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识破王长江“关键”的机关

马门列夫 2010-05-15 来源:乌有之乡

识破王长江“关键”的机关

王长江的“改革完善党的执政体制的两个关键问题”讲了一个“法治关键”,一个“党政分开关键”,两个“关键”里暗藏的暗道机关是什么呢?

1,“合法性来源于大选”的暗道机关

“依法执政是关系党的执政地位的大问题。首先,依法执政事关党执政的合法性。”

这里一个暗道机关是“合法性来源于大选”,最终要用“法治”质疑共产党的合法性,要用“大选”取消共产党的合法性。

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的权力本质上是资本家阶级给与和操纵的,披上了一件合法性的“大选民主”的外衣。

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权力的合法性本质上是人民斗争赋予的,普选制只是无产阶级觉悟的标尺,不可能为无产阶级提供更多的东西,选举如果能战胜腐败,反修防修,那就真不需要文化大革命了。离开人民斗争,共产党就没有任何合法性。

前苏联最后不是搞了大选吗?大选给了人民更多的东西吗?迷信选举反而成为人民不觉悟的标志!大选成了对人民的彻底剥夺,宣告了前苏联的亡党亡国和四分五裂!

2,“执政的科学性来源于法律”的暗道机关

“依法执政事关党执政的科学性。法律是在一定社会政治经济基础上产生的,是在人们长期社会实践中逐步形成的,与自然和社会发展规律有着密切的联系。”

法律有鲜明的阶级性,霸权主义国家的法律不仅不体现社会进步的客观规律,而且恰恰是对社会进步的客观规律的反动!

共产党的科学性首先在于其科学社会主义规定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性,离开这个阶级性,就没有共产党的任何科学性。

3,“民主来源于法治”的暗道机关

“把依法治国确定为我们的治国方略,是我们党探索执政规律迈出的极大一步。按照依法治国的要求,我们对依法执政的探索也在全面展开”

毛泽东说,我们找到了民主的新路。我们主要不是靠法治。社会主义要大搞群众运动。无产阶级专政是群众的专政。按照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意志治国,用群众运动的民主治国,用文化革命群众运动的民主治国,这是真正人民民主的治国,而不是什么“依法治国”。

搞“依法治国”的法治国家,就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和资产阶级国家混为一谈了。

4,“人民当家作主来源于代议制民主”的暗道机关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代议制民主在我国国情下的体现,其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什么资产阶级的“代议制民主”,而是体现无产阶级专政国体本质的政体形式,也就是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形式。

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本质是资产阶级专政,而不是什么“人民当家作主”。列宁说,实现多数人的民主,不能经过“民主日益扩大的进程”,而只能经过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是真正人民当家作主的唯一道路。

5,“掌权者来源于选举授权”的暗道机关

“公众或公众推举出的代表有权选择掌权者,形成权力委托人和被委托人之间的权力授受关系,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础一环。”

我们已经说过了所谓“选举授权”的虚伪和荒谬,我国党的领导人也不是什么“党内选举授权”,因为党员没有代表人民的特殊授权权利。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权力只能是人民斗争的授权,离开人民斗争,就没有党和国家权力的任何合法性。主张人民斗争的路线是毛主义路线,告别人民革命的是修正主义路线,因此,路线决定一切,也决定着共产党的合法性。而不是选举决定一切。

“选举授权”说是资产阶级民主的迷魂汤。

“这一环恰恰是我们民主政治建设中最薄弱的”

本来就是虚妄的一环,资产阶级把它当遮羞布,极力抬高它,无产阶级则实事求是的认为普选制只是群众觉悟的一个标尺,并不能提供任何更多的东西(恩格斯语)。

6,混淆和抹杀政府的阶级性的暗道机关

“政府是运用公共权力对社会进行管理的政治组织。”

资产阶级政府是资产阶级国家权力的运行形式,社会主义政府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权力的运行形式。

混淆和抹杀政府的阶级性,用“公共权力”掩盖国家权力的阶级性,用“对社会进行管理”掩盖阶级专政的国家实质,这个暗道机关必然通往资产阶级的专政。

7,用资产阶级“执政党和政府的关系”“理顺”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党政关系的暗道机关

“理顺执政党和政府的关系。这一关系,是制约执政效率的决定性因素。”

苏联前期和毛泽东时代的执政效率如何?路线决定一切,也决定执政效率,而不是资产阶级“执政党和政府的关系”决定执政效率。

8,否定“议行合一”和党的领导的暗道机关

“这种体制的高效率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原因就在于,在“议行合一”的政府运作模式之外,实际上还存在一套同样掌握着权力的党的系统。这两套系统之间相互摩擦,相互掣肘,极大地影响了政府的运作。这是我们长期实践形成的现实。”

“议行合一”正是巴黎公社的克服“议会清谈馆”的原则之一,正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特点和优点。共产党对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领导,包括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正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特点和优点。历史实践证明,苏联前期和我国毛泽东时代的国家运作并没有什么“两套系统之间相互摩擦,相互掣肘,极大地影响了政府的运作”,而是互相配合,和衷共济,取得了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取得的辉煌的成就,同时实现了对国家和社会的深刻的改造。

9,用“企业改革经验”排斥和取消党的领导的暗道机关

“应当把政府运作作为主线,按照政府和政治运作的自身规律,来相应确定党和政府的各自地位,理顺党政关系。”

不是党和国家遵循科学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科学规律,而是按照资产阶级“政府和政治运作的自身规律”来改造党和国家,不是政府服从党的领导,而是让党服从“政府”的需要,来“定位”,来“理顺党政关系”。

“企业改革已经给我们提供了经验:按照市场经济自身规律的要求来推进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然后再设法体现中国特色——对企业党组织及其活动进行定位。这一思路,可以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参照。”

10,“政治就是政府及其运作”的暗道机关

“政府及其运作是政治的基本内容。党就是政治组织,它存在的理由首先是参与政治、控制政府。企业离开了政党可以运作,现代政治离开了政党则根本无法运作。这两种情况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政治是什么?在阶级社会里,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政治的本质不是什么“政府及其运作”。党就是阶级斗争的政治组织,而不是围绕“政府及其运作”的“政治组织”。党首先以阶级的存在为理由,而不是以“参与政治、控制政府”为存在的理由。没有阶级就没有党,共产主义社会消灭了阶级,也就消灭了党。

是谁把国家和企业相提并论呢?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11,只准资产阶级分权,不准共产党领导的暗道机关

“同一个权力,却由两个甚至更多的主体来行使。这一矛盾,长期困扰着社会主义国家。”

同一个权力,资产阶级的“分权制衡”就不是多元主体?而无产阶级专政的党的领导就成了多余的“主体”?真正共产党的领导不是困扰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而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不可或缺的头颅。

12,把修正主义破坏加到党的领导头上正是通向取消党的领导的暗道机关之一

“领导干部不得不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琢磨人而不是琢磨事上。在这过程中,具体的掌权者(如书记和县长、市长)或有所得,或有所失,有时是赢家,有时是输家,当然也有时两败俱伤,但说到底,唯有党本身只输不赢——执政效率降低,人民不满意,党的形象受到损害。这是执政效率出现问题的最主要的原因。”

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是最勾心斗角的,因此“琢磨人而不是琢磨事”正是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的顽疾。把修正主义破坏加到党的领导头上正是通向取消党的领导的暗道机关之一。

“唯有党本身只输不赢”正是修正主义祸害党的结果!毛主义共产党的历史却是领导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只赢不输”的历史。抗日输了吗?三年解放战争输了吗?抗美援朝援越抗美,对印自卫还击,对苏珍宝岛战役输了吗?九评输了吗?两弹一星输了吗?恢复联合国席位输了吗?尼克松拜见毛泽东,在中美关系上输了吗?

13,用“人民的利益”否定无产阶级利益的暗道机关

“由党的性质决定,我们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不代表任何特殊的利益。”

如果不认真注意,是看不出这句话的暗道机关的。仔细一看,原来是把无产阶级利益说成“特殊利益”,用所谓“党代表人民的利益”偷换党代表无产阶级利益,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鲜明而准确的阶级性概念。

14,“评判的体制和机制”的偏见中的暗道机关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由人民群众来对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效果进行评判的体制和机制还没有真正建立和完善起来,较多的是执政者的自我评估。”

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精英眼里只看到“选举”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难道群众运动民主不是更有效的真正的人民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四大民主权利”不是更有效的真正的人民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难道群众路线阶级路线不是更有效的真正的人民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难道鞍钢宪法,大寨大庆道路不是更有效的真正的人民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难道文化革命的民主不是更有效的真正的人民的“评判的体制和机制”?

“评判的体制和机制”的偏见中的暗道机关无非是企图通往资产阶级的“大选民主”!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帖温新:司马南大战党校教授王长江

党校教授的如此奇谈怪论岂非是为中共掘墓?

马乾宁: 敢问王长江先生:你真以为自己押对宝了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