了,它只是通过政府去执政,不是谋它政党的自己利益,照王教授的说法,我们共产党还不如资产阶级政党,还要为自己谋利益。还有按“民主政治的基本规律”, 当今世界上有两种民主政治制度,一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是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制度当然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这在我国的宪法上有明确的规定,就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制度,现在这个领导阶级已被打入最底层,被砸烂了饭碗,废除了社会保障,工农联盟的基础已经被拆散成了分散的个体户。共产党的最大的政治任务,应该是逐步消灭私有制、消灭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最后连自己也消灭掉,进入共产主义。按照这个民主政治基本规律,共产党在目前连工农的利益都保护不了的情况下,王教授居然说,“共产党要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你的理怎么直,气怎么壮?请王教授说出来,共产党还有那些合法的利益受到侵犯,没有受到保护?按照“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所谓依法治国,就是依照统治阶级的意志治国,一切法律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巩固它的统治,如果现在统治阶级还是工农劳动大众,那么首先要恢复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把资产阶级从共产党的队伍里清理出去。否则法律只是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法律就是少数人的意志。比如有人说,真理需要实践来检验,就开展“真理”大讨论;但是同一个人,认为争论会露自己的马脚,于是来了个不争论,还挺有道理,说什么争论误国。他说基本路线好,那就一百年不动摇,有人说包产到户好,那就永远不变,他的嘴就是法律,无需讨论。你们说这个不符合宪法,那我就把宪法改了。请问王教授,资改派什么时候依法治国了,几万亿人民币跑到美国去了,依的那个法?新疆封网10个多月,依的那个法?去年的国庆60周年和今年玉树地震为死难者追悼的报道中JXX仍然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排在第二位,根本不把人代会放在眼里。依法治国就是把非法的变成合法的,这样堂而皇之地可以为自己谋利了。)    另一方面,对这一利益作出严格界定,避免党的利益的空泛化,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这无疑将大大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评: 多少共产党人非法得到了第一桶金,没有追究法律责任,后来通过《物权法》一洗,不是变成合法了吗!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请问王教授这严格的鉴定由谁来做?是由广大的人民还是像你这样的人来做?看来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都是骗百姓的话,其目的就是鼓励共产党更加的“理直气壮、名正言顺”的捞钱。
按照国民党的法律,共产党执政就是非法。合法和非法是看谁按社会发展的规律办事,谁获得最广大的群众支持,有了这两条非法可以变成合法,违背了这两条合法可以变成非法。共产党人为了争取执政的地位,无数的革命先烈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从而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今天共产党能够执政,是先烈们抛头颅流鲜血得来的。今天,党的利益并没有空泛化,我们每个党员得到的利益没有少于普通老百姓的,有权的党员,他们的利益远远超过了普通百姓的利益,这是除了少数人以外是多数人的共识。现在党群之间的关系是共产党有史以来是最坏的时期,这也是普通百姓的共识,为什么党群之间的矛盾如此尖锐,因为共产党为自己谋私利了,不信可以对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做个全民调查。共产党在执政之前,他的经费:一靠党费和群众的支持,二是从敌人那里缴获。今天共产党执政了,党员仍然在交着党费,各级党组织的活动都由国家的财政支出,共产党的各种会议,对外活动,难道都是各级领导自己掏腰包的?连个人的活动有人也用公费报销,今天共产党不仅没有牺牲个人的合法利益,甚至大量地获得了非法利益。王教授提出要“对这一利益作出严格界定”,实际上党中央几次制定了党员廉政准则,不但没有效果,党内谋求个人利益,腐败现象越演越烈,在这样的时候,王长江教授还要提出共产党要理直气壮地为自身谋利,这不是把共产党往火坑里推吗?王教授说的,“不给既得利益留下任何理论的和实践的空间”这句话是完全忽悠老百姓的鬼话。在当今党员个人利益泛滥的情况下,王长江教授应该写的文章是让党多为群众的利益服务,少为自己争利,可是王教授居然变本加厉还要为共产党鸣冤叫屈。共产党难道是弱势群体?它的的利益被强人侵害了,还要它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共产党是执政党,如果他要为自己谋私利,他都可以来制定一个法律把不合法的变成合法。现在党群关系败坏,关键是党为人民谋利太少了,而为自己谋利太多了,在这种情况下,“要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基础”在哪里?在为自己谋利益哪里?基础在群众哪里,是要看群众对你拥护不拥护,支持不支持,共产党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多多考虑为人民谋利,少为自己争利,共产党的利益包含在群众的利益之中,他们做事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考虑的都应该是群众的利益,得到群众拥护才能增强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而不是一事当先先为自己的利益考虑,这样最终会被群众抛弃。)


当改革向纵深发展、最终牵涉到政治体制的核心--执政党的时候,党的利益问题就成了一个我们绕不过去且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近年来,无论理论工作者,还是实践工作者,都时常有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笔者本人早在2004年就写过《要重视对“党的利益”问题的研究》一文(《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4年第 4期,《新华文摘》2004年第21期全文转载),表达了对党的利益问题的基本看法。最近在《学习时报》上读到一篇题为“党没有自身利益应当成为全党共识”的文章,也在谈这个问题。文章认为,承认党有利益,不利于广大党员正确理解“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应当让“党没有自身利益”成为全党共识。整篇文章言之凿凿,情之切切,字里行间,体现了一种强烈的忧党之心,笔者深为赞赏。
(评:共产党在没有执政的时候,它可以不考虑利益,现在坐江山了,老子就要捞本加利了,这就是道道地地资改派的嘴脸。共产党永远是个革命党,如果只执政不革命了,那么共产党应该可以下台了。共产党的目的是为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和压迫,消灭政党、消灭国家,为实现一个平等、自由、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而奋斗,这个革命任务还远着呢!对共产党来说革命是永远第一位的 ,所以毛主席提出要继续革命。共产党除了这个大利益外没有党的私利。我赞成应当让“党没有自身利益”成为全党共识,党应该没有自身利益,党的利益永远只能在放在实现群众的利益之中,没有群众利益就没有党的利益,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最终才能解放自己。)

  但是,对于文中表达的观点,笔者却不敢苟同。我认为,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党的利益都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这里有几点看法,提出来大家商榷。
  (评:“党的利益都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我上面已提到了,党不仅有利益,而是获得了太多的的利益,甚至以牺牲群众利益来谋取自己的利益。)
  党没有自身利益的说法,在公众感受上难以得到认可
  (评:说得很对,要是谁说现在的共产党没有自身利益,那是是脑袋进水了, 群众认可的是党的利益获得太多了!)
  党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的组织机体,一旦运行起来,自然会消耗一部分资源。众所周知,资源是稀缺的。参与稀缺资源的分配,就不得不面对利益。举个例子:党要活动,就需要有经费。经费多些少些,对党开展活动的成效影响甚大。如果党没有利益,党的活动经费算什么?我们既不可能说党的活动不需要经费,也不可以说,党的经费和人民的财产不分彼此,是一回事。(评:党政机关都有各自的财政开支,什么时候,我们没有听说过党因为没有经费而停止过活动?如果说党的活动经费占用了人民的财产,那是属于贪污的问题,应受法律处置,这里不存在像王教授讲的党好像没有经费似的,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其目的是要把共产党的遮羞布去掉,彻底还其真面目,变为资产阶级政党。)又比如,政党都有自己的目标。实现目标,第一个条件就是执政。执政才能使政党目标的实现成为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执政就是政党最大利益之所在。(评:共产党的最大目标不是执政而是革命,如果共产党放弃革命,就等于放弃了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最后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就等于放弃了最大利益所在。)再比如,作为一个组织,政党由个人组成,每个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如果说,组合成一个集体后便没有了利益,就很难说明,这个逻辑过程是怎样完成的。(评:请用事实说明当今共产党员那个没有个人利益,比普通群众的利益只多不少。)所以,对这些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不能采用“鸵鸟政策”,要么视而不见,要么把它和人民利益混为一谈。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徒添公众对执政党的不信任。而且,与不讲利益相关,在执政中也必然不讲成本。我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计成本地搞政治运动,公款消费数额之大乃至直到现在都令其他许多国家的执政党咋舌,很大程度上恐怕正和把党的利益、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混淆在一起有关。(评:各国执政的资产阶级政党,就没有他们的经费开支,他们的竞选等活动经费都由他们所代表的资产阶级利益集团掏腰包,他们执政之后也就是为这些资产阶级集团利益服务,国家不给活动经费。王教授的例子正好说明我们的党不是没有利益,而是利益太多了,以至于“许多国家的执政党咋舌。”)
 
  从革命领袖的论述看,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党没有自身利益

  我们要讲清一个道理,仍然离不开到领袖语录中去找依据的习惯。即便如此,沿着这个思路看问题,说党没有利益也是缺乏根据的。《共产党宣言》中有两段被认为涉及党的利益问题的话:“共产党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在无产者不同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这两段话经常被引用作为无产阶级领袖不承认党有利益的佐证。其实,稍加分析就会发现,这种推断是立不住的。其一,说共产党不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相对立,只是表明共产党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立场的一致性,和党有没有利益毫无关系。其二,说共产党代表作为整体的工人阶级的利益,这是对的,但并不等于说代表者和被代表者的利益是一回事。就如同人民代表和人民之间是代表和被代表关系,并不意味着人民代表连自己的吃喝拉撒睡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工资都不要了一样。代表得好,二者可能高度一致;代表不好,不但可能不一致,还很可能发生用代表者的利益侵害被代表者利益的事情。分析革命领袖的上述论断,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共产党的利益不能和人民利益相违背,共产党不能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但却读不出党没有自己利益的内容。
 (评:革命导师说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最终才能解放自己,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更应做到这一点,共产党员为了实现全人类的利益只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人民利益之中。只能在实现人民的利益中才能实现自己的利益,共产党员为了维护人们的利益可以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现在一些共产党人不去努力实现人民的利益,却要自己的利益,所以现在连资本家都非常积极地抢着加入共产党,据统计资本家入党比例在各阶层中为最高,当共产党员有利可图呀!)
  承认党有利益,不等于承认党要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

  怕说党的利益,从观念上说,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对利益的偏见。从古代以来,中国人在儒家文化的影响下,十分倡导“君子不言利”。言利者,俗人也。古人尚且如此,何况共产党人?由此推论,似乎共产党人都应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一说利益便不先进、不高尚了。二是搞混了利益和“私利”、“特殊利益”的区别,把利益、私利、特殊利益都当成贬义词。前一种情况,说明一些传统的过时观念还在人们中间有影响。事实上,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的发展早已将这种观念打得粉碎,无需再作更多说明。对于后一种情况,倒是真需要作一番辨析。其实,利益和“私利”、“特殊利益”在概念上是不能混淆的。这一点,我在2004年的文章中分析过,此处不复赘言。简言之,“私利”强调其中之“私”,是因为这种利益相对其他人乃至被代表者利益而言具有排他性,和它们有对立和冲突,所以才有“谋私”之说;“特殊利益”强调其中的“特殊”,是因为掌握着资源分配权的人把它放在和其他利益不平等的位置,或者说凌驾于其他利益之上,方显其特殊。不难看出,革命领袖所强调的正是共产党不能有这种“私利”、“特殊利益”,而并不否定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工具所应有的、正当的利益。
         (评:说得对,市场经济早已把这种观念打得粉碎,包括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理想早被打得粉碎。市场经济提倡的是以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为其目标,除了个人利益还是个人利益。我们问一下王教授,厅级以上的干部为离休,工资和现职干部一样,医疗全报,省级离休干部每人配备工作人员3至5名不等,如汪道涵在世时,1年公费开支达947万元,医疗开支500多万元,他在上海锦江宾馆、大公馆设有两个集医疗设施的“汪办(公室)”;另外原12名享有最高级离休特权待遇的高干,每人都配备警卫6名、司机2名、工作人员2 名、秘书2名、厨师1名、保健医生1名、护士1名。有的还配备由党政军现司局级8名人员组成的办公室。按王教授的分析:“特殊利益”强调其中的“特殊”,是因为掌握着资源分配权的人把它放在和其他利益不平等的位置,或者说凌驾于其他利益之上,方显其特殊。”上述离休干部的待遇符合王教授对“特殊利益”的分析,那么它应该算是“特殊利益”?可是这都是合法的利益,王教授能把它取消吗?类似这类“特殊利益”和“私利”到处可见,谁去鉴定,让老百姓来鉴定,认定它是“特殊的利益”,由当权的既得利益者来鉴定,这是合理的,最后还是合理的,实践已经告诉了百姓。共产党只要为自己谋利成为名正言顺,那么共产党就会成为最腐败的党。共产党之所以先进,因为他在与人民、集体利益相矛盾时,可以放弃自己的利益,甚至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党才能被人民拥护,获得人民的支持,才有威信领导群众前进。)

  承认党有利益,才能使依法治国有一个科学的前提
    (评: 莫名其妙地怎么把“承认党有利益”和“依法治国”挂起钩来了,不承认党有自己的利益,依法治国就没有科学前提了?还是那句话,法是统治阶级自己定的,什么时候它都可以说是“依法治国。法总的来说是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因此依法治国的前提是它的阶级性,而不是什么科学性。)
如果公开声称党没有利益,人们就可以对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有正确的理解,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融洽,党内由利益引出的种种消极现象就会消失,那么,恕我直言,这种想法确实有点不切实际,把问题看简单了。市场经济本身是一种以利益驱动为重要调节手段的机制,不管是资本主义的,还是社会主义的,统统如此。并不会因为不承认它,它就不存在了。恰恰相反,客观存在的东西,不去研究它,只会使我们无法认识和把握它的规律性,以致走弯路,付出沉重代价。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党内腐败分子前“腐”后继,部门利益、既得利益躲藏在“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整体利益”的大旗下获得巨大发展空间这种令人担忧的状况。分析起来,原因固然复杂,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过去对党的利益问题视若禁区,很少研究,没有划清党的正当利益和这些特殊利益的边界,使种种不正当的利益可以以种种高尚辞藻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现实不止一次告诉我们,只有实事求是地承认党的利益的存在,才好客观地研究各种利益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研究人民的利益和他的代表者--党的利益的关系,把党的利益摆在恰当的位置上。“文化大革命”时期那种不但不承认党有利益,而且否定一切利益的虚假“高尚”,已经使我们党吃了太大的亏,其惨痛代价足以使我们时刻牢记。我们不应当在这个问题上再稀里糊涂地“高尚”下去。
(评:“出现了党内腐败分子前“腐”后继,部门利益、既得利益躲藏在“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整体利益”的大旗下获得巨大发展空间这种令人担忧的状况。” 难道腐败分子是在高举“人民利益”、“国家利益”、“整体利益”的大旗下获得巨大发展的吗?却却相反,他们是在市场经济和私有化的浪潮中,而市“场经济本身是一种以利益驱动为重要调节手段的机制”。改革开放以来,宣传上只有强调个人利益,用个人利益去调动人的积极性,市场经济就是追求个人最大的利益,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管他采用什么手段抓的“老鼠”,“老鼠”抓到了,就是好人、就是能人,就是强人。在个人利益无限膨胀下,前腐后继就汹涌迅速地发展起来了,形成势不可挡。文化大革命中精英们确实吃了太大的亏,那个时候,走资派要接受群众监督,精英们要接受工农兵的教育,进行思想改造, 他们不能贪污腐败、不能把国有财产窃为己有,也不能以权谋私,卖官、买官, 不能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打砸抢烧杀、也不能恐洋迷外、也不能出卖人民利益、集体利益、国家利益,以当汉奸为荣, 在王长江教授的眼中这些都是虚假“高尚”的风气,,他们不再稀里糊涂地“高尚”下去了,他们脱掉了“高尚”的外衣,赤裸裸地为自己谋利了, 看看走资派以及他们的子女已千倍、万倍地捞回了本钱,他们的财富可以让他们的子孙的孙孙子坐享其乐直至“共产主义”。
网上对中央党校有一段顺口溜,“远看一座庙,近看是党校,仔细看一群腐败分子在深造”,以前对此贴,没有实际的感受,看了王长江教授的文章,深切地感到,共产党中的高官有了像王长江教授为他们提供的谋利的理论根据,全国才有汹涌澎湃的腐败之风,而且势不可挡,党校中像王长江这样的教授们确实是“功不可没”!
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记住《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两个彻底决裂” 原文是:“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就是说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革命者,要同传统所有制关系决裂主要是与私有制决裂;同传统的观念决裂主要是与私有观念决裂。马克思在赞扬巴黎公社的英雄们的时候,特别赞扬了他们采取的以下措施:“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而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及支付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王长江应该是个共产党员,自己对照一下马克思的教导吧!也不要忘了在入党时的誓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为了这个事业可以牺牲个人利益,甚至生命。)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